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番外篇大成·最刻骨铭心的暗恋

    (一)

    七月流火。首尔的天上像是挂着九个太阳一样,直烧得人心烦意乱。

    这真不是一个适合举行婚礼的好时节。可是偏偏,就有这样一对新人,选了这样一个子,还恰恰举行的是艳阳之下的室外婚礼。

    离庆典还有半个小时,宾客们却还是有些散漫地分布在草坪四周,结交着他们未来某几个月的“合作伙伴”;而那些不屑于这种“商业社交”的,则是早早地挑好了清凉的地方,悠闲地等待着婚礼的开始。

    我们年方三十,却依旧“活蹦乱跳”的某位同学,正属于后者。

    话说,这种正式的场合,真的是……不适合他啊。

    好久没穿过正装的胜利小盆友松了松打在喉结处的领结,向树荫下走去。

    唔……那不是大成哥么?

    “哎哥?Hey!这里!”胜利欢快地挥着手,被岁月刻画得棱角分明的侧脸在傻兮兮的笑容中,气质然无存——

    “嘿哥,你不是今天的MC么?怎么还不去准备……”未竟的话语被对方目光中鲜有的沉黯摄住,活宝胜利竟在某一时刻被噎在了那里,不知所措。

    下一刻,空气却骤然鲜活了起来,仿佛上一刻的低回迂折只是错觉一般。

    “啪——”姜大成习惯地扯起了自己的一双笑眼,对着自家忙内的脑袋,一巴掌拍了上去。

    “胜利啊……听队长媳妇说,你昨天又去她家捏包子去了?队长要是知道你这么巧地“碰见”真,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呢!”

    的确。

    YG内部众人皆知,权某人对真的偏执几乎近似于某种精神类疾病了。要是知道一向与真交好的自家忙内又在他的监视之外“会面”真,胜利小童鞋肯定又会被他狠狠地寻一下“开心”的……

    于是,只见胜利小童鞋“嗷呜”一声,不敢置信地伸出了一根小指头,颤颤巍巍地指向了那个笑得依旧温和亲切的男人,怀疑地侧了侧耳朵——

    什么时候,大成哥竟然也学会威胁别人了?!简直比“姜大成重出江湖,担任婚礼主持”这个消息还让人震惊的好不好?!

    忽然,姜大成放在西装裤兜里的指尖感受到一声震动。

    拿出手机的一瞬间,《No one knows》的曲调轻巧地响起。哪怕周围蝉声喧嚣、人群熙攘,姜大成也直觉地辨认出那一阵自己所设的独特的和弦声。没有看屏幕,姜大成在第一时间、下意识地向她所在的地方望去——

    果然。

    那个初见时冷冰冰的女孩正冲自己挥着手机,雪白的婚纱仿佛像绽开了的天使羽翼一般,披散在周围,让人看得就连烧灼着皮肤的暑气都似乎消减了一些。

    都说穿婚纱的女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真是半分不假。

    可叹冷淡如她,穿上婚纱竟也是如今这般的幸福模样。

    姜大成瞳孔几不可察地收缩了一下,复又镇定了神色,大步走了过去,就连后忙内的问话都没有听到。

    ……就好像,他正在走向的,是他的新娘。

    “谢谢你肯来帮我主持婚礼。”周妍有些尴尬地蜷缩了一下小指头,“对不起,我也没想到真会去麻烦你……”

    一个月前,周妍问姜大成愿不愿意做她婚礼的MC,被姜大成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过了几天,她只是吃饭的时候跟真抱怨了一下,却没想到真真的能把人家请了来——

    她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

    自从Bigbang成员相继转为幕后之后,姜大成就在MC界更加活跃了起来。由他接手的几个节目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他担任主MC的真人探险节目《孤岛生还》更是创下了MC界的收视率新高,使其一举坐上了国民MC的宝座,从此宣告了刘在石&姜虎东共掌权柄时代的结束,开始了“三国鼎立”的MC界新纪元。

    只是,《孤岛生还》结束之后,姜大成就再也没有接手其他的节目,竟有“退居幕后”的态势。谁曾想,国民MC的再次复出,竟然会是以一个“婚礼主持”为开端?

    周妍向姜大成郑重地鞠了一躬——人家都说想转做幕后了,却又为你“重旧业”,哪怕是真做的人,于于理,她也该表示一下的。

    姜大成看着眼前的女孩弯下的脊梁和优雅的下颌线,绷紧了唇角。

    “不用客气。真是我最敬重的嫂子,我只是不想让她不开心而已。”

    周妍抬起头,并没有因为姜大成明显冷淡的语气而生气——反正,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对盘。

    “不管怎么说,我也得多谢你的帮忙——不介意的话,等这两天忙完了,我回请你?”

    姜大成怔了一秒,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问了过去——

    “刚结婚,你不用陪他么?”说完,眼角眉梢都透出一股子狼狈来。

    周妍丝毫没有感觉到姜大成的异样,却仿佛为他所提到的男人而软化了半分神色。

    “……不好意思,是我刚才没有说清楚。过两天,我和正宇一起回请你……”

    “不用了。”

    姜大成迅速截住话头,不想再听。另一边,却把颤抖的右手悄悄地背到了后,沉默地攥成了一个拳头。

    姜大成啊姜大成。

    你还在痴心妄想着些什么呢?那是一个一开始就不曾属于你的女人。

    ——……——……——……——……——……——……——……——……——

    周妍看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抿紧了唇角——

    “……所以,你直到一个月前遇见了你的‘真’开始,你才发现你对我只是类似于对‘妹妹’一样的感?金正宇,你在跟我开玩笑么?!”

    多可笑。

    有跟妹妹上的男人么?有跟妹妹结婚的男人么?

    周妍看向站在自己丈夫旁的那个女孩,眼中的火苗一点、一点地熄灭,只剩下灰烬。

    二十几岁还脂粉不沾的脸蛋,一苹果绿的运动装,平凡无奇的面容……除了眼中时不时闪烁着的正义感以外,完全让人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自己从小就崇拜着、仰慕着的哥哥,自己如今的丈夫,就是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要跟她离婚?

    “正宇oppa……”妍软下了声音,好声劝导。

    在他面前,她总有理由说服自己、把自己放得更低。

    “……再给我3个月的时间好不好?我会让你上我的……”

    “对不起,妍……这二十几年来我都没有上你,再多三个月也只不过是浪费大家的时间而已。”

    “……你真的看清楚自己的内心了吗?金正宇,我们认识了二十几年,我比你更加了解你自己……你根本就不想离开我!”

    “妍,那只是对妹妹的不舍……离了婚,你依旧是我最疼的小妹妹。”

    “周妍,我们离婚吧。”

    “不要让你的形象在我心中变得不堪。”

    不堪。

    这两个字,像利刃一样,狠狠地击中了妍的心理防线。所有的坚持、挽留,在心意已决的男人眼里,也不过是一场无伤大雅的笑话。

    从一起玩过家家的童年,到青梅竹马的青葱岁月;从他炫耀自己第一次学会抽烟,到满不在乎地携着一个又一个淑女名媛来来去去;从他腼腆地问她“要不我们试试接吻是什么感觉”,到婚后每一个夜晚的抵死缠绵……

    她以为,她的人生,合该就是这样的:

    有爸爸,有妈妈,还有那个她的男人,金正宇。

    就像吃饭喝水一样,不必问为什么,不用想该怎样。

    ……而今天,她生命中的三分之一权重,在叫嚣着要剥离她的人生。

    我们离婚吧,

    离婚吧……

    那我这些年来的坚持算什么?那我耗尽青二十八年的青等你娶我,这些算什么?那我看着你满不在乎地说“你想结,那我们明天就举行婚礼”、忍受那些讶异的委屈,又算什么?

    我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你早早拒绝我,我一定转就走,不用挽留。为什么要等到我以为可以天荒地老,你才说?

    好。

    如果这是你要的——

    那就,离婚吧。

    周妍抿着唇角,咬紧牙齿,不让泪水落下。不去管后男人虚假意的挽留,也不想思考要去哪里,她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这里——带着那份签好了名字的《离婚协议书》。

    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周妍走出别墅,走出小区,走上公路。

    金正宇没有骗她。只不过一年的婚姻关系,他就把他名下的大部分地产都转给了她。

    只是,那些只是房子,却不是家。

    周妍突然把行李恶狠狠地甩到了路旁,顺便狠命地踹了几脚。

    你是喜欢她这样的叛逆吗?还是喜欢她像我现在这种粗鲁的样子?

    我也可以……你喜欢的那种模样,只要你愿意说出口,明明我也可以做到。

    可是,金正宇——

    你为什么不说?

    当你把一个与我风格迥异的“理想型”带到我的面前时,我的世界,瞬间兵荒马乱。

    早10年?早5年?哪怕你早说一天,我也愿意做你喜欢的样子。但你就是不肯说,只肯告诉我结果。

    行李箱原本就是匆匆整理的,如今被周妍连踢带踹,终于不堪蹂躏,“哗——”地一声四散开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满地无从下手的衣物,还是忍耐了许久的难过再难压抑。周妍只是毫无形象地坐到了地上,捂住双眼,失声痛哭起来。

    “你好,我是韩真。”

    “……”

    真没听到那边的回答,只得无奈地睁开了一双迷蒙的睡眼,看向屏幕。

    “妍?这么晚了,你在哪?”真一边穿上衣服,一边伸手推了推睡在旁边的权志龙。

    “……”

    电话那头,一阵哽咽声骤然响起。

    “真……真……行李箱坏掉了……真,我离婚了……怎么办?我的脚好疼……”

    真,真,

    怎么办?

    脚很疼,心……也疼。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