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二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淆霖风 书名:[综漫]波风水门
    这边,吃醋的宇智波斑有些恼怒的忍着想要把锥生零大卸八块的想法,心里一阵埋怨波风水门怎么就这么招蜂引蝶,完全把玖兰枢和锥生零之间暧昧不清的纠缠忘在了脑后,并且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未来的时候把场子全部找回来,好好惩罚一下波风水门,至于惩罚的方式他决定再议,不过绝对会是他喜欢的方式没错了。

    一直在思考着宇智波斑究竟去了哪里的波风水门一直没睡觉,坐在上发呆,眼睛里都已经熬得出了泪水了。

    所以当宇智波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波风水门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眼中有着些许惊喜,刚才还嫉妒的要死的宇智波斑立刻神清气爽了,满眼都只有眼前“楚楚可怜”的波风水门。

    已经完全被幻想糊了眼睛的宇智波斑根本就看不清事实的真相,波风水门打了一个哈气,揉了揉困倦的眼睛说:“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出去溜达溜达,外面的空气很好。”宇智波斑眼睛都不眨的漫天胡扯。

    波风水门又不是没长脑子,自然之道他在乱说,不过他也不想问了,躺下来说:“既然你回来,我就睡了,以后要出去说一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会担心的。”

    宇智波斑瞬间觉得心里暖暖的,就像是一直以来冰封的东西被融化了,流成了一片河瞬间淹没了他的心。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发现波风水门已经睡着了,于是没有出声,只是静默的看着他,表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就好像他现在注视的这个人就是他的生命一样。

    第二天,波风水门醒过来的时候,宇智波斑已经回到了护额中,他在洗漱干净之后,就拽出了放在底的箱子,打开箱里,波风水门拿出了箱子里放着的几把苦无,这是在他的忍具包里找到的仅剩的几把兵器,其中还有几把造型奇怪的苦无,上面有一些奇怪的术式,他现在还看不懂。不过他知道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不然宇智波斑看到的时候不会一脸严肃。

    拿了几把普通的苦无,换上那件早已经被他洗的干净的忍者衣服,波风水门就走下楼去了。

    楼下,塞巴斯蒂安已经准备好了早饭,坐下来咬了一口煎蛋,波风水门说:“塞巴斯蒂安,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花店的事就交给你了。”

    “主人请放心!我会处理好一切的。”塞巴斯蒂安自信的说。

    点点头,波风水门安静的吃饭。

    饭后,波风水门就前往壹原侑子家了。壹原侑子看到波风水门来了,表认真的问:“你已经准备好了。”

    “我会把变若水带回来的。”波风水门一脸坚定。

    壹原侑子深深的看了波风水门一眼,轻声说:“那么,我等着你归来。”说完,对着波风水门扬起如玉的手腕。

    一个复杂之极的魔法阵突兀的出现在波风水门的脚下,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他整个人就被魔法阵的光满所吞没了,被光芒刺得有些睁不开眼睛,他只是感觉的周的空间似乎有些撕裂,就嗅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变了样,此时的他正正在一个陌生的古式街道上,漆黑的太空上正挂着一轮亮的深沉的月亮,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慢慢的接近他。

    回过头去,看着近的人,波风水门眼中闪过一丝好奇。

    在看到跑过来的是一个穿着打扮有些怪异的女生之后,波风水门看着她后追过来的那几个人神色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拉住那个从他边跑过的女生,波风水门把她拽到后,低声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着她跑,她犯了什么罪吗?”

    拿着刀的几个男人嚣张的对着波风水门说:“你这个奇怪的假话,不要在这里碍事,不然就杀了你。”

    波风水门的表微冷,点了点头说:“我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偏过头对着仍然有些惊恐的女生说:“你呆在这里不要动,我会解决他们的。”话音刚落,波风水门就以极速奔向了几个男人,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有看清楚就被波风水门打晕了。

    “真是无用的温柔啊!”宇智波斑冷冷的讽刺。

    “虽然我并不排斥杀人,但是没有必要我也不喜欢杀人。”淡淡的解释了这一句,波风水门笑得温和的对女生说:“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很不安全的。”

    女生有些惊讶的看着波风水门,轻声说:“你看出来了啊!”

    “这不是很明显的吗?你根本就没有喉结,长的看这么清秀,材这么瘦小,行为举止都带着女的柔弱,一看就是女孩子。”波风水门解释说。

    女生的表有些尴尬,看着波风水门英俊的面孔,红着脸说:“我叫雪村千鹤,我也不想这么晚还出来的,只是我必须要找到我的父亲。所以……”

    “我叫波风水门,就算是找你的父亲,你也不能晚上出来啊!这么乱的时候,白天更安全点。”波风水门摇摇头,很不赞同的说。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对了,波风先生,你不是这里人吧!”雪村千鹤低头嘀咕了一声,然后笑着问。

    “叫我水门就好,我确实不是这里的人,你是怎么知道的?”波风水门以为她看穿了自己的份,表有些惊讶。

    “水门穿的衣服好奇怪,你一定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吧!”犹豫了一下,雪村千鹤说,虽然理智上告诉他就这么相信一个陌生人不太好,但是她对这个救了他的英俊男子很有好感。

    暗暗松了一口气,波风水门说:“嗯,我的家乡离这里很远的,我这次来是想要加入新选组的。”他已经想好了要拿到罗刹水,加入新选组是第一步。

    雪村千鹤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阵变态诡异的笑声给打断了,波风水门冷冷的看过去发现是在两人后的是一个穿着羽织,眼睛血红的人,那严重疯狂的杀意浓烈的可怕。

    波风水门握紧手中的苦无,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奇怪的人,他很在意他上的那件羽织,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是……

    没等波风水门再有动作,那个一头银色长发的奇怪男人就被突然出现在他后,穿着和他同款衣服的人砍死了。

    波风水门把雪村千鹤挡在后,微微蹙眉,穿着这样的羽织,果然是新选组的人,波风水门握紧手上的苦无朗声说:“前面的两位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当街杀人?”

    “没想到竟然被发现了啊!”一个笑的有些不正经的男人从暗处走了出来,和刀上沾着血的男人站在一起,目光灼灼的看着波风水门两人说:“我们是新选组的人,你们又是什么人?还有……刚才的一切你们都看到了?”话语里潜藏着杀机。

    波风水门的神色微楞,他不明白这个人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在看到倒在地上表狰狞的男人的时候,一个想法在脑中闪现,从这个人的表现来看,他明显是处于不正常的状态,而新选组这种态度,明显是在隐匿些什么,说不定就和变若水有关系,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两个拔的男人,波风水门暗想着。

    雪村千鹤对于这种无声的沉默感觉很不自在,于是拽了拽波风水门的衣袖说:“水门,你刚刚不是说要加入新选组吗?”

    “哦?”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的男子审视着波风水门说:“想要加入我们啊!那么就请你们先跟我走一趟吧!”说着,偏头问向出现在他后的人说:“土方,这样处理可以吗?”

    长发在暗夜中凌乱的飞舞着,名为土方的男子目光冰冷的看着波风水门说:“先带回去,之后的事回去再商议。”

    一直沉默不语的男子看了地上的尸首一眼,说:“副长,该如何处理这具尸体?”

    “先脱下他们的羽织,后面的交给监察处理。”土方面无表的回答,说完,就转离开。

    这个男人就是新选组有名的副长土方岁三吧!波风水门垂了一下眸,在笑的好看的男人示意下,跟在了他们三人后。

    而雪村千鹤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受到的惊吓过多,走了没几步竟然晕了过去,没有办法的波风水门只好抱着她走。

    时间不长,几个人就来到了新选组的屯所,雪村千鹤被用绳子绑了起来,关到了一个小屋子里,而波风水门则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此时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土方岁三和另外两个人坐在波风水门的对面,一副拷问的姿态问:“你究竟是何人,到新选组有什么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波风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