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六十八章

    在心里对空离这个娘炮吐槽了一番后,流连在尸山血海中站直了子,拍了拍自己上的灰。如今这种况下,她不知什么时候能洗上一次澡,换另一衣服——所以,上这件,还是注意点,别弄得太脏为好。

    不经意抬眼,正好对上不远处一脸懵懂的、男灵宠,流连若有所思,看了看四周魔修、妖修们的尸体,她又抬头看向漂浮在空中正交谈甚欢的空离与风落,原本因诸多突如其来的变故而一直卡壳的脑子,此时终于动了起来,心里的小算盘迅速地打得“啪啦啪啦”直响。

    既然命里注定目前没有男人疼,那就靠自己动脑筋想办法解决问题——靠门派,门派一穷二白;靠师父,师父根本没教你什么;靠师弟,师弟们都还指望大师姐;靠男人,人家和你玩失忆;靠金手指……咦,这是什么东东,我曾经还用过这种神器?时间这么久了,对于被用坏的金手指,流连都快忘得差不多了。

    摸摸自己的下巴,流连微微叹了一口气,幸好,自己脑子还能转,脸皮也够厚,还不至于一无所有。

    “师父!”

    少女的声音清脆响亮,在荒地间赫然响起,打断了正缠着风落纠结给、男取名字的空离。

    “本尊好像已经和你说过无数遍了。”空离妖媚的脸上,写着大大的“不高兴”三个字,他从大叶子上往下探过头来,“我不是你师父!别乱叫!还有,没看到本尊正在和落落商量重要的事吗?小丫头,你家猪头师父没有教过你吗?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师父!”流连还沾着土灰的脸上堆着一层一层灿烂地笑容,她抬起头,勇往直前将自己厚脸皮的功夫展现了出来,“你虽然刚刚是在无意间教会了我木叶舞,但在我的心里,你将已经是我的师父了,我相信,我以前的师父也不会在意,我多认一个了不起的师父。我,流连会一直把你当师父看待,跟随你,报答你,即使你不愿意认我这个徒弟。”

    不得不说,这一段话,流连是在赌,赌空离没有看到刚才自己心里的小九九。

    探出半个头的空离,对着下面的流连翻了个大白眼:“喂,小丫头,我和落落说话那会儿,你心里明明一直在说:‘这娘炮虽然讨厌,但很强,如今我在这个炼血海无依无靠,不如我拜他为师,跟了他,说不定也会变强。到时候,收服比这个、男还要厉害的灵宠,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哼,等我强大以后,呵呵,眼前这个死娘炮就等着瞧……’哈,到了这会儿和我说话,就急急忙忙地在心里不停地自言自语:空离是我师父,他一定会是个好师父——这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别以为本尊不知道。”

    流连感觉到,自己要内伤了,很重的那种。

    虽然知道空离会读心,但流连没想到,他竟然能将自己瞬息万变的心事一丝不漏的看过去。原本还想多说几次好话试试,如今看来——此路不通也。

    流连再次抬头,脸上的笑容依旧,只是,这一次,是彻头彻尾的无赖。

    “师父。”流连摊手,心头有生一计,“你也听见了,我在心里虽然骂你娘炮,但也说过,你很强。”

    “这还用你说?”空离冷笑了一声,“早在一千多年前,三界皆知。”

    “但,师父你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吗?是不是强大到三界中连一个对手也没有?”流连直视空离。

    闻此,另一边一直不发一言的风落,在空中自上而下俯视地上的流连。

    “对手?”空离的轻笑,有着颠倒众生的魔力,他看旁的风落,暧昧地推了推,“落落,你觉得,我是不是三界中最强的木系仙修?”

    风落淡然,答道:“你是我见过最强的。”

    空离又往下看去:“小丫头,你想说什么?直说吧。”

    “我想什么,师父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流连道,“师父,你一直认为自己很强大,别人也认为你很强大,可这样的强大,会不会让你很寂寞、很无聊?这种无聊让你虽然很强大,但整天无事可做。如果你收我为徒,把我培养成为你的对手,让我和不停你斗法,这样,你就不会因过于强大而感到无聊了,不是吗?”

    “丫头。”空离伸出了一根手指,“本尊虽不知自己有多强大,也知山外有山,神外有神的道理,要在三界中找人斗法,一点也不难,而且,本尊不喜欢斗法,整天打打杀杀,对子不好,脸蛋都不光滑了。落落也不喜欢我去和人家斗法打架。”

    流连心里:“果真娘炮……”

    接着,空离伸出了第二根手指,“本尊不喜欢麻烦,更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教你这个笨蛋很麻烦,和你这个笨蛋斗来斗去,更麻烦。哦,还得防着你偷我们的灵宠,更更更麻烦!”

    说着,下边的、男也跟着有样学样道:“麻……烦……”

    流连心里:“你才麻烦……”

    然后,第三根手指,“你说错了,小丫头,本尊确实很强,但是不无聊。有落落陪着我,在这个炼血海里,到处是好玩的东西。我不知有多么逍遥快活,干什么带着你,给自己找罪?我不是风清扬,你也不是令狐冲,更何况,你好像一直把本尊当做岳不群来看。”

    流连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一边的风落适时地露出头,有些无奈地解释道:“他缠着我,每晚睡觉前给他讲故事。我给他讲过《笑傲江湖》。”

    流连心里:“我估计是斗不赢他了……”

    “可是,我一定要跟着你,让你当我师父!无论如何,我是跟定你了!你赶不走我,还能杀了我不成!”流连脖子一硬,上前一步。既然要拼,就拼到最后吧。反正,豁出去,不过一条命。

    “小丫头,甩掉你,是件容易得我都不想提的事。”空离打了个哈欠。只有他念个咒,大叶子就能载着他,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凭着流连一个筑基期仙修,根本连他的影子也找不到。

    “风落,你说句话呀!”这边不成,还有那厢,流连对着闷不做声的风落直嚷,“你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都是在异乡,孤苦无依。我一个女孩子家,本来就势弱,来到炼血海,人生地不熟,到哪里都受欺负。跟着你们,也不过是想多个朋友,有个照应。拜师,说到底,是想学点东西好防。我说过让你们走着瞧,那都是些气话,真的拜了师,我发誓一定会好好学习,好好听话,好好孝敬娘炮……不,是师父。也许,刚刚,我的有些心里话是不太好听,但我想拜师的心意是真的——况且,要拜这个娘炮为师,我也是要下很大决心的!”

    风落在空中,往下定定地看了一眼流连,又转而看向空离。

    “哼!”坐在大叶子上的空离,转头抬眉,“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笨丫头!前后矛盾,死缠烂打!”

    风落顿了顿,低吟:“她的眼神……”

    “嗯?”

    “她的眼神,和我第一次看到你时,很像。”风落道。

    空离微微愣住:“什么眼神?”

    “就像是被世上所有人遗弃,自己却不愿放弃。”风落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有时是蠢,有时是不得已,有时是执着于自己心底的希望,但更多的时候,这三者没有太大的分别。这是你和我说过的话。”

    空离把头偏向了一边:“我说过?本尊不太记得了。这个时候,你忽然和我说这个做什么?”

    “和你这么合得来的人,不多。”风落看向空离的眼神,有着淡淡的温柔。

    空离轻哼了一声:“谁和这该死的丫头合得来了?还有,她哪一点和我像?她既虚伪,又狡猾,没资质,脑子又不好使,缠起人来跟坨牛皮糖似的——大概就只有骂人的时候嘴皮子最利索了。你不会因为她是你的什么老乡,就要本尊收她为徒吧?她——配得起吗?”

    风落伸手,碰到了空离的头发,压低了声音:“既然你能给个机会,让我你,为何不给她一个机会?而且,你确实无聊,不然不会拉我来捉顶级灵宠。这已经是第八只空落了。”

    空离回瞪了风落一眼:“平时逗你的时候,也没见你说这么多话。如今为了一个小丫头——你不会真的看上她了吧?”

    风落微微一笑,声音压得更低:“我喜欢你为我吃醋的样子。”

    空离的脸霎时红成一片。

    上面打骂俏得正闹,下面的流连却早已经按捺不住了。

    看样子,拜师的事,是没什么指望了。既然指望不上,那就想别的办法。站在魔修、妖修尸骸中流连仙修,正在为自己做下一步的打算。

    设法让昆仑镜把自己送回南山去——这是如今,流连所面对的、最主要的问题。

    但在研究这个问题之前,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吃点东西再说。虽然在这个昏暗的炼血海里,浑浑噩噩,根本没有明确的白天黑夜之分,但似乎天色不早了,因为此时天比刚才暗了不少,估计等会儿,黑得连路也看不见了……啊,对了,从这个荒芜所,到炼血海里最近的村落或城镇的路该怎么走?说不定,现在赶路还来得及!不过,这里有村落吗?管不了那么多了,问一问就会知道了。

    流连赶紧抬眼,刚要向空离开口问路,没想到,却被上面的空离抢了先。

    “丫头,你若真的想拜我为师,本尊也不是不能成全你,但你得先通过我的考验,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资质当我的徒弟?”

    流连对着那张不愿的妖孽面孔顿了一会儿,脑子迅速从“准备问路”,跳回到先前“拜师”的思路。

    “师父,请说!”流连有些激动,但也明白,这娘炮不会那么轻易地让自己过关。

    “很简单。”空离笑着,青葱一指往下。流连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在渐渐暗下去的天色中,看到了一边像青蛙一般跳来跳去、玩耍的、男。

    “只要你能在天全黑以前收服他,让他成为你的灵宠,本尊就破例,收你为徒。”空离的声音轻佻慵懒。

    而此刻,在流连听来,却是如此的不怀好意。

    作者有话要说:唉,我知道我无法奢求你们的原谅,没更这么多天(蹲墙角,画圈圈),都怪《仙剑奇侠传5前传》!这一周下班回来的空闲时间,我都送给它了,今天刚刚打通了……咳咳!话说,若有时间,偶想写个同人神马的,譬如说凌波和龙溟这一对,还有阿萝和大哥,还有宝玉和卓卓……啊哈哈,我在说什么,还是乖乖更文要紧,还有坑要填(对手指~)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