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七十七章

    流连跟着空离,一路离开了修罗魔域,用木叶舞空中飞行了好一阵子,才到达空离所说的炼血海里能让自己提高修为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茂密的暗黑森林,却意外生长一个巨大的山谷中,形成一道连绵怪异的风景。

    流连跟随空离,坐鸟窝上,停了山谷森林的上空。

    一直坐前方大叶子上的空离忽然一个起,一下子跳到了鸟窝上,流连边坐下,道:“丫头,把手伸出来。”

    流连不知空离这是要做什么,但见一向随的他难得露出认真的表,知道这不是说笑,便顺从他所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空离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块金色长形板块,大概有流连的半个手臂那般长,不知什么材料制成,那金色柔和的光与炼血海从天上缝隙间下光亮相得益彰,熠熠生辉,煞是好看。

    空离叫流连将那金色长块的一端握住,然后暗暗念了一个咒,只见那个板块上竟然渐渐显出了几行细小的金色文字。

    空离斜着头,一边看着那不停变幻的蝇头小字,一边“啧啧”地咋舌道:“丫头,的根骨还真够奇怪,这测灵牌上变来变去,一直就没个准数。刚开始,这牌子明明显示,原本根骨不佳,五灵根为劣等,和本尊料想的差不多,可马上它又说木系灵根不浅——但转后,这牌子上竟写道,水系灵根有神韵,是灵根之本所——哼,居然敢说这样的家伙是纯水系之神灵根?本尊怕是这测灵牌坏掉了。”

    流连笑了笑,说不定真是坏了。若说她是木系灵根,她尚且可以理解,因为差阳错得了青木果——但说她是水系灵根就太奇怪了,记得天蓬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给她打上了“三无”产品的标记,若要是水灵根的话,天蓬不可能不告诉她,让她去修水系。

    “师父,照您看来,难道是水木双灵根?”流连试探地问道,若真是,她不乎修木系的同时,辅修水系,只要能变得更强,多辛苦她也愿意。

    “不,没有这么简单。”空离皱起了眉头,自顾自地说道,“神之纯水系灵根,世间少见。这三界原本拥有纯水系灵根的仙修就少之又少,而属天生神之水系的上神列尊更是少的可怜。本尊记得,这么多年来,上神界只有两位天帝的公主为天生水系,且同时出生,上神界一时震惊。她们分别被三界大界主命名为红玉、青玉,后来上神界就再未出过神之水灵根的天生上神了。。”

    “师父,怎么会对上神界的事如此了解——难道说,曾经是位上神?”流连揣摩着空离的话,若有所思的问。

    “丫头,心里想,居然连娘炮都曾做过上神,这上神界也太没有节了,别以为为师听不见。”

    “师父,徒儿是为骄傲。”流连咧嘴笑,“能拜您为师,是徒儿的荣幸。”

    “得了,丫头,把虚伪的嘴脸收一收。”空离从流连的手中抽回测灵牌,道,“的水系神灵根实太过古怪,加之从如今的修为来看,一直修木系,那就继续修木系为好。”

    流连点了点头,讨好地说:“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

    “说得好听,什么都听的安排?愿意,为师可不愿意。本尊若是什么都替做决定,一不小心把玩死了,以那恶劣的格,说不定会变成鬼来缠着。本尊不愿冒那么大的险。”

    “师父多虑了。师父的眼里,不是什么好,因而会很长命,怎么会那么容易被玩死?”流连笑笑。

    “哼,少本尊面前耍贫嘴。现就有一件需要自己拿决定的事,是对是错,皆是自己的选择,言之先,今后种种,可与本尊无碍。”空离挑眉道。

    “什么决定?”

    空离斜眼:“还用问?这个问题,本尊以前就和提过,已经到了筑基期,早就该决定主攻之事。《天一》总该看过吧?药修、武修、器修、驱兽、控灵,炼物等等——什么都好,总得先决定一个,不然为师也不知该如何教呀。”

    “师父觉得,徒儿适合哪一修主攻?”流连一面思索,一面问。

    “木系仙修因了占卜先天之能,多以龟壳、石盘入手器修炼物。器修为神器之炼,炼物为炼就神器,两者虽有微妙的差别,但皆以物器为修炼之根本。看也与神器有缘,不如炼器。”空离难得没有丝毫别样的语气,认真地回答流连的问题道。

    流连想了想,回道:“谢师父解答,徒儿愿意以器修或炼物为主,控灵为辅进行修炼。”

    “控灵?看来,还不笨,没有忘了念白。”空离冷笑了一下,道,“控灵对而言,怕是不会那么简单,不过要想这次比试中获胜,念白是少不了的。”

    “只要师父愿意教,徒儿便尽力学。”

    “万事能如同所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笨丫头。”空离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向下指了指那片茂密的黑森林,道,“这座森林叫做图迷,上面看不过也就这么大一片,进去以后,可就别有洞天,里面树多路多结界多,能考验的东西自然更多。”

    流连往下看了一眼,不由咽了一口口水。

    “所谓木之器修,始于识器,想炼器,必先得识得千百种神器。可惜炼血海,即使是包罗万象的图迷之森也没有这个条件——”空离一摊手,不等流连回答,接着说道,“那就只能炼物了,木之炼物,开始简单,越后则越难,精髓于化腐朽为神奇,器可多得,捡精炼者为好,物却难炼,将平凡转而精炼——丫头,想到这里,为师真为的以后担忧呀。”

    流连笑道:“有师父,到有这个自信。”

    “哦,居然没有口是心非——忽然这么乖,丫头,弄得本尊好不习惯。”空离哼了一声,接着便随手扔给了流连一个形状古怪的茶杯。

    “这是?”流连忙不迭得接过杯子,不明所以。

    “以笨丫头如今的修为,进了图迷森林,想凭自己一之力出来,是不可能的。这传音杯是给完成任务后,传话给本尊,让本尊接出来时所用。”

    “传音杯?呵呵,是不是对着这杯子里说话,师父就能听见?”流连把玩着传音杯,说着,便将它放嘴边,想试试效果。

    “如若能今天天黑之前完成任务,这传音杯自然能用上。”空离看了流连一眼,道,“可若是完不成,这杯子对而言,也就只有茶杯的作用而已。”

    流连闻此,心里一惊。听空离的意思,若是今晚天黑之前,她没有完成规定的任务,这死娘炮就不会接她回去了。

    “当然,没有完成任务,就一个呆这图迷里等死吧!”空离的声音骤然一沉,“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本尊要这个徒弟何用?记住,一定要天黑之前,不然,就死定了!向来说到做到,相信丫头已经有所觉悟了。”

    流连的心里忐忑不安,她知道空离所说绝不是吓唬她,顿了顿,她才紧张开口问道:“敢问师父说的今天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空离用手一指,流连顺着他的指向望去,正是图迷之森的北面。

    “师父?——啊!”就流连疑惑为何空离迟迟不肯开口说明而准备询问的时候,忽然,流连感觉下一空,那载着她的鸟巢一下子消失不见,也就此时,猛地刮起一阵强风,将她往图迷之森的北面吹去。

    “啊!啊!啊——”风力一过,流连便硬生生地从树与树之间的空隙间摔了下去。

    所幸,中途树枝的阻碍与地上一层软软的青草,使流连落地时,并未感到多少疼痛,只是从空中摔下来时,衣服被那些阻扰的树枝刮破了不少。

    落地的流连,还来不及站起,便清晰地听见上空回起空离那个死娘炮的声音。

    “丫头,今天的任务很简单,图迷之北找到一件具有灵气且与有缘之物作为炼物所用。记住,不必名贵,但必须特别。这件物品将会是第一个修炼的对象,意义非常,可要仔细找寻,可别想耍什么小聪明,随便拿一根烂树枝什么的来唬弄。若是到时候找到的物件不能让本尊满意,照样别想回去!”

    流连从地上爬起来,将同时跌落草地上的传音杯收进自己的储物袋装好,往树荫遮蔽住的上空努力望去,可惜什么也看不见。

    知道空离不会再给自己任何提示的流连无奈收回了目光,她叹了一口气,脑海中回味起空离所说的任务。

    找一件具有灵气且与自己有缘的物件——这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到登天。

    灵气指什么?有缘又是个什么概念?若是空离将那个什么测灵牌给自己,说不定能容易些,而如今,让流连如何去这偌大的森林里寻找这个具体标准也没有的东西。

    “灵气,灵气~有缘,有缘~”流连一边随地念着这两句话,一边开始这座暗黑的森林里到处乱逛起来。

    “呜嗷——”一门心思思索如何完成任务的流连,此时当然没有料到,就距她不远,那森林的黑暗之处,传来一个轻不可闻的叫声。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