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坦白

    是夜!沐晚清躺在上,回想着之前看到的一幕,书房里面居然有暗格,而且照里面的东西来看,娘亲应该一早就清楚爹爹的份,所以那天在得知西番与大齐交战的消息,而如此的失常,她是在害怕,爹爹腿好了之后会再次投战场,还是在害怕她的谎言揭穿呢!

    当年娘亲为什么要隐瞒爹爹的份,为什么要把爹爹留在这里,而不是送他去寻找他的根呢··

    要是这样的话,爹爹应该会得到最好的照顾,说不定也不会残废十年之久,娘亲你当真如此的自私吗?可是也不对,娘亲长得并不差,她留下并嫁给一个半不遂的男人,对她来说也不是多大的便宜,不是吗?

    另外,书房里面的暗格,和那些书,绝对不会是一个乡野郎中或是先生能够拥有和做到的,现在看来,这个小院,她们的家,真是处处充满的神秘···

    当然这个‘神秘’也包括了她自己,那种陌生格格不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究竟是谁?沐晚清不停的问着她自己这个问题,知道子夜过后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然而这一夜睡不着的又何止沐晚清呢,沐老爹同样辗转难眠,他在纠结该如何开口跟严蓝心坦白,他已经恢复记忆的事,如何开口告诉她,他的过去和他上的责任,该如何开口,如何要求她离开这生养她的地方,跟随他去那个人心叵测的地方···

    “相公,我们聊聊天好吗?”边的动静如此之大,严蓝心又怎么会睡得着··

    “蓝儿,我吵到你了吗?”沐老爹翻过来,面对着严蓝心,眉眼之中满是抱歉与怜惜,对的,是怜惜,成亲十年,他没有为这个家,为她们母女做过任何事,不仅如此,还要她每天早出晚归的,为一家人的生计奔波··他沐天云遇到她是何其有幸,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相公,你为什么不喜欢叫我娘子”是因为你已经有娘子了吗?所以在你的潜意识里面,抗拒叫我娘子呢··

    “呃”沐天云一愣,他从来没有想到,蓝儿会在意这两个字,其实他不是不喜欢叫娘子,而是他觉得叫蓝儿更加亲切亲昵罢了“不是不喜欢,只是我觉得叫蓝儿更加亲昵亲切,既然你喜欢,那我以后都叫娘子,好不好”

    “相公,既然你睡不着,那我跟你说件事”或许是得到了这两个字的鼓励,严蓝心终于鼓起了勇气,打算坦白了···

    “娘子,你快躺下,夜里凉,别着凉了,有什么话,躺着说也是一样的”沐天云把坐起的严蓝心拉回被窝里面,心里也奇怪,蓝心要跟他说什么?神色这么的严肃···

    “相公,你跟我来一下书房”严蓝心再次坐了起来,快速的穿起了衣服,就走了出去,她在害怕,要是今夜不说,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在说···

    沐天云感觉到了事的严重,也有些担忧严蓝心,所以披上外衣就追了上去···

    “相公,你去把那个书柜移开”此刻严蓝心完全忘记,沐老爹的腿的事··不过现在行走对沐天云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问题了···

    书柜移开了,里面的东西让沐天云怔愣当场,里面躺着的是,他的啸云剑,他的令牌,当目光触及到那一血衣的时候,沐天云的眼中满是戾气,还有浓厚的悲痛,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出生入死,忠心耿耿却换来这样的对待···

    他出事之后,不知道‘他’又会如何对待她··

    “相公,你怎么了,你会怪我吗?怪我的隐瞒,怪我强行把你留在这里,让你不能与家人团聚”严蓝心从进来书房之后,就一直低着头,所以她没有看到沐天云此刻的神,还以为他的沉默是在怪她呢···

    沐天云听到声音,豁然回神,待消化完严蓝心的话后,他转将严蓝心抱在怀里,双眼泛红的说道“蓝儿,谢谢,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这一生最为幸福的不是成为定过将军,而是能够娶你为妻,是我沐天云三生有幸,我沐天云绝不负你”十年夫妻,他怎么会不了解她,怎么会不知道当初她的出发点是什么?

    “相公,你不怪我吗?真的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个时候你那么痛苦,我真的不敢让你去面对,让你回想起过去的一切,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蓝儿不要说对不起,因为你没有对不起我,就算你隐瞒也是为我好,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严蓝心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几天紧绷压抑的绪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哇的一声,哭倒在了沐天云的怀里,最后哭累了,还是沐天云抱着回房的,而被哭声吵醒的沐晚清,也放心的回房继续睡了···

    次,一家三口都起晚了,余头很是觉得惊讶,然而最惊讶的还在后面呢,在饭桌上,沐老爹居然开口,说要陪着严蓝心到镇上去逛逛,余头惊讶得嘴巴都何不拢了··

    他心里想着,主家的腿能够走那么远的路吗?

    而沐晚清却很清楚,沐老爹的腿其实早就好了,也知道他这次去镇上,陪严蓝心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去打听打听外面的事,他老爹为将军,在知道两国交战,又怎么会坐得住呢···

    其实沐老爹的这个份,既在怀疑之中,却又在预料之外··她本以为,沐老爹是一个军人,却没有想到会是定国将军··

    “清儿,爹爹和娘亲今夜可能要在镇上过夜,在家要听余叔叔的话,知道了吗?”沐天云看着沐晚清,如是的吩咐,使得沐晚清直翻白眼,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以前不听话吗?还是说她是一个调皮捣蛋的人···

    “清儿,你爹爹跟你说话呢”严蓝心看着她那不礼貌的举动,不满的嗔骂一句···

    “知道了”

    “清儿,爹爹知道你懂事,可是你才十岁,你一个人在家,爹爹不放心”

    “爹爹,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然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这一夜,改写了多少人的命运···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