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等你明白

    无论她对权志龙是什么个心思,真却总是自己闺蜜的。因此,彩林暂时搁置了心中的执念,思考起整件事的经过来。

    志龙Oppa囚真是肯定了的。只是,是为什么呢?万般无措之下,彩林召集了2NE1和除志龙Oppa外的全体Bigbang成员进行商讨。而地点,就在志龙Oppa已经搬离了的Bigbang寝室。

    听完彩林的陈述之后,Top就已经反应了过来——

    “……肯定是韩真和有天前辈的事被发现了!”

    噗……

    喝水的胜利不小心喷了出来,惹得旁边的大成投过来一束嫌弃的目光。

    发生了这样的事,Top自然不能再有一丝一毫的隐瞒了,连忙和盘托出、交代起来。

    其实,在硫酸事件过后,Top就已经开始试着对真敞开心,接纳这个弟妹了。因此,在发现了真和别的男人混在一起之后,他一方面为志龙不值,而另一方面,也对真失望了起来——接纳的程度有多深,失望的程度就有多深。所以,此刻Top的语气,是算不上好的。

    未曾想,等Top说完“真出轨事件”之后,最先跳出来发言的,竟然是一向沉稳寡言的太阳。

    太阳眨了眨眼,无奈地看向自家粗神经又四次元的大哥,简直对他的智商无语了——

    “哥啊……咱们认识真这么久了,虽然看起来好像志龙很殷勤没错,可是,哪一次到最后,不是真被志龙吃得死死的?!”要说真那丫头出轨,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2NE1跟真的关系更亲近一些,听完Top的描述之后,朴瞬间开启御姐模式,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地拍向自家弟弟的脑门,一边拍打,还一边说道——

    “死Top,臭Top,我让你诬蔑真,打死你个小混蛋……”

    “嗷——”

    Top一边躲开努那的手,一边向队员的后闪去。

    “呀系!努那你再不停手,我就生气了!”Top躲在太阳的后,顺了顺今天早上刚做的帅气发型。

    破坏发型什么的,最讨厌了!!!

    呦~

    朴站在原地冷笑一声。

    孩子大了,会反抗了?!

    转了转手腕,压了压好久没松的筋骨,朴加大了十倍的马力,向Top冲去……

    弟弟啊……

    生气,你就生气去吧!!!

    噼里啪啦。。。

    管家太阳为了迎接2NE1而刚刚收拾好的客厅,再一次陷入一片狼藉之中……

    ——……——……——……——……——……——……——……——……——

    打闹过后,众人一起商议起对策来。

    无论是如何看待Top所言,现在的当务之急,都是要查清楚那天晚上的真相——

    能还真一个清白,让权志龙主动放了真,自然是上策。

    只是……

    没有人知道,如果真真的出轨了,又能怎么办……难道,他们要为了真,而把权志龙送进监狱吗?

    哪怕是和真更为交好的2NE1,也是没有这个勇气的。

    调查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时间,锁定在权志龙打电话托朴、彩林帮忙找真的那个时间。

    一向敏感的彩林发现了其中的不对——

    哪怕真是出去偷了,可是,打个电话应付一下志龙应该还是可以的吧?权志龙又看不到;又或者,为什么不把手机关机,然后以“手机没电了”为借口?这样莫名其妙的不接电话,不是太可疑了吗?

    抛下了个人恩怨的彩林,像侦探一样搜寻了起来。终于,在一个YG员工那里,听说了权志龙被“冷藏”当天,空手进了社长办公室,却拿着一个档案袋出的门——而这个档案袋,据说,是当天早晨莫名出现在社长办公室里的。

    有问题!

    几人迅速分头行动,一边找寻是否有员工看到送档案袋进社长办公室的可疑人员,另一边向杨社长打听着档案袋的样子和里面的内容。

    没有人是独立于客观世界以外的——只要有这个人,只要他做了这个行为,就不会了无痕迹。于是,在杨社长首肯之下,调出监控录像的几只,终于在某一个不易被察觉的监控器之中,发现了半夜一YG职员潜入社长办公室的片段。

    为了让他能够交代出真相,几人拜托彩林在法院工作的小姨妈演了一出戏,伪装成该职员被指控盗窃机密信息罪的样子,接受审讯。在连番心理压力的攻击和严重的犯罪后果威胁之下,该职员终于交代出了放置档案袋的事实——只是,他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幸好,他提供了上家给他们。顺藤摸瓜之后,几人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画署照相馆。

    拿到高价买来的冲洗照片之后,几人愣住了。

    如果单拿出来某一张照片,是很让人误会没错。可是,这样连在一起看,就很容易发现了问题——

    照片里的真,从来就没睁过眼睛!

    怎么看,都不像是偷的样子啊?反而更像是……被下了药?!

    几人只觉得汗毛一瞬间都立了起来——

    这,是专为志龙而设的局?!

    吸毒丑闻,毁掉他的事业;

    真外遇,毁掉他的婚姻;

    甚至,他是不是也料想到了,依照志龙对真的感,志龙会像现在不择手段,非法拘……他是要毁了志龙的人生么?!

    无论如何,先把真放出来要紧!

    几人带着这几张照片,迅速往志龙和真二人的别墅行去。

    ——……——……——……——……——……——……——……——……——

    觉察到异样的韩锆在机场,耗时近一周的时间,查询了近3个月以来,所有航班、所有目的地的乘客名单,发现居然没有真之后,真正地恐慌了起来。

    一定不对!

    韩锆开始冥神细想起真最后一次联系他们的景。

    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也没有提什么出国散心的事,仅仅是常的几句交代而已——怎么看,都不是要出去旅游的样子……

    然后?

    然后就是志龙的吸毒丑闻。那时他们好像还给真打过电话。不过,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听到的是“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通”。也就是说,那个时候,真还没有出事?

    等等——

    真有没有出事,跟她住在一起的权志龙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为什么真明明没有出国,权志龙却要骗他们?!

    出国散心?连他这个当事人都没有忧郁到出国散心的地步,一向明朗的真,又怎么会在时隔3个月之后,还在出国散心,还不与他们联系?!

    唯一的可能就是——

    权志龙,他知道真在哪!

    拘?杀妻?分尸?

    一瞬间,所有正常、不正常的想法都在韩锆的脑海中闪过。

    迅速集结起韩式集团的保卫人员,让他们就近监视起权志龙所在的那栋别墅。

    只三天,韩锆就发现了问题——

    权志龙出去买过两次外卖,都是两个人的分量!

    除了真,还会有谁?!

    气红了眼的韩锆也顾不上什么打草惊蛇、三十六计了,带着人就往别墅冲——

    那是,他从小就被家人一路宠到大的宝贝妹妹啊……

    权志龙,如果你伤害了她,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准备演唱会的权志龙没有在家。

    韩锆破门而入,带着人在别墅里搜索起来。

    真害怕是坏人,连忙下,把耳朵凑到门边听了起来——

    怎么好像是……哥哥?

    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她是可以……自由了吗?

    真用力地拍打着门,叫着哥哥。

    这一刻,她的感激之,甚至比重生的那一刻尤甚。

    听到了真的呼救声,韩锆迅速撞开了门,冲了进去——

    那是……真吗?

    看到自己疼的妹妹竟然憔悴成了这个样子,手腕上还有经常捆绑之后形成的红痕,饶是韩锆这个七尺男儿,也不由得湿了眼睛,抱紧了真。

    他此刻,无比地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出权志龙的真面目,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让他们分开,为什么没有保护好真……

    权志龙,你完了!

    是的,他完了。

    权志龙看到一片狼藉的房子,就知道,真,从此,再也不能够属于他了。

    他一步一步地走进他们的家,这个他想要给她一辈子幸福的地方,然后,就遇到了,环住真往外走的韩锆。

    “放开她!”权志龙急红了双眼。

    谁让你碰她的?!

    看到权志龙,韩锆忍不住满眼冒出了火光。

    拥紧了怀里的真,韩锆扭头看向自己带来的保安队,从牙缝里出了几个字——

    “……给我打!”

    老板发话,下属执行。退伍军人出的保安们瞬间蜂拥而上,对着权志龙拳打脚踢。

    权志龙虽然经常运动,也实在没有办法在几十人的围攻下讨得半点好处。没几分钟,就不敌对方的人海战术,倒在了地上。

    权志龙倔强的目光看向韩锆,半点不因上还在继续进行着的殴打而退让——

    “韩锆,我说,放开真!”

    韩锆心中掠过了千百种折磨权志龙的方法,不过,等真哪天精神好一些,能观赏的时候,再实施吧!于是,施施然地继续半抱着真,往门外走去。

    咦?

    韩锆发现,真竟然没有动,还拽住了自己的衣袖,怯生生地站在原地。

    怎么了?韩锆摸摸真的小脑袋,用眼神询问道。

    怎么了?

    韩真自己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这一刻,看着权志龙被打得浑鼻青脸肿,还直直地看着自己,她就有一种,不应该走的想法。

    走得了吗?

    权志龙,你从来都不知道,不需要你的锢。很久很久以前,我就走不了了。

    能困住一个人的,除了锁,还有心。

    眨了眨眼睛,真忍住鼻酸,一步,一步,走到权志龙的面前。

    发现自家大小姐走过来了的保安团们,迅速停止了动作,站到了一边——反正,那个男人,现在也没什么威胁了。

    是的。

    权志龙现在,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威胁了。浑青青紫紫,嘴角还有着一丝沁出来的血迹,就连头发都因为浸出的汗液而粘成一绺一绺的,实在说不上光彩。

    只是……

    无论他什么样子,都是自己深深着的人啊……

    承认吧,韩真。

    她在心中默默叹息。

    直到这一刻,我还是你啊……

    真缓缓跪坐在权志龙的旁边,帮他顺了顺凌乱的头发。

    权志龙满含希望地看向真——

    “……真啊……你不会离开我吧……?”

    下一秒,他的喉咙突然哽住,再也说不出话来。

    因为——

    他看到真,正在,缓缓地,一寸一寸地,褪下了他们的结婚戒指……

    什么意思?

    权志龙脑袋一瞬间迷蒙,不敢置信。

    不会的……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真的泪水,一滴一滴,滴在了权志龙的前,滴进了权志龙的心里。

    戒指一寸一寸,从手指褪下,就好像在剥离她的心脏一样,揪痛而绞结。

    把戒指轻轻地放到了权志龙的手心里,把手覆上,真低下了,缓缓地伏在权志龙的膛上——

    “你从前总跟我说,你常常想忘记我,不要我,却不能够,”泪水渗进了权志龙的衣服,直到触及到了他的皮肤。

    “我也很想告诉你,我也很想很想离开你,可是,也……不能够。”最后留恋了一下他上的温暖,真直起了,带着泪的苍白脸庞上,渐渐浮起一丝笑意,

    “理由么?和你的一样。”

    站起,背对着权志龙,走向韩锆的方向。后,是轻飘飘的话语,在空气中飘散——

    “权志龙,有一句话,我一直以为你会明白,也一直等着你明白……”

    你会明白的。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对不对?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内容提要能不能显示全,这里再粘一份:

    那几只脆弱的小心脏请注意:真的纠结部分到这章为止。。。注意:没到温馨章节!!!

    另:那个拿票票惑我的小家伙别看错了!!是真的纠结到此结束!!龙龙还得纠结一小下下呢!!!

    小言子给诸位跪下了。。。对毛爷爷发誓我保证会做亲妈的。。。。泪奔。。。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