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崖下的日子(三)

    复一,时光如梭,半月时间眨眼即过…

    而这半月,所有人的成长与进步,简直让沐晚晴惊了一把,他们居然比她当初还要神速,也不怀疑,这崖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要不然还真解释不了,他们的神速和自己内力无故加深的疑团,她可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人人都是武学天才…

    可是他们吃的东西,不是野菜就是鱼…对了,鱼。难道是这鱼,有什么奥妙吗?好似以前看过一部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中剧毒,在崖底吃鱼解毒的。难道他们也有此神奇的际遇?沐晚清天马行空的猜想着。

    因为白天的天马行空,到了半夜的时候,睡不着的沐晚清居然鬼使神差的走到了水潭边上,可是还未靠近就感觉一阵寒冰之气,而且越走近,那寒气就越渐浓厚,到最后居然使她不自觉的运起了内力来抵挡。当沐晚清察觉的时候,她大为惊讶。

    脑子里面忽然想起,那是在小院书房的看过的一本书,里面曾讲过,寒玉治疗内伤有奇效,不仅如此,还能提升练武者的内力,而寒玉是来自极寒之处。难不成这潭底有寒玉?

    扑哧。想到这里,沐晚清突然笑了起来,自己都在想什么?那些电视剧前面都有一句,那就是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存属巧合。

    “好冷啊,还是回去睡觉,靠得住些”沐晚清正打算往回走,却突然感觉裤脚被什么扯住,她低头一看,居然是小白(也就是那小白貂,小白是沐晚清起的名字)

    “你咬着我做什么呀,我们回去了”沐晚清好笑的看着费劲咬着自己的小白,小白见沐晚清看见自己了,于是放开嘴,偏头看向水潭,那黑珠似得的眼珠,一转一转的。好似在叫沐晚清下水潭。沐晚清一愣,不会吧,她站在这里都要打哆嗦了,还叫她下去呀。

    当她是铁打的呀,不去。沐晚清抬脚就要走,可是那小白就是使劲的拽着,而且还唧唧唧唧的叫个不停,好似很激动。使得沐晚清由之前的漫不经心,开始疑惑了起来,难不成这水潭里面还真有什么东西不成。

    小白见沐晚清还是没有反应,它以为沐晚清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于是它自己率先跳了下去,沐晚清面色一肃,眸光一凛,随即跳了下去,小白看见沐晚清下来了,欢快的跳跃了一下,然后潜进水里,一直带着沐晚清朝潭底而去…

    冷,此刻沐晚清只有这一个感觉了,到最后直到麻木,只是机械似得向前游。而且越往下,那浮力就越大,沐晚清真的恨不得掐死前面的小白…

    不知过了多久,沐晚清的眼前闪过一道亮光,难道这里有出口吗?想到这个沐晚清来了精神,她奋力的朝光亮的地方游去…

    “呼。”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要不然她不憋死,也要脱力而亡了…小白一串就上去,浑一抖,那水花四溅,那一的白毛,再次清爽如昔,完全不似刚从水中出来的,沐晚清在上来的时候,感叹一句,真是佩服。不像她,像个水鬼似得…

    抬眸扫一眼,沐晚清立刻呆愣在一边,天哪,她不会是来到哪个神秘的宝藏了吧,墙上照明的应该是传说中的夜明珠了吧。还有那些金条,珠宝,要都是真的,拿到现代去,她就算不是全国首富,也是富甲一方吧。只是小白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还有带她带这里来做什么?

    “唧唧。唧唧”正当她愣神的时候,小白嘴里叼来一个信封,碰了碰她的手。

    打开一看,一愣,这都什么呀,冒险游戏呀。她来到信上说的烛台边,用手一转,旁边豁然是一个书房,因为里面满是书籍,所以沐晚清称之为书房…

    走进去一看,沐晚清神一怔,她没有想到里面居然还有人,不,应该是死人,或者是白骨才对…。

    走过去,将书案前的册本拿起来,这个本子应该是这个人的手札,讲述他人生的所见,和经历,只是他的经历精彩了一些。沐晚清一头栽到了书堆里了…

    次,林秀儿将早饭做好,四处看了看,却没有找到意料中的人,有些奇怪的想到,清儿今天是还没起吗?于是走到属于沐晚清的房里去看,可是一看吓了一跳。

    “大哥。俊杰,轻旋你们快来,清儿不见了”

    “什么?清儿姐姐不见了”罗轻旋首先叫了起来。其他人也慌了起来。一个角落,一个角落的找了起来。整整找了一天,还是没有找到。大家有点泄气了。

    晚上,大家泄气的坐在火堆边上。

    “你们说清儿姐姐会不会上崖去了”林昊面露悲伤的说道。清儿姐姐你真的丢下我们了吗?为什么你要丢下我们,为什么。是我们哪里做错了吗?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后就是了然,是啊,除了这个他们真的想不出别的解释了,毕竟崖底就这么大的地方,他们今天转了几圈,还是回到了原点,清儿也一定走不出去,那就只能是上崖了。他们这些人当中,只有清儿一个人,有十足的把握能够上去…。

    “我不相信清儿姐姐就这么丢下我们,就算清儿姐姐真的上去了,她也一定会回来的,我相信她,回去睡觉”罗轻旋看着沉默的人,猛然站起,坚定的说道。

    她不是自己骗自己,而是她就是从心底相信她的清儿姐姐。没有理由的。

    “对,当初那样的况,清儿都没有丢下我们,现在又怎么会,清儿也许过几天就回来了”林秀儿却少了一丝底气,毕竟这崖上去容易,要下来却。她自问,她如果上去了,没有再下来的胆量。

    “就算清儿真的走了,也不怪她,她没有义务陪我们在这里吃苦,再说是我们自己不努力,清儿教了我们一年的本领,可是我们就是上不去,要怪就怪我们自己”赵泉底叹一声。要怪就怪他们自个不努力。

    罗俊杰则是沉默的看了大家一眼,然后默默的站起,回了房睡觉…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