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结束拍摄

    导演给的假期只有三天,因此,bigbang首演第二天早晨,韩真就不得不踏上了返程的飞机。

    回到纽约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真打开手机,一阵“嗡嗡”声传来,居然是权志龙的电话。

    “到了?”权志龙懒懒地窝在沙发上。看来这次班机是准点到的。

    “嗯。正在取行李呢。”韩真戴着一副大大的蛤蟆镜,在行李处等着行李。黑色的长直发和在西方很是小的材,顿时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那几个美国青年窃窃私语了一阵,突然朝真走了过来。

    真正和权志龙聊着天,肩膀忽然被人拍了几下。匆匆跟权志龙解释了一下,挂了电话。回过头,摘下墨镜,却发现居然是几个陌生人。

    一个男生被推了出来。

    “打扰一下——请问,你是演员吗?”

    真一直把自己当律师看,也一时没想到自己正拍着戏的问题,便很疑惑的回答,

    “不,我不是演员。你们大概认错人了。”韩真笑笑。没想到,自己居然在国外体验了一把“大众脸”的感觉。

    那几个大男生也很疑惑。明明没错啊?他们刚才还看着《金牌律师》的视频啊……

    于是,几个大男孩颇是寻根究底地找出IPAD,打开,翻出《金牌律师》的视频给她看。韩真的混血脸蛋比一般亚洲人更立体一些,还是很特别的。

    真一看,发现越看越熟悉。

    什么时候首播的?

    真心里埋怨着David那个怪老头。居然都不告诉她一声,害得她居然连自己的首播都没看到。

    韩真跟几个人道了歉,顺便向他们打听了一下播放的时间。居然是今晚6点。韩真心稍稍平复了一些。看来是在飞机上关掉了手机,David没联系上自己吧。翻一翻未接记录,果然是这样。

    “Oh god,这部剧简直太棒了!你演得那个女律师艾登,我真的太喜欢了!”几个男孩七嘴八舌地赞扬。“我从来没想过女律师也可以这么帅又这么感!”美国人的欣赏向来表达的直接又夸张。韩真被他们直白的赞扬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对他们表示感谢。又给几个人签了名,合了影,见到行李已经托运出来了,几人便也很有风度地站在一旁,一起等着各自的行李。

    韩真回到宾馆的时候,还没回过来神。

    啊……这就是明星么?明明这些人与你素不相识,甚至于你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却会在见到你的一瞬间,就能够很自然地向你表达出喜欢。

    真的,和律师很不一样。没有需要虚与委蛇的客户,没有不得不迎合的法官,也没有败诉后追着你威胁你的当事人。

    所以说,跟律师相比,明星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啊~

    伸了个懒腰,第一次“遭到”fans表扬的韩真同学满意地补了美美的一觉。

    第二天,神清气爽的韩真悠悠闲闲地往拍摄现场走。

    《金牌律师》的拍摄只剩下三四集,但是后期DVD版的拍照加宣传却也需要时间。算算子,耽误开学报道和上课是一定的了。想想,不由失笑。上辈子都学过一遍的东西了,倒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于是,专心在剧组拍剩下这几集。

    今天他们拍摄的案件是一宗过山车事故致人死亡案。

    死者是一位单母亲,靠微薄的收入抚养女儿(原告)。在与原告坐过山车的过程中,安全带脱落,体脱离过山车座位,头部撞到过山车轨道上梁,当场大出血,后送至医院,经抢救无效,确认死亡。通常况下,这对被告的索赔是无可争议的。然而,被告掌握了一个对自己极其有力的细节——死者生前已知自己患有绝症。而被告也紧紧抓住这一点,试图论证“死者实乃自杀论”。

    本案中,TNT&G是作为原告代理律师出现的。这是第一季的最后一集,也是集中展现本剧主角们人文关怀的一集。

    在交叉诘问时,真饰演的女律师艾登与游乐园负责人有一段精彩的激辩:

    “约翰逊先生,”穿黑色V领裙的女律师轻声一笑。“别紧张,我只是问您一些十分简单的问题。”

    说着,打开法庭内设的屏幕,向被告展示了一张机械构造图。然后面向陪审团。

    “这是最新的提醒装置。如果过山车中,有某位游客的安全带没有扣紧,这种装置将会发出报警声,并控制管理中心,自动停止过山车的运行。而被告所属的游乐园,使用的安全装置只有提醒功能,而无法停止过山车的运行。”

    说完,她转向被告。

    “那么,请问约翰逊先生,在本案发生以前,你是否已知存在这种最新装置?”

    “是的。但……“

    韩真接过话头。“是的,你知道早在两年前就知道这件事。”说着,韩真上前,将一份文件递给法官。

    “这是被告所属游乐园部门经理所提供的证词。据他所言,他曾经建议被告更换新的安全设施,然而,却很遗憾地被拒绝了。”

    “……但是我们对员工都会进行上岗培训和固定的考核。我认为不需要更换装置。而且,更换装置之后,安全带将不得不使用金属材质,有游客反映,这样会降低他们怀旧和享受娱乐的绪。”

    真轻笑着扬起眉。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约翰逊先生是在已经明知有可能会造成伤亡的况下,依旧选择为游客带来更大的‘乐趣’?”说完,她冷下脸。

    “游客的反映?不顾自己安全也要享受乐趣的反映?”她嘲讽。“别狡辩了,约翰逊先生,让我告诉你为什么你没有更换新的安全措施。”说完,韩真从桌上抽出一份文件,递给法官和陪审团。

    约翰逊的脸色开始不安。

    “让我给大家解释一下,约翰逊先生为什么不更换安全装置。”韩真翻开手中的文件,读到,

    “‘缩减支出’,‘扩大消费’ ‘增加收入’,‘加速发展’,‘争取年收入增长率增加20%’,”韩真一顿,面向陪审团,提高了声音,

    “这就是他不更换装置的原因!”

    约翰逊脸涨得通红。

    “那只是一种话……所有的经理在开会的时候都会这么说……”

    真的表由激动转为沉痛。她将失望的目光投向被告。

    “那么,告诉我,告诉大家,告诉所有一直认为游乐园是快乐源头的人,你为什么这样做?”这一刻,她已分不清是戏里还是戏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像剧本中那样条理清晰地阐述观点。

    她将目光转向坐在原告席上的小女孩。那个不过十岁的小女孩,从来没有享受过父,如今,还没有来得及长大成人,就又失去了母亲。

    陪审团随着她的目光看向原告。一些已经做了母亲的女士们,想到家中的孩子,顿时对这个失去母亲的女孩无比同,纷纷将指责的目光看向被告。

    约翰逊此刻十分头痛。如果是一个条理清晰的律师与他质证,他很有把握。但是这种让陪审团产生强烈代入感的形势,他完全无力扭转。

    真控制了一下激动的绪,从陪审团那里借了一枚5美分。

    “约翰逊先生,这是什么?”

    约翰逊很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

    “是5美分。”

    “的确,是5美分,只是5美分。——掌管着一家年收入上亿的游乐园,约翰逊先生大概很久都没有用过5美分这样面值的钱了吧!”

    真再次提高了声音——这次不是朝向陪审团,而是直直的、像利剑一样地刺向约翰逊——

    “你可知道,如果从案发当天开始,到案发当时为止,只要你能够从每张售出的门票中抽出5美分来更换新的设备,那个现在坐在原告席上的女孩就不会失去母亲!”

    她抬了一下头,似乎在忍住泪水。

    “约翰逊先生,不需要你做很多——你只需要一个上午,就能够赚得足够的利润去换这样一个对你来说并不算昂贵的机器。而这个机器,却可以在最大程度上确保每名游客的安全。”她失望的目光看向那个此刻已经无力反击的男人——

    “然而,你却并没有这样做。——约翰逊,作为游客的我们,是这样的信任着你!”

    无需怀疑,此刻胜负已分。——因为陪审团的所有成员们都正用愤怒的目光谴责着被告席上冷汗如流的男人。

    完美的胜诉。

    也是完美的演出。

重要声明:小说《(GD)韩娱之停不了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