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叫爹爹来救我!

    村里人看到这凶神恶煞的人,吓得四处奔向告走,一时间整个村子里面,乱成了一团,大人的惊叫怒骂声,小孩的哭叫声,声声震耳···

    沐晚清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劲,一个翻从窗户跃出,跳到屋顶之上,可是一看到眼前的场景,脸色一边,眼中满是冷沉与肃冷··

    刚想要下去的时候,脑子一个晕眩,脑中快速的闪过几个画面,只是一切都太快,快得让她抓不住,而且现在也没有时间让她去抓住,稳了稳心神之后,回到书房,将窗帘扯下来,然后将暗格里面的东西都放到上面,包起来,打包好后,快速的来到大门口,看着明显神色不对的余头,差异的问到“余叔叔,你见过他们?”

    “清儿,快走,快去镇上找你爹爹”听到沐晚清的声音,余头这才回过神来,拉着沐晚清就朝村头跑去,这些人又来了,他一定不能让清儿也受到这些人的迫害··

    “好,我们快走”看着满是惊恐的余头,沐晚清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顺着他的话说··

    可是当他们跑到村头的时候,迎面而来的人,让余头呆愣当场,满眼的绝望,而沐晚清却瞬间的冷静了下来,而且是非一般的冷静,这些人明显与村里的人不是同一批人,只是她有些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些人会在同一时间来到古家村,这个小而偏僻的小村落呢···

    或许是天黑了,或许是沐晚清的年纪,让人忽略了她,来人从马上一个翻,来到余头的边,将余头钳制在手,寒冷如冰的话语吐出“带我们去沐天云的家”

    听到这话,余头浑一个颤抖,这些人是冲着清儿来的,为什么主家才第一次外出,就惹来这些人··

    一边微微低头的沐晚清,眼中寒芒咋先,这些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她们上有杀气,这浓厚的杀气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他们极有可能是杀手,可是究竟是什么人,要杀爹爹呢··可是不对呀,爹爹并不在家,要说在这个世界上,知道爹爹份,又知道他还活着,住在这里的人,除了娘亲和自己,应该没有人才是··

    除非是这些人之前认识爹爹··在镇上见过爹爹,而他们此刻来的目的,就是想要利用自己来威胁爹爹,或者是想要爹爹妥协什么?

    想要利用她,那绝不可能!

    只是这里有三个人,想要硬碰硬,那也绝无胜出的可能,那就只能智取···

    “官爷,俺,俺就是一个乡里汉子,俺不认识什么沐大老爷呀”余头尽管害怕得牙齿都在打哆嗦了,却还不忘维护沐天云一家,主家一家人是给了他重生之恩,也给了他家的温暖,所以哪怕是死,他也不能背叛主家···

    一边的沐晚清见到黑衣人眼中寒芒一闪,赶紧开口说道“我们村里真的没有一个叫沐天云的叔叔,只有一个叫沐老爹的”

    余头心下一惊,很是惊讶的瞪大眼睛看向沐晚清,清儿丫头怎么自己说出来了,平时看这清儿聪明的,为什么现在却这么笨呀···

    “住哪里?”这些人言简意赅的直‘颤抖’的沐晚清···

    “就在前面,我带你们去”

    将余头随手一扔,翻上马,而他的同伴,则在同一时间将马下的沐晚清捞上了马,朝着小院的方向直奔而去,余头这才懂得沐晚清的意图,眼中满是懊悔,这要是清儿有个什么,他要怎么跟主家和主家夫人交代呀···

    到了小院门口,“各位叔叔,沐叔叔就住在这里了,我··我不敢进去,我听叔叔说,沐老爹有功夫的,而去很是怕人,所以··我怕··”沐晚清装的真的很辛苦··也忍得很辛苦,因为她的头好疼,感觉就像是要炸开一样··

    但是此刻她不能有丝毫的破绽,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那涌现出来的画面,究竟是为何?

    黑衣人自然知道沐天云不在,现在家里应该只有他女儿在,突然其中一人,猛然回头,目光直沐晚清··冷光一闪,手肘朝后面一顶,后的黑衣人一个不察,摔下了马,袖子翻飞,指尖的绣花针飞出,黑衣人弹而起,危险躲过,利用这个空挡,沐晚清快速的将马调头··

    也在心里庆幸,幸亏在出来的时候,将娘亲的绣花针带了出来,以防万一,却没有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余叔叔,快上马”看到余头之后,一个伸手将余头拉上了马,然后快速的吩咐“余叔叔,你带着包袱去镇上找爹爹,让爹爹来救我”暗格里面的东西,她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娘亲收得如此严实,就一定很重要,所以绝对不可以落到别人的手上···

    再说余头没有武功,要是落到这些人手里,后果不用想都知道···

    “清儿··”余头本来还不懂她的意思,可是在看到沐晚清飞迎上黑衣人的时候,脸色惊得煞白···

    “快走,叫爹爹来救我”

    “小丫头,好气魄”黑衣人看到独自留下的沐晚清,黑眸之中闪过一道赞赏,也没有再去追余头,毕竟他们本来的目的就是这小丫头···

    “你们要想带我走,可以,帮我一个忙,我自动跟你走,而且还帮你们说服我爹爹”尽管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目的,但是看到他们没有伤害她的打算,所以她大胆一猜,猜测他们是有求于爹爹,又或者是爹爹的上有他们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

    既然已经大胆猜了,那就在大胆的赌一把!

    黑衣人面面相觑,没人眼中都有着惊异,好一个厉害的丫头“什么忙?”

    “帮我救救村民”快答应啊,她的头疼得她快要不能思考了··

    “黑木,看着她”领头的人对着最后那个人说了一句,就直接飞朝村里而去···

    呼,沐晚清松了一口气,然后眼前一黑,倒在了路边··在昏迷前一刻想着,她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村里已经是哀鸿遍野,血流成河了,饶是冷心冷清如黑尔,黑原都皱起了眉,在看向那些还在不停闯进村里家里,烧杀抢掠的人,黑眸之中杀气腾腾···

    沐晚清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在梦里她过了整整二十六年,在这个梦结束的时候,沐晚清已经泪流满面,让在一旁守着她的黑木很是惊异,这个丫头究竟是晕倒了,还是睡着了呀···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