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惊惧的三人!

    宋陈氏看着消失在眼前的两人,眼中的惊诧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深,因为她还沉浸在刚才所听见的,她虽然是一个乡下妇人,可也吃了那么多年的米,怎么会不懂发生了什么事,在看洛冰她们的脸色,就愈加的明白,事的严重··

    “轻旋丫头,你怎么样,你可不能倒下,要不然这一大家子可怎么办呀”忽然一声重物跌落的声音,将宋陈氏的神智拉了回来,一回头就看见罗轻旋脸色惨白的跌坐在椅子上··

    现在冰儿姑娘走了,赵泉这孩子又是一个老实的孩子,长又还躺在上,而她又是一个没有见识的老婆子,怎么看这个家都只能依靠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了··真是苦了这个孩子了··

    是啊,她不能倒下,现在俊杰哥他们不再,只靠赵泉哥,根本不可能··赵泉哥太过老实了··

    “宋,对不起,是我们连累你们了”

    “傻孩子,这时候还说这个做什么?要不是有你们,你们长叔早就··要不是你们,我们犁笼村还不知道什么样呢,他们都该给你们磕头道谢才是”

    “,你都听到了··既然你听到了,那应该也听到了冰儿姐姐的话,这话可不能传出去,要不然只怕真的要有灭顶之灾了”说到灭顶之灾的时候,罗轻旋的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眼前也自然的浮现出了那猩红的画面,耳边也响起了爹娘的惨叫声··

    “不会,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的”虽然害怕惊惧,可是心中保护边的人和报仇的信念却越加的坚定,她要把事闹大,越大越好,她就不信她们能够杀光天下所有人,再说还有冰儿姐姐和沐老爹呢···

    “你去把大柱叔的婶子叫来吧”自己年纪太小,再说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一切还需要依仗大柱叔她们才行···

    “好··好,这就去”宋陈氏脑子虽然还是糊的,可在听到罗轻旋的话,还是爽利的应了,然后不顾天黑路滑,一路跑下山··

    “砰”的一声,吓得正在用晚饭的一家人一跳,陈大柱趁着夜色朝门口看去,隐约好似一个人影,他忙起走过去,在看清楚后,急忙过去将来人扶起来“婶子天这么晚了,你怎么下来了,也不带个火什么的,没摔着吧··”

    潘氏也看见是一个人影也就没有在意,本以为是有人来找大柱,打算照顾孩子吃饭,就听见陈大柱喊婶子,潘氏顿时一惊,将碗筷放下朝门口走去,这大晚上的,婶子来,肯定是有事··

    在一看宋陈氏那火急惊慌的样子,不也急了起来“婶子,你慢慢说,可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宋陈氏一路跑下来,气都喘不匀了,只是用手指着半山的位置,急得陈大柱,放下他就往山上跑,潘氏则留下扶着宋陈氏,两个孩子此刻也跑了出来··

    “婶子别急,大柱已经上去了,别急”潘氏一边给宋陈氏顺气,一边轻声的安抚道··

    “她婶子,这件事等不了了,你带着孩子也一块上去”宋陈氏气顺了,之前混乱的脑子也慢慢的清明了起来,一个反手紧抓住潘氏的手,认真的道··

    这认真的神色,唬得潘氏心下一跳,也渐渐不安了起来“铁牛,妞妞你们随娘去家去,你叔不好了”潘氏听见隔壁传来的细碎的响动,眼珠一转,半真半假的朝后的孩子喊了一句··

    几人火急火燎的赶到半山,却只看见宋长,满头大汗的坐在大堂中间,除了他在没有半个人影,“长你怎么起来了,轻旋丫头呢”

    “我从房里出来,就没见着那丫头,娘,出什么事了”宋长在房里只隐隐的听到了什么死得更快,什么晚稻的话,还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所以他强忍着上的疼痛,走出房间,可是等他出来,这偌大的院子,只剩下他一个人··

    “··”宋陈氏看着宋长的样子,抿了抿嘴没有说话,那几个孩子个个都不凡,都吓得脸色惨白,自个的儿子能承受得住吗?可是不说,难道真要让几个孩子扛着吗?这不仅关系了他们两家的命,她们还是儿子和她的救命恩人呐··

    “婶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几个孩子究竟哪里去了?”饶是老实木讷的陈大柱都看出不对劲了,着急的催促道··

    “她们婶子,你将孩子带去我房里,让孩子先睡吧”宋陈氏神色低迷却又满是凝重的看着潘氏道了一句,宋陈氏越是这样,潘氏越觉得心中不安,好生交代了铁生一句好好照顾妹妹,就急忙回到堂屋里··

    “长,你知道我们村里的那些人是怎么回来的吗?而那个丧心病狂的刽子手是什么人吗?”宋陈氏等潘氏回来,才幽幽的问出这么一句毫无关系的话··

    “··”宋长摇头,其实在听到他们回来的消息,他心里也是满腹的疑问,他在哪里这么多年,自然很清楚她们这些人除非死了,要不然休想从哪个地方离开,而自己要不是有心人的搭救,只怕自己早已化作了白骨,只是现在莫名的听到娘亲问这话,难不成他们也是被人救回来的?可是就算是如此,这与娘亲有何关联,为何突然他这么一句话··

    还有那刽子手,饶是他在山里多年,却从未听说过那背后的主子是谁?

    “当我去县城,正好碰上知县大人在公审这件案子,听说好像是有人密报给了知州大人,知州派兵营救的,也将那个矿上的主人好似是姓梁,听说被抄了家还灭了九族,因为这件事太大,还惊动皇上,最后还派了定国大将军前来,定国大将军为了安抚,还特意派兵将这些矿工送回了家”陈大柱却在听见宋陈氏的话,缓缓的将当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不对,我那去狗娃家,狗娃娘可不是这样说的,她说狗娃爹能够回来,好似是被几个从天而降的武功高人给救的,要不然他们早已成了那些豺狼虎豹的刀下鬼了,幸好苍天有眼,恶人有恶报”潘氏虽然不解他们怎么说起这个,不过却也顺着他们的话题,将自己听说的,说了出来··

    “要真有恶报?只怕好人没有好报,而这件事也怕还没完吧,这也就是我今夜找你们上来的原因,这几个孩子为什么不在原因”宋陈氏满心惊惧的将自己听到的都一一说了一遍,惊得在场的三人目瞪口呆,心脏都在颤抖,这些关于政治民生和杀伐血腥,除了宋长,谁经历过了,可饶是宋长也被吓到了,他不是被事的可怕吓到,而是他知道这样的事真的存在,吓得不知所措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