第五十八章

    “轻旋,你说这雨怎么就不停了呢,要是再不放晴,地里的庄家可就要涝了”一开始求的下雨,可是现在下个不停,赵泉心里又开始担心了,看着外面不停的大雨,急得团团转。

    “哎哟,我说大哥,你能不能别转了,你再转,我的头都要晕了”罗轻旋收回看向门外的双眸,苦着脸道了一句,只是心里的担心却一点都不比赵泉少,毕竟那些庄家禾苗可是她们的根本,要是这一季的粮食涝了,那她们外面的粮食铺子就等于要关门,因为没有粮食卖呀··

    更为严重的是,这朝廷边境不稳,打仗难道不需要粮食军饷吗?内忧外患之下,朝廷那些人,首先会想到的就是他们这些粮商大户。

    这一切由不得她不担心呐!

    可是大哥人又太老实,有些事他根本就想象不到,所以她也让他跟着担惊受怕的,就让他守着他的钟的地,过些朴实的子也不错,一切的事有她和俊杰,林昊就够了,不对··应该还有一个冰儿姐姐才对,她们四个兄妹同心,其利断金。

    对,就是这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防范于未然,别真的等到那个时候,措手不及。

    “大哥,你在家看着,我要去县城看看”

    “什么?轻旋,这么大的雨,你去县城做什么?再说你不是说俊杰在县城的吗?”赵泉看看外面的雨,在看看罗轻旋,他怀疑轻旋脑子是不是烧坏了,这么大的雨,没事还往外跑。

    “大哥,正因为下大雨,我才要去,这两天我总感觉要出事一般”虽然有些事不想赵泉知道,却不能完全瞒着他,要是他事后知道了,不是会伤透他的心?所以他知道林昊的千刹楼,却不知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们收养了很多乞丐和孤儿,所以才会在那天对林秀儿说出那句话。

    “出事?会出什么事?呀,你不说我还没有想起来,我记得有一年,我爹带着我去镇上,那年看到好多乞丐,听说是家里受了洪,庄家都涝了,房子也倒了,没有办法就乞讨,去了我们那里,当时我看见一些饿急了的人,直接跑进别人的铺子,抢了东西就跑,

    轻旋,你现在去铺子里,不会是担心有人抢我们的粮食吧”

    听完赵泉的话,罗轻旋眼皮止不住的跳,这一点她还真没有想到,心里也越来越急,拔腿就朝马厩那边跑,一边还一边喊着“大哥,家里一切就交给你们了”

    看着雨幕里的背影,赵泉满眼的心疼与愧疚,要不是他没用,怎么会让轻旋,风里来雨里去的,转到院子里扛起锄头喊上家里的长工就往地里跑,地是他们的根本,他一定要保住这些庄稼。

    “娘,相公,你们看东苑的几兄妹是怎么回事,下这么大的雨,怎么一个个的都往外跑”一个年轻的妇人,朝着堂屋里面的母子二人,不解的问。

    “他们兄妹的事,你不要管,再说我们也管不着,我们只要过好我们自己的子就好了”宋陈氏看着自己的新媳妇,温和中又带着严厉的交代,这个媳妇什么都好,就是话有点多,又年纪小,不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不能说,所以东苑那边的事,都不敢让她知晓一丝一毫,要不然真怕她这张嘴,给他们兄妹几个带来灾祸。

    “哦,不过娘,前段时间,有人打听咱们院子,谁是当家人,说真的,娘,你说这个家里谁是当家人呀”那些人都说是三丫头当家,可是她却觉得应该是泉哥儿才对,毕竟他才是大哥嘛!

    宋陈氏母子一听这话,相互对视一眼,然后说到“我们这院子,长当家,未必你想当家?”

    “娘,我不是说咱们院子,我听说是来人是打听东苑呢,而且还是坐着马车来的,通的气派,只怕比三丫头还足呢”林氏见自家婆婆误解了,赶紧解释,她可没有想过当家,再说她也知道自己想要当家不可能,自然不会去因为这个去惹婆婆不高兴,再说了相公虽然年纪大点,对她却很好,家里虽说不是大富大贵,但也吃穿不愁,所以她知足。

    “有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宋长急了。

    “相公,我这不是一时忙着收红薯给忘记了?再说你不是让我不要理会东苑的事的吗?怎么现在又吼我”第一次见相公急眼,林氏不有些委屈,本来就是她们不让自己理会那边的事的嘛,现在又怪她,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我不是吼你,我是被这事给惊了,快别哭了”对于这个小妻子,宋长是真的疼在了心里,要不是东苑的事太大,她年纪又小,他也不会瞒着她。

    “那村里人说谁是当家人?”看着儿子这么宝贝媳妇,宋陈氏心里有些复杂,一会之后才开口问到。

    “三丫头,可是我不觉得,所以我今个儿才娘的呀”

    听见这个回答,宋陈氏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恨,庆幸的是说的不是赵泉,要是那起子人有什么歹心,那以泉哥儿那子,只怕吃亏是吃定了,要是三丫头的话,一些人还真不是她的对手,恨的是,他们怎么就这么见不得她们几个孩子好,总要起些幺蛾子。

    罗轻旋,此刻还不知道她已经被人盯上了。

    这边连的大雨,让洛冰走走停停,终于来到了开阳城,开阳城过去就是京都,看着窗外的大雨,洛冰下令,让人在开阳买下宅子,暂时不走了,这个决定让下面的人很不解,可是阁主的吩咐,他们只得照做。

    “公子,您不担心夫人?”

    “担心?可是我担心也做不了什么?准备笔墨”既然都没能逃掉,那就一起闹,洛冰的嘴角勾起一个狡黠的弧度,这是你们自找的。

    京都将军府的一个小院里,一个丫头拿着手中的纸张满是狐疑,这个花样究竟是来自哪里,为什么公子说得这么厉害,不过不管了,公子既然这么吩咐,自然就是真的,小心的收好总是没错,不过这两天她是不是要先去找一找地方,别到了那时刻找不到地方,那就惨了。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