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只有你我

    把自己关在练习室里,权志龙倚在墙角上不想动弹。

    难过吗?一点点。

    委屈吗?一点点。

    更多的,却是脑海中的一片茫然。

    抄袭?

    那我的努力算什么?

    我出道这十年的辛苦算什么?!

    恍恍惚惚中,好像听到门外有人在叫真的名字。

    真来了吗?

    权志龙的心里,第一次对真的到来丝毫没有喜悦。

    一向虚荣的真,会怎样看待这个如今人人唾弃的他?

    她会失望吗?会离开吗?

    我在心里,设想过一千次、一万次荣誉不再时的境况;而这其中,最令我不能承受的,就是你的离开啊……

    权志龙堵住耳朵,不去听那个用真的名字来惑他的人。

    滚!

    都滚!

    正想发火,就听到门外,一个声音响起。软软糯糯,是他眷恋而不可忘怀的声音……

    “Oppa~”她撒起来,不是像时下大多数的女生一样地用鼻音,反而清清亮亮的,像初的细雨,或是一杯水乡的米酒,甜软而迷离……

    这是,只有他,才有资格听到的声音。

    “刚才在学校搬了好多书,好累呀~”她的声音轻轻浅浅,不见半分紧张,似是吃定了自己的心疼。

    呀系!权志龙心生暗恨。

    明知道那个小女人的有恃无恐,权志龙却还是如她所愿地溢出了满满的心疼。

    搬书?为什么不叫我帮你呀?!

    脑海中瞬间蹦出了这个念头,然后,又不住气恼地抓了抓头,对自己近乎本能的反应毫无办法。

    韩真,你赢了!

    迅速开门,伸手抓过那个嚣张到让他有些不爽的小女人,再迅速地把门关上——他现在,还没有那个心力,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

    而韩真这个女人,是他唯一仅能接受的、近乎于半一样的存在。

    真一被拖进来,瞬间就被这个拉上了窗帘、关上了灯,几乎像是密室一样漆黑的屋子惊住了。感觉到权志龙熟悉的味道,真忍不住抓住。

    权志龙,你搞出个鬼屋来,到底是为毛啊?!

    刚想下意识地出声埋怨,就感觉到,权志龙的手,顺着她的锁骨、脖子、下巴,然后,摸到了她的脸颊。真被他的手冰得打了个颤栗,忽然,听到静谧的房间里,一声叹息响起。

    “……你,是来和我说分手的吗?”权志龙的眼角有些湿润。“不能给你荣誉了,所以,要放手吗?”

    忍住扇这个男人一巴掌的冲动,怒极反笑的真扯开嘴角。

    权志龙——

    这笔账,我记下了!

    黑暗中,韩真看不到权志龙的神伤,正如同权志龙看不到韩真的心碎。

    忍住眼中被委屈而引出的泪水,伸出手,抱住那个任何时候,都做出一副自信耀眼模样的男人。

    虽然很不想原谅你的怀疑,可是,对你的心疼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被挑战尊严所能容忍的限度。伸手揉了揉他软软的头发,就像是安抚一只垂下耳朵沮丧的大狗,

    “……我在oppa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清浅的声音响起,像是问他,也像是在问自己。

    没有等他的回答,真就接着说道——

    “Oppa知道,你在我心里,是怎样的一个人吗?”

    权志龙张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脏却因为紧张而突然狂跳起来。

    没有等到权志龙的回答,真倒也不在意。覆上了那只贴在自己脸颊上的手,温暖着他的寒冷,温柔却坚定地说道——

    “在我眼里,权志龙这个人,又霸道,又小气,还经常莫名其妙地闹别扭,”顿了顿,笑出声来,让权志龙轻抚着真脸颊的手也感到了一阵颤动。

    “——可是,这个男人,会在寒冷的冬天,冻得发抖,也要把自己的外给我,还嘴硬地说着‘不冷’;这个男人,明明最讨厌厨艺,却会在我养病的时候,偷偷地学会了煮粥和熬汤;这个男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总是很坚定地站在我的前面,全然不顾自己可能会受到的伤害;这个男人,哪怕在别人面前是多么的骄傲和自信,可是面对我们的感,却总是保持着一分惶恐和紧张……”

    权志龙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把真拥到了怀里,眼中,是不敢置信的雀跃和欣喜。 窝在熟悉的怀抱里,真放松了绷紧的神经,舒缓了声音——

    “……在别人的眼中,Oppa又是怎样的人呢?”真笑了笑。

    “时尚?自信?才气?那是粉丝眼中的你。”眯起眼,享受着权志龙抚在发顶上的手,甚至像猫一样地拱起来蹭了蹭。

    “……龟毛?工作狂?压榨队员的冷血队长?这是YG Family眼中的你。”

    韩真每说一句,权志龙的脸就黑了一分;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更是伸手就想把赖在自己怀里不起来的女人拽出来。

    真不依地扭了扭,死死地抱住很有发飙之势的权队长不撒手。权志龙也不敢扯痛她,于是只得敲了一下她的脑门,以示警告。

    真揉了揉被敲痛的脑袋,很随意地咕哝着问道——

    “……Oppa今天是不是很伤心?”

    权志龙停手了。想到网上那些无事生非的娱记,和人云亦云的网民,顿时有些沉默。

    他不懂,明明就是毫无关联的陌生人,怎么会在丝毫不了解况的基础上,说着类似于“去死吧”“小偷”“太可耻了”这样的话?甚至……有一些,不是曾经还自称是他的歌迷吗?难道,喜欢一个人,对他的信任,就只有这些吗?

    看到那个一向骄傲自信的男人,眼中竟然罕见地滑过忧郁和悲伤,真实在忍不住心疼起来。

    他,也不过是一个过早成熟了的少年啊!

    伸手,覆上他皱紧的眉头,真轻轻柔柔的声音,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飘散——

    “……每个人,都有千百个侧面。就好像,别人永远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们之间相处的样子呀!”想到那些无谓的流言,真忍不住滑出一抹泪珠,让一直郁郁的权志龙忍不住轻吻了上去。

    “所以,为什么要让那些不了解你的人所做出的评价,而伤心愤懑呢?”推开权志龙,伸手,把窗帘拉开。霎那间,从窗外折进来了一米阳光。

    “……这一世,我只要有你就好。”真的声音异乎寻常的坚定。

    “……所以,你也不要把旁的人、旁的事放在心里,白白地占了我的地方,可不可以?”

    权志龙压抑住快要蹦出的心跳,伸手拥住真,颤抖地吻上她的额头,满是珍惜。

    他发誓,这是他听到过的,最美的话。

    ——……——……——……——……——……——……——……——……——

    这场抄袭风波,最终,在Flo Rida的亲自澄清、以及世界著名嘻哈乐团黑眼豆豆的乍然声援之下,迅速消弭于无形之中。除了权志龙更加地努力和沉稳了以外,似乎一切回归了正常。

    风平浪静,暖花开。

    似乎,下一步,该说的,就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Really?

    听杨社长说,真答应了要和自己一起出演《强心脏》,权某人顿时开心地眯起了凤眼。在大韩民国全体国民面前,宣示自己的主权,简直已经成为权队长的好之一了。

    满心雀跃的权队长顿时没有了继续录音的兴致,起,拔下了耳麦的插头,居然在录音室里公放起音乐来,把积压了一肚子不爽的Kush,气得直在狭窄的录音室里就转起了圈圈。

    魂淡!那个对待音乐严肃而神圣的志龙跑到哪里去了?死在韩真那个女人的上了吗?!

    真正要找权志龙说周末一起录像的事,进了房间,就看到一向严肃的Kush哥居然在做“轴心转”(Kush吐槽:YG的录音室,实在是太小了。。。)。

    于是,一脸好奇地问:

    “Kush哥在干嘛?不晕么?”

    噗——

    一旁的Teddy笑出声。

    这只小河蟹,每次无意的一句话,就能戳中人的爆点。简直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啊!

    Kush一听,顿时不转了。拽着那个捂嘴笑的魂淡就走了出去,无力去管这两只极品CP。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女人是手足,前辈是衣服”的权志龙完全不在乎自家哥哥的含恨离场。一见真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立刻就知道了她是来说《强心脏》的事。

    不过,自从那天真对他“告白”,以及顶着流言蜚语却依旧对他不离不弃之后,权某人突然对他们感的自信心极度膨胀了起来。此刻,见到某只小河蟹一脸急于炫耀的模样,更是故作出一副淡定的样子,别过头说道——

    “——想告诉我周末一起录制《强心脏》的事么?”傲的某权哼了哼。“社长和我说了啊~”我不在乎不在乎~

    额……如果忽略权某人偷偷瞟向真的眼神的话……

    韩真恨恨地看着那个最近恃宠而骄的权某人,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男人不能惯!一惯就完蛋!

    皮笑不笑地一嘴回了过去——

    “谁我是来说录制的事?”故意发出了一声比权某人声音更大的哼哼。

    “……我是来和你说分手的啊!”

    咳、咳、

    这是陷入惊悚中的权队长。

    韩真,我刚高兴两天,你这又是闹得哪样啊?!

    作者有话要说:额……刚看到票票。。。不加更实在心内难安。。。明天两更吧。。。ORZ。。。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