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五十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淆霖风 书名:[综漫]波风水门
    被加贺清光刺穿无数次的虚痛的直惨叫,这种锥心的刺痛让他疯狂的躲避着波风水门的刀,但是他的动作就像是被放慢了数倍一样,根本就无法躲开。

    就在波风水门准备砍出那致命的一击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森冷充满了恶意的气息包围住了他,战斗神经反的就让他停下了刀,这个气息他很熟悉,是属于蓝染惣右介的,但不是他平时所透漏出来的那个气息,是在虚夜宫里,他第一次遇到他时感受到的那股气息,他知道,蓝染惣右介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就是不想让他杀死这个虚,但是他是真的对他起了杀心,这头虚杀了他们番队的人,绝对的不可饶恕,就是波风水门犹豫的这一瞬间,这头虚立刻抓到了机会找到空隙逃走了。

    已经打定主意不放过他的波风水门说:“你们两个别跟过来,太危险了。”说完,他就立刻追了过去。

    看着波风水门离开的背影,志波海燕有些失落的说道:“露琪亚我是不是太弱了,这种时刻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涉险。”

    朽木露琪亚也不知都该怎么安慰他,只能干巴巴的说道:“海燕你别灰心,副队长他是真正的天才,但是海燕你也不差,继续努力你也可以的。”

    志波海燕突然笑出了声,揉了揉朽木露琪亚的头发说道:“你说的没错!所以这次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学会卍解。”只有学会了卍解,他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边,不然他所说的只是一句空话,他相信,波风水门很强,并不需要他的战斗力,但是他想,他希望自己能够站在他的前,为他披荆斩棘。

    远去的波风水门循着那头虚的气息飞速的前进着,但是突然这股气息消失了,来到了气息最后残留的地方,他没有看到那头虚,反而看到了穿着一白色羽织站在暗夜中微笑的蓝染惣右介。

    停下脚步,波风水门语气微冷的说道:“你把它送回虚圈了?”

    蓝染惣右介推了推眼睛,语气温和的说道:“它可是我重要的实验成果,我不可能让你杀掉他的,水门你懂我的。”

    “我不懂你,我只知道它杀害了我的下属,所以它必须死!”这是波风水门第一次用这么强硬的口气和他说话,这件事是真的触及到了波风水门的底线,说到底他是一个护短的人,对于自己的人,如果他们犯了错误,他会惩罚他们,但是如果有其他人敢触碰他们,那么就别怪他出手了,波风水门虽然理智却太感,如果此时此景换了一个人来绝对不会和蓝染惣右介硬碰硬,但是波风水门就是波风水门,他的温和是覆盖在那层利爪之上的表层,利爪和温和是为一体的。

    蓝染惣右介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眼神中似乎带着些宠溺和纵容,“水门,等我的实验结束了,你想怎么处置它都可以,甚至是让我帮你都可以。”

    波风水门蹙了蹙眉头,蓝色的眸子闪了闪说道:“那你告诉我,它说他的目标是杀掉海燕是怎么回事?我不认为这头虚和海燕有什么过节,和海燕动手的虚可没有一头活下来了。”志波海燕的作战风格是波风水门一手教出来的,追求的是快、稳、准,用最简单的方法杀掉虚是波风水门的习惯,志波海燕也染上了这种习惯,所以他杀虚的时候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虚就是虚,果然智商不太高,明明是这么简单的事都能搞砸,看样我的实验还要加上给虚提高智商这一点。”蓝染惣右介嘴角弯了弯,语气随和的说道,明显的承认了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策划的。

    “为什么要杀他?他是我的学生,他对我有多重要你应该知道!”波风水门几乎嘶吼的说出来。

    “为什么呢?”蓝染惣右介慢慢走到波风水门的边,低头在他耳边说道:“当然是因为他对于你来说太重要,水门,我不喜欢你和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有过密的接触,更何况那小子看你的眼神是如此令人厌恶啊!”他的声音低低的,很有磁,就像是恶魔的惑一样,令人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堕入了陷阱中。

    而这好听的声音听入波风水门的耳中却像是炸开了一样,让他的大脑瞬间空白,一片混乱,良久他才张了张嘴说道:“就是因为这么可笑的理由,你就害死了我的下属!”

    “严格来说,我的计划并没有成功,毕竟我的目标没有死掉。水门,你还不明白我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安排过你做任何事吗?我希望你可以去做你喜欢做的事,而不是受制于我,但是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是属于我的。”脸上一点愧疚的表都没哟,蓝染惣右介的脸上就像是戴了一个面具一样,看不出真实的绪。

    波风水门的脸色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苍白,面无表的波风水门目光直视着蓝染惣右介,“蓝染惣右介,我们的合作从这一刻开始就结束了。”说完,波风水门就要转离开了。

    但是蓝染惣右介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他拉入了自己的怀里,波风水门略显瘦弱的体正好嵌合在蓝染惣右介的怀中,一直修长的手扣住了他的头,冰冷的唇用力的覆上了波风水门形状姣好的唇上,两双唇用力的摩擦着,很快就变得火

    被这一连串的动作弄蒙了的波风水门,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在蓝染惣右介想要得寸进尺的把舌头探入他的口中的时候,波风水门立刻拔刀,但是蓝染惣右介的动作更快一步,他一只手用力的握了他拿刀的手腕一下,在疼痛的刺激下,波风水门的刀立刻被他夺了过去。

    也是这一瞬间,波风水门的上突然出现了一道白光,刺目的白光中飞出一个炽的火球,迫于无奈,蓝染惣右介只好放开了波风水门,避开了火球的攻击,蓝染惣右介的目光落在了对面突兀出现的男人上。

    被蓝染惣右介这个吻刺激的快要气炸了的宇智波斑终于忍不住出现了,他一直手用力的擦着波风水门被吻的水润的嘴唇,漆黑的眸子里三颗血红的勾玉妖异的令人忍不住颤栗。

    看着专心致志为他擦着嘴唇的宇智波斑,波风水门本来想要推开他的手,没有动,刚才那个吻说实话真的让他觉得很恶心,那是和宇智波斑的吻完全不一样的吻,他似乎能够清晰的回忆起被宇智波斑强吻的感觉,他似乎明白了……

    波风水门用力的握了握拳头,眼神古井无波,置若死水,但是他心里的震撼和狂乱只有他自己知道。

    虽然好奇这个男人,但是蓝染惣右介却一丝都没有表现出来,“水门,不介绍一下吗?”

    波风水门还没有说话,宇智波斑已经冷笑了一声,眸子满是杀意的看着蓝染惣右介惣右介,“我的名字,你不配知道!”天知道,他此时此刻有多想杀了这个轻薄波风水门的男人,凌迟都不足以安抚他的怒火,但是他还要估计波风水门的计划,如果这个男人死了,他的计划也就没有办法完成了,他不希望波风水门因为这个生他的气,至于这个男人,他会有机会亲手杀了他的。

    蓝染惣右介惣右介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的话呛住了,和宇智波斑一样,蓝染惣右介也是看他非常不顺眼的,先不说他对他的武力,就说他眼中对于波风水门那种强烈的占有就让他想要拔刀砍了他,在他的意识中,那个完美的如同神袛的人早就已经是他的脔了,如今竟然有人敢窥伺,真是死一万次都够。

    蓝染惣右介就是这么霸道,他才不会管自己是不是半路插进来的那个人,他只会夺取自己想要的,在这一点上他和宇智波斑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所以这两个人开始用目光厮杀,这种无声的战斗,却比真正的战斗更加可怕,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两位城府极深的大BoSS在想着什么。

    看到这种景,波风水门觉得自己的头有点疼,他从来没想过把宇智波斑暴露出来,因为这是他的杀手锏,你想想如果波风水门和某XX单挑的时候,突然宇智波斑也出来玩忍术了,某XX在心里大喊赖皮的同时,也只能饮恨在波风水门的刀下,如今杀手锏提前被露了出来,波风水门也只能无奈的说道:“斑,我们回去吧!”他已经知道今天不可能杀死那头虚了,既然目标都已经没有了,那么他还有什么必要留在这里,不论蓝染惣右介是抱住什么想法问他的,在波风水门看来都是一个陷阱,他不相信蓝染惣右介的,那种感和宇智波斑的深相比真是差的太多了,起码他就不会为了他舍弃一切。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已经靠近了一个很危险的临界点,波风水门有些烦躁的拽住了只顾和蓝染惣右介大眼瞪小眼的宇智波斑,头也不回的向前走。

    两人离去的背影在蓝染惣右介看来令他很不舒服,既然自己不舒服了,那么也不能让别人舒服了,所以蓝染惣右介缓缓的开口道:“水门,你的唇味道很好。”

    波风水门的体一僵,立刻就感觉到了宇智波斑上腾地一下冒出来的火焰气息,心里暗叫不好,波风水门赶紧拉着宇智波斑瞬步离开了。

    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里,波风水门留下了表森的宇智波斑去处理剩下的事了,等到他把一切都处理好了,已经是后半夜了,忙碌了一晚上的波风水门困的不行了,意识朦朦胧胧的躺在地上,波风水门闭上了眼睛睡觉,完全忘记了某个人。

    吃了一晚上醋的宇智波斑恨得咬牙切齿的,瞬间化为凶兽扑向了美味的波风水门,撕咬着波风水门的嘴唇,和蓝染惣右介不同,吻过波风水门很多次的宇智波斑熟门熟路的就用舌头撬开了波风水门的牙关,柔软灵活的舌头挑逗着波风水门的舌头,津液在两人的唇间交换着,**而又缠绵。

    被宇智波斑咬的那一下真的很疼,但是后来就很舒服了,意识不太清醒的波风水门完全被自己体的**所纵了,竟然不自觉的慢慢回应了宇智波斑。

    感受到波风水门生涩的回吻他,宇智波斑惊喜的差点就失去了理智,他用力的搂住了波风水门,加重的唇的力度,那火的吻如同狂风暴雨一样席卷着波风水门口中的每一个角落,黏腻的水声轻声响起,令这个吻竟然显得有些色/

    而宇智波斑并不满足于此,他的手竟然悄悄的滑入波风水门的死霸装中,略带剥茧的手指抚摸着波风水门精瘦的膛,手指留恋的划过他完美的肌线条,慢慢的向下移动。

    当自己的弱点被宇智波斑抓在手里的时候,波风水门突然清醒过来了,一双被水汽氤氲的蓝眸死死的盯着满眼火的宇智波斑,波风水门突然觉得很危险,这样的宇智波斑就像是一只想要把他吞入腹中的猛兽一样,毫无理智被野和本能所控着。

    “斑,你松手!”像是不敢惊动那只疯狂的野兽一样,波风水门轻声的说道。

    宇智波斑听到波风水门那温润的声音,脸上闪过一个邪气的笑容,手指揉搓着波风水门已经立起来的分/,暧昧的喘息着说:“水门,你不是也已经想要了吗?”

    被这句话弄得恼火的波风水门立刻大声的喊道:“你说谁想要了?”

    闭上眼睛,宇智波斑努力的压抑着心中咆哮的野兽,良久才缓缓睁开眼睛,那双如同被鲜血染红的眸子深的看着面色微红的波风水门,压在他的上,嘴唇吻了吻他柔软的耳朵说道:“水门,今天晚上我先放过你,我不想强迫你,我真的很开心,水门你对我也是有**的,并且这点连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波风水门抿紧了唇没有说话,不论他说什么他都不会承认的,波风水门闭上眼睛不再看那双令人著迷的眸子。

    “呵!水门,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知道就好了。”说完,就开始用手指解决波风水门的**。

    低低的喘息声在房间里响起来,这个明明如此血腥的夜晚却又如此缠绵悱恻,那两个交缠的影美好的就像是最美的风景一样,动人心扉。

    是无解的毒品,上瘾的人永远都无法解脱。

    第二天早上,波风水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看着自己上染着宇智波斑味道的睡袍,波风水门脑海中闪过昨天晚上宇智波斑用他的手解决**的那一幕幕,他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傻了,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做的出来。

    他真想把宇智波斑抓过来狠揍一顿,明明想要拉开距离的,但是在经历过昨晚的那件事之后,他还怎么可能和宇智波斑拉开距离,可是略微的了些甜头的宇智波斑早已经回到护额中去了,他不想出来,他也没有办法。

    心中愤愤的波风水门换好衣服洗漱完就去找志波海燕了,今天早上他没有出现,番队里的事一定全都落到了志波海燕的上。

    当他找到志波海燕的时候,他已经处理完了昨天晚上死去的那几个队员的事,看到推门进来的波风水门之后,他立刻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了波风水门。

    波风水门坐在座位上,揉了揉额角说道:“美亚子的事你处理了。”

    志波海燕点点头说:“嗯,我已经通知了她的家人。”

    说完这句话,波风水门看着皱着眉头的志波海燕,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昨天晚上的那些事真是让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志波海燕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一起开口说:“我……”

    波风水门咳了一下说:“你先说吧!”

    志波海燕犹豫了一下刚想开口,却猛地站了起来,一只手挑开波风水门死霸装的衣领问道:“这是什么?”

    “呃?”波风水门楞了一下,低头就看到了一个红艳艳的吻痕。

    倒吸一口冷气,波风水门拍开志波海燕的手,拉了拉衣领说道:“虫子咬的。”该死的宇智波斑竟然在这里留了一个吻痕,他一定是故意的。

    志波海燕表变了一下,语气平静的说道:“是吗?净灵庭的虫子还真是大啊!”

    波风水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立刻转移话题道:“海燕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作者有话要说:宇智波斑咬牙切齿地说:老子终于出来了!

    小风:马上期末考试,于是更新你们懂的……

    水门:我不懂你!我只知道我又不能出场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波风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