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淆霖风 书名:[综漫]波风水门
    “那就尽快给鼬换眼吧!他的眼睛已经接近失明了。”说到这里,波风水门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就算写轮眼使用太频繁会失明,但鼬现在刚多大年纪,他的眼睛就已经损伤到了这种程度,波风水门完全能够想象到他在“晓”的时候到底有多么拼命。

    宇智波斑回来了,家里终于又闹起来了,宇智波鼬还没有见过斑,但他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所以,没人主动告诉他,他也就没问。

    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佐助的态度,长大之后的佐助究竟有多难接触他很清楚,虽然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任还肆意妄为,但他的内心依然抗拒着有人靠近他,然而佐助对这个男人的态度倒是有些亲近,并不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

    不仅如此,他总觉得这个男人上的气息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他。

    大家都坐在饭桌上的时候,波风水门才想起来还没有给鼬介绍过斑,尴尬的笑了一下,他对鼬说道:“差点忘记给你介绍斑了。”

    宇智波鼬的态度很郑重的看着波风水门,他觉得自己似乎要知道什么重大的秘密了。

    波风水门看了一眼斑,轻声说道:“宇智波斑,他的名字我想你应该已经听说过很多次了。”

    闻言,宇智波鼬那张常年都没什么表的脸变了一下,这个男人难道真的是那个宇智波家的老祖宗吗?但那个男人不是死在初代的手上了吗?就算他没死的话,那他看起来也太年轻了,完全不像是一个年纪上了三位数的人。

    宇智波斑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给鼬带来了多大的震惊,他只是给波风水门加了一块鱼,态度亲昵的说道:“这个鱼的味道还不错。”好长时间不做饭,他都有点手生了,就这个鱼做的有以前的水平。

    等等,是不是他想的有点多,宇智波鼬总觉得这个名为宇智波斑的男人和火影大人的关系太过亲密了,简直就像是……

    目光在给鸣人挑鱼刺的宇智波佐助上扫了一眼,宇智波鼬握着筷子的手都忍不住抖了一下,这么相似的场景,宇智波鼬就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一回来就发现大家都是一对一对的,还都是男的凑在了一起?不知怎么的,他的脑海中就闪过了止水的影,宇智波鼬突然就没有食了,虽然离开了“晓”,但他每一天都在担心止水。

    波风水门很快就发现了宇智波鼬的绪有些不对劲,皱了一下眉头,他问道:“鼬,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吗?”

    宇智波鼬摇了摇头,说道:“不,饭菜很好吃,我就是还不饿。”

    波风水门看了他一会儿,说道:“你在担心止水吧!”

    宇智波佐助把剔除了刺的鱼夹到了鸣人的碗里,说道:“安心吧!他的写轮眼可不简单。”

    宇智波鼬没说话,就算他知道止水的幻术很厉害,但他还是谁担心他,他对止水的感早就已经深入骨髓了,这也是他为什么只是和佐助打了一架就放过了他的原因,他在佐助的眼中看到了不容妥协的意味,那个眼神他偶尔能在镜子里看到。

    “鼬,你不用担心止水,他虽然受了一些伤,但很快就能回来了。”波风水门笑着说道。

    宇智波鼬怔了一下,他没想到止水竟然这么快就要回来了,但他竟然受了伤,看样子佩恩还是对他出手了。

    用力的攥了一下拳头,宇智波鼬的叹了口气,他宁愿自己受伤,都不希望止水受到一丝伤害。

    波风水门扫了一圈,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没见到泉奈呢?”

    虽然宇智波泉奈不住在这里,但他一般晚上都会过来吃饭,这是波风水门要求的,他觉得大家都是一家人,那么就很有必要每天都聚一下。

    波风水门想要做的事,宇智波斑是绝对支持,敢反抗的他都会亲手教训一顿。宇智波斑泉奈可不敢反抗,所以都是乖乖的来吃饭,渐渐的这就成为了这个家的规定,不论白天做什么去了,但只要晚上在村子里就要回来吃饭,太忙了也要让影分/回来。

    宇智波斑说道:“我让他出去办点事,过几天才能回来,‘晓’也不能一直拖着不处理。”

    泉奈?这个名字也有点熟悉,宇智波鼬思忖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宇智波泉奈这个名字,这个人不是宇智波斑的弟弟吧!为什么传说中已经死去的人都活过来了?

    “你找到他的踪迹了?”波风水门有些惊讶的问道。

    宇智波斑语气平静的说道:“带土和他见过一次面,他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最近更是藏的完全不见踪影,但我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晓’很快就会去抓剩下的尾兽,为了抓九尾佩恩肯定会来进攻木叶,到时候那家伙也一定会来,这是一个机会。”

    波风水门揉了揉太阳,无奈的说道:“他到底想要找什么,一次次的潜入木叶就不怕被抓到吗?”

    “没有带土的那个能力,还真抓不住他,他找的应该是一个人。”说到这里,宇智波斑眯了一下眼睛,他已经确定了绝要找的就是一个人,但他没发现木叶有哪个忍者值得他这样冒险。

    这些年宇智波斑对木叶的掌控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他究竟安插了多少棋子就连波风水门都不知道,可以说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宇智波斑,但他把木叶上上下下调查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问题,所以他只能暂时按兵不动,等待绝的出现。

    关于绝的事,宇智波斑不太想让波风水门插手,他喜欢保护波风水门的感觉,即便是波风水门根本就不需要,而波风水门也纵容着他,他相信这个男人可以处理好一切,所以他就停止了这个话题。

    “你不要总是欺负泉奈,他已经对我抱怨好几次了。”

    “哦?他还有精力来找你抱怨,看来还是任务太轻松了。”说完,宇智波斑邪气的笑了一下。

    波风水门顿时语塞,他真是搞不懂这对兄弟平时是如何相处的,这样一点都不正常吧!

    吃完饭,宇智波斑就把宇智波鼬叫了过去,告诉他明天就给他换眼。

    宇智波鼬聪明的没有问眼睛是从哪里得来的,既然连死而复生的事都能发生,那么有更多的人开启了万花筒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他觉得自己面对任何事都可以面不改色了。

    宇智波斑刚想让他出去,却想起了一件事,说道:“你父母还活着,有时间你可以让佐助带你去看看他们。”

    宇智波鼬彻底懵了,当年虽然是止水代替他动的手,但他也亲眼见到了自己父母的尸体,还亲自确认过,不可能是假的。

    “这怎么可能?”宇智波鼬的眉头紧皱。

    宇智波斑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道:“你的确是宇智波一族难得的天才,但有些力量不是能依靠天赋得到的,你欠缺的是时间。”说完,宇智波斑就不再说话了。

    宇智波鼬识趣的离开了书房,只是他的神有些恍惚,脚步也有些虚浮,如果他的父母真的没有死,那么这么多年压在他心头的罪恶感,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尼桑!”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宇智波鼬有些涣散的目光落在了站在拐角处的宇智波佐助的上。

    “是佐助啊!找我有什么事吗?”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听佐助叫过他哥哥了,这几天还是没有习惯佐助这样称呼他。

    宇智波佐助抱着臂靠在墙上,姿态说不出的潇洒,黑色的眸子里潜藏着无法言语的温柔,“尼桑想去看看吗?”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下,做到他的面前问道:“佐助有去看过他们吗?”

    “他们现在生活的很好。”好到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去打扰,正因为如此,宇智波佐助只是去看过他们一次,就没有再去了。

    当然会很好了,宇智波鼬还记得他的父亲刚开始也不是那样不苟言笑的人,但他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他上背负的责任很重,还要处处受制,每天面对那样充满了压迫的生活,想笑也笑不出来吧!

    没有了纷争和政治斗争,任何人大概都可以活的很轻松自在,也许这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宇智波鼬突然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看清楚他的父母。

    “我会去见他们,但不是现在。”宇智波鼬还没有办法就这样去面对他们,他总要把所有的事都处理好,然后才能去赎罪。

    “你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子。”宇智波佐助低笑了一声。

    现在这样的子,真是犹如梦境般的让人想要一直沉溺下去。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波风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