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美色误国

    韩真埋在自家男友怀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呀系!本来他那帮哥哥弟弟们就不喜欢她,现在会怎么看她啊……恼怒地在权志龙腰侧狠狠地拧了一把。

    权志龙倒是直接就把自家女友的“家暴行为”当做撒了。揽过真,甜甜蜜蜜地喝起粥来。

    吃完饭,永裴忽然想起来韩真手里那积压了一堆的剧本、广告和综艺的邀请,有些好奇地问——

    “真xi有打算应邀的剧本么?”

    不怪他奇怪。韩真到目前为止,一共就演了一部剧,参加过一次综艺。按照正常的路来讲,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也不过就是一颗一闪即逝的流星罢了。谁想到,后来她居然先是丑闻,后是大反转,愣是把人气生生又抬高了一阶。如今,只要不是什么吸毒□一类的大丑闻,想来韩国民众都会对她十分宽容的。

    不得不说,永裴的话直接说中了真最近的忧虑。不说别的,如果现在自己一个邀约都不接受的话,难保舆论不会讽刺自己“拿乔摆姿态”。现在大众媒体对自己还剩那么一点愧疚感,自己要是不识趣的话,难保这些愧疚感不会变成恼羞成怒。人言可畏,积毁销骨不过如是。

    况且——真森森一笑。人脉神马的,对律师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想来想去,剧本什么的还是不要了。——被称为“世纪告白”之后,各处送来的剧本居然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哭哭唧唧的小白花,便是什么公主王子灰姑娘一类的偶像剧。想到自己在电视上一边抹泪一边说着什么“XXX,你知道不知道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之类的狗血对白,韩真就忍不住浑颤栗冒起鸡皮疙瘩。

    告白神马的是要讲机遇的啊!

    柔弱神马的真的不适合她啊!

    权志龙也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话说,似乎风波过后,他们好像才真正的有了恋的感觉。虽然还是对真乍然转变的态度有些疑惑,不过在那种自己把她狠狠地伤害了之后,而且很有可能未来会一无所有、万劫不复的况下,真依旧愿意站出来、对着全世界说他,这本来就是一种态度。——别告诉他是出于感激,韩真那个女人的词典里可没有这俩字。他不是傻子,她的态度代表了什么,他很清楚。

    既然她决定了,他就不会让她再有逃脱的机会。既然他还没有倒下,他就会把韩真紧紧地锢在自己的怀里,寸步不能相离!

    揽过自家女友,权某人霸道地撒到——

    “我不准你跟别的男人一起演感戏!”

    胜利和大成对视一眼,齐齐一抖。

    队长,你敢不敢再恶心一点?!

    真好笑地看着受不了自家男人的bigbang忙内们,伸手拍拍眼前这只大型犬种,扬眉道——

    “你不准?”真看看他手中的曲谱戏谑。“这么说,你拍下张专辑的MV,我也可以‘不准’你跟女艺人搭戏了?”

    Top又开始恨恨地瞅着韩真那个讨厌女人。呀系,连专辑的事她也要管!

    权志龙倒是更加开心了。吃醋神马的最有了!

    韩真,不要大意地嫉妒吧!

    欢脱地看向真,直到看到韩真的脸被看得慢慢变红,权志龙更是心大好。

    真恼羞成怒地推开他——

    “权志龙你这个死妖孽!跟你的女后辈们卿卿我我去吧!”说完,推开权志龙就想跑。

    权志龙一看自家女友真生气了,赶紧救洪抢险——

    “wuli真啊,你不能让我一句话没说就被定罪啊!”抬眼瞄到自家脸色黑黑的老大,不厚道地说,

    “我们Top哥和小胜利最喜欢美人了,这种卖的事当然是他们出面的啊!”

    说完,摇着尾巴看向自家老大。为了弟弟的幸福,Top哥你就向前冲吧!

    Top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权志龙!你是被美色误国的昏君吧!!!

    是吧?!

    站在一旁的胜利xi则是两眼冒光地点头加点头。

    不得不说,没了妖孽队长,他跟美女们亲近的机会真的是呈几何数列般增加啊。

    所以说,每个组合都有一个傲、贪吃、好色又的忙内啊......

    小醋怡,大醋可就是无理取闹了。韩真见好就收,继续和权志龙甜甜蜜蜜地喝起粥来。

    Top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那两个无良的男女,眼神喷火。

    呀系!韩真,你跟志龙撒这么大一通难道就是为了陷害我吗?!

    吃完饭,真窝在权志龙怀里,玩着他笔直修长的手指。

    一看就是做音乐的手,比寻常男生的手要干净柔软些,拇指内侧有着常年玩guitar 磨出的薄茧。真伸手把他的手掌铺平,磨挲着他的掌纹。权志龙的掌纹笔直清晰,oma说,这种人大都一生顺遂又格倔强。

    真轻笑出声。看前世,可不是应了这两样么?

    权志龙享受地眯起眼。他实在是极了真这样温柔小意地坐他怀里、玩他手指的模样。真对他越来越温柔,越来越惜,甚至为他洗手做羹汤。这在以前,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不过……享受是享受,该问的还是要问的……

    “你问我通告?权志龙你居然问我通告?!”真郁闷地看着这个破坏气氛的男人。那个什么破通告就不能晚上再说吗?!

    话说,wuli花痴韩真,他什么时候跟你说你都会嫌破坏气氛吧……

    韩真郁闷地拽拽头发。“应该是去综艺和广告吧……那些的电影看着真的很不舒服……”

    “我也看着很不舒服……”权志龙在一旁小声嘟囔。

    提到正事,潜伏着工作狂属的韩真同学顿时再无腻歪的心思,仔细思考起来。

    去《万元的幸福》?开玩笑,她又不是想自虐!

    《金正恩的巧克力》?晕,她去哪儿找表演的节目?!

    难道再去一次《书》吗?……还是不要了。权志龙正准备下一张专辑,没时间跟她一起去。这种明星相亲类节目,自己一个大韩民国都知道的有夫之妇,去了也是尴尬地被晾着……

    呀系!果然除了权志龙以外的演艺圈都很讨厌呀!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