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洛冰嘴角抽搐的看着那个满脸是血且杀红眼睛的人,这个人真不是个好东西,看来自己这次是不出手也得出手了,不过···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大树,然后脚尖一点,飞上树,手指划过腰间,却突然想起什么?将手收了回来,朝树叶伸去··

    飞出去的树叶犹如一把把飞刀,凌厉无比,所到之处,皆是尸体倒地的声音,树下的人都是一阵惊骇,然后朝树上看去,可是那茂密的树荫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那杀手的首领看到一下子失去了那么多人,冰冷的眸子变得越加森寒嗜血···

    飞就朝洛冰处的位置打来,强劲的内力与杀气,让洛冰不得不闪避开,只是她这一躲,就将自己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下,只是在她离开那树枝的时候,耳边响起一声巨响,那粗壮的树干被劈成了两瓣,洛冰的眼中闪过惊色,她没有想到这个一直没有出手的人,武功和内力居然如此深厚,如果不是自己在崖底呆过两年,莫名其妙的加速了内力的生长,只怕她今天也要交代在这里了··

    “是她!”一个带着惊讶与庆幸的声音响起··

    “统领您认识她?”刚刚那个满是绝望的小姑娘,此刻正扶着那个杀红眼的侍卫··此刻听见他的惊呼,有些意外的问道··

    统领什么时候认识这个小姑娘的,不过她最意外的,还是这个小姑娘的武功,居然如此之高,还有她的招数是那样的奇怪,不过却又那样的凌厉与霸气,虽然说一个小姑娘霸气有点不搭配,可是她所表现的是名副其实的霸气··

    “你去看看主子,我没事”听到侍女的话,男子黑眸一闪,随后佛开侍女的手,强撑着站立在一边,目光紧锁着那场中的小影,眼底深处有着一抹担忧,这个小姑娘他当然认识,只是他没有想到这辈子还能再见到她,如今还··

    侍女看着倔强的男子,收回手,然后朝那边刚刚解决一个杀手的少年走去··

    “主子”

    “本太子没有,黑尔怎么样”少年捂着口冷声道··

    “统领伤很重,需要尽快救治”侍女老实的回答··

    “姑娘,小心他的左手··”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边响起一声急切的喊声··

    所有人在听到这声喊,都诧异的回头看着那出声的人,在他们的眼中,这个人一直都是冷冰冰的,除了主子的事一概不理会的人,居然会··而且那喊声里面还充满了担忧··这真是一概诡异的现象··

    洛冰听到这声喊,想要躲已经来不及,脑中灵光一闪,利用自己体小巧的优势,一个下腰,那短刀擦着她的肚皮过去,那金属特有的寒意,让洛冰也寒了眼眸,她一直没有用杀招,就是因为她意在救人,不在杀人,可是这个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致她于死地,那她也不在客气了··

    弹而起,一脚将那短刀踢飞,然后不等对方反应,手肘也到了他的眼前,尽管高不够,但是她精通体各个位,就算不是死,也能够让你反应半拍,不过只要半拍也足够了,脚尖一点,飞而起,一道银光闪现在洛冰的手指尖··

    ‘轰’的一声,那杀手在倒下的时候,眼中还满是不可置信··

    整了整衣服,洛冰转来到黑尔三步远的地方,提起短刀,在那颈膊出插着树叶的尸体上,再次补上了一刀,这个样子的洛冰,让那边站着的侍女,脖子一一缩,脊背发凉··

    这里面只有黑尔知道她在做什么?不过也很好奇她的心,要说她善良心软,可是此刻她在杀人的时候,又眼睛都不眨,要说她心狠,她一开始又不曾杀了一个人,直到那个人对她那步步紧的杀招,才让她动杀心的··更好奇的是,当年她究竟是怎样从崖底逃生的··

    “当年的事,抱歉!”黑尔低沉沙哑的声线,在洛冰的耳边响起··洛冰有些诧异的抬起头,随后看着淡淡一笑摇头“各为其主的事,不需要说抱歉,再说那是我自己的选择”

    这个回答让黑尔一愣,他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回答,各为其主?这个小姑娘真的只有十二三岁吗?这样的心与豁达,一般男子都不见得会有,不过既然她都不计较了,他在纠结也没必要,释然一笑,然后温和的开口“今,多亏你了”··

    “没事,只是还你当年的那个人罢了,对了,这个是千年灵芝,对你的伤应该有用··”洛冰摆摆手,浑不在意,当目光触及到他那嘴角的血,从腰间的小荷包里面拿出一颗黑色粒粒递给他··

    “这个··你还是留给令尊吧,我这点伤不要紧”千年灵芝是什么?有多珍贵,黑尔怎么可能不清楚,也更清楚一件事,沐天云的夫人,也就是面前这个姑娘的娘亲,正重病在呢···

    “姑娘,怎·怎么了吗?”看着眼睛突然发亮,直直看着自己的人,黑尔难得的口吃了··

    “你上有纸笔吗?”洛冰终于找到一个不用回去的办法了,虽然只是暂时,但是也足够让她高兴了··

    “有”黑尔从怀里拿出一个包裹递过去··

    洛冰接过,蹲下写写画画了一阵,然后再次包起来“帮我把这个教给我父亲,还有你等一下”洛冰快速的跑到大树后面,将那个药篓子提过来,将药材分成三份包好“这些药每次用三碗水煎成一碗水,记住哦,另外我再给你三颗灵芝药丸,你给我父亲一粒就够了,其余的就送给你了”

    “你这是?”黑尔真的被弄蒙了··

    “我不想回家,所以··谢谢”洛冰将所有东西都丢在黑尔的面前,弄得黑尔哭笑不得,但是因为这样的洛冰才让黑尔觉得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是一十二三岁的姑娘··

    “恩”黑尔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接下那颗灵芝一口吞了下去,随后接下那个药篓··

    “谢谢,那我先走了,拜拜”洛冰真诚的道谢,然后快速的掠离开··

    “她是谁?”在洛冰走后,在一边看了半天的少年走过来,看着黑尔问道··

    “主子,她的份,请恕属下不能告知”对于洛冰的不同,黑尔深有体会,何况她还有一个战无不胜的父亲,惹恼了他们,对他们不会有丝毫的好处,再说对于刚才洛冰用密语说话,就可以看出,她不想旁的人知道她的份,而这些东西,他也要用特别的方式用过去···

    “走吧”少年深看了黑尔一眼,在看向洛冰离开的方向,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