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怕她心疼?

    睁开迷蒙的双眼,真抬起头,看向天花板。

    唔……怎么这么眼熟?好像是……家里?!

    扑腾——

    真吓得差一点从上掉了下去,脑海中迅速闪过昨天最后的回忆——

    “承认吧,韩真——你就是我!你就是非我不可!”

    真看着权志龙充满笑意、不含一丝霾的双眼,竟然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又能拿什么反驳呢?自己真的是苦了他、非他不可的啊……

    然后,就是滴落在自己颈边的泪水,让人熏然醉的抚摸,以及——从停车场一直蔓延到房间的激……

    真的脸颊突然一瞬间爆红。

    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恼羞成怒的小河蟹莫名有些恼恨起自己的不住惑来——

    凭什么他突然变成了这副吃定了自己的样子?!

    愤愤然地走下了,却未料想到一夜激之后的体状况,腿一软,就要跌倒在地。

    权志龙从后揽住了那个把他忽视得十分彻底的女人,上前把她抱回了上。

    “唔……醒了?”伸手帮她按摩着后腰。

    昨天自己……太孟浪了。

    真不适地扭了扭,躲开他的触碰——

    这男人今天犯病了?怎么这么温柔?!

    = =

    权志龙伸手把这只不安分的小河蟹拥紧,拍了拍她的股——

    “别乱动!”

    抬起眼,韩真怒视着再一次不讲道理了的权某人。

    我就知道,温柔神马的,都是装出来的!!!

    某只不知好歹的小河蟹,下意识地忽略了还在她腰上温柔按摩着的双手。

    按摩了半晌,觉得自家老婆应该缓得差不多了,权志龙便放开了手,掀开被子下

    韩真唰地一下捂住了双眼。

    没节

    某只羞窘了的小河蟹忍不住暗暗地咒骂了一声。

    权志龙无奈地看了看那个脸皮子薄得紧的小河蟹,披上了睡袍,走到厨房就去做饭。

    今天吃什么呢?

    因“囚”一事,厨艺大涨的权某人费心地思索起来。

    然而,事实证明:想得再多,也是没有用的。

    等到权某人想出了一溜十三招,做完了一系列心早餐,端回屋里却发现,某只小河蟹竟然又睡过去了。

    叹了口气,权志龙瞬间深感无力。

    好吧,饭菜什么的,一直着吧……

    等到某只懒河蟹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看着放在头柜上的饭菜,真翻了个,趴在上摸了一下碗边。

    温的?

    唔……好吧。

    伸了个懒腰,赶走乏意,真爬了起来,把饭吃掉。

    等到权志龙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空空的饭碗,和某只穿戴整齐、正在收拾行李的女人。

    什么状况?

    权志龙好整以待地站在旁边,看着那个女人收拾来收拾去,也没出声。等韩真转过头想到梳妆台上装化妆品的时候,一下子就被斜倚在门边上的权志龙吓了一跳。

    “呼……有毛病啊,站在那里不出声……”真顺了顺被吓得扑腾扑腾乱跳的小心脏,走到了梳妆台前。

    权志龙挑了挑眉,眼含笑意地问——

    “怎么?回娘家?”

    咳、

    某只小河蟹莫名听出了一股调戏的意味,不爽地吼了回去——

    “咱俩离婚了!离婚了!!!”

    权志龙眯起一双波光潋滟的凤眼,走到旁,抬起她的下巴,眸色中半点不见慌张。

    “……韩大律师的法律条文似乎不太熟啊……没有离婚公证,似乎你现在还是名义上的‘权夫人’呢……”

    权夫人你妹!

    韩真定了定被某只妖孽差点虚晃了的心神,一巴掌把他的手拍掉——

    “……那你就等着跟我分居三年,婚姻关系自动解除吧!”

    权志龙被拍掉了手,也不生气。

    只要心安定下来了,还是这样充满活力的小河蟹看起来更加可一些啊……

    心中默默定下了把老婆养胖的未来活动方针,权某人闲适地继续立在一旁,看着某个恼羞成怒的女人很是可疑的“分居”行为。

    “老婆啊……”声音被某只瞪过来的眼神截住。权某人摸了摸鼻子,很是从善如流地把名称省略掉,

    “……我只是想说,上次去本给你捎了一件趣内衣,一直忘了给你。就在我的柜子里,别忘了拿……”

    趣内衣趣内衣趣内衣……

    韩真脑海里回响着这个充满各种JQ各种猥琐的词语,啪地一下,手里拿着的衣服掉了。

    而一边的权志龙则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脸一瞬间爆红的自家老婆,满意地笑笑——

    果然……放开了心观察,自家老婆对他表示出来的别扭意,完全就是遮掩不住的嘛!

    我只能说——

    小河蟹,阿门……

    ——……——……——……——……——……——……——……——……——

    啊……真来了!

    朴嗖地一下蹿到了彩林的背后,完全不顾自己为欧尼的威严。

    “朴面包你个吃货!给我出来!!!”

    小河蟹杀气腾腾地想要拽出来某个出卖自己、毫无姐妹的女人,却被朴左躲右躲地躲了开来。

    呀系!

    小河蟹气得牙齿都在发抖,看得某更是不敢上前了,看准时机,就想往屋外窜去。

    真看见,森森一笑,压根连形象都不要了,直接纵扑了上去。

    “啊——”朴圆滚的脸上顿时被某只小河蟹压出了两行泪。

    好痛!

    真才不管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痛是不痛呢,发现目标正中,就地就挠起某的痒痒来……

    我让你出卖我!让你出卖我!!!因为这事我被吃了啊尼玛!!!

    朴真咯吱得跟真滚到了一块,两个人由你追我赶逐渐变成了滚在地上玩闹来。

    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刚进门的权志龙看到了这一场景,瞬间眯起了一双狭长的眼睛。

    走上前,把还趴在努那上的某只抱起来,放到地上站好。

    唔。。。终于不碍眼了。。。

    心好转的权队长拍了拍自家老婆的小脑袋瓜,

    “……我们什么时候回家?”说的,倒不是他们家,而是某只小河蟹执意要回的“娘家”。

    真看到权志龙,哼了一声,别过了头去。

    “谁跟你你们我们的了,回家也不带你!”还没消气就被吃掉,某只小河蟹表示自己十分的忧郁……

    权志龙捏了捏真在娘家养得圆润了几分的小脸,满意地笑笑。

    改天,真应该跟妈讨教一下做饭的技巧啊!

    不舍地摩挲了一下手中的触感,权某人扬眉——

    “你的行李什么的,好像还在我车的后备箱上放着呢吧?”

    于是,练习室里的众人,眼睁睁地看着某只小河蟹被气得爆炸了的脸颊,捂嘴偷笑起来。只有胜利站在一旁,默默为自己和自家嫂子同时哀叹了起来。

    嫂子啊……咱俩的前路,就是一样的啊……

    一向面子程度不下于权某人的小河蟹完全憋闷了。推开权某人就往外走。

    行李什么的,我不要了!

    权志龙眼见自家老婆恼羞成怒了,连忙追过去,好声好气地哄了起来。

    答应她回爸妈家住两天,不仅是想让她消消气,也是因为社长要自己准备专辑,他怕自己没办法分神照顾她。要是真把她气坏了,最后收不回来怎么办?吃不到的还不是自己?!

    于是,YG众人极其惊诧地看着无往而不胜的权队长,跟在韩真这个滴滴的小女生后面,一路提着包打着伞,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样子。吓得被其摧残过无数次的工作人员一手揉眼睛,一手安抚脆弱的小心脏。

    为毛我妈没把我生成个倾国倾城的女儿啊!!!

    权志龙无奈地开车跟在真的车后面,心中对这只脾气越来越大的小河蟹毫无办法。

    终于到了真爸妈家,权志龙把车停到了别墅门口,连忙拿出真收拾好的部分行李,赶上前面的真。

    真斜睨了硬是凑过来的权某人一眼,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他的跟随。

    我欺负不过你,难道aba和哥哥还欺负不过你吗?!抬起下巴,就走了进去。

    果不其然。

    看到权志龙,韩父直接一嗓子吼道——

    “滚出去!”宝贝女儿不让他把这个混小子送进监狱,可不代表他们一家原谅了他!竟然还敢送上门来?活得不耐烦了吧?!

    权志龙放下了行李,低下了头,任韩父发着火,也不出去。韩锆一回到家,看到这男人竟然还敢来,直接一拳就挥了上去。

    “——Oppa不要!”真没料到竟然会发生暴力事件,吓得惊叫起来。

    权志龙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反而放任韩锆发泄着。

    终归是他,对不起她。

    韩真看着权志龙跌倒在地上的影,虽然心里有点暗爽,但更多的,却是心疼。眼见自家哥哥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连忙上前拦住哥哥还砸向某人的拳头。

    “……哥哥累了,歇歇吧。”

    哼!

    韩锆不爽地看了权志龙一眼,站起,扑了扑上沾到的灰尘。

    “……臭小子,你来一次,我打一次!”

    言语之中,丝毫没有对权志龙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感到不好意思。

    权志龙跌在地上,甩了甩额头上的汗珠,艰难地撑起子,突然扬起了笑——

    “……哥不怕真心疼?”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