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淆霖风 书名:[综漫]波风水门
    阖了一下眼,壹原侑子嘴角的笑意越发深刻,红色的眸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宇智波斑说:“这并不是简单的事,你们可是要穿越到其他次元找寻我需要的东西。”

    听到壹原侑子的话,波风水门和宇智波斑都沉默了,如果说是到其他的次元去,那么就要面对着无限的可能和危机,他们两个现在一个失去了记忆,一本事没有办法施展出来,一个根本就没有体,根本无法动手。

    “怎么,后悔了?”壹原侑子轻轻笑着,语气里并没有嘲弄的意思。

    “我会把代价带回来的!”波风水门一脸认真的对壹原侑子说,蓝色的眸子平静的如同一潭湖水,令人不自觉的就相信他的话。

    壹原侑子摇头,“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说着目光落在了宇智波斑的上。

    “你觉得我会做不到吗?”宇智波斑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对于他的无礼,壹原侑子并没有介意,语气依然淡淡的说:“那么,就请你们拿回第一样我需要的物品吧!”

    顿了一下,壹原侑子看向了从一开始神就有些恍惚的零,“我需要纯血种的血族的血液。”

    零的体僵了一下,紫色的眸子里满是不可置信。

    “血族?那是什么?”注意到了零的失常,波风水门偏头习惯的问向了塞巴斯蒂安。

    “血族就是吸血鬼,他们有着超于普通人的寿命和能力,容貌俊美,以血液为食,受伤之后的恢复能力惊人,但是怕银质的东西,是一种生命力很强悍的种族。而纯血种就是血族中血统最纯正的血族,也是血族之中的王者。”塞巴斯蒂安简略的说了一下血族的几个标志的特点。

    恢复能力惊人!波风水门注意到了这个关键点,零的体就是恢复力惊人的。

    看到零的目光里闪过痛苦的神色,波风水门担忧的问:“零,你还好吗?”

    一直手捂着眼睛,冷汗从零的额头滑落,他死死的咬着牙,脸色惨白,紧握的拳头青筋暴起,这幅样子,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他到底怎么了?”波风水门有些焦急的看向壹原侑子。

    叹了口气,壹原侑子拍拍了手。

    刚才带路的两个小女孩端着盘子走了进来,一个盘子上放着一把银亮的枪,另一个盘子上放了一个做工精致华丽的瓶子。

    壹原侑子拿起那把枪递给零说:“下一次可不要把它弄丢了。”

    零的手指颤了颤,有些费力的接过枪,五指收拢握紧枪,他的目光突然呆滞了。

    良久,零才吐了一口气瘫坐在地,自嘲的笑了笑说:“原来是这样吗?”

    “你看到了什么?”壹原侑子饶有兴趣的问。

    “你不知道吗?”零有些意外的问,他以为这个神秘莫测的女人什么都知道的。

    “它是你的东西,我怎么可能知道它会告诉你什么。”壹原侑子直言不讳。

    零帅气的脸上闪过一丝苦涩,“只不过是一些我从来都不知道,但是却是事实的事。”

    “看来是有关那位的了,它一直跟在他的边,会知道这些东西也不奇怪。”壹原侑子似乎不想再提这个话题,她拿过那个瓶子递给波风水门说:“这个瓶子是呈装纯血种血液的,之后你们把瓶子带回来就好。”

    接过瓶子,波风水门点点头,“我会保存好的,那么我们要去哪里才能找到血族呢?”

    “你是想让他们去黑主学院吧!”零又恢复了那种面无表的状态,声音冷淡的说。

    “零,你是想起什么了?”波风水门面上浮现出欣喜的神色,没想到这一次真的能让他找回记忆。

    零皱眉,低声说了一句,“如果我能推掉一切责任,那么我一定会选择全部忘记。”在波风水门家里的那几天是他最开心最轻松的时候,从他恢复记忆的这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再也不能回到那个时候了。

    波风水门叹息一声,伸手搂着零的脖子,大力的揉着他柔软的银发说:“就算你什么都想起来了,也不会忽略我们的家的。”

    看着波风水门明媚的笑容,零紫眸中的寒意缓缓的消褪,直到呈现出一片沉寂。

    “那么,请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全名是锥生零,目前是黑主学院的间部学生。”锥生零挣开波风水门的牵制,表虽然还有些不愿,不过语气却是很平和的。

    “零说的这个黑主学院和血族有什么关系吗?”轻易的就抓住了重点,波风水门问。

    “黑主学院分为间部和夜间部,间部都是普通的学生,但是夜间部……”锥生零抬眼看向波风水门,“里面全部都是吸血鬼!”

    波风水门微微蹙眉,“按照你这么说,间部的学生岂不是危险了。”

    “不,夜间部和间部上课的时间是错开的,吸血鬼更喜欢在夜间活动,低等级的吸血鬼是害怕阳光的。”锥生零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宇间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零不是血族吗?怎么会对血族有这么大的憎恶感,压下心中的疑惑,波风水门继续问:“黑主学院有纯血种吗?”

    “所有黑主学院的吸血鬼都听命于纯血种的玖兰枢。”再说这句话的时候,锥生零上的寒气越发浓烈了,周的气息压抑至极。

    “那么就是说,我们需要从玖兰枢那里弄来血液,这似乎有点难办啊!”波风水门有些苦恼的挠挠头。

    “不,说不定我们可以不用他的血液,还有……”后面的话,锥生零并没有说清,只不过他的脸色看起来实在是有点不好。

    “零,你真的没有事吗?”他发现锥生零的体已经是摇摇坠了。

    “抱歉,我现在头很痛,不想说话了。”锥生零有些烦躁的站起来向外走。

    在旁边一直看着的宇智波斑旁若无人的哼了一声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波风水门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宇智波斑说:“知道他是小孩子还说这些干什么,他现在心很不好,你就不要再惹他了。”

    “你……”宇智波斑看着波风水门蓝色的眸子里映着他一个人的影子,话语戛然而止,他似笑非笑的看了波风水门一眼就不再说话了。

    没在理会闹脾气的宇智波斑,波风水门浅笑着对壹原侑子说:“侑子小姐,事都已经弄明白了,我和斑会把血液带回来的,零的状况我有些担心,所以就先走了,希望我们能够尽快再见面!”说完,就向外走去。

    就在这时,壹原侑子突然开口说:“如果需要帮助的话,你们可以去找黑主学院的理事长,他是我多年的好友。”

    转过,波风水门再次道谢。

    “塞巴斯蒂安,你一定要看清楚!”壹原侑子如同血染的红眸澄澈的见底,似乎能破除一切虚妄,世间万物在其注视之下无所遁形。

    塞巴斯蒂安鞠躬行礼,“万分感谢您的提醒!”

    波风水门看着两人笑的很相似的表,立刻大步走了出去,他第一次意识到塞巴斯蒂安和那个魔女有多么的相似。

    出了屋子,宇智波斑就又回到了护额中,波风水门看着站在门口,目光涣散的锥生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说到底他们也只不过是认识了一个多月的陌生人,他们对于彼此都是不甚了解的,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劝慰伤心痛苦的锥生零,虽然这种痛苦他也隐隐的体会过。

    走到锥生零的边,波风水门拍拍他的肩膀,默然无语。

    锥生零自嘲的弯了弯唇角,“是不是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相信,但是……那实在是太温暖了!”他的心好冷,冷的就算是站在如此炽的阳光下也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轻轻给了锥生零一个拥抱,波风水门叹了口气,在他耳边说:“我们回家吧!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接下来的事还有我们不是吗?我们可以一起面对的。”

    锥生零目光的目光变幻莫测,最后沉淀成了一抹寂然,“水门,我真的不知道还应该坚持些什么,一切都是虚假的……”

    抓起锥生零的手捏了自己的脸一下,波风水门戏谑的问:“就连我也是假的吗?”

    锥生零先是一愣,然后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我们走吧!”怎么可能都是假的呢!

    “回去让塞巴斯蒂安给你做你喜欢吃的菜。”波风水门也笑开了,蓝眸中笑意满满,让看着的人暖到了心里。

    “主人,您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想到我吗?”塞巴斯蒂安嘴角的笑容难以捉摸。

    波风水门摇了摇头说:“不用我想你也会做的,我肚子饿了,咱们快走吧!”说完,就面含笑意的迈步向前走。

    锥生零的表终于恢复了正常和塞巴斯蒂安慢慢的走在了波风水门的后,两个人都看着他的背影,目不转睛。

    就是眼前这个子内敛平和的男人,用着温柔和煦的笑容在无时无刻的感染着两个人,这世间大概没有在比他更包容的人了。

    波风水门,真是一个神奇的男人!被他上独有的气质所吸引的了两个人同一时刻默默的在心里想。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波风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