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七十一章

    “喂,师父,你们怎么忽然停下来了?难道下面就是传说中的——修罗魔域?”鸟窝上的流连向外探出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边使劲往下看,一边对前方大叶子上的空离问道。

    她已经跟随空离和风落在空中飞了好一阵子,此时,天已经全黑,空离施了一个小法术,使他和风落的四周飘起一堆如同萤火般闪着亮光的叶子,足以照亮四周,流连带着念白,飘在离他们不远的半空中,所以隐约也看得见旁的光景,但要看清地面上的景色,那对于依旧是凡人视力水平的流连小仙修而言,还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炼血海没有月亮,一到晚上,整个天都是黑的。小丫头,你再怎么卯足了劲看也看不到什么,说不定还会一不小心从鸟窝上掉了下去。”空离打了一个哈欠,瞟了流连一眼道,“到时,可别指望本尊会救你。”

    死娘炮,看人总是一副看笨蛋的表,实在让人不爽。

    流连坐回到鸟窝上,注意到边的念白正瞪着空离,“咯吱咯吱”地磨牙。伸出手摸了摸自家灵宠的头,流连不打算对刚认的师父回嘴。虽然相处不长,但空离的个,流连也多少了解了一二,他说话就是如此,没理也不饶人。

    流连的沉默,却没有使空离停嘴,他嘲讽地笑笑,继续道:“哼,小丫头,心里不舒服就说出来,你以为不说,本尊就不知道了?别怪本尊总用看笨蛋的眼神看你,你本来就笨——”

    “空离,到了。”打断空离的,是他旁的风落。

    空离侧,看了一眼风落,撇了撇嘴,收了声。紧接着,他手一挥,在一群如同星灯的亮叶子照耀下,大叶子载着他,独自向地面的某一处飘去。

    看样子,娘炮是生气了。流连有些无奈地耸肩,这家伙真是非一般的难相处呀。

    不过,空离到没有因此把所有的叶子灯带走,他留下了一部分漂浮在空中的亮叶子。这显然不是为自己留下的,流连很有自知之明。多亏了风落,自己才免于摸黑,呵,师父到底还是心疼自家人。流连一边从炼妖壶里拿出一颗妖魔内丹喂给念白,一边想,空离是傲,一定是。

    “走吧。”风落对流连点点头,道。

    “是,师……”流连回过神,迅速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风落的对应称谓,最后决定,“是,风落师公。”

    风落挑眉,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

    呵呵,师父的老公,简称师公。

    风落带着流连,落到了地上。

    在叶子灯的照耀下,流连看见,他们着陆的地点,是荒原上一块巨大的岩石旁。

    岩石上写着八个血色的大字——“修罗之域,擅入者死”。

    流连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在有限的亮光中,她看到这石头的周围皆是荒芜的平地,似乎除了这么一块石头,什么也没有。

    这地方,就是修罗魔域?堂堂魔界门派,居然比青木门还要破,青木门最起码还有一个破庙加一个后院外加一棵树,这里除了一块破石头,就只剩下西北风了——不至于吧!? 而且,一路至此,她都没有见着先行一步、生气走掉的娘炮。空离跑到哪里去了?这其中一定另有玄机。

    流连回头,看了后一直乖乖跟着的念白一眼。虽然不知这黑布隆冬且妖魔重生的地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有念白在,她心里到也不怎么害怕。

    果不其然,当风落默念咒语,将手抚上那块岩石,巨大的岩石随之发出“轰隆——”一声巨响,竟自动向后移去,而当岩石移开,一个发光的洞口赫然显现在岩石原置的地面上。

    洞口的大小刚好够一人进入。流连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上的洞口,心道,传说中的修炼魔域难道在地底下?

    “移形换影,会吗?”风落忽然转头,对流连问道。

    流连咧开嘴,十分真诚地说道:“不会。”

    “轻盈化步?”

    流连摊手:“没听说过。”

    “木隐步?”风落顿了顿道,“这是最基础的,只是从这里移形到下面,不难。”

    看来,这修罗魔域真的是座地下城,流连叹了一口气:“师公,你看我从这洞口爬下去成吗?”

    风落道:“空离在下面。”

    师公的意思是,你要是不怕空离笑话,你就爬吧。

    流连在脑海中大概描绘了一下空离看到自己带着念白爬下去时的模样,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

    “要是那个木隐步容易学,麻烦师公现在让我速成一下,要是不容易——”流连讨好地对风落笑笑道,“就算是看在我们是老乡的份上,风落师公,你也得带我和念白一程,不然,娘炮……我是说我师父他肯定能冷嘲讽我几个小时。”

    风落默然,没有回答,但口中已开始念咒。

    流连顿时觉得体一轻,眼前的画面忽然一晃,待到再定神看清时,自己和念白已经跟着风落立于地底一座巨大的暗红色石门前,石门四周是萤色的夜光石,在夜光石的照中,流连看见,除了刚到的她、念白和风落,虚掩着的石门前还站着两个正对视的人。

    一个是被一群叶子灯笼罩着的空离,另一个熟悉的影,竟然是——

    “你……”居然在这里碰到他!流连定了定神,不会是自己看错了吧?

    “你一介凡人,来修罗魔域有何贵干?难道想修魔?”流连刚要开口,却被空离抢了先,空离抱臂,对着一边的少年勾了勾嘴角,“怎么,你和流连臭丫头认识?”

    这位少年,正是和流连、风落一样,同为穿越游戏玩家的燕翔。

    为大将军的燕翔,不是应该在凡界辅佐新君,处理政务吗?怎么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这个地方?

    “流连,是你吗?流连!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你!”燕翔一见流连,眼睛里就发出极度惊喜的光芒,“你果然是装死出宫了。上次那个蒙着面纱的宫女就是你,对不对?”

    流连勉强地笑笑,她多希望自己只是遇到了一个和燕翔长得像的人。

    “哦,原来是老朋友?”空离玩味地转头看了流连一眼,“你们看上去关系不错。”

    “我、风落和燕翔都是老乡。”流连对燕翔指了指风落,试图将他的注意力从自己上转开。

    “原来风落老兄也在,真是缘分。”燕翔看了风落一眼,目光迅速又回到了流连上,看得流连浑不舒服。

    “呵呵……是呀,缘分。”流连拉了拉一边的念白,听话的灵宠顺势挡在了自家主人前,遮住燕翔露骨的目光。

    一旁的空离一边看闹,一边悠悠开口道,“你们两个心里说的话,真有趣。那个叫燕翔的,心里在说,仙师真灵,收钱办事,送我修仙,竟一下子遇到了流连,真是上帝保佑。流连臭丫头心里想,杯具呀,为什么在这里遇到燕翔?我的处境能再糟糕一点吗!”

    好吧,在你说出我的心事后,我的处境确实更糟糕了。流连用手盖住了额头。

    “哼哼,凡人,看来你不怎么受欢迎呀。”空离对明显露出受伤表的燕翔,眨了眨眼,“炼血海不是你该呆的地方,这里可不是什么修仙之地,你如今所在之地是魔修的地盘,稍不留意,你怕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哼,从你刚才所想,本尊大致猜得出,你是被凡界某个半吊子的仙修给骗来的。笨丫头的朋友,也不可能机灵到哪里去,这就是所谓的人以群分。”

    燕翔上下打量了一番空离,稍作迟疑便上前行了一礼,道:“大师有礼,晚辈初来乍到,多有冒犯,请见谅,晚辈确是被一位叫做叹焚仙人的仙师送到这里,以求修仙问道。”

    “嗯,比起臭丫头来,还算有些教养,没有心口不一。”空离背手而立,道,“什么叹焚仙人?一听就是唬人的。想来,他只不过是为了你将军府里五百两黄金的悬赏,将你送到这最下等的修仙地,哄哄你而已。”

    “大师竟然知道我悬赏五百两,寻找仙师之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未卜先知?”燕翔大惊,对着空离又是一拜。

    “未卜先知,是木系仙修基础,我也会,没什么了不起。”没有注意到一旁空离的脸色骤变,流连对燕翔道,“这位长得很妖、像娘炮的大师是我师父,他不仅能预知,更厉害的是读心。所以,燕翔,你当心些,不然心中的秘密说不定不知不觉间就被人家挖得一干二净了。”

    “你怕我的秘密被人知道——流连,你,难道是在关心我!?”燕翔闻此,脸上漾起幸福的表,对流连笑得灿烂,说话的声调都有些变了,“小连,你放心,我最大的秘密就是想追到你。为了能找到你逃出宫的行踪,我那几天天着四少问你的事,才终于找到你可能回修仙门派这点线索,可等到我带兵上了青木门,你又不知所踪。那个叫天蓬的老头一口咬定你没有回去,然后就什么也不肯说。没法,我只好在将军府用五百两悬赏找仙师。我想,若是我也入了修仙之道,迟早有一天能遇到你也说不定,想不到这么快就能再见面,一见面你就这么关心我……流连,我对你是没有秘密可言的,若是你或是你师父对我有任何疑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包括高、体重、三围……你还想知道什么,你想知道我穿越前的事吗?我以前……”

    流连嘴角抽了抽,她躲在念白的后,不敢直视正兴致勃勃介绍自己过往的燕翔,但也暗自命令前的念白,不要轻易攻击这位名为修仙、实则泡妞的大将军。

    “呵呵,此此景,真符合风落你曾经告诉过我的,那从什么网子上看到的一段话。”空离靠近风落低声道。

    风落目光一直落在别处,听见空离说话,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哪段?”

    “有时候,自己看来的痴,在对方眼里是烦,在旁人眼里是。”空离道,“我们相识不久时,你对我说的,记得吗?”

    风落这才定了定神,看向依旧对着流连滔滔不绝地燕翔,只是默然。

    “喂,落落,你怎么了?刚刚一直看着魔阎门发呆,你在想什么?”空离注意到风落的神色,问道。

    “门应该紧闭。”风落盯着面前明显出现一大段空隙的魔阎门,若有所思道。

    “没错,即使其他魔修进出,也不可能在离开后,不将此门关上——魔阎门可是处于地下的修罗魔域与地面之间设下的一道重要结界。如今魔阎门竟未关紧,结界缝隙在外,实在不寻常。”空离答道。

    “你,得了预示?”风落眉头一紧。

    “怎么可能?落落,你是知道的,我的预示之能早在一千年前就不灵了。”空离笑笑,道,“我只是读出了你的心事而已。不过,魔阎门虚掩不闭,这还是第一次。能轻易破此结界,修炼魔域怕是来了大人物。”

    风落不语,目光落在一旁流连与燕翔的上。

    空离对他莞尔:“臭丫头、被骗过来的凡人、不知名的大人物,再加上你我,修罗魔域这一回还真是闹——这一切,可不都是偶然。”

    说罢,空离走到流连一行人中间,妖媚地挥了挥手,对在场的三人道:“既然来了,就别在大门前叙旧,有什么事,等进了门再说,修罗魔域,你们还没有见识过吧?”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过年好!过年大吉,新年快乐,万事如意!给大家拜个晚年!

    咳咳,最近过年去了,那个,断了更,那个,我已经不敢奢求原谅了……还是回到上一个话题吧,过年好,年好,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