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梦中真相

    沐晚清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在梦里她过了整整二十六年,在这个梦结束的时候,沐晚清已经泪流满面,让在一旁守着她的黑木很是惊异,这个丫头究竟是晕倒了,还是睡着了呀···

    在‘梦里’她叫洛冰,父亲来自军人世家,母亲来自中医世家,为了迎合这两个‘世家’的称号,她被父亲丢进过军营,被母亲从小灌输医术,在军队,她是领导掌中的宝,也是军队一把隐形的刀,在医界,她是享誉国际的中医师··

    在‘梦里’她看到,一个刻着洛冰名字的石碑,她还看到了她的父母,她的哥哥··

    “小冰,我的好女儿,你是我洛家的骄傲”沉痛却有力的声音··

    “小妹,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爸妈的,你放心!”旁边一个年轻的男子,行了一个正规的军礼,郑重的保证着··

    “冰儿,我的冰儿,都怪你们,军队里面能人多的是,为什么一定要冰儿去执行这个任务,她都已经退伍了,为什么?”一个贵妇摸样的夫人,对着边的两个男人,悲痛的指责··

    “淑君,冰儿她是离开了军队,可是她仍然是特种大队预备役的中校,这是她为军人的责任”

    “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中年贵妇,再也忍不住的痛哭出声···

    看到这里,‘沐晚清’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顺着眼角留了下来,好似洪流决堤,再也收不住了··

    黑木犹豫着要不要将她叫醒的时候,进村的黑尔,黑原带着几个孩子回来了,这几个孩子每一个人都是神呆滞,但眼底的恐惧却是那样的刺目,他们的摸样,唤醒了黑木他们心底最深的记忆,那时候他们的境遇和他们是何其的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们目睹的不是亲人的血,而是同伴的血··

    所以对待他们,黑尔他们不再是那样冷硬,而是多了一丝丝的耐心与温和··

    她们将沐晚清叫了起来,却没有注意到沐晚清前后的不同,沐晚清木然的跟着他们走了··

    这边余头慌乱的来到镇上,可是镇上的城门却早已关闭,他无奈之下,只得下马,高声跪求守城门的衙役“求求你们开开城门让我进去,求求你们”

    “入夜城门关闭,要进来等天亮”城门上的衙役,冷漠的看着跪求的余头··

    “官爷求求你们,我们村子里面有官兵闯入,所有的村民都被杀害了,我家小姐也被抓走了,求求你们让我进去找我家家主,求求你们,在晚可就来不及了”听着那冷漠的语音,余头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一些,将村里的况说了出了出来···

    “你说什么?”另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里面,多了震惊与焦急···“快开城门”这个人快速的下来城门,来到余头的边··

    “你们村子叫什么名字,现在况如何··你还是跟我到衙门一趟吧”出了这样的事,他一个小小的城门小将,可做不了主,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立刻去找镇老爷···

    “我要先去找我家家主,只有我家家主才能救我家小姐”当时清儿说了几句,要家主去救她,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清儿再三交代,就一定有她的道理,所以我现在一定要先找到家主···

    “你家主是谁”城门小将本来是随口问一句,因为他可不会认为,一个村里汉子,能够有这个能力去救人··

    “对了,你可不可以让衙役去找一个叫沐天云的人,我家家主和家主夫人,他们应该是在某个客栈”两个人各有所想··

    沐天云?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呵呵,你家家主是定国将军,你当我三岁小孩吧,再说定国将军都去世十年了”旁边的一个人,不屑的讥笑··

    “我家家主真的叫沐天云,你们不找,我自己去”余头不管别人的讥笑,想着既然他们不帮忙,那他自己去找,他笨拙的翻上马,然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飞驰而过,深夜的马蹄声,在寂静的街道上是那样的突兀··

    “别跑,你站住”城门的守将没有想到他会就这么跑,被惊得一愣,之后对着余头的背影大声何止··可是前面心急如焚的余头,又怎么会听他们的···

    多年前他侥幸躲过了一劫,可是他却失去了他的家,他所有的亲人,现在他不能再让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家,散了,不能让那个他从小看着长大,不是女儿却胜似亲女儿的孩子,受到伤害,他一定要尽快找到家主,要不然清儿··他不敢想下去了·

    “家主,家主,你在哪里?”余头喃喃自语,最后居然在大街上喊了起来“家主,家主,你在哪里,你快出来呀”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找人了,只能用这最笨的方法了···

    趁着严蓝心睡着,刚打算外出的沐天云,突然听到一阵突兀的马蹄声,神一凛,正打算前去查看的时候,耳边却传来熟悉且惊慌的声音,心脏一个紧缩,子快速的飞出窗口,将余头从马上提下来,对着惊魂未定的余头,就是一阵追问“余头,清儿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快说啊,清儿呢”

    这一晚上余头的神紧绷,被人突然的抓到手里,吓得忘记了反应,眼神也处于呆滞状态,使得沐天云心中越加的焦急,这究竟出什么事了,余头的样子,一看就是惊吓过度的样子··

    “余头,醒醒,看清楚我是谁”没有办法,沐天云只得缓下心,压下心中的焦急与担忧,来安抚余头···

    一会之后,余头渐渐的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待看清楚面前的人后,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跟沐天云请罪到“主家,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清儿,清儿被人抓走了”

    “可知道是什么人?”沐天云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可是他知道,现在他不能乱,他只有知道是什么人,才能知道到哪里去救人···

    “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清儿跟我说,这些东西一定不能落入别人手里,还说要您去救他”余头将今晚发生的事,一一的说了一遍,当然也包括村里进了‘兵匪’的事··

    (穿着士兵的衣服,却做着土匪的事,所以余头称之为兵匪)

    沐天云松开余头的手,将包袱里面的剑拿了出来,心中却在慢慢思考着余头说的每一句话,什么时候都没有人去找过,偏偏今天去了,这说明什么?还有他们没有追余头,那就说明,他们的目的根本就是清儿··

    这些人认识他,而且就在今天见过他··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