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浩瀚的星空下,两道如风的黑影快速的穿梭,后跟着紧随不舍的人,使得两个人在心里大喊,变态啊,她们又不是通缉犯,用得着追得这么紧吗?

    其中一人更是悔恨不已,自己早就说过不能多管闲事,为什么那天她就那么手欠的出手救人呀,弄得自己现在这么狼狈··

    月落升之际,那后的尾巴,终于不见了,两人也累得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们整整一夜呀··

    “冰儿,这公孙老爷子,真是太恐怖了”林秀儿一边喘着气,一边抱怨道··

    “何止是恐怖,这简直都走火入魔了··”她本以为那公孙老爷子只是对医学的追求衷些了,人也正义脑子也灵活,可是谁能想到他一遇到医学方面的事,就成了一个变态加‘痴呆’呀··自从她那天露了那一手,救了那些孩子之后,居然一步不离的跟着他们,还说要拜师,这也就算了,洛冰也打算改善一下这里医学的落后,免得一个小小的骨折和脱臼,都让人绝望··可是为毛他的问题越来越多,多到洛冰头疼,更为变态的是,他在得知他们有武功想要跑的时候,居然花大价钱请了江湖中人来看着他们··

    害的他们在不能暴露自己实力的时候,居然跑了整整一夜,才甩掉那些人,苦命哦··

    “恩,恩,以后坚决不多管闲事”对于洛冰的这个感慨,林秀儿也是万分的同意,随后又想起什么,道“冰儿这公孙老爷子这么恐怖,以后我们还来卖药材吗?”她们以后要生活,就要银子,要是不卖药材,她们又要怎么赚钱··

    “怕是不能卖了”不仅不能卖,就是她们在近段时间,她们的行踪都要小心一些,一是躲着那个公孙老爷子了,活了两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二则她从公孙老爷子的态度上,她想到了某些自己之前不曾想到的事,在这个皇权时代,要是自己太过标新立异或是出头,只怕会引来皇室或是世家的关注,怀璧其罪呀··

    “冰儿,我觉得我们应该快点离开这里,要是被公孙老爷发现那就不好了”听着洛冰语气里的叹息,林秀儿也想到了什么?

    “秀儿只怕短时间内是出不了城了”

    “啊,为什么”

    洛冰低低的叹息一声,然后将种种权衡利弊分析了一遍,听得林秀儿目瞪口呆,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事吗?有本事也是罪?再来就是担忧,她们以后要去哪里呀··难道她习得的医术,要见不得光吗?

    洛冰心里也不好受,也有了某些领悟,看来人不管到哪里都不能随心所,除非你拥有与皇权相抗衡的实力,否则你永远都只能在皇权贵胄的鼻息下小心翼翼的活着··

    这一刻洛冰的心与想法慢慢的在发生改变,或许洛冰也不曾想到,就因为她此刻的心态转变,将改变大齐国很多人的命运,更甚至大齐国的将来···

    “那,冰儿,现在我们该去哪里”难道他们又要无家可归了吗?想到这里林秀儿好想念犁笼村的家,好想林昊他们··

    “我们现在先找个有水的地方,改一下妆再说”现在的洛冰无比庆幸她在这一路上用的都不是他们的阵容,要不然他们就真的在劫难逃,就算是逃了,也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追··

    “好,我听见前面有水声··冰儿幸亏你一开始察觉到不对,用了假名,要不然我们还真的是逃了逃不掉了”林秀儿侧耳听了一下,听见水声就拉着洛冰边走边说道··

    洗掉了满的疲惫与铅华,洛冰双脚摇晃的坐在溪水边的大石上面,看着眼前的青山绿水,脑子又一开始的混沌到茫然再到现在的渐渐清明,一时眼中光芒大盛,却又瞬间隐没,好似没有出现一般··既来之则安之,为什么自己要执着那些呢,为什么自己会遗忘那个刻在骨子里面的

    一切都需要一个起点,而这个起点,这个想法刚冒头,洛冰脑子里面就闪过那天个倔强的孩子··就是他了“秀儿,走我们去沈府”

    “沈府,去那里做什么?”林秀儿站起,不解的问··

    “去了就知道了”林秀儿是聪明有天分,很多事都是一点就透,但是她终究缺少了一点文化与见识,所以很多事解释起来很是费劲,既然等下她到了就会明白,洛冰就不想再废那个口水了,也决定等安定下来之后,一定让林秀儿接受正规的教学··

    “两位小哥,请问你们是··”彭二听见敲门声,还以为是那些债主,犹豫了很久才将门打开,可是当门了,看见两个清秀的少年,并立在门口,眼中疑惑一闪而过,不过却也不敢放松内心的警惕,那些人为了得到沈家的家财,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我们找沈炎希”看彭二这个样子,洛冰心中了然,于是直接道出来的目的··

    “少爷,你们是谁”彭二一听,脑子里面的弦崩得更紧了,满是不善的看着洛冰··

    “我们是沈炎希的同窗,听闻他的脚脱臼了,特来看望”洛冰满是真诚的看着彭二··洛冰不是不相信彭二,而是那个公孙老爷子那疯狂的举动,让她不得不小心···

    “同窗?”彭二还是不相信,将洛冰两人死死的拦在门外···

    然里面躺着的沈炎希却是突然浑一震,眸中满是惊诧与骇然··

    苏曼烟看见儿子的异样,以为他的脚疼了,于是忙上前查看“炎儿,是不是疼,让娘看一看”苏曼烟的声音将沈炎希从惊诧中拉回神,看着毫无异样的母亲,沈炎希心中的惊骇更甚,这个是传说中的武功?只是他怎么觉得这个声音好似在哪里听过··

    腿上传来阵阵的疼痛,让沈炎希豁然开朗,是他··那个少年,只是他怎么会··算了,先把人请进来再说“娘亲,彭叔怎么去了那么久,不会有什么事吧,还有娘亲,这两天估计会有同窗来看我,到时候还要麻烦娘亲”

    苏曼烟听沈炎希这样一说,倒也没觉得突兀,只是心里却是阵阵酸楚与心痛涌上心头,转头悄悄抹了一把眼泪,然后说了一句去看看,就走出儿子的房间,洛冰看见走出来的妇人,那一脸的憔悴,立刻朝她问了一句好,然后将之前那句话再次说了一遍,苏曼烟一震,没想到还真的有同窗来看自己的儿子,忙请了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