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淆霖风 书名:[综漫]波风水门
    “你这么在意他,让我很不高兴。”宇智波斑语意不明的说道,但他的语调却毫无起伏,让人听不出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波风水门微怔,紧接着他便想明白了男人不会告诉他和真的去向,既然如此,他也无需再理会他,虽然因为和真的原因,他不会主动透露出他的踪迹,但面对这种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强者,他还是尽量离远点比较好。

    但宇智波斑却不想放过他,一个闪拦在了他的前,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清水和真在哪里了吗?”

    “你真得会告诉我吗?”波风水门谨慎的挪了一下步。

    宇智波斑大笑了一声,挑了挑眉说道:“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不会让他继续留在你的边,他的职责本来就是负责照顾你长大,而现在我回来了,他就必须离开。”

    波风水门这次是真的有些茫然了,男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清水和真不是在外面捡到他的吗?怎么又变成了负责照顾他的人,难道说是这个男人把自己交给和真的?想到这里,波风水门的脸色骤变,他还记得男人之前的举动和说过的话。

    “你……”因为过于吃惊,波风水门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宇智波斑看着波风水门那张稚嫩白皙的小脸,目光不变得柔和了许多,他上前一步,突然把他抱了起来,用力的在他脸上印下了一个吻,大声的说道:“你是我的,从一开始,就属于我一个人。”所以,什么漩涡玖辛奈都离得远远的,任何一个敢打水门主意的人,他都不会放过,他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小脸涨红的波风水门瞪着蓝色的大眼睛盯着宇智波斑看,表惊愕无措,这是他第二次被男人这样调戏了,他真的不是一个喜欢小孩的大变态吗?

    似乎是明白波风水门在想什么,宇智波斑有些恼怒的咬了一口他的面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牙印,沉声说道:“再胡思乱想,我就把你带走,让你永远都回不了木叶。”当然,他更想做的是把水门关起来,做他一直都想做的一件事

    这个威胁对于波风水门来说非常有效,但他不想受制于这个男人,所以拼命的挣扎了起来,可惜宇智波斑的力气比他打太多了,他根本就无法挣脱他的锢,头脑一,波风水门就再次用出了飞雷神之术。

    令他更加震惊的是,这一次他竟然成功了。

    波风水门一脸难以置信的表踩了踩脚下结实的树枝,一只手抚摸着他之前留在树干上的术式。

    宇智波斑眼中精光闪过,嘴角含着玩味的笑意,“飞雷神之术,在这么小的年纪就能用出飞雷神之术,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话音刚落,他便消失了。

    波风水门只觉得眼前一花,男人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再次把他抱入了怀中。

    时空间忍术!

    如果说第一次见到他使用这种奇怪的忍术的时候,波风水门还不了解,看不出来,那么这一次男人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他会一种时空间忍术,而且掌握的非常熟练,远远不是他这种程度能比得上的。

    波风水门猜测过男人的份,但整个忍界没有一个人符合这个男人的况,如果真的有这么强大的忍者,他不可能一点也不知道,而且,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上次晕倒之前看到的是……

    清明的目光落在了宇智波斑的上,波风水门放弃了挣扎的念头,轻声说道:“你是宇智波家的人。”

    宇智波斑微微颔首,说道:“我的确是姓宇智波,不过我跟现在的这个宇智波家可没有任何关系?”

    莫非这个男人是被宇智波一族给驱逐了?不然不会这么说,他在外面也掩藏了自己的份,所以才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男人想要进入木叶村,就不是问题了,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问题。

    男人来到木叶,究竟是为了什么?

    皱了皱眉头,波风水门问道:“你来木叶是为了什么?”

    “为了你。”宇智波斑回答的很干脆,他讨厌木叶这个地方,如果不是水门在这里,他根本就不会踏入这里一步。

    波风水门没有漏看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心中顿时一惊,手中的苦无迅速的对准了男人的咽喉。

    “不见得如此吧!如果你想要做出危害木叶的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波风水门表冷冽的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宇智波斑总觉得这样子看着他的波风水门更加的迷人,那双蓝色的眸子似乎闪着光芒,那炽的光芒似乎都要把他融化了。

    宇智波斑一点也不在意置于他要害上的苦无,抬起手盖住了波风水门的眼睛,叹息般的说道:“别这样看我,我会忍不住对你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我已经忍耐了太长的时间,耐心已经快要消耗尽了,水门,我现在很想把你拆吃入腹。”

    波风水门握着苦无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他能感觉到眼睛上传来的男人手指的温度,不像是萦绕在他周的气息一样冰寒,反而带着一股说不出意味的炽

    放下了苦无,波风水门低声的回答:“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隐隐的他已经察觉到了男人的意思,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此时还是不要戳破更好。

    宇智波斑突然用力的收紧了手臂,把波风水门紧紧的压在怀中,轻声笑了起来,“你迟早会明白的,直到那一天,我会让你明白所有的事,你放心,只要你在木叶的一天,我就不会对木叶做什么,反而会竭尽全力保护木叶。”

    他了解波风水门的格,在大义面前,他能够比任何人都勇敢,但在感上他却喜欢躲避,一旦他强行做了什么事,而水门那个时候还没有上他,他一定会躲得远远的,所以他必须让水门知道,如果他离开了木叶,他就会对木叶出手,就算他现在还不明白,等他再大一些的时候,就会想明白。

    为了能把水门留下来,宇智波斑不介意用一些他不喜欢的手段。

    波风水门的面颊贴着男人的膛,他能够清楚的听到男人强劲有力的心跳声,还能感受到他上肌的纹理,他整个人似乎都被男人上的气息所淹没了。

    “只要你不伤害木叶的人,我就不会对你动手。”这是水门最后的底线。

    现在的水门果然更好容易应对,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他的话,如果换做是成年的水门,绝对会先把他抓住,审问一遍,再决定他的生与死,他的温柔只对想要保护的人,那个时候的他对于敌人可没有这么好说话。

    吻了一下水门金灿灿的发丝,宇智波斑声音柔和的说道:“接下来,就让我在你的生命中留下最重要的痕迹吧!”

    波风水门刚想说话,宇智波斑就在他的耳边问道:“你想学会飞雷神之术吗?”

    波风水门的眼睛一亮,但很快又变得警惕了起来,问道:“你会飞雷神之术?”

    宇智波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解释道:“我不会飞雷神之术,但时空间忍术的原理大同小异,你有不明白的问题,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没有他的指导,水门也能够学会飞雷神之术甚至是改进,但宇智波斑更希望水门能够尽快的成长起来,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他不希望水门受到一点伤害,那比伤害了他还要难受。

    他无法确定自己会不会因为水门受伤所点燃的怒火,屠杀那些忍者,但他清楚一点,水门不喜欢过多的杀戮,他会成为火影,手中沾上无数人的血液,只是因为他需要保护村子的人,可是他骨子里一直深深的抗拒着杀戮。

    只要是水门不喜欢的事,他都不会去做,跟何况,现在的水门对他的印象并不好。

    波风水门对宇智波斑的解释没有怀疑,男人刚才使用的忍术虽然是时空间忍术,但却跟飞雷神之术没有什么关系,既然有一个能够指导自己的人,他也不会推拒,更何况把人留在自己的边,水门才能够更放心一些。

    点点头,波风水门说道:“好,不过你有什么要求?”他不认为男人会毫无条件的指导他。

    “要求?”宇智波斑笑了一声,不怀好意的说道:“如果我说我想每天晚上都跟水门你睡在一起呢?”

    闻言,波风水门的脸立刻又变得酡红了,这个男人似乎总能把很正经的话题变的这么……

    脑海中闪过笑的不正经的自来也的样子,波风水门摇了摇头,大声的说道:“别开这种玩笑了!”

    宇智波斑对于波风水门的表非常的满意,他可不能继续在调戏他了,不然真的惹急了,他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本来他也没打算跟水门睡在一起,能看不能吃,比不能看还要痛苦。

    “水门,你记住,我可以为你做所有的事,而你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表突然有些严肃的宇智波斑摸着波风水门的面颊认真的说道。

    看着男人黑色的眼睛,波风水门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有些变快了,此刻,他也说不明白男人的话让他的心变得如何,他的感觉告诉他,应该相信男人的话,但理智却又在否定。

    宇智波斑没想过能得到他的回答,所以他也不在意水门的沉默,只是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说道:“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就看着吧!”有些话多说无益。

    ...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波风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