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谁解多情

    水原希子的眼中闪过了得逞的笑意。未曾想,下一刻,她的笑意就僵在了脸上——

    怎么会这样?!

    酒吧中,突然进来了一群穿制服的警察,要求搜寻违物品。

    那个领头的警长似乎发现了权志龙的不对劲,走了过来,想要查看些什么。

    水原希子看着走过来的警察,手心紧张得冒出来了汗——

    要是让人发现是她搞的鬼……

    额头上也迅速地冒起了冷汗。

    那个警长走到了权志龙的面前,发现这个男子居然还是一副虚弱的样子,不怀疑了起来。做了这么多年的检查工作,辨认是否吸毒,他自然有着自己的一方法。于是,他上前扒开了权志龙的眼皮,看了看他涣散的瞳色,忍不住神色一沉,对着旁边的两个下属命令道——

    “——把他带回去!”

    大成几人一脸茫然地看向那几个挟持住自家队长的警察。老小胜利上前一步,不怕死地问道——

    “我哥哥犯什么事了?有逮捕令吗?他又不是本人,你们凭什么抓他?!”

    警长回过头,冷冷地看了一眼胜利——

    “在本的国土上涉嫌吸毒,你说我有没有这个权利抓他?!”

    “不可能!”大成一脸肯定地说道。“我们成员们每天都住在一起,队长有什么事,是绝对没有办法隐瞒的。如果他吸毒了,我们怎么会不知道?!”

    警长完全没有管这几个年轻人的叫嚣,直接就对挟持住权志龙的两个警卫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把权志龙带走。

    几人眼看着权志龙被带走,半点没有办法,只能跟上。无奈警车不许搭人,几人只得打了个出租车跟在后面,一直跟到了警察局。

    下了车,Top担心地给韩真的电话拨了出去——这种事,不可能不让为志龙妻子的她知道。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呀系!

    拨打了十几通电话却依旧没有人接听的Top忍不住地爆出了粗口——

    韩真,这么严重的事,你不接电话,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Top正满心怨念着,却发现电话突然接通了!于是乎,积了一肚子火的崔塔普没等那边出声,就甩出了一大串句子——

    “韩真,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接电话?!你知不知道志龙他……”

    怨念到有些唠叨的Top被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掐断——

    “对不起,打断一下——我是东方神起的朴有天。真她现在……额……不太方便接电话。有什么事,需要我转告吗?或者,你明天再打过来?”说完,顿了顿。“她今天晚上,应该都没有办法接电话……”

    Top刚想问些什么,就听到从电话那头,传来了真一声忍耐不住的□声。

    “砰——”

    第一次,Top面对着一个前辈,也没有办法忍住自己的脾气,一把把自己还在通话中的手机摔在了地上。

    瞬间,不堪摧残的手机重重地落到了地上,四分五裂。

    Top眨了眨酸涩的双眼。

    韩真,志龙他,找了你一个晚上,到现在还前途未卜地被拘在警察局中,你却在瞒着他,做着这样的勾当?!你对得起他吗?!

    ——……——……——……——……——……——……——……——……——

    韩真出轨了吗?

    当然不是!

    事实上,她也没有料想到,就是从YG到自家的这一段短短的距离,竟然还会遇到抢劫——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两人劫财以外,还附带劫色!

    真再经常锻炼,也不过是个女人。哪怕眼前这两个男人瘦得像鸡仔一样,又怎么能打得过?于是,真很悲惨地被两人缚住了双手,还喂了她一颗不知是什么功效的药。

    真惊怒地看着这两个人,恨不得噬其骨,寝其皮。她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被这两个脏东西给碰了,权志龙会如何想,如何做——甚至,不需要他嫌弃,她自己就会恨不得毁掉自己。

    越是愤怒,真便越是镇定起来。忍受住体忽然涌起的异样感,等待着下手的时机。

    两个男子中的一个凑了过来,似是要察看真药效发作没有。

    就是现在!

    在他接近的一瞬间,真抬起被缚住的双手,分开了左右两手的食指,直直地对着这个男子的双眼插去——

    “嗷——”瘦小的男子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同伴立即忍不住担心地上前,一时竟然没有顾得上看管真……

    真迅速起,忍住手上异样的黏腻感和内心的恐惧,向反方向的巷子口跑去——那里是繁华的市区,到了那儿,她就安全了!

    可是,被下了药的体渐渐地发起来,腿越来越软。真重重地跌到了地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光亮,却没有办法到达,真的双眼忍不住布满了绝望……

    权志龙,感谢上天让我有机会与你相两次……如果有来生……如果有来生……

    来不及有更多的念头,力竭的真陷入了昏迷当中,眼角,滑过一滴晶莹的泪珠……

    被自家忙内拉着逛街的朴有天,路过了这个巷子口,居然发现有一个人形物体躺在那里。

    看形,似乎是个女孩子啊……一向善良的朴有天走了过去,翻过那个女孩的子——

    “真?!”

    在心中默默地叫了千百遍的人,竟然以这样狼狈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朴有天忍不住一阵心疼。

    是谁,竟然这样地伤害了她?!

    小心翼翼地伸手抱起昏迷中的女孩,把她放到了自己的车上,给忙内打了个电话——

    “昌珉啊……”看了看真的样子。这种事,还是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了吧。

    “哥有点事,不陪你逛了……”不习惯说谎的有天尴尬地咳了一声。

    “知道了,有天哥!”似是完全没有听出自家哥哥的异样,沈昌珉自然地答道。

    放下电话,昌珉却笑得开怀又苦涩。

    真……对不起……掠夺了你的幸福……

    哥……你会帮我,把幸福,还给她的吧……?

    ——……——……——……——……——……——……——……——……——

    朴有天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女孩口中一声又一声地□,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朴有天,她还不是你的!忍住心里泛出的异样感,朴有天一边向医院开着车,一边在心里默默地告诫着自己。

    随着轿车在路面上的颠簸,真终于被震得醒转了过来。

    “嗯……”韩真忍不住难耐地□。咬紧唇瓣,等到神智稍微清醒了一些,却发现,这个车是自己陌生的。侧头看过去,发现开车的竟然是自己一直不怎么熟悉的朴有天前辈。

    “停车!”真深知自己的状况,实在不适合见到其他男人,连忙喊道。

    朴有天侧头看过去,坚定地说道——

    “……你现在,必须去医院!”他知道,真不会接受他——他也不愿意在这样的况下勉强她——他不想她恨他。因此,哪怕明知道两人在这种况下去医院,会有滔天的流言,他也还是想这样去做。

    也许,不仅仅是形势所迫——也许,他也想用另一种方式,让他们能够被摆在一起……

    “不!”真挣扎着想要打开车门。

    “你疯了?!”朴有天吓得一把拉住她,把车停靠在了路边。

    真拨开朴有天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抬头看向这个一向和善的前辈,倔强地说道——

    “多谢前辈的好意。只是,说句不知好歹的话——前辈愿意为了我而背上这样的流言,我却是不舍得让志龙承受别人的异样眼光的。”真忍住破碎的□,坚定的眼神直直地看向朴有天。

    哈。

    朴有天在心里苦笑。

    是的,你不舍得——你哪怕痛苦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居然还不舍得让他承受一些小小的流言吗?!韩真,我该说是我太傻,还是该说你太傻?

    朴有天知道,自己,从来就都拒绝不了她。于是,他再一次地妥协了,沉默地调回了头,问真家住在哪里。

    到了地方,真已经神智有些不清醒了。用牙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推开朴有天的手,自己走了下去。

    啪——

    发软的双腿不住体的重量,真一下子跌了下去。朴有天正想上前去扶,却被真躲开了。用指甲狠狠地划向自己的胳膊,真终于让自己的神智再次清醒了几分。

    一步,两步,

    每一步,都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走到门口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

    回头看向还在等她的朴有天,真忍不住感激地一笑——

    “今天谢谢前辈了……我就不请您进去了。”

    朴有天沉默地看着那个手臂上还流出汩汩鲜血的女孩,站在门边,一脸明媚的微笑,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沉默地点了点头,朴有天转便走出了这个小小的篱笆院。

    权志龙,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其实,我早就输了。

    不是输给了才华横溢的你,却只是输给了这个,深着你的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咳、……这章实在不知道该叫什么,就文艺了一下下。。。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