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七十四章

    “只要魔君点头认可,那一切就都好办。”空离不是没有听见流连的心思,却依旧不改笑颜,对魔君道。

    “仙衣言重。”言罢,魔君微笑着打了一个手势,他(身shēn)后一个狮脸人(身shēn)的魔物便立马恭敬地低(身shēn)凑了过去,递上了一样发着绿光的小物件。

    魔君一拂袖,那小物件便飘到了空离与流连(身shēn)边,空离用手一把握住,转而递给了流连。

    这是?流连瞧得清楚,这空离给她的,是一块萤绿色的玉石。

    “这是进入碧血潭结界的咒符,徒儿,收好了。”空离瞧了一眼玉石,又看向正好奇盯着玉石的流连,眼神里有警告的意味。

    等等,碧血潭……流连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

    “碧赐石不过是打开结界的一把钥匙,若要最后赢得比试,可不容易。小仙修,做好准备,本座期待你的表现。”魔君斜过头,对着流连微微抬起下巴,那邪魅不羁的样子足以让天底下任何一位少女疯狂,就连过了男色心魔那一关的流连都吞了一口口水。

    流连不得不承认,回过神来,仔细一看,这个名叫逆天、并曾出现在自己预示幻境中的魔君,长得真不赖,特别是他不笑的时候,那长相,那气质,对于女人,实在太有杀伤力了。

    狭长的眼,(挺tǐng)翘的鼻,冰似的面庞,薄唇染着血色——魔君的那张脸,不似空离般妖媚,也不像白尧般俊朗,却有着一种难以抵抗的美丽,这是罂粟般的蛊惑,亦正亦邪,不似妖魔,出离仙神,却让人越看越着迷。

    不过,还是小尧要帅一点点。流连最后带着私心做了这样的结论。

    “修罗魔域和我双修者都已确定派出的人选,不知魔界派出的,会是哪位高手?”一旁与逆天魔君同坐于正座的风落,适时开口问道。

    “魔界的人选就在眼前。”魔君笑着答道。

    “魔君指的是——魔狮思铭?”流连注意到,风落所说的思铭,正是魔君(身shēn)后的那个狮脸魔物。

    “不,风落掌门会错意了。”魔君伸出一只手指摇了摇,道,“修罗魔域的掌门师叔风落和仙衣的嫡传弟子都出马了,本座唯有亲自上阵,这才显出对各位的尊重。”

    闻此,一向淡定的风落明显一愣,但也没说什么。到是空离横手一指魔君,怒道:“逆天,本尊听出你心底早就打好算盘了,不然也不会找那么多理由,阻止本尊参与进来。”

    一旁,流连感觉到空离周(身shēn)的气流不对,但由于此时她对于各种事态都属于二丈和尚摸不著头脑,也不知该如何插手为好。犹豫了一下,她抬头开口道:“各位,打断一下,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说的是什么比试,但既然魔君您都能亲自出马,为什么不让我师父他参与比试呢?比起我来,他和魔君您、还有风落师公实力比较相当,打起来不是更有意思?”

    流连觉得,要是参赛者是她、风落,还有那个魔君,不管比什么,她都能以最快的速度炮灰掉。

    “流连。”魔君抬眼,将流连的名字叫得温柔,让她有一种错觉,好似他们是旧相识,“你师父若是进了碧血潭,一定会惹出不少事。呵呵,你师父以前的风流韵事,他没和你说过吗?你师父他……”

    魔君话还没有说完,正座另一边的风落将手中正拿着的茶杯一下子捏成了粉末,硬生生地将魔君的话截了下来。

    在场众人,包括流连在内都吓了一跳,倒是魔君依旧处之泰然,但他没有接着说下去,也没有其他的表示,便当是给风落面子。

    风落这个混得不错的穿越老乡,居然已经是修罗魔域的掌门师叔了。流连将从他们的对话中得到的重要信息,立马传送到自己大脑。而且,照现在的(情qíng)形看来,风落这个掌门不简单,连魔界的魔君也要让他三分。

    “说得好听,魔君你也不过是害怕我的能力而已。”空离也不是好惹的,听了魔君此言,他咬牙切齿道,“逆天,别以为本尊不知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凤凰琴乃十大神器之一,若真要逆天,少了它,怕是什么也做不了。”

    凤凰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原本因为被莫名其妙拉进来的流连,一听到传说中的十大神器,立马来了兴趣。她是被十大神器之一的昆仑镜送到这里的,难保那南山派镇派之宝送她来此的目的,不会与同为十大神器之一的凤凰琴扯上关系。

    “你们说的——凤凰琴是什么?”流连试探(性xìng)的开口道。

    “问你师父吧,他会给你详细的解释。”魔君对流连眨了眨眼,道,“和你储物袋里的两样东西一样,是神器。”

    他居然知道自己拥有炼妖壶和崆峒印?!流连心底大惊,忙退后了一步,念白风一般上前,锐利的眸子无惧地对上正座上的魔君。

    “呵呵,能收服如此厉害灵宠,流连仙修的实力不容小窥。”魔君到不在意,笑道,“空离,你应当对自己的徒儿有信心才是。”

    “承魔君贵言。”空离冷哼了一声,不无讽刺。

    “那本座就当约定已成,三(日rì)后,碧血潭西岸,本座恭迎各位。”

    流连注意到,逆天魔君说话时,目光看向自己,意味深长。他不会真打自己神器的注意吧?流连告诉自己,还是当心点好。

    “好了,现在其他人都走了。你们也应该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事(情qíng)的来龙去脉了!什么比试?什么凤凰琴?都说清楚了比较好,说不清楚,我是不会去参加什么比试的。”流连带着念白,在相邻的两张椅子上坐下,她翘起二郎腿,毫不客气地看向四周的三个人。

    此时,夜已深,逆天魔君已经带着魔界的仆从们离去,修罗(殿diàn)魔正大堂内的其他弟子也被风落遣散了去,偌大的魔正大堂只剩下流连、念白、(身shēn)为修罗魔域掌门师叔的风落、心事重重的空离以及一直甘当背景的燕翔。

    可惜,流连问出的话,两个当事人都没有回应——风落默然看向空离,空离却看了一眼流连,冷笑了一下,侧过脸继续想他的心事——倒是一直没有开口的燕翔此时说话了。

    “流连,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凤凰琴。”燕翔的眼睛在风落和空离间打了一个转,看出他们没有开口的打算,决定继续说下去,“那个魔君是忽然造访,我和风落老兄、空离大师回到这里时,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在大堂里等着。魔君一见风落老兄,就要他交出凤凰琴,说凤凰琴是魔界之物,应该物归原主。”

    “这么说,师父,师公,十大神器之一的凤凰琴原来在你们的手上?”流连恍然大悟,心道:难怪一个两个都不愿意开口说话,原来是藏着大秘密呢。

    “喂,小丫头,你不也带着两个上古神器吗?”空离挑眉,对流连道,“那东西是我和落落费了好大劲才弄到手了,归我们所有,难道有错?还有,你别在心里怪东怪西,就算我们说清楚了,难道你就愿意去参加比试了?”

    当然不愿意,不过——“说到底,是因为你们不愿意交出凤凰琴,所以逆天魔君才提出比试,谁赢了谁得神器,可是?”流连道。

    “流连,你真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燕翔给了流连一个灿烂的微笑,流连侧过(身shēn),当没看见。

    “哼!这就算聪明了?”空离道,“要是你能猜出比试是什么,本尊还姑且承认你没有笨到无可救药。”

    “空离。”风落忽然开口,带着些许责备的意思,“她是被你硬扯进来的,有权知道一切。”

    “要不是那个该死的逆天,扯出各种理由不让本尊陪你进碧血潭,本尊才不会让流连和你去,她一个筑基期的小仙修,哪里比得上我。”空离恨道。

    “就是,师父,徒儿实力不行,去了也帮不上风落师公。要不你份成我去吧,反正你是娘炮,扮女人应该没问题的。”流连挑眉,这种玩命的活计,她两百个不愿意去。

    “哼,本尊若不是看在你有念白在,还能起点作用,根本不会拉你出去丢人现眼!”空离的回话,照样不客气。

    “大师,您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徒儿?”这时,连一旁的燕翔都看不下去了,他说,“我原本看大师这么厉害,很是敬重,也想拜大师为师从而修仙问道,没想到大师这么不近人(情qíng),说话刻薄。”

    “可千万别拜我为师,本尊受不起。”空离看了燕翔一眼,又道,“不过,你根骨不错,是块难得的修魔好料子。”

    “修魔?大师认为我可以修魔?”燕翔闻此,不可思议地叫道。

    “不然,你以为修罗魔域的掌门师叔为什么肯让你一介凡人跟着我们进到这里。”空离注意到风落在看自己,笑了,“落落,你忘了,我会读心。你的心事藏的再深,也逃不过我的眼。”

    燕翔沉默了一会儿,到没有显出多少喜悦的表(情qíng),他道:“我修仙是为了和流连在一起,要是不能和她一块儿,我是不会莫名其妙修什么魔的。”

    “不,不,修魔很好,燕翔,你可以拜在风落的门下潜心修魔。”流连连忙开口道,她的心里此时在想,这是个和燕翔拉开距离的好机会,“你心里其实也清楚,我根本不喜欢你,你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喜欢你的女人浪费大好的机缘。”

    “可是,流连,我对你——”

    “对了,刚才说到比试,到底比试的内容是什么?你们还没告诉我呢。”流连抢在燕翔再次大肆表白之前扯开话题,向空离和风落大声问道。

    “流连……”燕翔不免失落。

    空离笑了笑,接了过去,回答了自家徒儿问题的同时,稍稍化解了有些尴尬的场面:“进碧血潭,拿到青魔姬的法器——锁魂手环。谁拿到算谁赢,赢的那个人,就是凤凰琴的主人。”

    青魔姬,不就是能将人化为骷髅的那位吗?流连苦笑了一下,但转而一想,这说不定是个提高自己实力的好机会,况且还有风落跟着,值得赌一把,于是她放弃了刚才临阵脱逃的想法,半讨好地对空离道:“师父,徒儿怕是有念白在也搞不定那个青魔姬。毕竟我是你徒儿,只有进没有出,那不是真给师父您丢人吗?师父,你看要不要在这三天有限的时间内,帮徒儿我提升一下功力什么的。”

    “唉,平(日rì)听你叫本尊娘炮叫多了,这个时候叫师父,本尊还真有一点不习惯。”空离笑道,“放心,虚伪的徒儿,为师我自有打算。明天你给我起早点,不然别怪本尊不客气。”

    流连一听,果真是空离要传授仙法给自己,也不管他口气如何,心里一阵狂喜。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流连眼睛亮亮的,对于明天有了无限的期待。

    待到魔正大堂的多人会谈结束后,流连和念白一齐被修罗魔域的弟子带到了修罗(殿diàn)的一间客房前。

    “这儿就是客人您的房间了,请早点歇息。”

    那弟子告退后,累了太久的流连,恨不得立马进屋倒(床chuáng)就睡,却在要推开门的那一刻,被(身shēn)边的念白一把拉住了袖子。

    “主人!”念白的眼睛里发出异常兴奋的光,他转头,对流连激动地说,“我感觉到了,那个男人在不远处!”

    “什么男人?”流连一惊。天呀,临到睡觉也不得安生。

    “刚刚在屋顶,现在已经在房里了,那个男人。”念白笑得很开心,“主人,你忘了,就是今天大街上,一直跟着我们的男人,你叫他白尧。”

    作者有话要说:早上,来一发~昨晚写好了~我好久木有这么早……睡鸟~谁叫今天是周六呢O(n_n)O~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