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番外篇太阳·最怦然心动的相遇(一)

    “们也出道几年了,也都有各自成就了。这一期练习生,们也用自己眼光帮看看,给咱们YG Family再添几个生力军……”杨贤石拿着一叠资料,不停地翻翻看看,嘴上却毫不耽误地跟权志龙和太阳交代着。

    一个是音乐才子,一个舞蹈天才。这一届练习生选拔大赛,由他们两人参与充当评委角色,倒也算上是相得益彰。

    作为Bigbang舞蹈担当,太阳便也闻弦歌而知雅意,主要点评起参选者舞蹈来——

    “……对不起,肢体动作如果放柔一些会更好……”

    “唔……舞蹈功底很好,但是……感方面,可能欠缺了一些……”

    “很喜欢舞蹈……不过如果能够不紧张话,还可以发挥得更好……”

    看——唯一美中不足便是,对于这些跟他一样追寻着梦想孩子们,他真没有办法像志龙那样“口出直言”啊……

    不满意自己哥哥小心翼翼,趁着这一位选手下场之际,权志龙对着太阳咬起了耳朵——

    “啊一股……哥——现在们是前辈诶!这么温柔小心干嘛啊?!”志龙虽说交际能力不错,可是却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而这些参选者,也确实有一些能力太过低下,实在是让他有些“夸不出口”。

    永裴笑了笑,眯起了眼——

    “……所以,应该像那样地说:‘没有天分,没有功底,水平又太差,可以考虑回学校准备高考更合适一些’,是么?”

    嘴上虽然调笑着,心里却也有些羡慕——

    羡慕他,羡慕他无畏无惧。

    永裴忍不住想起了真脸上那种满是信赖和心疼——

    也许,只有被人时时心疼着人,才会保留着这样无所畏惧勇气吧……

    下一名参赛选手走了进来,止住了权志龙想要回答话头、以及太阳天马行空思绪。

    进来是个女孩。

    白皙脸,纤长手,笑起来有两个浅浅梨涡。

    ……是个美人呢。

    太阳在第一时间,对这个女孩升起了一丝好感——

    她是选手里面为数不多几个、能够第一眼注意到他、而不是杨社和志龙女孩呢。

    姜宥熙清澈目光险险地避过了坐在评委席上那个男人,掩饰住自己加速心跳——

    谁能告诉为idol他,怎么今天竟然会坐在这儿?!

    收紧心神,宥熙不敢再想。

    女孩对着评委席鞠了一躬,平静语气中带了一丝小小紧张和雀跃——

    “评委老师们好!是74号,姜宥熙。准备表演是,《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说完,宥熙抱起了一直提在手上吉他,坐到了工作人员准备好高脚椅上,对了对立麦。

    停顿半晌,一阵舒缓吉他声响起,悠扬慵懒,带着微醺蓝调。女孩浅浅地哼着调子,好像是随意带出几个音符,又好像是精心设计一种背景,是那种令人新奇,却又恰到好处和谐。

    “I heard he sang a good song.

    (听到他吟唱佳曲)

    I heard he had a style.

    (听他歌很有风格)

    And so I came to see him

    (所以来见他)

    To listen for a while.

    (为了倾听一刻)”

    无论是在现实,亦或者是在遥远另一国度,都沉醉在温柔声音里,沦陷得不自

    “And there he was a young boy

    (他是个年轻男孩)

    A stranger to my eyes.

    (对来说如此陌生)

    Strumming my pain with his fingers,

    (他手指轻敲着痛苦)

    Singing my life with his words,

    (他用言语吟唱一生)”

    是不是在歌迷心中,所谓偶像,都是这样呢?

    最遥远距离,最莫名感,最坚定守护,和最无望追逐。

    宥熙突然提高了声音,把嗓音里颤抖和脆弱无限度地放大,像是用尽了生命一样,把自己感放到了歌声里,说给那个此刻坐在她面前男人听。

    ——东永裴,听清楚了么?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被他歌声温柔处死)

    Telling my whole life with his words.

    (任他用言语道尽一生)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他用歌声将温柔处死)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他歌声,将温柔地处死了……)

    ……”

    歌声将温柔地处死,于是,迷恋在虚幻化影中无法自拔。

    跋山涉水而来,只为了路途中可能匆匆一瞥。

    会注意到吗?

    这个,小小、像个可耻偷窥狂一样影?

    眼前女孩,沙哑嗓音,迷离双眼,以及轻弹在吉他上双手,竟然组合成了一种难以言喻颓废之美。

    她现在心里想着那个人是谁?那个人在哪里?他们没有在一起吗?

    这是所有评委心中都缠绕着问题——包括永裴。

    伴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女孩再一次起鞠了一躬,用略微沙哑了一些嗓音,说了一句“谢谢”。

    这句“谢谢”,把几位评委从那种迷离之美中唤醒了过来。哪怕思绪已经回到了练习生选拔现场,却也忍不住“啪啪”地鼓起了掌来。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译名《一曲**》,是风靡全球娱乐圈四十几年经典老歌。唱人多,版本也多,实在难以找到什么容易出彩风格。

    不过——

    眼前女孩,似乎做到了。

    太阳看着眼前女孩,心跳忽然加速了两拍。

    纯真外表,清澈眼神,看向自己羞涩,还有羞涩过后却依旧能够凝心汇神演唱……

    这个,不就是自己在《I need a girl》里面,描述过那种女孩吗?

    ——……——……——……——……——……——……——……——……——

    进入到YG以后,姜宥熙却突然发现,这似乎并不是一场单纯守望——

    第一天,他们就产生了交集。

    “彩林啊……们换到楼上练习室吧,把这个练习室给新来练习生们。”2NE1助理金在旭接到了杨社长通知,跑到录音室,告知了正在录音2NE1。

    “Moya?”朴瞪大了一双猫眼。

    “就是嘛……为什么呀?这也太夸张了吧……们好歹也是前辈诶,怎么还要给练习生让地方啊?”朴山多拉也生气了,委屈地嘟嘟嘴,对着自家助理撒道。

    金在旭推了推眼镜。

    “练习室比较大,们出道了,又不用再上集体课程,不需要用那么大练习室。”顿了顿,金助理补充了一句——

    “社长说。”

    呀!

    太过分了!!!

    朴率先冲向了社长室,Dara随后跟上。

    练习生,练习生。

    太阳把耳麦放到了桌上,脑海中莫名地想起了那个叫做姜宥熙少女。

    这样女孩子,要她跟那么多人挤在一起训练、委屈在剩下那几间小小练习室里,还真是有些不忍呢……太阳思考了不到两秒,就决定提步跟了上去,追到了7楼社长室中——

    “让她……们在练习室里训练吧。”

    太阳有些心虚……这样不经过队长同意,就把他们练习室“拱手让人”,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一点?况且——他又该怎样解释自己“失常”?

    某一瞬间,太阳突然想到了社长定下那个“不准在公司内部谈恋”条例,竟然升起了一股莫名心虚感……

    只是,这种心虚感来由,他不愿深想。

    敛起心神,太阳静候着自家社长回答——

    想那么多又做些什么?难道还要人家放弃在YG出道机会,跟么?

    不得不说,最近很有恋冲动、却又不能吃“窝边草”太阳小盆友,森森地怨念了……

    果然,有了他主动解围,杨社长很快就同意了。

    收到了消息几个练习生都很感激,而在练习生选拔赛中夺得了头筹朴琳儿,更是提出了一个建议——不如集体去拜访一下太阳前辈,表达一下谢意。

    姜宥熙躲在几个叽叽喳喳练习生后,随着他们步伐而前进着,心中,却想着一些无关痛痒念头。

    事经过,他们都听说了。

    明明跟他就没有关系,不是么?Bigbang作为社长手中宝、心头,如果不是有人主动去提,社长又怎么会忍心委屈了自己得意弟子们?

    只是……他善良,是为着社长为难,还是为着对后辈护?

    亦或者是为了……2NE1能够不受委屈?Sandara Park前辈不受到委屈?

    姜宥熙想到了朴山多拉前辈那张完美童颜,想到了《I need a girl》中那一句“年龄大却还是很美丽”,想到了那个轰动一时太阳&朴山多拉之吻,顿时觉得刚才喜悦都不翼而飞。

    是怕Sandara前辈受委屈吗?所以,宁愿自己呆在狭小练习室里,也不愿意让2NE1前辈们换地方吗?

    虽然作为歌迷来说,自己偶像能够找到一个让他幸福归宿,是一件很好。可是,她就是压抑不住自己心里不停涌上来酸泡泡……甚至有一刻,她脑海中忽然冒出来了一个疯狂想法——

    她也很好,她也不差……那么,那个给他幸福人,为什么不能是她?

    心中,有一个声音谴责着她——

    呀!

    姜宥熙,真是疯了!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样自私了?

    然而,还有一个声音在悄悄地惑着她——

    ……从遥远法国追寻到这里,只为了见他一面,姜宥熙,原本不就是个疯子么?那么,再疯一些,又能如何?!

    再疯一些,又能如何?

    只是,她所有疯狂,在录音室里、太阳与Sandara前辈言笑晏晏面前,却只能戛然而止。

    宥熙眼睁睁地看着朴琳儿和那几个练习生鞠躬、问好,也只能跟着一起僵硬地复制着。

    “前辈好,是姜宥熙。”宥熙像个傻瓜一样,跟随着同伴们动作,做着毫无新意介绍,脑袋里,却木木地把一切妒忌念头、疯狂念头都隔离在了体以外……

    她又有什么资格妒忌呢?

    只是,她却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声音在面前响起。宥熙呆呆地抬起头,看向了那个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男人。

    永裴看着这个失神女孩,眯起了一双笑眼,用独有温柔嗓音,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叫姜宥熙,知道——

    记得。”

    作者有话要说:纠结了一下,终于确定了另四名成员的大体构思。主要的顺序是:

    1.太阳——最怦然心动的相遇

    2.大成——最刻骨铭心的

    3.Top——最柔肠百转的诀别

    4.胜利——最慌不择路的重逢

    确定的顺序是几人感的特点。。。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