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有坏人啊!

    视野所向,是一片没有终极的白色。

    真伸出虚弱的双手,遮住从窗外进的阳光,忍不住眯起了双眼。

    这是……医院?

    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就一直守候着真的权志龙,被上的动静惊醒。抬头看见真抬起的双手,连忙会意地站起、拉上了薄纱一样的窗帘。

    病房内,照由明转暗。真感受到不再刺眼的光芒,开始尝试地再次睁开自己的双眼。

    “……醒了?”权志龙走到病边,坐回到椅子上,伸手握住了真逐渐放下的双手。

    一天两夜。

    这样长的煎熬,一次,足矣。

    看到权志龙,真略微迷茫的思绪开始清醒。

    慌乱的大成,早破的羊水,腹部被划开的感觉,还有……那一声响亮的啼哭……

    真看着权志龙疲惫的样子,紧张地抓住了他的袖子——

    “宝宝呢?怎么没有看到?”

    权志龙安抚地拍了拍自家老婆的小脑袋,舒缓着真紧张的神经。

    “宝宝很好,还在育婴室里。”

    扑哧——

    刚刚推门而进的Top几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太阳看着权志龙一脸“我知道、我明白”的样子,挑起眉毛戏谑道——

    “志龙啊……你怎么知道包子很好?你好像还没见过它呢吧……”

    真怀疑地看向权志龙——

    什么叫做,还没见过?

    权志龙被太阳的话搞得十分心虚,忍不住假咳了一下,拒绝回答这个十分具有挑战的问题。

    “老婆啊……饿不饿?”他是很喜欢那只懒包子没错……可是,真还昏迷不醒着,自己哪里有心管那只8斤4两、馅十足的懒包子啊?!

    看到权志龙的心虚样,再想想自己的状况,真也就接受了他蹩脚的转移话题——

    其实,她很高兴自己在权志龙的心里,比其他一切都重要的感觉……包括自己生下来的宝宝。

    她希望,他喜欢宝宝的理由是因为她……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很自私?

    真垂下眼眸,把思绪遮掩在羽扇一样的睫毛之下。

    摔!

    ……话说,我怎么觉得你俩有往穷摇男女主发展的趋势捏?除了对方以外,别的东西毛都不是了吧?!

    ——……——……——……——……——……——……——……——……——

    得到病人清醒的消息之后,医院连忙派出了医师给真做起了检查——这个患者,不说是全大韩民国都在关注着的病患;就是她那个韩式企业的社长,也够他们这个小医院受的了——

    若不是当时况紧急,又是在毫无准备的Bigbang宿舍,这个产妇,哪里会有机会送到他们这个小医院来接生?赶紧把握机会吧你!

    于是,医院对真的服务格外周到了起来。全检查之外,甚至给真顺便指导了一下新任妈妈的□课程;在得到“全指标一切正常”的检测结果之后,还十分贴心地把包子打包送了过来。

    自己的体,自己是最清楚的。

    因此,真对自己的检测报告倒是没有什么关注的,反倒是对宝宝这种奇异的生物比较关心。此刻,医生一走,某只蠢蠢动的小河蟹便跃跃试了起来。

    真有些好奇地戳了戳自家包子肥嘟嘟的小脸,却被某包瞬间嘟起的小嘴吓得缩回了手。

    与准妈妈一样犯傻的,还有站在一旁呆愣的准爸爸一枚。

    虽说包子没有自家老婆重要,可是,却不代表它不重要……此刻,在自家老婆安全了之后,权某人的傻爸爸模式瞬间开启,跟真一样,好奇地左摸摸,右戳戳,一副没见过新玩具的小孩模样。

    站在一旁的Top看着被戳红了脸的小侄女,忍不住把不争气的自家队长拽了起来——

    “呀系!权志龙,那是包子,不是玩具!”说完,顺便瞪了那个还在手痒的女人一眼。

    ……这么不靠谱的父母,真是难为你了啊包子……

    真不甘心地瞪了回去——

    除了权志龙以外,我会有那个耐心来忍别人?!

    知道某人极其悲催的初恋,某只坏心眼的小河蟹嘲笑道——

    “Top Oppa也老大不小了,我们连孩子都生出来了,你孩子的妈什么时候能找回来啊?”

    权志龙看着自家哥哥散发出冷气的俊脸,再看看自家老婆一脸兴奋的模样,宠溺地一笑,没有说话。

    他知道,真并不是真的讨厌Top哥,而Top哥也不是真的很喜欢凶真——

    他们只是,不对头了很久,习惯了这样的相处而已……

    胜腻看了看自家队长,再看了看明显已经恢复了精神的真,粲粲地鬼笑了两声,递上了一坨不明物体。

    唔?

    真看着面前诡异的一团,再抬头看了看笑得渗人的胜腻小童鞋,迟疑地伸手接过。

    ……原来是,报纸吗?

    真的额上滑下了三条黑线。能把一张报纸,折磨成这副模样,胜利Oppa……你可以做FBI了啊!隐藏秘密的碎纸机都没你毁灭得这么彻底的说!

    真把报纸扯平,展开,缓缓地念出了声——

    “G-Dragon喜获一女,产房外‘倾一昏’”?

    昏?!

    啪——

    机警的权志龙伸手把报纸抢了过来,瞄了一眼之后,立即黑了一张脸。

    似乎是为了证实该则报道的真实,这个报社连着照了好几张权某人晕倒过程的照片,光是在版面上,就并排放了四张——骤然放松的表;缓缓闭上的双眼;向下倾斜的体;and栽倒在地上的瞬间。

    抓拍技巧很是高超,只不过陷入愤怒中的权某人无心欣赏。

    “李胜贤!!!”权志龙从牙缝中出了自家忙内的名字。

    胜腻小童鞋浑一抖,迅速反应过来——

    自家嫂子现在下不了地,保不住他啊!!!

    真被权志龙抢走报纸的动作弄得一愣。想了想那个诡异的标题,有些迟疑地问道——

    “Oppa……你晕过去了?”

    扑腾——

    这是倒地不起的另三只。

    自家老婆,权志龙自然是舍不得下手的。于是,闻言只得尴尬地拽了拽头发——

    “没有……当时太累了而已……”

    “……是啊嫂子!队长只是站着站着就睡着了而已!”发现躺着的嫂子也很有威慑力的胜腻小童鞋安心了,不怕死地戳穿自家队长的谎言,还对着真挤了挤眼睛。

    权志龙的头顶瞬间聚集了浓重的黑云。

    掰了掰手腕,权队长笑得一脸慈祥——

    “胜利啊……哥都两天没有陪你做运动,是不是觉得人生有点寂寞如雪了啊?!”

    伸手勾住自家忙内的脖子,直勾得胜腻小童鞋呼吸困难、浑无力——

    “嫂子啊!!!”胜腻拽住自家嫂子的单,惨叫。

    ……怎么能打扰你嫂子休息呢?

    权队长无地把自家忙内扰到单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扒开,直接就往门边拖去。

    忙内……哥需要找你聊一聊啊……

    剩下的三只看着自家队长乌云密布的脸色,再看看嚎得凄惨无比、一脸哀求的忙内,连忙做出45度角望天的姿态。

    每次都被揍,每次都要摸龙须……忙内,你是想跟咱们队长虐恋深么?

    信奉基督的太阳不忍心看到自家忙内即将发生的惨剧,默默地闭上了双眼,祷告起来。

    “呜……”

    一瞬间响起的,不是搏声,不是惨叫声,而是……饿坏了的某包子,可怜巴巴的哽咽声。。。

    权志龙不敢置信地回过头,看着真怀里骤然抽噎着的包子。

    活的?

    真慌乱地颠了颠包子,企图学习8点档肥皂剧中,某单母亲安抚宝宝的模样,让某包子停止啼哭。

    无奈的是……不太好使……

    权志龙哪里还顾得上胜利这小子?急匆匆地就松开了手,走到病边。

    “怎么了?饿了?尿了?”

    真想了想,伸手摸了摸包子的

    唔……干干的,没有问题……

    那就是……饿了?

    想到喂食,真突然窘红了一张脸。看到还一脸询问的自家老公,连忙伸手把他的头拽低,凑到自己的嘴旁——

    “Oppa……那个……我要喂……你带着他们都出去……”

    权志龙闻言,下意识地瞟了瞟自家老婆怀孕以后直奔D杯的部,轻咳了一声。回头看向那几个不识趣地待在病房不走的队员们,眯起了凤眼——

    “……你们怎么还没走?”

    啊?

    几人互相看看,再看看羞红了脸的真,顿时脸跟着爆红起来。

    对真的观感,从“狐狸精”,到“弟妹”,到“水杨花女”,再到“善良又可的弟妹”的Top,一直对真都没有“是女人啊”的直观感受,此刻,顿时为自己的没眼力见而尴尬了起来,就连某龙欠扁的语气都没有绪计较了。

    左手拽过胜腻小童鞋,右手搭着太阳小盆友的肩,Top兄率先走出了这间VIP病房……后面跟着一只从头红到了脚的羞涩大成……

    包子V5!

    胜腻小童鞋从Top手臂的缝隙中,看到自家队长被包子吸引走,由暴怒模式一瞬间转化为慈父模式的担忧样子,轻舒了一口气。

    以后,我似乎多了一把尚方宝剑?

    屋内的包子感受到屋外,某位小盆友不怀好意的视线,顿时浑一抖,放声大哭了起来。

    Oma……有坏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咳。。。这算是,另类的固定时间?最近很有夜行动物的发展趋势。。。P:感谢15号丢的票票。。。不过明天有聚会,也许回来得会很晚,也许还是只有一更……所以,加更什么的,近三天是哪一天,小言子自己也预测不了。。。远目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