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淆霖风 书名:[综漫]波风水门
    明明经历过了黑暗和彻骨的杀戮,却依然可以如此的坚定自己的信念,想要保护这个已经腐朽的村子心就算是冷漠如他都能从那句话语中感受到,这样阳光执着的波风水门真是太碍眼了!

    猛地把杯中的酒全喝了下去,大蛇丸笑得测测的说道:“既然波风君这么有信心,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说完,他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波风水门犹豫了一下问道:“大蛇丸大人他……怎么了?”

    自来也笑着说道:“不用理会他,本来原定带队的人是他,后来换成了你,他就是有些不满而已,过几天就好了。”

    “如果大蛇丸大人真的这么想去,我可以留在木叶。”波风水门已经猜测到了三代火影的部署。

    现在需要防备的两个忍村,一个是砂隐村,另外一个就是雾隐村,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如果最先爆发战争,肯定是离得比较近的砂隐村先动手,而雾隐村隔着海,他们想要靠近木叶村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就算是他们动手了,木叶村在作出应对也来得及,而且雾隐村如果真的动手了,肯定不会只是针对一个木叶。

    正因为如此,派出去对付砂隐村的人只能是自来也或者是大蛇丸,凭借波风水门的实力暂时应对雾隐村的忍者也不是问题,毕竟他的飞雷神之术如果使用得当可是一个群杀的大招,面对他的速度,整个忍界几乎没有人可以抵挡。

    通过刚才两人的对话,波风水门立刻明白了,派到火之国边境线的肯定是自来也,而大蛇丸自然就是留守在木叶村了,防止雾隐村或者其他想要趁乱而起的忍村来袭无人可挡,“三忍”之名可不只是说说的,这几年不仅仅是波风水门在变强,“三忍”也已经强到了一个难以估计的地步,就算是三代火影也不敢说能够在一对一中活下来。

    他这一生最自豪的就是收了这几个学生,年纪轻轻却都有了影级的实力。

    自来也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也应该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如果朔茂没有……”瞥了一眼一直不吭声的卡卡西,自来也继续说道:“让他跟我一起对付砂隐村也没有什么,可现在纲手不在木叶,如果真正开战了,她会不会回来也是个未知数,没有人敢用这个可能来赌博。”

    木叶休养生息的这几年并没有提升太多的实力,再加上旗木朔茂的牺牲,可以说木叶的实力已经没有二战的时候那么强了,如果不想让木叶的地位被动摇,必须要再小心警惕。

    既然自来也已经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波风水门也不好再推辞,说到底,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木叶村,能用最小的牺牲换来最大的利益才是他们应该思考的,不是感觉不到大蛇丸对他的敌意,但现在波风水门也只能希望他自己能想明白了。

    因为这件事,波风水门的心突然就变得很糟糕,自来也留下来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本来就不太说话的卡卡西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波风水门看着明显在游神的卡卡西叹了一口气,问道:“在想什么?”

    卡卡西怔了一下,说道:“我在想战场是什么样子。”那个人曾经在战场上立下了赫赫战功,成就了“木叶白牙”之名,那个地方,从他记事开始就一直存在于他的脑海中,现如今他也要去那个地方了,心里顿时生出了一股莫名的绪。

    “你觉得那是什么样的地方?”波风水门声音温和的说道。

    “杀戮、血腥和疯狂。”

    波风水门的手落在了卡卡西的头上,轻轻摸了摸,说道:“或许是这样的,但你永远都要记得,你的后站着的是木叶村的村民们,如果你退后一步,敌人就会靠近他们一步,就算是死亡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想守护的一切因为你的原因而被摧毁,所以在战场上不要留,不要给敌人任何反击的机会,他们不会因为你的一时心软而感激你。”

    这些话,波风水门本来不想对他说,无论如何,卡卡西都还是一个孩子,他的内心不应该充斥这些,但他必须对卡卡西的生命负责,他能教给他的就是尽可能的在战场上活下去,这些话他没有时间去体会了,所以他要把这些灌注到他的意识中。

    卡卡西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攥了一下拳头。

    守护……吗?

    那双晃动不安的双眼,此时却平静了下来,为了什么要走上那个战场,为了什么要以命相搏,他终于明白了。

    把卡卡西送回家后,波风水门就回到了自己的家。

    宇智波斑一直都没有走,他一直在等波风水门回来。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波风水门总觉得男人的眼睛里似乎潜藏着很多话语。

    宇智波斑摸了摸下巴,说道:“本来是有很多话想要说,不过现在只剩下一句了。”

    “什么?”波风水门有些好奇男人会对他说什么。

    宇智波斑的手搭在了椅背上,目光灼灼的看着波风水门,勾着嘴角说道:“你只要一直想着我还在这里等你就够了。”

    “这算是什么?担忧、关心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波风水门哭笑不得的回视着男人,他第一次没有躲避男人那炽的目光。

    “随你怎么想,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宇智波斑坦然的说道。

    深深吸了一口气,波风水门通过男人的目光确定了自己的猜想,男人的目光里有着很深的杀意和疯狂,这个狂放不羁的男人不仅是在担忧、关心他,还在威胁他,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木叶一定会给他陪葬。

    这种威胁让波风水门有些心塞,却又隐隐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波风水门没有试图去猜测那种绪到底是什么,他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你一直在这里等我,那就不要离开这里一步。”他不想去了解男人到底在这场战争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当然,如果男人能够一直留在这里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水门是在威胁我?”宇智波斑突然凑近,笑的意味深长的问道。

    “随你怎么想,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波风水门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

    闻言,宇智波斑低声笑了出来,黑色的眸子深邃的像是夜空一样,“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水门是不希望我到外面去勾搭别人呢?”

    波风水门的表一僵,没有理会那个又开始发神经的男人,自顾自的进了浴室。

    他再一次确定了一件事,这个男人的脸皮真是太厚了,就算是骂他的话,他也能歪曲成他想要的意思,他真是越来越难对付了。

    宇智波斑是一个把“适可而止”运用的非常熟练的人,所以在波风水门从浴室出来之后,他没有继续摆出那副暧昧的样子,反而是给他说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那个“忍刀七人众”。

    波风水门对于“忍刀七人众”的了解不是很多,他只知道这七个人是谁,他们手中各自有一把很特殊的忍刀,至于这七把刀的特殊能力是什么,他还尚且不知,毕竟见识过这些刀的忍者几乎都死了,所以关于这几把刀的能力外界也鲜少有人知道,就算是木叶也没有探听到更多的东西。

    但宇智波斑却把这七把刀的能力给波风水门一一解释了一遍,详细的似乎恨不得亲自给他演示一遍。

    “你到底从哪里知道这些的?”波风水门一脸惊骇的看着他,再一次他对男人的份产生了怀疑。

    “水门你不用紧张,就像我在木叶安插了人手一样,雾隐村也有我的人,想要知道这些消息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一件难事,但对于我来说再简单不过了。”宇智波斑似笑非笑的说道。

    “如果你想做什么事,我真的不知道有谁可以阻止你。”波风水门有些无法想象男人背后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可怕,而更可怕的是,整个忍界竟然对这个男人和他的势力一无所知。

    宇智波斑似乎是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犹豫了一下说道:“除了某一个问题之外,其他的事只有水门你能来阻止我了,只要你想让我停下来,我就会停下来。”前提是你知道我在做什么,才有可能来阻止我。

    “希望你说的都是真话。”说完这句话,波风水门也没有等宇智波斑回应,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步步妥协到底有多危险,就像是走在刀刃上,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割的鲜血淋漓。

    宇智波斑邪笑了一声,轻声说道:“我不会对你说谎。”只是会隐瞒而已,他对于波风水门的隐瞒丝毫没有感到愧疚,毕竟他所计划的所有事都只是为了一个波风水门。

    我的呼吸、言语、行动、甚至是绪全都只是为你!你的存在才是我活着的意义,这是一个无可置疑的答案!

    片刻后,宇智波斑戴上了面具,整个人突然就消失不见了,而正在屋子里发呆的波风水门却没有意识到那个搅乱了他的绪的男人已经离开了。

    木叶村外,宇智波斑的影突然凭空出现,与此同时,他的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宇智波斑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别忘了你答应过我,在事结束之前,不会再回到木叶。”说到这里,他的气息里透露出了一丝不明显的杀意。

    皎洁的月光落在了那人的头上,让他的五官在夜色下也能够看的格外的清晰。

    如果波风水门在这里,一定会惊呼出声,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想要寻找的清水和真。

    ...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波风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