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奇迹

    真是奇迹,十年了,这双腿耽误了十年,却还能保持血液畅通,经脉什么的都没有坏死,(沐晚清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沐老爹常年不弃的练功习惯,才会有的结果)不过骨头的长位却又是那样的糟糕,如果要矫正的话,那就必须…

    可是刚才后院那么多的药材唯独没有她需要的,看来她需要自己亲自去找了…要不然,那种痛会要人命的…

    “爹,先吃饭”想着下午就开始进山去找自己需要的药材,所以没有注意到那满含期待与希冀的双眼,站起就直接朝饭桌上走去…

    余头看着那满是失落又带着淡淡绝望的双眸,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这件事主家夫人用尽毕生所学和十年的时间都没有用,清儿一个小丫头又会有什么办法呢,主家这不是病急乱投医?

    沐老爹尽管失落,但是善于控制绪的他,很快就收敛了绪,招手让余头来背自己,让刚坐好的沐晚清正好看到这一幕,也看到了沐老爹眼眸处,那一闪而逝的痛楚,她的眉头微皱,脑海中也突然闪现出一个画面,为了这难能可贵的画面,她立刻丢下完碗,跑到房间,拿起纸笔,可是当看到手中拿不听使唤软绵绵的毛笔的时候,她眉头再次一紧,随后果断的丢掉,跑到灶间找到一节炭棍,再次回到房间,努力回想刚才脑子里面闪过的图案。

    沐老爹看着风风火火的闺女,很是不解,想要开口叫住她,可是当目光触及到她那略微严肃的表,又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余头本着下人的本分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在心里想着,以前清儿总说她的爹爹不如别家的父亲疼孩子,其实他看得最清楚,主家比谁都要疼孩子,只是他的格使然,总是将一切心思隐藏,不会表达出来,就说现在吧,要是换在别家,闺女在爹爹前面,招呼都没有一句就离桌,而且饭也不吃了,指不定就是一顿骂或是一顿打了,但是主家却是一派纵容的样子·····

    还有之前清儿摔下山昏迷那会,主家两天两夜没有合眼的守着,里面的担忧和痛心,是人都看得见,还有以前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或是他的补品,主家宁愿自己不吃都会留一份给清儿,只是清儿的子太过粗拉,没有感觉得到罢了···

    沐老爹正想开口让余头给沐晚清留着饭,等她等下吃,就见沐晚清带着喜色,拿着一张纸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余叔你知道谁家会木工不,拿去看看,能不能将这个做出来”

    余头快速的伸手接过面前的纸张,不解清儿这么火急火燎的要做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可是当看到那张图画的时候,余头激动了,也理解了为什么清儿会如此急切了··要是有了这个有轮子的椅子代步,主家就会方便很多,或许主家心里也会舒畅不少吧···

    “清儿,这个要不先让我试试吧”余头在卖之前曾经做过木工的,内心至今还保持着那一份执着,所以他看到这个新奇的东西,就想要试一试····

    “你会?也行,不过要尽快··”她不想看到那无助绝望的痛色双眸,也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尽快寻找到所需要的药材,医治好沐老爹的双腿····

    “爹,下午我要进山一趟,可能晚点回来”吃过饭,沐晚清跟沐老爹报备行程,说完就直接抄外走去,背起背篓就进山了···

    沐老爹却望着沐晚清的背影,久久回不了神,他敏感的发现,他的女儿那里不一样了,就刚才的两件小事却透露出,清儿个爽利果敢,行事带着雷厉风行之势,这样的格的作风,不是以前清儿能够具备的,以前的清儿尽管同样个大气带有坚韧,可是这种坚韧却是生活所迫所致的,完全不似现在,现在那种坚强果敢,是从骨子里面发出来的。

    还有最大的改变就是,清儿以前不喜看书,可是现在却。

    难道一个人失去了记忆,连个也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罢了,女儿有变化也是好的,他这个父亲除了拖累他们母女,没有丝毫的帮助,甚至不要说保护了。想到这里沐老爹内心一片黯淡,甚至带上了绝望,可是他知道,就算是拖累,他也不能私自结束自己的生命,要是那样的话,无疑是在她们的疲累的心上,在插上一把尖刀…

    余头看着这一幕,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酸涩。

    到了晚上,母女二人几乎是同时回到家中,严蓝心看着满风尘却不见疲惫的女儿,眼中满是酸涩与心疼,却也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当看到那背篓里面,几乎没有几种有用的药材之后,严蓝心眼眶发红,清儿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居然连一些野草野花也采回来了。

    “清儿,明天以后你就不要去了,采药的事就交给娘吧”然后弯去收捡东‘有用’的药材,然而她不知道这些她不认识的药材,可是价值千金的药材…

    “娘,你把这些捡出来做什么?这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采到的”沐晚清小心的捡起被丢弃在一边的曼陀罗花,脸上满是护着宝贝一般的神,确实是珍贵呀,她走进了深山,寻遍了山里的寒之地才找到这不多的几朵,怎么可以随便丢弃…

    “还有这些,这些我都有用”

    当归,川芎,白芍,熟地,杜仲,川断,五加皮,骨碎补,桂枝,三七,黄耆,破故纸,菟丝饼,党参,木瓜,刘寄奴,这些可是沐老爹双腿的希望啊。

    不过她也没有想到,会在一个下午就找齐这些药材,本来还以为要找很久呢。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自以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去纠结了…

    “有用?什么用,一堆的野花,野草”严蓝心看着女儿那护着宝贝的神,嗤笑的说道,只是眼底却满是宠溺,因为这次的意外,让她知道,以前她太过忽略了这个女儿,所以现在她要加倍的补偿给她…

    “野花,野草?。这可是。”说到这里,沐晚清突然停住,她豁然意识到了什么?娘说这些是野花,野草,难道她不认识这些草药吗?那为什么她会认识。还有为什么她在看过沐老爹的腿后,她脑子里面自然浮现出了这张药方,还有那椅子…

    这些都是为什么呢?

    。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