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不做俘虏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和这几个孩子商量好··

    “你们别说话,我问你们什么,你们只要点头或摇头就行了,懂了吗?”沐晚清走到他们中间,在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孩边蹲下,随手拿起一边的小石子状似随意的敲起来,然后才压低声音对着他们说道··

    几个孩子很是诧异的看着沐晚清的举动,不过尽管不明白,却还是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等下,等吃过东西之后,你们就分开站,在我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你们就快速的朝对面的树林跑,进去之后,你们要尽快找一个地方躲起来,记住一定要快,我怕我拖不了多长时间,还有你们躲起来后千万不要动,因为这些人的武功很高,你们一动他们就会发现你们,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要不然我们就逃不掉了”沐晚清的右手比着一个OK的手势···

    有一个比较小孩子,想要问什么,却被边比他大一点的女孩给捂住了嘴巴,稍微大一点的,都定定的看了沐晚清好一会才点头···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可是现在不是时候,要是这次我能够活下来,我一定会告诉你们一切”每一次的战斗,沐晚清都会做最坏的打算,所以她才会说,只要她能够活下来···

    几个孩子却在听到这句话后,不住的摇头,在昨天之前,他们对死亡还没有多大的概念,可是结果昨夜,他们深刻的体会了这两个字··所以在听到沐晚清这样说之后,都抗议的摇头,还有着深深的恐惧···

    “要是我死了,你们几个就去镇上,去找我爹爹和娘亲,他们一定会安顿你们的,不许哭,如今的你们已经失去了哭的资格,活着才是你们应该做的,只有活着才能让那些伤害你们亲人的人,血债血偿,知道吗?”

    再也没有迟疑,每一个人的头,都点得那样的干脆与决绝··

    在他们谈话的时候,黑木他们已经回来了,而且已经处理好了猎物,于是对着沐晚清喊道“想吃就自己动手”

    七手八脚的,尽管烤得不好吃,但却都将自己分到的食物吃完了,他们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跑,不拖累沐家(妹妹)姐姐··

    吃完之后,几个孩子按照之前说好的,分别站在散个方向,沐晚清则是站在离黑尔一米远的地方,看准黒木,黑原脚蹬上马蹬的时候,沐晚清立刻打出手势,几个孩子,一直注意着沐晚清的手,在看到手势之后,他们立刻没命的朝树林逃去···

    黑尔一愣,快速的朝沐晚清抓去,毕竟她才是他们这次的目的,而黑原和黑木则是朝几个孩子追去,这些孩子的亲人死在大齐官兵的手下,带回去,将会成为他们手中最为尖利的一把刀,就算退一步说,有他们在手,也是能够和沐天云谈条件的筹码··

    沐晚清早就算到他会来这一招,一个灵巧的侧腰,就躲过了黑尔的手,随即快速的踢腿,快而准的击中了黑尔手上的麻,趁着黑尔愣神的时候,抽出最后一根绣花针,刺入黑尔双腿,一连串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快且准··

    黑尔立刻双腿一软的跪倒在地,双眸诧异且不可置信的看向沐晚清·这个丫头真的只有十岁吗?·好一会之后才看向他的腿··好狠毒且厉害的丫头,是他小看了她··

    “黑尔,你的腿在一个时辰之后,就会恢复正常···我只是不想做俘虏”说完之后,快速的从另一个方向跑进树林··山野丛林,她曾经无比的熟悉··

    几个孩子走进茂盛的树林,就犹如进了水的鱼,要知道他们可是在山林里面长大的···

    严蓝心红着眼眶,看着站在窗边一夜的人,心里满是说不出的复杂与担忧,而站在窗边,遥望着天际的沐天云,突然看到天际飞来一个黑点,那个黑点慢慢的变大,看着那个黑点,沐天云的心不自觉的一紧,他直觉,他要等的人,就快要出现了··

    没有想到危险就在边,而他却猛然不知,难道这十年他失去的不仅只有记忆,还有他的能力吗?到这一刻,他忍不住怀疑,如今的他是否还能扛起那个责任,能否保护得了,他边挚之人··

    “相公,你怎么了”一直看着他,又了解他甚深的严蓝心,立刻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起来到他边,担忧的问到··

    “没事,你去叫余头打点水来,我要梳洗一下”耳边沙哑却满怀担忧的声音,让沐天云猛然清醒,要是他都不相信自己,那蓝儿和清儿,她们该怎么办,他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为她们撑起一片天空··

    不管有多难··

    “好”如果换做其他时候,严蓝心一定自己亲自去,可是今天,她有心却无力··

    梳洗好了之后,不到半个时辰,她们的房门就被敲响,余头起去开门,却在看到那人后,惊叫了起来“家主,是他们,就是他们抓走了清儿小姐”昨夜天色已黑,余头只看清了对方的服饰,却没有看清楚脸,所以在看到对方的穿着之后,激动的大喊了起来···

    黑衣侍卫不理会余头,越过余头,来到沐天云的面前“沐将军,我家主子有请”

    “带路”沐天云紧紧的握住严蓝心的手,与她一起跟着黑衣侍卫来到对面的一间客房···

    “在下久闻沐将军大名,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里面的人看到沐天云夫妻,很是客气的站起·不过眼睛却停留在他的腿上,根据那个人的话,这十年沐天云腿脚不便,在上躺了十年,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像是一个残废了十年的吗?

    如果消息有假,那他宁愿在这个边城小镇,也不愿意回朝,做他的将军,会不会与大齐皇帝有关呢··现在大齐的皇后,好像是他曾经的··呵呵,要真是这样的话,大齐的气数也将近了··

    在他大量沐天云的同时,沐天云同样在打量他,他看着面前这个不到双十年纪的少年,却拥有如此冷厉狂肆霸气的眼眸,可见其份不简单,再来就是他尽管着大齐的服饰,可是那口音却掩盖不了他是西番人的事实··

    踏进房间没有一盏茶的时间,沐天云已经猜出对方的份··他淡淡的看着对方,淡淡的开口“不知阁下,如此大费周章的将在下请来,有何指教!”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