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淆霖风 书名:[综漫]波风水门
    大蛇丸和宇智波止水的谈话,自来也一点都不知道,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木叶还有长门的事,他始终还是不愿意相信当年的那个孩子会变成现在这样。网

    这一次他们的交手,如果不是大蛇丸和他联手,他肯定会死在长门的手中,那个轮回眼真的很强,如果长门真的想要毁灭木叶,他不觉得就凭水门能够拦住他,况且“晓”到底在做什么他也是知道的,鸣人是九尾的人柱力,长门想要尾兽,那么必然会和木叶发生冲突。

    如果只有佩恩一个人还好,就算是拼死,他们这几个影级的忍者也能和长门同归于尽,但“晓”是一个组织,成员可都是s级叛忍,单拿出来一个都有影级的实力,如果他们同时对木叶出手,那么会对木叶造成的伤亡完全不可估量。

    急急忙忙的赶回木叶,自来也看见波风水门的第一句话就是:“水门,我知道‘晓’的首领是谁了。”

    波风水门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给自来也倒了一杯茶,语气温和的说道:“自来也老师,你先坐下休息一下,有什么事都不急。”

    自来也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有时候他觉得波风水门这个温温和和的子让他看着真是闹心,说好听了这叫运筹帷幄,说不好听了就是慢子,现在他要说的这件事是能慢下来的吗?

    自来也喝了一口茶,连忙说道:“我现在要说的事真的很重要。”

    波风水门倒是不觉得着急,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自来也老师你不用担心,我对‘晓’很了解,之所以还不出手处理它,只是因为时机还不到,佩恩,不应该说是长门并不是我们的敌人。”

    自来也惊讶的看着他,摸着下巴问道:“水门你到底知道什么?”如果“晓”不是敌人,那么谁才是敌人?

    波风水门叹了一口气,说道:“到了时候,老师就知道了,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想问老师。”

    “你问吧!我们两个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既然水门都有准备,自来也就放心多了。

    波风水门表郑重的说道:“老师,究竟希望长门有个什么样的下场?”他和长门并不认识,但他们也是自来也老师的学生,所以在动手之前,他也要考虑到自来也老师的想法。

    自来也收敛了笑容,认真的看着波风水门,说道:“水门想要怎么做?”

    自来也终于发现了,这不是一场师徒之间的谈话,波风水门更多的是在以火影的名义参与这场谈话,他首先要考虑的是木叶,其次才是私事。

    波风水门沉默了一下,说道:“老师,你应该知道,他们做的事,就算是死亡都不能洗刷掉他们手上沾染的罪恶。”

    在这一场谋之中,无辜枉死的人有多少,波风水门自己都不清楚,他不是一个心软的人,也清楚自己的立场是什么,但如果真的能做些什么,他也不介意出手。

    也许波风水门的想法有些太想当然,但这个忍界说到底还是谁的拳头大,谁说的算,如果木叶有实力能够吞并其他的村子,那么也没有人敢说什么,怪只能怪他们实力不如人,每一次的忍界战争都是野心的爆发,一个人究竟有没有存活的资格,最后看的还是他的实力,你强大,就算你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也能够活的自由自在。

    波风水门知道长门在哪里,不用他出手,斑就能够解决掉长门,但他究竟是生是死波风水门不想决定,所以他把这个决定他留给了自来也老师。

    自来也闭了一下眼睛,手指不自主的动了几下,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说道:“水门,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几个孩子的时候是什么样吗?”

    波风水门并不知道,但他能猜到,在那时间那个地点,那些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和他们这些在安逸的环境中生存的孩子不一样,他们活的每天都很痛苦,然而就算是这样痛苦,他们依然在挣扎活下去。

    “这次见过他们之后,我就觉得他们会变成现在这样,我有很大的责任,我只教了他们忍术,却没有教会他们做人的道理,我并没有做到一个老师应该做的事,水门,我一直觉得我不是一个老师。”

    自来也真的很愧疚,不管是那三个孩子还是水门都一样,尽管是因为他太忙碌了,所以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教导水门,但责任依然在他这里,水门能成长的这么好,根本就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换了另外一个人,水门也能成长到今天这样。

    波风水门笑的很温柔,蓝色的眸子像是湛蓝的海水一样,可以包容万物,“自来也老师没有必要这么想,我觉得老师已经做的足够好了,您教会我们的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而是生存,对于一个人最重要的事难道不是活下去吗?至于每个人的个都和他们生存的环境有关系,就算自来也老师真的有错,我觉得也是错在当年您没有把他们带回来。”

    木叶是一个很有感染力的地方,再不斩和白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大家庭,蝎和迪达拉也是一样,波风水门还亲眼见到过一次,迪达拉因为买水果的事和一个大婶吵了一起,不过最后他没有吵过大婶。

    s级叛忍因为这种小事和一个大婶斗嘴,这种事就算是说给谁听他们都不会相信的吧!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们虽然不说,但波风水门知道他们对木叶真的很满意,这也让波风水门很高兴,这会让他觉得自己的努力是值得的,并且可以一直为其奋斗。

    如果当年,长门他们也来了木叶,大概他们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吧!但这种事谁也说不好,波风水门也只是想安慰一下自来也老师而已。

    “水门,你真是太温柔了!”自来也不是第一次这样感叹了,有的时候他甚至怀疑这么温柔的水门到底是怎么掌控住木叶的,然而事实上是木叶在他的手中变得趋繁荣了。

    波风水门轻笑了一声,说道:“我明白老师的意思了,真正的根源也不是他们,说到底他们也只是被利用了而已。”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来也老师肯定不会让长门死,他那么自责,就是在把责任揽到自己的上,说他温柔,其实自来也老师才是那个最温柔的人,只是他的温柔永远都是不动声色的。

    自来也心平复下来之后就走了,他也有些担心大蛇丸心不好又抽风的想要对付木叶,所以得赶紧回去安抚他一下,更何况那还有一个病人,他也担心大蛇丸动手折磨他。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波风水门的心一瞬间变得有些低沉,靠在椅背上紧闭着眼,脸上略显了一丝疲劳,他有些想念斑了。

    “水门,有没有想我?”

    睁开眼睛,波风水门就看到宇智波斑没有正形的蹲在他的办公桌上。

    无奈的摇了摇头,波风水门坐直了体,趁着这个时候,宇智波斑的体突然前倾,嘴唇贴在了波风水门的唇上,没有深入,只是缱绻厮磨。

    良久,宇智波斑才放开了波风水门,手指轻轻拂过白皙的脸颊,宇智波斑目光炙的看着他,声音温柔而又深的说道:“想我了吗?”

    波风水门的蓝眸眨了一下,然后用自己的额头贴上了宇智波斑的额头,轻声说道:“很想你。”

    这一句话就让宇智波斑红了眼睛,然而他只是吸了一口气,咬了咬波风水门的嘴唇,在他的耳边说道:“我现在特别想狠狠的弄哭你,用我最喜欢的方式。”每次看到水门雾气氤氲的蓝眸,听到他感的喘息声,宇智波斑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他觉得那一刻他就是发疯的野兽,谁敢打断他,他就能没有理智的把那人咬死。

    独属于宇智波斑的气息扑在他的耳朵上,波风水门感觉自己半边的子都麻了,如果现在有谁来刺杀他,他一定反应不过来,但有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在,又怎么有人能伤害到他,他是这个男人的命。

    波风水门是理智的,所以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退步了,起码现在还不行,所以他只是犹豫了一下,就放弃了沉沦下去的念头,完全不顾还在着他的耳朵的宇智波斑,说道:“什么时候给鼬换眼睛?”

    宇智波斑是属于那种波风水门不理他,自己也能玩的很开心的那种,当然前提是“玩具”是他深的水门,所以他一点都没有觉得扫兴,兴致勃勃的说道:“随时都可以,就算给家里的两个小崽子都换也够了。”

    ...

    ...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波风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