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酒吧偶遇

    被翻红浪了一整夜的小河蟹,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才起。睁开眼睛的时候,被窗外明晃晃的阳光刺了一下,便缩回了被子里,下意识用手摸出手机看了一下表。

    嗷——

    哗的一下掀起了被子,就想下地。

    某权刚刚给“劳累过度”的亲亲女友煮完粥,端进来就看到真挂着一吻痕、□着体要下地的养眼模样,顿时手一抖,差点把忙活了一上午的成果喂进了地板。无奈地稳了稳神,开口说道——

    “别动了——”

    啪叽——

    实在不巧的是,权队长缓神的时间实在是长了点,说话的时候又偏偏晚了点,完全对自己体状况预估不到的某只小河蟹刚想站起来,就啪叽一下地跪倒在了地上,吓得权队长匆匆放下碗,把自家不安分的女友抱回了上。

    昨晚,饕餮之后的权队长很是绅士地帮昏睡过去的某真洗干净了子。此时,软玉温香抱在怀里,顿时有种“神智不能承受之轻”的感觉。想了想自家女友饿了一上午的状况,再看看自己一上午搞出来的劳动成果,顿时压抑住忽然升起的动,给某只没有危险意识的小河蟹盖上了被子。

    唉,权队长叹气。

    话说,有这样一只信任自己的女友,真的是又甜蜜,又负担啊……

    ╮(╯▽╰)╭

    韩真没管思绪到处乱跑的权队长,直接揪住他的衬衫就急匆匆地问道——

    “快说——上午有没有人给我打电话?”呜~星期一就翘班,她死定了!

    权队长眯起了双眼。

    额……

    韩真想到昨天这男人神经过敏的吃醋样,再看看自己现在被折磨蹂躏过的残破躯,顿时浑一抖,主动交代——

    “……是学姐啦!!!”说完,一脸哀怨地看着权队长,“都是你!要不是你昨天……额……那什么……我怎么会迟到!”想到善雅学姐那个轻描淡写的一瞥,顿时有种想死的冲动。

    权志龙有些无语了,故作疑惑地说,

    “昨天,好像我才是被‘压’的一个啊……”挑眉,戏谑地看向自家女友。

    如他所料,某只小河蟹又被煮了。。。

    深懂明哲保之道的权队长为了今后的福利,停止了调戏自家女友的无良行为,伸手拽出个靠枕,垫在后,端起粥说道——

    “放心吧——上午李善雅来电话,我替你请假了。”

    韩真闻言,安心了点。倚在男友殷勤布置的靠垫上,吃着自家男友喂进嘴里的燕麦粥,某真享受地眯起双眼,随意问道——

    “啊……学姐没说什么吧?”

    权队长眸光一闪,忍住一丝泛上来的笑意,淡淡回答——

    “……没说什么。就是让我转告你一下——‘注意体’……”在后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噗……”

    这是不小心把粥喷出来的小河蟹。

    权志龙,你请假的时候,到底是跟善雅学姐说了毛啊?!

    ——……——……——……——……——……——……——……——……——

    与两人巢的温满满JQ满满相比,神起的宿舍此时却处于紧张不安当中……

    “嘿有天哥~难得没有通告,今天去Pub怎样?”顶着严肃队长和腹黑忙内威胁的目光,负重任的细亚俊秀小心翼翼地问着自家最近狂迷美剧的有天哥。

    最近,有天哥的精神恍惚状实在是把全体成员都吓到了。有通告的时候还好,这位的职业道德还能发挥点作用;等到闲下来的时候,竟然不是看美剧,就是看娱乐报道,然后做出一副“时而开怀大乐,时而咬牙切齿”的模样,着实吓坏了一群成员。

    一向细心的浩注意了一下有天看过的内容,眼中不划过一抹深思。跟自家忙内沟通了一下,果然猜对了。心里不有些发愁——韩真这个女人,顶着一个“国民侣”的份,压根就碰不得啊!

    于是乎,浩和昌珉这两个队伍里面的“智慧担当”,开始了一系列的“挽救失足有天”的行动计划。这第一步,就是把困在家里的有天拉出去认识漂亮MM。

    有天回头看了看一脸小心翼翼害怕惊吓到自己的俊秀,再瞅瞅目光中带着“期盼”的队长和忙内,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让他们担心了啊……

    想了想,似乎出去逛一逛也是好事……真这个“国民侣”的份,他怎么会不知道是个麻烦?只是不由己,心不由己而已。

    有天站起,舒展了一□体。也许,出去多认识一些女人也是好的,说不定也就忘了那个不该想的人了——以前,没有她,自己不是也活得开心快活么?

    天色已经有些发暗了,决定好行程的几人也没有继续啰嗦,迅速穿好衣服,做好伪装,拎着一脸还游在四次元空间中的在中就出了门,前往明洞一家隐蔽的艺人酒吧中。

    艺人酒吧,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为泡吧不便的艺人们准备的消遣娱乐之地。进去,也不需要什么门卡之类的东西,亮一亮脸,门童也就明白了。

    神起去年刚出完正反合的专辑,正是大之时,门童自然是一脸恭敬地放了行,还妥善地安排了一个服务生跟着,生怕有什么做不到位的地方——在这里,越是出名的,可以榨出的油水便越是多,像东方神起这种大火的一线男团,简直可以称作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了。

    路过的一些后辈,见到东方神起,便恭敬地停止了说笑,鞠躬行礼;而神起几只,也向着路过的前辈行着礼,丝毫不敢松懈。几人正在行礼和被行礼的过程中向前走着,有天、浩和昌珉三只却突然愣在了原地。

    砰——

    这是四次元在中撞到浩背上的声音。

    有天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睛,惹得一旁的女艺人们脸泛花痴地偷偷议论着。

    这不是……真么?

    有天完全没有意识地走上前,另几只看到,连忙跟了上去。浩快走几步,走到有天的面前,向YG那几只摆出一副和善的样子,心里却暗暗着急。这个韩真,不是一向不逛酒吧的吗?

    你说对了,某只小河蟹是一向不喜欢逛酒吧的……尤其是上次酒吧艳照事件之后,更是离酒吧有多远就躲多远。无奈的是,碰到朴那个死女人催命一样的吆喝声,面子的某真又不愿承认自己被权队长做得下不来,只得强撑着子来酒吧扮木桩了。好在,已经休息了一个下午,一起来的又都是2NE1以及Bigbang这样的熟人,倒是也没有劳累或者是无聊的感觉。

    大成正坐在沙发上跟忙内八着卦,一抬头,就眼尖地看到了走过来的神起前辈们。

    “哎哥——”大成戳了戳自家队长,示意他看过去。

    几人随着大成的目光一转,也都看到了这几个走过来的前辈们,连忙站起了,鞠躬行礼。

    其实浩走过来,也不过是为了避免其他人看出有天的异状而已。他跟YG这几人又不熟悉,哪里有什么好说的?于是很和善地点了点头,鼓励了一下,搞得这几只完全茫然了——

    神起前辈,来干嘛啊?

    权志龙最先出道,又是队长,自然是由他来回话。因此某权恭敬地再次鞠了一个90度躬,感谢了一下浩前辈的鼓励。

    然后……一片寂静。

    权志龙下意识地客气了一下——

    “前辈们要不……跟我们一起?”

    咳——

    四次元朴一下子没忍住,咳了出来,结果被自家队长CL瞪了一眼。

    昌珉看着对面乱糟糟的状况,再看了看那只小河蟹一心一意地瞅着权志龙、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模样,诡异地笑了笑,抢起话来——

    “好呀~”示意了浩一下。“……我们就不客气了!”

    浩一脸疑惑地看向自家忙内……有天还没挽救回来呢啊!无奈自家忙内已经应了声,便也只好坐下去了。

    自以为自己那点小心思没人发现的有天听到忙内的应和声,忍不住感激地冲昌珉一笑,跟着自家队长坐了下去。

    昌珉毫不扭捏地挤开真一旁的朴,坐到了真的另一边,冲她笑了笑,

    “真啊……oppa之前给你短信,为什么不回呀?”说的是真住院那几天,几人自责之下轮番发的问候短信。

    不过……不看那张俊脸,单听声音,实在很有“怪蜀黍”的感觉啊……

    小河蟹警惕地往权志龙的方向挪挪,让某权被森森地取悦了。

    “前辈……你不觉得,每次一遇到你,我就会倒霉吗?”说完,还皱了皱鼻子。先是《X-man》里变成“神力女壮士”,又被泼了硫酸,再没有比遇到东方神起更倒霉的事了!

    有天看着真皱鼻子的可样子,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飞快,好似她的一抬手、一皱眉都是一种惑。听到真的回答,实在不确定她是单单指忙内一人,还是他们神起的全部,便忍不住解释道——

    “不会了……”他想说,我会保护你的。可是一发现真的目光看了过来,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哪里还表的出白?——好在Pub里音响效果很大,颤抖被很好地掩盖了住。

    压抑住靠近真的渴望,有天紧张地说道,

    “我是想说……对不起。是我们没有管好歌迷们。”一紧张起来,竟然还站起来鞠了一躬。

    韩真又黑线了。

    果然,神起这帮人,跟她命里犯冲——

    我说有天前辈啊!在公众场合,对着我这个后辈鞠躬行礼——你是想让我再被Anti泼一次硫酸吗?!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