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在我身边

    “志龙啊……你先休息一阵子吧……”杨贤石疲惫地揉了揉太阳

    昨天接到了Top几人的电话,他就连夜把公司的法务人员派到了本,给志龙办理了保释。只是,由于距离实在太远,等到他的人到的时候,当时酒吧里的众人还是已经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他没有能力封住本媒体的口,只能任两国媒体纷纷报道着大韩民国G-Dragon的吸毒丑闻。

    如今,也只能让志龙先被冷藏一阵子了……

    想到真,杨贤石又开口解释到——

    “昨天原本想让真和法务人员一起去的。不过真的电话没有打通,我又着急给你办理保释,所以也就没有带她。”想了想,有点心疼自己这个得意弟子——

    “这段时间,真的通告也取消吧……让她在家里好好地陪你一阵子。”

    权志龙低着的头抬了起来,抿着嘴角看向这个一直待自己犹如亲子侄一般的社长——

    “……社长是打算,冷藏我吗?”喉咙忍不住有些哽咽。

    他从来都不在乎外界的纷纷扰扰,可是,对于如家人、真、歌迷、YG Family一样的至亲之人,他却一百倍、一千倍的在乎。

    所以,在我难过的时候,你们,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杨贤石看着这个一向敏感的孩子,忍不住气恼地站起,拍了拍他胡思乱想的脑袋瓜——

    “你可是我这辈子最为得意的作品,我怎么可能把你丢出去啊?!”放下手,杨贤石无奈地笑了笑,

    “只是,我需要时间寻找证据——而你也需要时间来等歌迷们冷静。所以,这段时间,你和你的宝贝老婆,去度一下蜜月吧……”杨贤石猥琐地笑了笑,

    “咱们YG可是很人化的啊!”

    权志龙这才放下了心中的担心,不好意思地冲杨大叔点了点头。

    他就知道,社长才不会那么没眼光地丢下他这么一座大金矿呢!某权扬起了下巴,一脸龟毛。

    不得不说,被成功顺毛了的权队长,再一次地傲了。。。

    看到这个再次焕发出光芒的志龙,杨贤石满意地笑笑——这个男孩,从来都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

    这次的事件,虽然会损失一部分歌迷,可是,也会让这个男孩真正地成长起来。从长远来看,也不是一无是处,不是么?

    突然想到了什么,杨贤石从桌子下面翻找出了一个档案袋,递给了权志龙——

    “这是今天早晨在我桌子上发现的,指明了是要给你的。”杨贤石交代完,又鼓励地看向权志龙。

    “回去吧!好好做!”最后,还无耻地卖萌了一下——

    “我看好你呦~”

    权志龙满头黑线地走出了办公室,心里的小人不断挠墙——

    杨社长,你年方四十了啊四十了啊!!!

    ——……——……——……——……——……——……——……——……——

    坐在车里,权志龙好奇地翻看了一下社长交给自己的档案袋。

    袋子的封口处,是用很古老的火漆蜡做的封印,保密很好;而且,又是在人不知鬼不觉的况下,被人放到了社长的桌子上,让社长转交给自己——会是什么东西呢?

    此刻,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的权志龙,怀揣着一种拆惊喜礼物的心,用钥匙启开了封蜡。

    哗——

    大概是用钥匙划开时的力度没有掌握好,竟然在打开的同时,把里面的东西也不小心倾倒了出来。

    权志龙好奇地把那几张疑似照片的东西翻了过来,却一瞬间又手抖得把它们再一次地滑落在了地上——

    韩真,这就是你口中说的“为什么不相信你”吗?

    这样的你,教我如何相信?!

    地上散落的照片上,赫然是前东方神起中的成员朴有天,一脸深地拦腰抱着真的照片。而照片中的韩真,双眼紧闭、满脸羞红地任由朴有天抱着,暧昧之,呼之出。

    权志龙闭紧了双眼,心下一阵酸涩,早在交往之初就感受到的不安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韩真,告诉我,我该如何抓住你?

    低头看了看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权志龙忍不住蔓延上来的恐慌——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们结婚的真相!

    ——他利用了真的善良和仁慈,几乎是以胁迫的方式,让她在众人面前,把自己交给了他。可是,她的善良和仁慈,终有一天,会被他耗尽的,不是吗?

    权志龙的拳头紧紧地攥住,直到涌出一丝血滴。

    韩真,你已经成为了我的执念……失去了你的我,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所以以后,只有我们两人相守,如何?

    权志龙打开门以后,看到的,就是真躺在上睡觉的样子。

    走到前,权志龙脱掉拖鞋,躺到上,从背后拥住真。

    真昏昏沉沉地眯着眼睛。强忍了一夜**的后果就是,高烧不退。此刻,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压力,真睁开迷蒙的双眼问道——

    “……Oppa回来了?”

    权志龙满含嫉妒的双眼已经开始有些充血了。

    韩真,除了我以外,还会是谁?!

    面上勾起的是一抹嗜血的笑容,嘴上却温柔地应着——

    “嗯,是我。”

    这一次,我会死死地看住你,寸步不离!

    真丝毫没有觉察出权志龙声音中的异样。听到权志龙的话语,她一瞬间就安心了。

    动了动疲惫的体,往后凑了凑,安心睡去。

    “……Oppa回来了,真好。”

    一个甜甜的梦过后,被饥饿叫醒的真睁开了双眼,拖着疲惫的子下去觅食。

    看到关上了的房门,真有些奇怪。

    自己睡觉的时候,没有锁门啊?难道是风?

    忽然想到了刚才睡梦中的景,真忍不住惊喜——

    难道,Oppa真的回来了?

    真快步走到门边,想要开门去找权志龙,却发现房门竟然打不开。

    真再一次拧了一下门把——

    锁住了?

    心上莫名涌起一股不安来。真大声地拍着门,冲门外喊道——

    “Oppa,是你回来了吗?门被锁上了……”

    啪——

    门开了。

    门外,是一脸平静的权志龙。

    权志龙端着被自己做得“惨不忍睹”的菜,走了进来。

    发现真竟然自己下了,权志龙忍不住满目严肃地看向真——

    “……下怎么不穿鞋?想着凉吗?!”说完,把托盘移到右手上,用左手扯住真,带到了边坐下。

    真看到权志龙还在,也就放下了莫名的不安——

    ……大概是,Oppa走的时候,顺手锁上了?

    真下意识地忽略了,她的房门,顺手带门是上不了锁的事实。

    肚子饿得咕咕直叫的真,也没有费心思考房门上锁的真相。看到饭菜,一瞬间两眼冒光,扑了上去——

    额……等等、

    这是什么?

    看着权志龙做的饭菜,真笑出了声来。

    除了粥做得还有点卖相以外,那个菜,除了黑乎乎一片,完全就看不出来菜种是什么了嘛!

    “Oppa做的是什么菜?”额……腌咸菜吗?

    权志龙闻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啊……是鸡蛋炒木耳。额……好像火大了点……”说完,忍不住恼羞成怒地吼道,“吃不吃!”

    噗嗤——

    真看着那个男人脸上难得涌起的红晕,不敢继续嘲笑,连忙埋头苦吃。

    嗯……

    盐多了点,火大了点,木耳老了点,鸡蛋碎了点……

    不过,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餐,胜过其他任何的美味佳肴……

    吃完饭,真下意识地拿过碗筷要去洗——

    往常,她做饭,他洗碗;今天既然他主动地做了饭,那碗就她洗吧!

    正想出门,却被权志龙拦住了——

    “你要去哪里?!”语气开始急躁起来。

    真好笑地看了看他。

    Oppa啊……我都没有计较你的霸道小气骗婚,你还在不安个哪样啊?!

    抬了抬手中的碗筷,示意权志龙——

    “洗碗啊!”说完,皱了皱鼻子,“怎么样?你的老婆能干吧~”

    权志龙被她的称呼弄得一愣。

    她说她自己是“老婆”?

    真好。

    愣神之后,却突然看到真绕过了他,想要继续往外走,顿时又清醒了过来。

    不行!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你!

    权志龙快走了两步,拦住了真,一把接过了真手中的托盘——

    “你去睡觉,我去洗吧!”说完,走出了房间,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真愣在了原地——

    Oppa今天,怎么这么积极主动啊?好奇怪……

    真正在满心疑惑着,却突然听到了从门外传出来的、房门落锁的声音。

    怎么回事?!

    真跑到门边,拧了拧门把——

    上锁了?!

    真拍打着门,大声问道——

    “Oppa干嘛上锁啊?我还要出去的呀!”莫名的恐惧再一次上涌,真只觉得浑发冷,似是回想起了权志龙曾经那次满是冷的样子。

    “Oppa?!你在哪里?!”真不死心地继续喊道,却半天没有听到回应。

    为什么要这样?

    看着斜阳西落的房间,真缓缓地滑坐在了地上,抱住了膝盖。

    为什么,要这样……

    听到门内再无喊声,门外踯躅了半晌的权志龙闭了闭眼,沉声说道——

    “真啊……”忍住心脏的一阵又一阵揪痛,似是通告,也似是在喃喃自语——

    “……以后,就留在我边吧……”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