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淆霖风 书名:[综漫]波风水门
    土方岁三看着眼前笑的明媚的男子,眼神有一瞬间的怔忪,他始终看不明白这个俊美温和的男人到底是想要什么,他对每一个人都很好,用自己的笑容去感染着每个人,却在不觉不之间又和所有人拉开了距离,就像是止别人踏入他的世界一样,他和新选组的人永远都隔着一层看不见的薄膜,硬生生化成了两个世界。

    “你到底想要些什么?”恍惚间,土方岁三就把问题问出了口。

    波风水门勾起唇轻笑,“副长,如果我说我想要大家都不会死,你相信吗?”

    “太假了!”土方岁三毫不留的戳破了波风水门蹩脚的谎言。

    无奈的摊手,波风水门摸了摸头说:“所以,副长你就不要问了,总之,我对你们是无害的。”

    没有得到答案,这完全在土方岁三的预料之内,不过,正如他所说的,他只要不伤害到新选组就可以了,其他的现在没有必要考虑,他总会有知道的那一天的,点点头,土方岁三接着说:“你自己把我找这个尺度就行了,我先离开了,你也早点过去吃饭吧!”说完,人就起离开了。

    波风水门释然的一笑,“这种信任真是说好不好,说坏不坏,起码,接下来的行动是方便多了。”

    之后,波风水门得到消息,山南敬助的况已经控制住了,度过了危险期。宇智波斑则是趁晚上的时候去勘察过况,他总结了一下山南敬助的况,他现在基本上不能再白天活动,手臂的伤已经好了,目前还在研究变若水,至于他是否是真的成功了,还不能确定。

    波风水门听完,点了点头说:“嗯,这样也好,下一次制作出来的变若水肯定会比这个效果好,估计应该更接近真正的变若水。”

    “嘘!有人过来了。”宇智波斑低声的说了一句,就立刻回到护额里了。

    等了一会儿,波风水门就听到了冲田总司的声音,“小水门睡了吗?”

    波风水门打开门,看着坐在门口的冲田总司说:“这么晚了,总司还有什么事吗?”

    冲田总司笑了笑,眼睛弯成了月牙,“不,没有什么事,只是睡不着而已。”

    波风水门坐在冲田总司的边,轻声说:“感冒好了吗?”

    “还没有,不幸的是咳嗽似乎也缠上我了。”冲田总司语气中有些抱怨的说。

    波风水门蓝色的眸子闪了闪,根本就不是咳嗽吧!也许那个病就是从现在开始的,想到这里,波风水门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虽然明知道不应该做出任何改变,但是他心里还是不好受。

    冲田总司突然伸手拂过波风水门紧皱的眉头,打趣的说:“是我生病了,又不是你,这么担心做什么,况且小感冒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说到这里,他突然捂着嘴猛烈的咳嗽起来了。

    波风水门的心颤了颤,拍着冲田总司的后背勉强笑了笑说:“希望你能早点好起来,不然今后的任务你可是没有机会参与了。”

    “会好起来的。”似乎因为咳嗽的太剧烈了,冲田总司的脸上染了些红晕。

    波风水门叹了口气,向上拉了拉冲田总司敞开的领口,“快点回去睡觉吧!生病的时候要早点睡觉。”

    “小水门真是无啊!就这样把人家赶走了。”冲田总司挤挤眼睛,笑的玩世不恭,“算了,既然不喜欢我就走了。”说完,就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这样的他看起来竟然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

    “虽然明知道他会死,我还是想要动手提前送他上路啊!”突然出现的宇智波斑表森森的说,语气令人不寒而栗。

    波风水门瞪他一眼,“咱们都要离开了,你可不要节外生枝。”

    “亲我一口,我就不动手。”宇智波斑邪笑了一声说。

    波风水门面无表的拿出钥匙没做了一个要掰断的姿势,平时看起来很温柔的眼神,此时看起来竟然有了些凶狠的味道。

    “好了好了,我不开玩笑了,只是说说而已,又没有真的要杀了他。”宇智波斑无奈,他似乎把水门惹得炸毛了。

    波风水门站起来走进屋,用力的关上门,看那样子似乎想要把宇智波斑和他永世隔绝。

    宇智波斑看着紧闭的门,无声的笑了笑,然后穿过门走了进去。

    ……

    波风水门再一次见到那个金发的男子是在某一个巡逻的夜晚,和其他的新选组的人不一样,他从这几人出现的时候就躲在了一边,从他们的口中,他第一次听说了“鬼族”这个名词,也明白了雪村千鹤上的气息为什么和那个金发男子的相似,他们是同一族之人,这一次他们出现的目标是带走雪村千鹤。

    只不过在新选组众人的阻止下,他们只能空手而回,只不过这一次波风水门知道来他的名字。

    当时,他站在房顶上,在夜色的衬托下,影如同鬼魅,“那边那个一直想和我交手的人,我的名字叫风间千景,也是取你命之人,你要记住了。”

    波风水门立刻不客气的回话,“我的名字是波风水门,将会终结你生命之人。”

    风间千景冷笑了一声,就离开了。

    斋藤一突然拍了拍波风水门的肩膀说:“水门,下一次遇到他不要手下留,这个男人很强。”

    波风水门弯了弯嘴角,“我就算遇上斋藤先生都不会手下留的,你就放心吧!”

    不知道是不是波风水门的错觉,他好像看到了斋藤一的嘴角上移了一毫米,揉了揉眼睛,波风水门笑了笑。

    之后的子倒是平静了许多,唯一一件算得上是波风水门不要愿意参加的就是体检查,一大堆男人脱了上衣站在一起,真是让他这个接受了塞巴斯蒂安教育的门非常尴尬,更不用说还要被那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老医生摸来摸去,如果让塞巴斯蒂安知道了一定会被杀掉的,波风水门很有逃跑的冲动。

    另一个不愿意的自然就是宇智波斑了,让他的水门当众被这么多男人看到体,他真是超级火大,恨不得把里面所有的人都弄死,实在是忍不住的他只能跑出去发泄怒火了,再看下去他一定会动手的啊啊啊!

    波风水门用手肘碰了碰藤堂平助说:“藤堂,我能不能不参加啊!我的体真的很好,你看我的上都没有疤痕。”

    藤堂平助笑嘻嘻的搂着波风水门的脖子,一只手在他的膛上摸了摸去说:“水门你的材真是不错啊!白白的皮肤手感真好。土方说了,所以有人都要体检的,你也不能例外的,但男人羞涩个什么啊!”

    波风水门赶紧抓住藤堂平助作怪的手,赶紧躲到斋藤一的后,警惕的看着藤堂平助。

    藤堂平助很不客气的大笑了起来,“水门,你现在就像是被欺负的良家妇女,哈哈哈!”其他几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波风水门脸腾的就红了,他上前几步,一把推开还在前面秀材的永仓新八,一脸豁出去的表对松本医生说:“先给我检查吧!”

    松本医生也笑了笑,就把手伸向了波风水门。

    忍者想要把医生丢出去的冲动,波风水门一只红着脸等到检查结束。

    松本医生点了点头,笑着说:“你的体是新选组所有人中最健康的了。”

    “什么,难道不是我吗?我的体明明看起来最好的!”站在一边还没有离开的永仓新八有些激动的叫喊着说。

    松本医生一本正经的看着永仓新八说:“没错,是看起来,不过也就是看看了。”

    “哈哈哈!”众人立刻笑了起来。

    波风水门趁此时机赶紧穿好衣服跑路,后传来了永仓新八大喊着要比试一下的声音。

    检查完体之后,屯所就开始了大扫除,自从有了塞巴斯蒂安就没怎么扫除过的波风水门一时间还有些不太适应,好不容易才干完活,擦了擦头上的汗,波风水门突然想起来从刚才开始就没有看到宇智波斑了。

    在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波风水门四处乱走着,寻找着他的影。

    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波风水门就放弃了。

    晚上回房间的时候,他才看到宇智波斑。

    “今天做什么去了,一直没看到你?”波风水门换下衣服,坐在地上说。

    宇智波斑冷哼了一声,语气冰冷的说:“去监视山南敬助了,我可不像你整天就知道和那些男人勾勾搭搭的。”

    波风水门哭笑不得,他这是吃醋了吧!这种语气,绝对是吃醋了啊!

    “你认为是就是吧!我要睡觉了。”没有继续理会他,波风水门钻进被窝开始睡觉。

    宇智波斑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那股低沉的绪压在心里不知道什么将会爆发,一旦爆发会产生怎样的后果,谁也无法预料。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波风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