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数“一,二,三”

    临时决定求婚的某人,连房间里面的家具都没来得及买,两人自然是不能睡在这里的。因此,腻歪了一会的两只新任“准结婚夫妻”又颠颠地启程,往现任住宅的方向行进。

    不得不说,权某人早就看现在住的这个房子不顺眼了——倒不是说哪里不好。只是,住在自己女人出钱买下来的地方,骄傲自大的权队长总是会莫名有一种“被包养了”的感觉,哪里还爽得起来?今天这个求婚虽然仓促了一点,却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似乎每次冲动过后的权队长,都会给自己的行为找到一二三点理由,以佐证自己决策的正确和英明……

    正开着车呢,真的电话突然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真接了起来。

    权队长立马变SPY,用雷达扫着可疑人物的声音。真侧头看了一眼,发现这男人小气吧啦的行为之后,故意坏心地把电话移到了另一只耳朵,让他完全窥听不到自己的来电。

    权志龙这边一边开着车,一边偷听着真的谈话,却只能听到真的回答声,却偏偏还特别地容易令人误会——

    “啊……今天太晚了,改天吧……”居然还诡异地瞟了他一眼!!!

    “……明天上午?好。”好什么好?!明天上午你是起不来的!!!

    “那,明天见!”见什么见?!有这时间,赶快生包子去吧你!!!

    咳、

    发现自己的思维有□趋势的权某人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心虚得左瞟瞟右瞟瞟。

    不知道萌物们有没有发现一件重要的事——

    某权还在开车!!!

    于是乎,左瞟右瞟之后,终于瞟上了正路的权某人,看到前方一个弱小的影之后,匆忙地踩上刹车。

    吱——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车轮摩擦声,两人的座驾险险地停在了距离小家伙不到半米远的地方。

    权志龙下车去查看,而坐在车里的真却愣住了——

    那个,不是家虎吗?

    上一世在周末回家的路上捡到这只小家伙之后,就把它寄养在了新任男友权某人的宿舍中。当年分手出国的时候,真对小家虎的不舍之,似乎比对权某人的不舍之还要深上几分。

    然而这一世,真基本天天不去上课,自然也就错过了这只懒懒的小家伙。没想到,今天却差点被孩儿他爹给压得惨死在车轮之下……

    认出了小家伙的真迅速开门下车,查看家虎宝贝的“伤势”来。好在车停得比较迅速,并没有撞到它。

    咳、

    真实在是不想承认,这只懒宝贝,在差点车祸的基础上,居然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居然还想要用狗爪拍开权某人,继续淡定地过它的马路。

    家虎啊……

    马路对面难道有虎妞吗?!你”奋不顾”“死而后已”地过马路到底是为毛啊?!

    生气的真完全忘了此时的家虎还跟她是陌生人/狗(?)的状态,没等权志龙把它放下,就就着某权的胳膊、提着某虎的耳朵教训起来。

    见到真丝毫没有陌生的某虎僵硬地撑开满是褶子的大脸,抬起耷拉的大眼皮瞅向真——

    果然魅力太大了吗?连人类都来搭讪了啊……

    某虎不屑地撇了撇嘴,把头埋到那只同(?)的上不动弹,惹得权队长一阵兴奋地打断了真的“家庭教育”——

    “老婆啊……”这是求婚后自动自觉改口的权某人。

    “我们把儿子领回家吧!”

    真自然是没有异议的。

    两人迅速回到车上,把家虎放到了后座,就继续往家里开。

    小心眼的权队长,可没有忘记让自己“失措”的罪魁祸首!最近脾气忍了很多的权某人不敢直接戳真的雷点,于是旁敲侧击道——

    “真啊……明天早晨有事吗?”

    咳、

    早就料到这男人会有此一问的某只小河蟹把笑憋回肚子里,平静无波地说道——

    “有啊!”

    呀系!

    权志龙恶狠狠地捶了一下方向盘,惹得车晃了晃。

    真惊悚了——

    我怎么能惹他啊?!这男人的剽悍之气,就连雷峰塔都镇不住啊!

    讨好地笑笑,某只小河蟹主动交代——

    “是沈昌珉前辈啦!”小河蟹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人对自家男人的威胁,反而说得简直是毫不在意。

    权志龙冷下了脸,撇过头不看真——

    “不准去!”那个男人一肚子坏水!你能不能有点防备之心?!

    完全把某位前辈当成了“闺蜜”的小河蟹,看着权志龙一脸暴躁的样子,翻了翻白眼。

    这男人,一天天不安个毛啊?!

    “……不放心的话,你跟我一起去?”小河蟹倒是坦坦,丝毫不怕检查的样子。

    权志龙把车停在一边,转过头看向真,直看得真心里发毛。

    “……你是我的吧?”不惜出卖色相的权某人把脸凑近,眯起一双凤眼。

    晕乎乎的小河蟹莫名有种想要亲上去的冲动。

    一寸,两寸,

    咳、

    突然发现眼前放大的俊脸,真突然清醒了过来,靠回了椅背。

    我这是在干嘛啊?!

    憋屈地扭过头,不去看某人得意洋洋的表

    “……谁你了?!自作多……”

    声音,因权志龙突然的拥抱而逐渐消散,最终只剩下了一张羞红的脸。

    虽然不太想承认,不过,你是知道的吧?

    我,很,很,你。

    ——……——……——……——……——……——……——……——……——

    韩真出发的时候,还在满心的惊异——

    这个一向小气的男人,怎么会让她一个人赴约啊?!

    真看着后被关上的大门,不敢置信。

    到了餐厅,直接被服务生领到了一个包房之中。房间不大,只有卸下了伪装的沈昌珉坐在那里,端着一杯茶静静地喝着。

    见到闺蜜做出的一副“假仙”样子,真毫不手软地一个巴掌乎了上去——

    “平时不是喝可乐吗?!今天又没有别人,假仙个毛啊!”

    咳、咳、

    昌珉看着那个混熟了之后,居然连敬语都不说了的女人,无奈一笑。

    意图转移话题的沈昌珉抬头看了看四周,好奇地问道——

    “……你不是为了和我约会偷跑出来的吧?!按往常,志龙不是都跟过来的吗?”

    真无奈地摊了摊手。

    男人的心思啊,你别猜!谁知道这回,是为什么放她一个人出来……

    抬头看了一眼自家闺蜜,扬起手指炫耀道——

    “看——”

    砰——

    沈昌珉的茶杯吓得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不是吧?!这两人要结婚了?!

    结婚的女人,他还给自家哥哥张罗个毛啊?!

    沈昌珉小心翼翼地问道——

    “结婚了?什么时候?”

    “当然——没有!只是刚刚接受了求婚而已。”不过——

    韩真怀疑地看了沈昌珉一眼。她是迟钝了点,又不是白痴。他这个沮丧的表,怎么看起来这么可疑呢?

    两人一向交好,有什么说什么,真便直接开口问道——

    “……你不是真像oppa说的那样,看上我了吧?!”说完,觉得自己太自恋了,又补充了一句——

    “——不管是不是,我可告诉你,我这辈子就喜欢权志龙!你可休想勾搭我!!!”

    咳、咳、

    这是哪里跟哪里啊?!看尽了这个女人颐指气使、一副被某男宠坏了的样子,他得病得多严重才会想要放这么个女人天天在边晃悠啊?!

    冲天上翻了个白眼,一向腹黑的昌珉居然连不屑的表都掩饰不住了——

    “就你?”哼!“……我可消受不起……”

    说完,一针见血地问道——

    “你家男人,是不是打算把你宠坏到没人敢要的地步啊?!这样他就放心了是吧?!”

    昌珉正嘲笑着权志龙那个小家伙的坏心眼,却突然感觉到了手中的手机一阵震动。若无其事地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神色悠闲地跟真聊着天,心中,却泛起一丝笑意——

    果然来了。

    喝了两杯茶,吃了一点点心的两人出了门。真在前,昌珉在后。到了门口,忽然,沈昌珉拉住真的手,把她拽了个回,拥进怀里。

    真拿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地踩了一下,痛得昌珉直皱眉头。压抑住从脚上传来的尖锐疼痛,沈昌珉死死地抱住了真——

    “别动——就一下……”从真的耳朵里,听到的是沈昌珉痛苦的声音。“组合解散了……哥哥们都离开了……我不敢跟其他的人说,因为我是最强的昌珉。可是——

    真的很难过……”沈昌珉咬牙忍住捂脚狂蹦的冲动,憋出一腔痛苦的声音——

    ……他(的脚?)的确也很“痛苦”……

    散发着怒气的小河蟹安静了一些——因为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颈边,滴落进了几滴水珠。

    这家伙不会是——哭了吧?!

    有着小洁癖的真,最讨厌的事,就是这种肌肤相碰的感觉。尽管早已把昌珉当成了闺蜜,可是,呼吸之间,那种犹如毛毛虫在上爬过的感觉,还是极其之令人不爽。

    不过,对待心不好的闺蜜,小河蟹还是很“温柔的”——

    “虽然很想安慰你这个魂淡,可是,我完全接受不了来自家人和志龙以外的Skin Ship!所以,我数一二三——再不放手,你就死定了!!!”

    咳、

    还在酝酿着绪中的沈昌珉差点破功——

    他也是个美男子好不好?!让他抱几分钟会死吗?!

    “一,”韩真面无表

    “二,”眯起了双眼。

    “三……”很好——

    你完了!!!

    韩真不知道的是,此刻,把车停在对面马路上的男人,坐在车里,看着对过相拥着的那对男女,攥紧了拳头,忍住上前的**。

    韩真……你要我相信你……

    我要相信你。

    3秒钟。这是我能接受的最大的期限。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是不是?

    权志龙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数,

    一,

    二,

    三……

    然后,伴随着心中,某种东西轰然倒塌的巨响,迅速启车。

    银白色的轿车,如同离弦的箭一样,从闹市区中驶离。而权志龙不知道的是,后,等得不耐烦了的女人,一脚踹开了某男,并施以暴力的影……

    作者有话要说:1.本文注定HE

    2.*那几只脆弱的萌物请注意:

    回应到底虐不虐的问题:对某言来说,没出轨,就是不虐。在这种基础上……本文不虐。不过,接下来(从本章开始),会有一年半的事,都处于“纠结”当中。不过,以人格担保,无第三者插足;一直没有正式分手。

    所以,对于什么暗黑版误会吃醋锢之类,存在虐点的小童鞋,在此处,可以暂停了。。。额……不排除某些章或某章里的某些甜。。。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