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有人喜,有人忧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沐晚清眉头紧皱,如果只是她一个人,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跳下去,可是她没有提别人决定生死的权利··

    “丫头,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黒原满脸怒火的盯着沐晚清,如果她不是主子指定要的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黑木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丫头居然如此狠毒,恩将仇报的废掉了黑尔的双腿··

    “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沐晚清看看黒木二人,在看看边的孩子,决绝的开口··然后纵一跃,跳下了悬崖··生死一线,她并不是不怕死,而是她知道,如果落在他们的手里,那决定生死的就不在是她,而是黒木他们背后的人,而且还会牵扯到沐天云,甚至是更多人,所以她决定赌一把,在悬崖下面赌生机,寻找生的希望···

    “沐姐姐(沐家妹妹)”几个孩子惊慌的想要拉住沐晚清,可是他们的速度怎么能够追的上沐晚清的··双眼通红的看着不断向下的沐晚清,最后消失看不见,年纪小的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如果不是他们跑不快,不能再他们追上来之前躲起来,他们也不会被一路追到这里,沐家姐姐也不会为了帮他们拖住他们,也来到这里··

    年纪最大的那个孩子,转眸看向黑原,黑木,双眸之中满是死寂,那种令人窒息的死寂,使得黑木一愣,还未等他回神,那个孩子也跳了下去··有了一个,自然也会有第二个,最后悬崖边上只剩下了黑木和黑原··

    杀人对他们两个人来说,犹如吃饭睡觉一般平常,可是今天这几个孩子的死,却在他们的灵魂深处,重重的敲了一击,他们都有些愣神的看着悬崖的下面··

    黑尔双腿得到自由追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画面,眉头微皱的上前询问“丫头呢”

    “你··你的腿··”黑原首先发现了重点,他惊愕的看着站立在他面前的黑尔··

    “只是被封住了位,那丫头呢!”

    黑木和黑原相互对视一眼,然后愣愣的看着悬崖的方向,他们怪错了这个丫头,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黑尔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一看,立刻脸色大变“那丫头在下面?,那··那些孩子呢··也··”一向冷的黑尔,听到这个消息,都忍不住心中一紧··

    “你们在做什么?他们还是几个孩子··最小的不过八岁,你们这么做,和昨夜那些禽兽有什么区别”

    黑木,黑原,羞愧的低下了头··

    古家村,沐天云看着眼前的场景,好似被人当头一棒,直接惊愣当场,横七竖八的尸体,漫天的血腥气息,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的事都变了样··

    沐天云双膝跪地,想着,要是他昨夜没有留在镇上,是不是这一切的事都不会发生,清儿不会生死不明,这些村民也不会···

    “沐将军,你过去看看”跟随沐天云而来的人,脸色有异的来到沐天云的边··

    沐天云站起,来到少年说的地方,沐天云只觉得浑一个颤栗,只觉得那些人上的衣服,是那样的刺眼··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衣服本来是为保护百姓而穿的,可是现在为什么却调转了枪头,他只是离开了十年,为什么一切都变得这么的陌生,甚至是可怕···

    “沐将军,这些是孙家的亲兵,真是可恨”

    少年在说道孙家亲兵的时候,表达出一种强烈的不满与愤恨··

    孙家!沐天云听到这个姓氏,脑海中闪过什么?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他还要去找清儿··

    “留下几人,打理这里,其余的跟我来”

    “你们仔细查看地上的脚印,看看他们行走的方向”沐天云来到小院外,仔细的观察着来往的脚印,而其他人也是一样,很快他们就顺着脚印,找到了他们行走的路线··

    “沐将军,他们在这里停留过”走出树林,看着他们留下的灰烬,一个少年向沐天云汇报···

    沐天云自然看到了,而且他还观察到了一边大树下的痕迹,那个脚印是清儿的,在看看周围的环境,沐天云突然眼睛一亮“快,进树林,他们在树林”

    找了一天一夜,所有人再次回到树林外,当初多少人,现在还是多少人,没有丝毫的收获··沐天云颓丧的坐在曾经沐晚清坐过的大树下,清儿··你在哪里!

    “沐将军,我们找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收获,想必清儿小姐已经不再树林了”

    “是啊,清儿小姐吉人天相,一定已经平安离开了”

    “说不定,清儿小姐已经到镇上了,和夫人一起等您呢”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宽慰的话,沐天云还是一言不发,只是那眼眸却越来越深,越来越冷,直到最后深不见底··直到大家都以为他变成了雕像的时候,他却开口了“你们跟我说说如今朝中的局势,还有那个孙家究竟是怎么回事?”

    “呃”所有人都一愣,这沐将军不是在难过,而是在想孙家的事吗?

    “走吧,边走边说”沐天云站起,尽自朝前走去,古家村的事,看似只是一些兵中败类草菅人命,可是他就是直觉的认为,这件事与他有着某种关联,特别是这件事还牵扯到了孙家,就越加让他觉得不简单···孙家,这件事千万不要让我查出什么来,要不然我会让你们知道丢掉束缚的沐天云是怎样的··

    沐天云没死,现边城小镇的消息,很快传到大齐皇帝的耳朵里面,也传遍了大齐皇宫的每一个角落,两个不同方向的宫的女人,一个恨得咬牙切齿,一个个的都是废物,这样的小事都办不好,还有他既然十年没有出现,那就永远不要再出现,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又突然冒出来···

    一个则是满脸的激动,他没有死,他还活着,太好了··一边一个少年,漠然的看着激动的人,眼底有着一抹淡淡的嘲讽,要是真的这么在乎,当初为什么不争取,如果是他,既然认定,那就绝不放手··

    这一抹嘲讽,正好被贵夫人捕捉到,她沉淀一下心,然后走到少年的边,神严肃的说道“瞿儿,你也不小了,有些事也该是你知道的时候了”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