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暴风前夕

    夫妻一同出门,并肩而走,对严蓝心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体验,看着边高大英俊沉稳的相公,严蓝心难得的露出了小女儿的羞,心里也是满满的甜蜜与幸福,她没有想到她真的能够看到他站起来的一天,也没有想到,在一切坦白之后,她的幸福依旧在··

    沐天云在一边看着,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笑容,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宠溺,从现在开始,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她无忧无虑,开心快乐···

    “娘子小心,这路不好走,看着点”严蓝心一个没有注意,被石子硌了脚,幸亏沐天云眼明手快,要不然就要摔倒了···

    严蓝心的脸一路红到底,低着头小声的说“多谢相公了”

    “我是你相公,什么谢不谢的”沐天云看着满脸羞的人,脸上的笑容加深,大手一捞,就将严蓝心的手紧紧的抓在自己的手里··

    手被紧紧的包裹在大掌里面,幸福的源缓缓的从手指传递到心间,严蓝心感觉自己踏在了云端,心都在飞扬··有这么优秀的相公,乖巧懂事的女儿,她这一生在无所求··

    “相公,清儿她们在家,真的可以吗?”或许是以前沐天云总是在家,所以在严蓝心心里,家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是今天这个安全的因素,在自己边,而不在家,所以总忍不住的担忧家里的人和事···

    “没事的,清儿现在的手,一般人近不了她的··”在这民风淳朴的乡下,能有什么事,再说以清儿现在的手,一般的山里汉子,也是近不了她的的,另外不是还有余头在吗?

    “恩”听到丈夫的肯定回答,严蓝心的心才安定下来··

    镇上,关于两国交战的事,随处可听,沐天云越听,眉头皱得越近,双眸越来越深,最后深不见底,冷寒之气,使得坐在她边的严蓝心,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眼里也出现了惊惧之色,相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怕人···

    “呃,这不是沐家娘子吗?怎么没有去店里,掌柜的都等急了”突然一个伙计穿着的人,走到她们这一桌,的跟她打招呼···

    “哦,是朱家大哥呀,真对不对,最近家里有点事,所以没有上山,劳烦您跟掌柜的说一声,对不住”严蓝心回神,站起来,对着叫朱家大哥的伙计,抱歉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呃,这位是沐家大哥吧,真是俊啊”朱田眼尾扫到旁边的沐天云,神一怔,他没有想到这个只听过没有见过的沐家大哥,居然如此的俊,而且那通的气派,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普通人,倒像是大富大贵之人···

    不对呀,沐家大哥不是说不良行走吗?难道说,是沐家娘子医好了吗?朱田如是想着··

    “是的,相公,这是我送药的那家药店的朱家大哥,这么些年朱家大哥很是照顾我”这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介绍自家相公,严蓝心有些羞涩,也有些骄傲,因为她的相公是如此不凡··

    沐天云从朱田到来的时候,就已经从思绪中回过神了,只是他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现在听到严蓝心介绍,他才站起来,礼貌的拱拱手“朱家大哥,小弟沐天云,这些年多谢您了”

    “呀,沐兄弟客气了,我也没有做什么,好呀,沐家娘子终于苦尽甘来了,我们都替她高兴,高兴”沐天云如此客气,弄得朱田都不好意思了,他绕绕头,憨憨的笑了起来···

    “对了,掌柜的还等着,这点心呢,那,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好,那朱家大哥慢走”沐天云明显的不同,让朱田更加不自在了,憨憨一笑,快速的离开了··

    “娘子,我们再去逛逛,看你想要买什么东西”直到今早他才知道,他这个妻子有多么的傻气,他在跌落悬崖的时候,上有那么多银票,她居然一两都没有用,宁愿自己每天那么的辛苦··还说什么这些钱是他的··弄得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我什么都不缺,不,不用了”严蓝心也想起了今早发生的事,想起相公那无奈又心疼的样子,她很是不好意思··这些钱本来就是他的,在他不知道的况下,她怎么好随便拿来用,再说她每天采草药的钱,也够她们一家子花销了,何必用那些钱呢···

    再说那么大面额的银票,她害怕招来贼呢···

    “那是相公想要送给你,好不好”成亲十年,他从来没有送她什么,今天他自然要补回来··

    严蓝心明白他的心思后,暖在心里,然后跟他走出茶楼···茶楼的二楼一个穿黑色锦袍的男子,将下面的一切都收入眼底,在看向沐天云的时候,黑眸沉了一沉,最后深不见底,然后对着后的人说道“去查一查这个男人,是什么人”

    “那个男人,我不认识,不过那个伙计,倒是知道”一边另一个着青色衣的中年男人说了一句··

    “哦··”眉毛一挑,颇为感兴趣的样子··

    “那是镇西街上的济仁堂的伙计”

    “主子,那个人自称沐天云”刚才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感觉好熟悉,所以在主子要他去查的时候,他才没有立刻动···

    沐天云?黑色锦袍的男子,心下一惊,从椅子上猛然站起,是他!可是根据消息不是说他在十年前就已经··“去查清楚,是不是同一个人”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心里很清楚,很大机会,会是同一个人···

    “是,主子”

    正在为妻子挑选饰物的沐天云,全然不知,就因为他的自报姓名,而让危险靠近了··

    小院里,余头看着那书房门口,心里想着,清儿自从那次醒来之后,变得他都不认识了,现在不仅医术高明,而且还那么喜欢看书,真是怪哉···

    然而正在看书的沐晚清却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安,放下书本,不会爹爹不在家,就真的会发生什么事吧·她走到左边的书柜,将书柜移开,把那把碧云剑拿出来··

    看着那剑锋,沐晚清感觉心中一寒,在看看那血污的血衣,指尖不自觉的跳动了一下···

    在外面的余头,突然听到一阵怪异的响动,他赶紧跑出去,一看到那阵势,整个人呆愣在一边,手脚都在打哆嗦,眼底满是惊恐,还有深深愤恨··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