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从不后悔

    踏进房间没有一盏茶的时间,沐天云已经猜出对方的份··他淡淡的看着对方,淡淡的开口“不知阁下,如此大费周章的将在下请来,有何指教!”

    “在下只是觉得沐将军大好人才,埋没在这个边城小镇有些可惜,所以想请沐将军入府,一展沐将军风采,沐将军要是同意,那绝对是我府上贵宾,荣华富贵自是不可限量”沐天云是值得人尊敬的,所以要是能够晓之以理,达成目的,那是最好不过··

    “阁下的赏识,沐某受宠若惊,只是故土难离,怕是要让阁下失望了”对方既然没有说到清儿,他自然不会首先说破···

    不为忠君国,只为那个责任!

    “沐将军先别急着拒绝,先看看这个东西再说”将直接递给沐天云,少年因为心急所以忽略了,要先打开看看,不过也幸好他没有打开看,要不然事将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要知道激起一个铁血汉子的仇恨与愤怒,是多么可怕的事··而且这个铁血汉子,还兵权在手··

    不过兵权一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沐天云接过,看着那奇怪的包封方式,黑眸一闪,伸手接过,只是那手尖却不自觉的跳动了一下,信慢慢的展开,一目十行,可是越看。沐天云的手脚越发的冰凉··清儿,你为什么不等爹爹去救你,为什么?

    “相公,信上说什么?”严蓝心焦急的盯着那封信,可是信在相公手里拿着,她自然不可能去抢,再说还有外人在呢···

    “等下再说”沐天云握住严蓝心的手,然后站起来,少年和他的侍卫戒备的看着沐天云,以为他要动手,却没有想到,沐天云却只是冷冷的盯着那少年,好一会之后才“现在大齐与西番正两国交战,太子下还是尽快离开的好,否则下次再见,别怪沐某无礼”

    少年一怔,看着转离开的沐天云有些愣··弄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马上召黑尔回来,问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少年也是这个时候才回想起来,他刚刚为什么不先看看信的内容呢,怒气懊恼交加的一拳打在桌子上,那木质的桌子,立刻变得粉碎···

    这边回到房间的沐天云,快速的将东西一收,然后带着严蓝心朝古家村赶,而余头则是让他在镇上等,这个时候他顾不上两个人··

    “相公,我也留在这里等你吧,我去只会拖累你”严蓝心看着沐天云如此严峻的神,知道他有事去办,所以主动开口留下··

    “不行,只有你在我边,我才能护你周全,再说,你不在我边,我也不能安心”

    要是平时听到这句话,严蓝心一定满心的欢喜,可是现在却是满心惆怅和彷徨··

    “蓝儿对不起,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过这样担惊受怕的子”看着严蓝心的模样,沐天云满心的愧疚与心疼,如果不是遇到他,她不会过得如此辛苦,现在好不容易好一点了,却又发生这样的事··

    说到底都是他不好,为什么在出来之前,他没有想到这种况呢,要是想到了,早做准备的话,他也就不会如此的被动···

    “嫁鸡随鸡,嫁给你,我从不后悔,所以相公,也不要说对不起”严蓝心抬起头,眼睛望进沐天云的眼底深处,坚定的说到···

    “恩”沐天云满心感动的伸手摸摸严蓝心的脸,同时也坚定的点头···

    抱严蓝心上了马之后,就要翻上马的时候,后传来一声激动且不可置信的声音“将军,你是将军吗?”

    回头,入眼的是一个粗犷高大穿着盔甲的中年男子,此刻他正嘴唇哆嗦,双眼含泪的望着沐天云,而沐天云在看清楚对方的脸后,也是眼眶泛起了水雾“马忠”多少的话语,此刻却只能喊出一个名字,可是对对方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将军,马忠叩见将军”在那声马忠之后,中年男子也就是沐天云口中的马忠,双膝直直跪下,也不管脚下的石头有多硬··

    “马忠快起来”沐天云快步上前,将他扶起来,在他的肩膀处重重打了一拳,这动作时他们兄弟之间义的表达··

    “多谢将军”

    “马忠你现在在哪里,我稍后再去找你”

    “将军有事?马忠听凭将军差遣”从少年时期跟随将军,他怎么会不了解将军,这个摸样的将军,一定是有事··另外,他本来就是因为听到昨夜的事,才急忙从军营赶过来的··

    “相公”严蓝心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轻轻的喊了一声,他们的清儿还在等着呢··十年夫妻,她多少还是能够猜到一点的··

    马忠听到这声轻柔的女声,在消化完内容之后,惊讶得瞪大了双眼··将军的妻子?可是··不管了,那个人他们兄弟从来都没有承认过··马忠大步走上前来“末将马忠,叩见夫人”

    严蓝心看着马忠,愣了愣,不知该做何反应,最后只得无错的看向沐天云··

    “马忠,你嫂子她是一个乡下妇人,你别吓着她了”沐天云看着严蓝心无错的样子,觉得很是可,紧张的绪得到了缓解,居然和马忠开起了玩笑··

    “马忠,我还真的有事想要请你帮忙”这个决定是在刚才马忠叩见蓝儿时态度的时候,才猛然想到的··

    “将军请吩咐”

    “我要你,寸步不离的保护我夫人,直到我回来”这是他以前出生入死的下属,兄弟,蓝儿交给他,他放心··

    “是,将军”

    “来人”马忠在接下任务之后,随即转对着对街大喊一声,立刻十个劲装男子,从天而降··“将军”劲装男子,单膝跪地的行礼,只是不知对谁···

    “你们跟随沐将军,保护沐将军,要是沐将军有丝毫损失,你们提头来见”

    “是,将军”

    “相公,你一切小心,一定要把清儿带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