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淆霖风 书名:[综漫]波风水门
    她就是零口中那个少女了吧!暗想着,波风水门和锥生零站了起来。

    锥生零眼神复杂的看着女生,良久才开口说:“优姬。”

    拽着锥生零的袖子,黑主优姬兴奋的说:“零,你终于回来了,真是太好了!理事长一直都不告诉我你去了哪里,我真的很担心,今天看到你回来了,我就放心了!”

    锥生零突然觉得有点讽刺,他消失了这么长时间,黑主灰阎都有没有把实告诉她,他们真是把她保护的太好了,是他太傻,从一开始就看不清楚,她从头到尾都不需要他的守护,他才是那个局外人。明知道一切都不是她的错,她也是被隐瞒的那个人,但是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心就止不住的抽搐,似乎连呼吸都要窒息了一样,毕竟是了那么久的人……

    看到锥生零一直没说话,表变得很难看,黑主优姬张了张嘴说:“零,你边的这位是?”

    深呼吸了一下,锥生零控制好自己的绪,淡淡的说:“这位是波风水门,是即将上任的家政课的老师。”

    “家政课?”黑主优姬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了,一脸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只是太吃惊了。”

    “你就是黑主优姬吧!我听零提到过你。至于对不起,你有没有说错话,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波风水门笑的如沐风,配上他那张轮廓完美的脸,实在是漂亮的令人觉得惊艳。

    被这样的蓝色眸子注视着,就如同和煦的风拂过,直渗入人的心灵,黑主优姬脸突然红了,结结巴巴的说:“波风老师,我是黑主优姬,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说着,还鞠了一躬。

    波风水门看的哑然失笑,这孩子是不是太拘谨了,他有那么吓人吗?

    发现两个人的气氛是如此的轻松温馨,锥生零突然觉得有些焦躁,于是他面无表的看着黑主优姬说:“水门他还没吃饭,所以我先带他去吃饭,有什么事下午再说。”没给黑主优姬说话的机会,就拉着波风水门大步离开了。

    “零!”黑主优姬站在原地呆呆的喊了一句。

    波风水门对着黑主优姬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黑主同学,下午再见了。”

    黑主优姬被波风水门的笑脸晃花了眼,目光定定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直到看不到人了,才回过神喃喃地说了一句,“波风老师笑得真好看,比玖兰学长还好看。”

    锥生零带着波风水门来到了他的寝室,寝室和他走之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灰尘。

    “看来黑主同学对零也是很不错的。”点点头,波风水门笑着说。

    锥生零坐在上,深深地看着波风水门说:“水门,你理他们远一点吧!包括黑主优姬,我真是……”害怕你也出事了。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相信我啊!”波风水门的语气了多了一丝无奈,他虽然没有那些记忆,但是他的手可是很棒的。

    “你不明白的,他们有多强,在这里的吸血鬼都是很高级的,他们的能力不是普通人能抵抗的。”锥生零紧皱着眉,语气冷到了极致,他真是从骨子里厌恶他们。

    “就算是我不行的话,还有塞巴斯蒂安在,零,你其实不用担心我的,我以前可是很厉害的人,我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善良,我可是杀过人的。”波风水门一脸认真的看着锥生零。

    锥生零的紫眸中闪过一丝惊诧,“你杀过人?”他完全不能相信,这么温柔阳光的人竟然会杀过人。

    波风水门点点头,表严肃的说:“我最开始穿的那件衣服上面有很多血迹,但是我并没有受伤的痕迹,那些血液不是我的,而且我的潜意识中对于杀人并没有什么排斥感,其实我也是很可怕的,那么,零你怕我吗?”

    锥生零哼了一声,“我会害怕吗?水门,我饿了!”

    波风水门笑了,“知道了,厨房在哪里,我给你做饭。”

    锥生零脱掉校服说:“跟我来!”

    因为没有太多东西,所以波风水门只给锥生零煮了一碗面,两人吃完东西,锥生零就帮波风水门收拾他的房间了。

    没一会儿,塞巴斯蒂安就把波风水门的东西带过来了,看到两个人在打扫卫生,塞巴斯蒂安连忙接过了波风水门手里的拖布说:“主人,这种事您怎么能亲自动手呢!”

    波风水门抢过拖布说:“塞巴斯蒂安,我说过好多次了,你不是我家的佣人,我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的人,不用这么照顾我。”

    了解波风水门骨子里其实很掘强的塞巴斯蒂安也没有在反对,到一边帮波风水门整理衣服。

    “放学之后,夜间部和间部交接的时候,我会去维持纪律,水门你也一起去看看他们吧!”锥生零拧干手里的抹布,擦了擦头上的汗说。

    “玖兰枢也会在吗?”波风水门头也不抬的问。

    “那个最受人注目的就是玖兰枢。”锥生零冷冷的说。

    “血族的王吗?我还真是很好奇。”波风水门一脸兴味的说。

    整个下午两个人都呆在一起聊一些有的没的,放学的时候,锥生零穿上了校服,戴上了风纪委员的袖标。

    “水门,我建议你不要理他们太近,那些女生真是吵死了。”锥生零一脸抱怨的说。

    看到锥生零这样的表,波风水门忍俊不,“走吧!我会离远点的。”

    刚到那里,波风水门就听到了此起彼伏的惊叫声,女生的声音本来就高,激动之下喊出来的更是刺耳,波风水门深刻的理解了锥生零的话。

    远远的站在树旁边,波风水门仔细的观察着那几个受众人瞩目长相精致的男女,这样看并不能看出他们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只是他们的外表实在是比常人好看太多。

    “你觉得怎么样?”波风水门笑了一声低低的说。

    “如果过去的你当然不会把他们放在眼中,只不过你现在并没有恢复记忆,真的动手你也只能和那个男人打个平手。当然,如果我能有体的话,我可以秒杀他。”宇智波斑的声音从绑在波风水门的手臂上的护额中传了出来。

    这种传声的方法是在见过壹原侑子的那天晚上,宇智波斑对波风水门说的,宇智波斑在没有体之前活动是很不方便的,所以就用了这样的方法来交流。

    “你这是在变相说自己比我强很多吗?”听出了宇智波斑话里的愤懑,波风水门不厚道的笑了。

    “你找死吗?”宇智波斑森森的说,杀气不要钱的从护额里散发了出来。

    “抱歉,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波风水门摸摸头,“话说回来,既然我现在并不能打过他,那么就只能和他做交易了。”

    哼了一声,宇智波斑说:“锥生零不是说过那个叫黑主优姬的也是纯血统吗?只不过是现在还没有觉醒而已。”

    波风水门微微蹙眉,脸上浮现出一个不愿的表,“她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女孩,我们不要把她牵扯进来。”

    宇智波斑嗤笑一声,“水门,你对所有女生都是这么温柔吗?真不知道子这么平和的你到底是怎么坐到火影这个位子的。”话语里深深的嘲讽毫不遮掩。

    被宇智波斑所质疑令波风水门有些不高兴,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绪表现出来,“过去的事,就连我都不知道,你又怎么能说得清,你既然说自己很厉害,那么你不如来教我,我虽然是遗忘了一些事,但是体残留的记忆足以让我学会基本的能力了。”波风水门明智的转移话题。

    “……”沉默了一下,宇智波斑说:“我只能给你做个样子,真正的忍术我现在是用不出来的,至于能不能学会就看你自己的了。”他对于自己的敌人竟然向自己请教这件事觉得很纠结。

    “我也不能有更高的要求了。”无所谓的摇摇头,波风水门看着不知道和黑主优姬说些什么的锥生零说。

    “快点,要赶不上了。”

    后突然传出来清冽的女声,波风水门有些好奇的转向后看去。

    两个穿着间部的校服的女生,正手拉着手的向这边跑着,结果两个人跑得太急了,其中有一个竟然摔在了波风水门的面前,另一个也是勉强站稳。

    出于好心,波风水门伸出手,轻声问道:“这位同学,你没事吧!”

    摔在地上的女生忍着疼痛抬起头看了波风水门一眼,就这一眼她就愣住了,波风水门的脸逆着光,半明半暗的光线衬得他完美的面孔如同童话中的王子一样,修长的指尖有珠光滚动,好看的令人移不开目光。

    “怎么,站不起来了吗?”波风水门语气温和的接着问,笑容溢满了阳光的气息。

    女生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就连站在她一边的女生也呆住了,傻傻的看着波风水门,脸红通通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波风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