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你很幸福

    真恶狠狠地瞪着沈昌珉这个煽风点火、害得他们差一点分手的混蛋,伸手就想拍掉他为自己擦着眼泪的手。

    正在这时,真忽然感觉到,肚子里,突然升起了一种类似于冒泡泡的感觉。

    唔?

    真瞪大了眼睛,把手放到肚子上。

    果不其然。

    不一会,真就感觉到,刚才冒泡泡的地方,有个小东西顶了一下。

    胎动?

    一瞬间,什么谋诡计,什么金昌珉、沈昌珉,全都被她抛到了一边。真摸着自己还没太显怀的小腹,泪水一串一串地往下滴,止都止不住。

    权志龙看着自家老婆突然哭了起来,顿时紧张了。一把拍掉某只还放在自己老婆脸上的碍眼的手,伸手拥过真,轻拍着她的后背——

    “老婆……怎么了?”是被气急了?伤心了?

    权志龙的目光不善地看向了沈昌珉,引得沈昌珉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真听到权志龙的声音,激动地抬起头——

    “Oppa……宝宝动了!!!”

    宝宝动了?

    宝宝动了?!

    闻言,权志龙也激动了,眼睛忍不住湿润了起来。

    这个懒宝宝,终于愿意动上一动了啊……

    权志龙有些颤抖地继续轻拍着自家老婆的后背,小心地避过了真的腹部,收紧了手臂。

    真感受到权志龙温的掌心所传递过来的安抚,连忙稳定住绪。忽然,真小声惊叫了起来——

    “呀……”真一把推开了权志龙——

    “医生还让我们测胎动次数呢啊!”

    真把手再次放回到腹部,屈起手指,轻轻地在刚才宝宝胎动的地方轻叩了两下。

    唔?

    为毛没有反应?!

    真不甘心地又轻叩了两下。

    ……还是不动。

    真急了,连着扣了三四下,结果……

    还是不动!

    真想到医生说的,第一次胎动之后,持续跟宝宝互动,一般会有20次左右的间隔胎动。真忍不住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顿时无语了。

    宝宝,你动一动啊?!

    ……如果此刻包子已经出来了,如果某蟹看过琼瑶的大作,大概,她现在是在摇晃着包子的肩膀,呈咆哮马状吧……

    不过,此刻的小河蟹,只能无奈地盯着自己的肚子,抬头冲着棚顶翻了个白眼。

    我到底怀了个什么样的懒货?!

    此时,发现自己蹬了一脚以后,水面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小小河蟹顿时满意地眯了眯眼,重新回归到了睡眠之中。

    唔。。。打扰包子睡觉什么的,最讨厌了。。。

    宝宝动了?

    对胎动这种事完全没有概念的沈昌珉,对这两个人的激动十分之不理解。

    不过,从未见过孕妇这种生物的某人还是很好奇的。于是,看到完全沉浸在二人世界中的两人,昌珉尴尬地打断——

    “那个……我能不能,摸一下?”伸手指了指真微微有些隆起的小腹。

    哼!

    真撇撇嘴,转过头趴到权志龙的怀里,装作没看到没听到的样子。

    人面兽心!就不给你看!!!

    权志龙看了看周围虽然清净,但也有顾客经过的形,伸手轻轻地拍了拍真的脑袋。

    虽然他也对沈昌珉这种祸头子无比的厌恶,不过在公共场合,前后辈的礼貌还是应该注意的。

    ……某人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挥拳而上的行为……

    权志龙对沈昌珉礼貌而疏远地笑了笑,拒绝了沈昌珉十分之不着调的提议——

    “不好意思,真累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沈昌珉挑了挑眉,对某只小河蟹不搭理自己的态度极其不爽——

    “真啊……”声音是万分和蔼的前辈状。

    小河蟹却听得忍不住一抖。

    “……让我摸一下小小河蟹,怎么样啊?”尾调上扬,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不得不说,“温柔亲故”到“腹黑魔兽”之间的大反转,的确把某蟹惊吓到了。

    “……好……”小河蟹咬碎一口银牙,恨不得把眼前这男人剥干净送到杨菊花的上。

    摸就摸!

    眼一闭,牙一咬,小河蟹以一种近乎于“慷慨赴死”的神态,迎接着沈昌珉的魔爪。

    沈昌珉其实也只是逗逗她玩而已。

    如今的愧疚之,已经把他压得喘不过来气了。他又怎么忍心,再一次地伤害她?!

    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覆上了那个微微隆起的部位。

    柔软中带着坚硬,是一种难以形容出来的触感。

    咚——

    沈昌珉和韩真同时愣在了原地。

    昌珉不敢置信地把手再一次覆上,就感觉到手下的皮肤,再一次受到了某种轻轻的撞击。把手拿开,昌珉就看到,在撞击的部位,有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山包。

    昌珉的眼神中,忍不住闪过惊喜。抬首看了看真,想把魔爪再一次覆上。结果,被看了半天两人互动的权志龙忍无可忍地拍掉。

    呀系!

    这是你的包子还是我的包子?!

    伸手,抚摸着真小腹上突起的部分,暴君权队长一改往凶残,轻轻地蹲下了,跟包子打起了招呼——

    “宝宝睡醒了?我就是你又帅气又可的老爸权志龙啊……”

    唔。。。不感兴趣。。。

    。。。其实。。。我只是。。。换了个睡姿而已。。。

    换了个更舒服的睡姿之后,小小河蟹安心了,伴随着莫名人士的虎摸,以及自家老爸的柔声细语,再一次缓缓地沉入到睡梦当中……

    也许,这也是另一段缘起了吧……

    ——……——……——……——……——……——……——……——……——

    GD&TOP专辑发行以后,不出所料,再一次掀起了一阵舆论的□。随之即来的,便是年末的各种大赏了。

    Bigbang一向是歌谣大赏的得奖门,收到邀请函并不奇怪;反而比较特别的是,初入影坛的真也收到了邀请函——青龙奖。

    青龙奖,全称韩国青龙电影奖,始于1863年,是韩国名符其实的影视盛典。真作为今年影视界窜出的一匹黑马,自然也受到了主办方的邀请——角逐最佳新人奖。

    权志龙作为表演嘉宾,也受到了邀请,正好与真一起,凑成了一个红地毯秀。

    此时,真的肚子已经大了不少了,权志龙也十分紧张,脸上故作镇定,手上却紧紧地拥着真的腰,防止她摔倒,看得周围粉丝一片羡慕。

    权志龙一直把真送到座位上坐好,自己才在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这次,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真的座位和权志龙的座位紧紧挨着。而真另一边坐着的,就是与她一起竞争最佳新人奖的朴有天。

    真礼貌地对朴有天笑了笑,静静等待着青龙奖的开场,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希冀。

    尽管一开始并不是以拿奖为目的拍摄的,可是,能拿到这样一个有分量的奖项,真的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呀……

    第一次,真忍住孕期中的嗜睡,睁大了眼睛,等待最佳新人奖的颁奖。

    青龙奖的颁奖典礼,奖项分量的安排,都是由轻到重的。于是,颁完最佳配乐、服装等奖项没多久,就到了最佳新人奖的到来。

    大屏幕上,缓缓地放出了四部作品的片花,有有天Oppa的《屋塔房王世子》,也有真的《红粉佳人》。

    真紧张地提起了心,面对着扫过来的镜头,笑得也有一点僵硬。权志龙无奈地看着这个怀孕以后越来越绪化的女孩,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着她紧张的绪。

    “别怕……输了,Oppa也养得起你……”

    真抬头看了看一脸波澜不惊的朴有天前辈,再看看一脸别扭鼓励的权志龙,终于放松了些,轻轻地扯开了嘴角——

    尽管没有跟其他人说过,可是,这部剧,真的,很不一样……那种,倾泻了自己对Oppa全部感的不一样……

    台上,尹恩惠前辈还在开着小女生的玩笑,逗弄着这帮明显紧张兮兮的后辈们。终于,戏弄够了的尹恩惠翻开了获奖名单,抬起头时,扬起了一丝不明的笑意——

    “2010年,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新人奖的得主是——”在她停顿的时候,摄像机在四位提名人选中来回地晃着,尤其加大了朴有天和韩真的“戏份”。

    ……单从表现来看,这两个人,的确是很有竞争力的候选人啊……

    “韩真!”尹恩惠看着这只小河蟹神游天外了的样子,可地吐了吐舌头,拿出了奖杯。

    青龙奖为表公正,奖杯上的获奖者姓名,都是篆刻上去、避免作弊的,因此,青龙奖奖杯一亮,众人便自知组委会的选择是确定了的。

    真激动地站起,跟一齐起立的权志龙拥抱了一下,然后回过头,礼貌地跟旁边的朴有天也拥抱了一下。

    真跟朴有天拥抱的时候,忍不住轻声地对朴有天说了一句——

    “承让。”

    真的是承让。

    如果没有自己韩国国籍的份,也许,上一世,这一部戏便会找中国女演员拍,也就谈不上什么青龙奖的角逐了。而另几部参选作品根本就对有天前辈毫无竞争力可言,那么这个奖项,一定是原本就属于他的了。

    自己这只蝴蝶,还真煽动了不少事呢……

    真压抑住激动,提起裙摆,缓缓地走到台前,接过了尹恩惠前辈递过来的奖杯。

    “真的很感谢组委会把这个奖项颁给了我——”真不好意思地笑笑。“尽管我知道还有很多优秀的作品、优秀的前辈,也值得这个奖项,不过,因为这个奖对我来说,真的太有惑力了,所以……我还是带着愧疚领了吧……”

    台下忍不住一阵笑声。

    在这样庄重严肃的场合,观众突然发现——其实,小河蟹除了偶尔的四次元以外,真的是很大气的一个人啊……

    “感谢导演、主演、制作人、工作人员,感谢公司、感谢YG Family,是他们的齐心合作和背后的支持,才能让我毫无后顾之忧地专心拍戏,参与完成这个作品——这个奖是你们的!”

    说完,真忍不住抬头看向权志龙,

    “但是,我想额外地感谢一个人……”

    台下的尖叫声一瞬间大了起来,渐渐的汇聚成了一个名字——

    G-Dragon。

    “为这部戏,我想感谢的人很多;然而为了我自己,我却想单单地感谢他一个。”真顿了顿,台下的尖叫声渐渐消散,观众都想听这只小河蟹,又想说些什么。

    “有人曾经问过我,这部戏是不是为他。我一直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当时也就没有回答。”真的手忍不住抚向自己的小腹,引得台下的尖叫声又响起来了。

    抬起手,往下压了压,做出了肃静的手势。

    台下渐渐安静。

    真的目光穿越台下的人海,直直地看向了权志龙。

    “为了你,权志龙。”

    权志龙的手渐渐颤抖起来。与此同时,他听到旁边有一个很好听的男声响起——

    “有一个女人曾经跟我说过,她认定了一个人,就不会改变——即使放弃了这段感,没有他,也不会有另一个男人。你说,这个女人是不是很傻?”

    朴有天直直地看着台上,似是对着权志龙说话,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很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唔。。。今天发的晚了点。。。。过年这几天应该更的时间不太确定,但会尽量保证更。。。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