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人心难测(2)

    空离第二个见的人,是师弟空及。亦是为了预言之事。

    “小心墨行子。”空离道,“有一,你会败于他手。”

    “嗯,师兄,多谢你提醒,我自当小心。”就在空及恭敬有礼拜谢的时候,空离听见他的心则在说:师兄如此关心我,莫不是终于明白了我对他的心意?他可知,我夜都在想他!近看,他皮肤真白,宛若凝脂,不知将他衣服全部褪去丢到上,将会是如此景?啊,光让人想想,就觉得浑难耐。师兄,师兄,我好想得到你……

    空离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他没想到自己一直以礼相待的师弟,居然偷偷地在心里意自己被扒光的样子。

    “你——”空离脱口而出,“你怎么会如此……下流!”

    “师兄?”空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有些茫然地看着一下子激动起来的空离。

    “你竟然想把我——”空离的脑海中浮现出空及赤、着覆上自己体的样子,这是空及心中所想的一部分。

    刹那间,一股强烈的呕吐感让空离夺路而逃,只留下脸色煞白的空及于原地。

    原来,他并不是看上去那样,是他的好师弟。

    第三个见到的人,并不是空离特意去拜见,而是他在逃回巫师的路上,偶然撞上的。

    “仙衣?是你,真的是你?你已经出关了?”那人远远地叫住他。

    空离驻足回头,原来是不久前那位熟悉的不速之客。

    “仙衣。”魔界界主风落笑着叫他的名号,那笑容里的惊喜怎么也掩不住,“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是你。”空离往后猛退了一步,和风落保持距离,“我不是叫你别再来了吗?”

    “我想见你。”风落抬头,眼眸中的深温柔如海。

    “可我不想见你!”空离道,“你会害死自己。本尊几乎能在预兆中,清楚地看到你死去的样子。”

    “可我想见你。”风落落寞地笑笑,“自从我在凡间偶遇你,我就再也难以忘记你的模样。”

    空离没有说话,他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风落心里的声音。

    风落在说:能再见到他,真好。空离,我你,一直你,即使你不接受。

    空离睁开眼,他的眼里映出了风落的样子,与预兆里死去的模样并无多大差别。

    “本尊的预言,从未出过错。”空离道。

    风落微笑,一阵风过,带起他的发丝:“能得君意,虽死无憾。”

    原来,他比看上去,还要固执。

    人心如斯。空离感觉到,当他窥探风落内心时,会被一股强烈的感包围,很强烈,但很温暖。

    这,就是人心?

    原来,有人是自己的。空离忽然觉得,自己不那么寂寞了。

    被的感觉很温暖,不是吗?

    一个月后,空离与风落结为双修。

    三个月后,风落毙于一场魔界意外。

    风落的死,空离不是没有预感,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造成魔界界主之死的推手。

    自古,魔界与炼血海的交界处便有一根魔界天柱,其支撑起整个魔界,是一根于魔界与炼血海而言,都至关重要的大支柱。

    天柱在,魔界兴;若是天柱折损,整个魔界都将被倾覆无存。为保魔界安宁,魔界天柱一直由上古恶兽轮流看守。

    但在不久前,守卫魔界天柱的恶兽连奇被神子白尧斩杀,支撑整个魔界的天柱在神子与连奇的战斗中受到冲击,魔界不免受到波及。天柱不稳,魔界将动不安。为魔界界主,风落为稳定天柱,每用自的魔力修复天柱。而时至他与空离结为双修之,魔界天柱的修复工作,差不多已完成。

    谁料,这一,当风落在修复完魔界天柱,来上神界的巫师找自己的双修者空离的时候,空离则刚好得到了一个关于魔界天柱的预示幻象。

    “魔界将出大事。”空离道。

    “阿离,你有得了什么预示?”一向对空离和颜悦色的风落,一听魔界将出事,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与魔界天柱有关。”空离转头,对着边黑发墨衣的魔界界主,一字一句地说道。

    风落一愣,略有所思后,道:“是,天柱受损不久。”

    空离将头轻斜:“你刚刚心里感叹,白尧和红玉,可惜了。神子白尧斩连奇,损天柱,乱五行,连累了你和整个魔界,本该受罚,你居然还为他可惜?”

    “和你呆久了就会忘,你能看透人心。”风落微笑,摇了摇头,对空离道:“阿离,即使预言精准如你,天下事,也不是全能全知的。那,下魔界前,白尧特意前来告知我,他要取连奇的消魂铃救人,当时,我曾有所犹豫,但念及救人要紧,还是任由他去了。岂料他神力之大,不但杀了连奇,还差点毁了连奇后的魔界天柱。但他取消魂铃救人不假,天柱之事乃无心之失,界主与四方天帝对他的惩戒未免太重了些。”

    “他是为救人而取消魂铃?”空离惊诧。

    “如今仙神界为了迁就被改去记忆的神子,流传较广的说法好像是,白尧除恶兽,是为民除害。”风落的笑容里有些无奈,“我也被大界主用传令使知会过,对如今的神子,有些话是不能说的。只是,可怜了红玉。”

    空离顿了顿,道:“本尊听过红玉的心声,她道,是白尧负了她。”

    “不算负心。”风落道,“神子也有他的苦衷。可悲的是,白尧为救红玉才受罚。红玉被救醒后,竟无一人告知她,白尧为她做的一切。一些无端的流言蜚语却在这时四起,难怪红玉她想不明白,有口难言。”

    “本尊听闻,红玉有一位神力高强的师弟,名叫墨行子。”

    “不错。”风落没料到空离忽然转移了话题,他停在那里,等着空离说下去。

    “魔界天柱将二次受损,这一次的始作俑者,将会是他。”空离回想起自己刚才预兆的画面,画面上拥有一对赤色眼眸的上神,确为墨行子无疑。

    “阿离,难道你是说,天柱将再度受损?”风落惊觉,“什么时候?”

    空离感觉到风落内心的焦急,他点了点头,闭上了眼,待到睁开时,只吐出了四个字:“就是现在。”

    风落一听,立马和空离告别,准备奔赴魔界。

    空离提出要和风落一起到魔界走一趟,没想到,被风落断然拒绝。

    就在空离想说,自己可以助风落一臂之力的时候,他听见风落在心里说:别跟过来,阿离,魔界天柱若真被折损,你也会有危险,我不想为了保护你而分心。

    看来,风落是把自己当成包袱看了。

    这个一直说自己的男人,难道不知为木系天才的上神界第一大巫师,根本就不需要保护吗?空离心里稍有不悦,有点埋怨风落看低自己,便也不再多言,就此看着风落离去。

    谁料,风落走后不久,空离不停地得到预兆,他在预兆里一次又一次地看到风落死去的脸。

    预言告诉他,风落这一去,凶多吉少。

    他会死!?空离仰头,猛地,一股寒流窜上全

    待到空离赶至魔界边界天柱前时,为魔界界主的风落已为镇住魔界天柱,耗尽全部魔力,自动兵解。

    天柱脚下,留下激烈打斗过的痕迹。

    这里发生过什么,空离不想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此时,这个世上已没有了魔界界主风落,也没有仙衣空离命定的双修者。

    天柱旁,上神墨行子和一个披头散发的青衣女堕神,已被上神界派来的天兵天团团围住,显然,为肇事者的他们,即将被带回上神界。

    空离兀自走到风落的躯壳旁。他的脸和自己预兆中的一模一样,残留着魔血,紧闭双眼,有种说不出的惨烈。而不过转眼,那具人形躯壳就一点一点化作风尘,飘散地无影无踪,一点尘埃也不剩。

    上神界第一大巫师,预言无一不准。他是知道的。

    他知道,他和风落结为双修,必有一个会死;他也知道,死的那个,会是风落;既然如此,他又是为何要与风落结为双修?难道仅仅是为了害死他?

    如若不是他告知风落,魔界天柱将出事,如若不是他在窥探了风落的心思后,闹别扭,任由因修复天柱而消耗过多魔力的风落独自去魔界,那么,也许,风落就不会死。

    是我害死他的?是的,是我害死他的!从魔界回到巫师的空离,总有点恍惚。

    风落的离开,让空离第一次觉得,自己有哪里是不对劲的。

    风落,那个总是对自己微笑的男人,那个用心说自己的男人,再也不会出现在巫师外,一黑衣,笑着说:“空离,我想见你了。”

    子继续。

    不久,犯了大罪的墨行子莫名被无罪释放。几后,上神界南天帝之女红玉走进诛仙灭神的黑焰洞,从此没有再出来。再后来,墨行子堕神,离开了上神界。

    子继续。

    只是有时候想起风落,空离会觉得很寂寞、很寂寞,寂寞如草般疯长,连同那不能再掩藏的自责与思念。

    三年以后的一天夜里,这种寂寞的感觉到达顶峰,空离的眼里第一次流出了泪水。他在巫师里,在瑶池边,甚至下魔界,他四处轻声呼唤着“风落”的名字。

    可惜,无人回应。

    子继续。

    只是自此,空离发觉,自己不知为何,再也无法预言任何事,不管如何发功,也得不到任何预兆画面。

    上神界渐渐有了一些议论。虽然只是私下的,但空离知道,那些表面上恭恭敬敬的上神后,在心里到底是如何嘲笑他的。

    “哼,这就是所谓的上神界第一巫师,如今连个练气期的木系小仙修都不如,他居然还能心安理得在巫师里待下去,真是无脸无皮。”

    “居然还是一副趾高气扬、理不理的样子,空离这厮,当真不知好歹!”

    “空离,你已经久未有预言之能了,上神界能留你,都是大界主宽厚。”

    “什么三衣可撼天,明明如今只剩下两衣,仙衣之名,他如何担当得起?”

    “不会预言的巫师,和不会下蛋的鸡有何分别?!哈哈,仙衣,你也有今天!”

    ……

    原来,自己一无所有。

    很寂寞,很寂寞,很寂寞,寂寞地快发疯。

    风落,风落……

    又过了一年,空离堕神。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在上神界,从此,鲜有人提起“仙衣”这个名字。

    一千年后,炼血海里多了一个生的堕神。

    而在炼血海与魔界厮混多年后,不知换了多少魔界双修者,却依然感觉寂寞不已的空离,有时会在心里想,若是当年自己没有因念修参透人心,也许……也许他就不会轻易的接受风落,也就不会成为风落之死的帮凶。

    可是,正因读懂人心,那般被着的温暖才会如此刻骨铭心,千年不忘。

    若是风落还在,那该多好……风落是空离心中不能碰的痛,一痛入心,以至于多年来,他一直在魔界,不断找寻着和风落相似的双修者。

    哪怕一次也好,请回答我,请不要抛下我,请再我,风落。早已换去了清秀的面容,如今的空离模样妖媚。只有在他每每双修之时,闭上眼,在心里喊着风落名字的时候,会有那么一丝曾经的单纯。

    说到底,人心难测。空离觉得,很多时候,他读懂了别人,却读不懂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真的写了好久,直到今天午休时才写完……我真的不适合写杯具(被狂殴,以前那些BE算神马!)咳咳,空离是个很难把握的角色,但许偶喜欢他O(n_n)O~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