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人心难测(1)

    一千多年前,在上神界曾流传过这样一句话——“三衣可撼天:白衣界主,战衣天佑,仙衣空离。”

    空离,号仙衣,天生神体,木系神者,上神界第一巫师。

    传言,不过一千九百岁的仙衣,是仙神界万年难得出一个的木系天才。在以预言为长的木系神者中,年纪轻轻的他展露出比自己的师父还要强大的法力。即使是同样出类拔萃的师弟空录,也远远不及他。

    仙衣的预言,说一百个,就有一百个准。无人不服他,也无人不怕他。

    那时,提起仙衣空离将至,一般的上神都会绕道走,更别提仙界以及凡界的修仙者们了。

    那时的空离在旁人眼里很强大也很神秘,可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单纯寂寞,有时候会想不通一些事的孩子。

    “为何大家都不愿和我说话?”空离总是一个人坐在上神界的瑶池边,对着水中,自己的影子说话。

    “他们好像很怕我?为什么?”

    影子不会回答。

    “我给他们预言时,他们会向我道谢,然后避之不及。”空离用手搅了搅水中的影子,“他们总想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真的知道了,又总是不开心的样子。”

    影子支离破碎。

    “可在得到预言之前,他们是那般哀求我。”手停了下来,瑶池里的影子映出了清秀的面容,“到底,他们是怎么想的?为何怕我?为何厌我?”

    水波浮动,无人回答。

    人心如浮云,谁能知谁心中事?

    空离,一直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在上神界的巫师里飘来飘去;一个人跑到仙界游;一个人去凡间采灵石。

    一个人,习惯了寂寞,偶尔迷茫。

    直到有一天,在上神界的莲花宫外的玉简上,出现了“仙衣”这个名字。

    玉简上言:

    “仙神界仙侣天缘,此为天降之缘,共之五侣,愿彼此结为双修,相知相守,连绵福泽:白尧和红玉,空录和东晓小,墨行子和青玉,风落和仙衣,青云和龙紫”。

    当,空离去了莲花宫,说有急事要见三界大界主。

    “仙衣大巫师,界主有事,暂不见客,您有何吩咐,就和我说吧。”白衣的神仙,是界主的传令者之一。

    “此事非同小可,你一定要好好将本尊的话传达给界主。”空离顿了顿,道,“上神界令中的五对双修,若试图结合,今生皆将为怨侣。白尧红玉,两两相忘;空录东晓小,相不相守;墨行子青玉,刀剑相向;青云龙紫,恩怨难分;风落仙衣,必死其一。”

    闻此,白衣神仙的脸色有些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五对双修,是由四大天帝、八大神族,十六散仙,七十二个仙家门派与大界主共同商讨而出,既然上神界令都颁布了,怕是难以更改。”

    “为何不改?”空离皱眉,“难道大界主不相信本尊的预言?”

    “巫师,您好好想一想,这里面牵扯到的关系太复杂,就拿您自己来说吧。您是上神界木系神族的翘楚,而风落是年轻的魔界界主,这样的结合,能使三界稳固,神魔和睦。再者,您不是没有双修者吗?这样,也可以给您找个伴儿。”

    “本尊不需要伴儿。”空离道,“我若和那人试图结为双修,两人必死其一。我不想死,更不想害死他人。”

    “仙衣巫师,别这么说。风落界主可一直都很中意您的。”

    “中意?他何以中意本尊?本尊连他的面都没见过。”空离道。

    “哎,巫师您实在是——”白衣神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风落界主曾在凡界偶然见过您一面,自此难以忘怀,可您竟然一点印象也没有。巫师,您未免太不懂他人的心了。”

    人心?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吗?空离若有所思。

    “师兄,听说你最近对念修感兴趣,是吗?”小师弟空及,是个预言时准时不准的半调子,但他似乎也痴迷念修。

    “嗯,我想知道人心。”空离一边翻书,一边道,“不止是人心,还有仙神之心,妖魔之心。”

    “知晓人家心里在想什么,加之言无不准的预言,师兄,你将三界无敌。”空及拍了拍空离的肩膀,然后仔细打量起他的脸。

    “怎么了?”空离注意到空及的目光。

    “师兄,你长得真好看。不管什么时候看,都好看。”

    “哦,谢谢。”

    “不仅是好看,而是一种——一种圣洁的美。美得让人不敢靠近。”

    “是吗?谢谢。”空离的眼睛放回到仙书上。

    “唉,师兄,你这样真没意思。”空及道,“只能希望有一天,师兄你能达到念修的最高境界,参透人心,如此,你才会知道,心之感的美妙。”

    空及师弟的意思是,我不懂感?空离默然,他有时会感觉到寂寞,这应该也是一种感吧。

    念修,毫无疑问,是种种神修中,最困难的。

    空离为此闭关苦修,谁都不见。

    可就有那么几个不识趣的人,总到上神界来扰他。其中最不识趣的那一个,就是魔界界主风落。

    “你不要再来了。”当风落多次造访未果,却依旧前来、不改初衷的时候,空离终于答应见他一面。

    “你不要再来了。”是空离对风落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的一句。

    说完,空离便转离去了。

    念修中,一些有关上神界的消息逐渐传到了空离的耳朵里。

    譬如,红玉被白尧所厌恶,譬如,青云向夜飞龙族提出解除婚约,再譬如,青玉因得不到墨行子的心,与为墨行子师姐的红玉闹翻,等等。

    空离的预言,没有不准的。

    但,若都会准——空离闭眼。预言告诉他,他和风落中,死的不是他。

    空离在达到念修极致,参透人心的那一刻出关。

    出关后,他去见了三个人。

    第一个,是女神红玉。空离在出关前,得到了一个有关她的预言,不仅是她,更关系到三界。

    “你说,我会引起三界动乱?”听完空离的预言,红玉笑得煞是好看,她边的两只灵宠一左一右,正趴在她边睡得正香。

    那两只灵宠皆与众不同,让空离一见难忘。其中一只是三界难得一见的魔物,而另一只,竟然是一只妖猪。

    “不可能的。”红玉摇了摇头,用手摸了摸妖猪的头,“天蓬,你说,我哪来那么大本事?”

    空离却恍然间,听见了红玉的心语。此刻,红玉心道:小尧已经负我,最近更是谣言不绝,上神界竟无人替我说句公道话,如今,连大巫师都说,我是危害三界的祸害。我红玉存于世间,为一方天帝之女,岂能活得如此?

    空离没有说话。

    原来,她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

    作者有话要说:明晚把番外补完,大家就能看到一个完整的空离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