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六十三章

    巨大的镜子在一片金光中横躺着漂浮在大上空,若不仔细看,当真与飞碟一般。

    人群中的流连吞了吞口水,越来越好奇这面形如UFO的镜子将如何决定所谓的有缘人。

    “各位头顶上方的这面镜子,便是本派的镇派之宝昆仑镜。”南小小在众人的目光还未从屋顶方向收回来的时候,缓缓开口道,“若有人自觉与此镜有缘,请站到镜面的正下方一试。”

    南小小这么一说,流连才注意到,这若是立起来大约与人等的大镜子正下方,是一片空地——这似乎是几道仙人在开结界时,特地避开大中的人群,而留下空地给自认与昆仑镜有缘的修仙者一试缘分。

    南小小话音刚落,各路仙家弟子立马议论纷纷。

    站到横在空中的镜子下面,就能测缘分?流连转头,和肩头的兔子面面相觑——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是否无论阶位、修为,皆可一试?”第一个站出来的,是一个与流连一般大的女子,也是个刚满凝气期的小仙修。

    南小小向几道仙人望了一眼,对小仙修微微颔首。

    “哇,大师姐,她是月明宫的弟子!”小八在流连的耳边叫道。

    “月明宫?”对不起,没听过,就算有名也和我无关。流连眨了眨眼。

    “月明宫是近些年来兴起的仙家门派,只收女修。”苍穹适时的解答了流连的疑惑,“听闻此门派虽行的是仙道,但修炼方式诡秘。”

    “有多诡秘?”流连向那个站出来的小丫头瞟了一眼。

    “传言,月明善于采阳补,双修以炼道。”苍穹顿了顿,声音一沉,“她们为求得短期大成,将男仙修当做修炼的器具,为正统仙家大派所不齿。”

    “嗯,小八也曾听说过,月明宫的女修换男人比换衣服还勤!像这种邪门的门派,我们还是离她们远远的比较好!”小八也表示赞同,“喂,大师姐,你说是不是?”

    “唉,不知道现在换门派还来不来得及?”流连用手摸着下巴,似乎根本没把小八的话听进去,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小八你说,现在的我,能不能符合月明宫的收徒要求呀?”

    “啊?大师姐,你说什么?”兔子瞪大眼睛。

    “早知道有这么好的门派,我当初说什么也不会选青木门!”流连仰天叹了一口气。月明宫,采阳补,既能不断提高修为,又能把那些臭男人踩在脚下,更重要的是,要是自己进了月明宫,就不会遇上白尧那个大混蛋。

    就在流连后悔自己选错门派的时候,那月明宫的小仙修已经站到了昆仑镜的正下方。

    只见一道金光从上面的镜面中下,将小仙修笼罩其中。

    “请你说一句话。”南小小走到月明宫小仙修边,对她道,“任何话、任何咒语都行,请随便说一句。”

    小仙修想了想,抬头对着天上的大镜子喊道:“仙之有道,双修至妙。”

    话音刚落,小仙修便消失在了金光中。

    一时间,人群中喧哗声大起。

    “难道说,月明宫的仙修就是昆仑镜的有缘人?”

    “不会吧——这种走偏门出来的修仙者……”

    “可你不也看到了吗?这女修确实是忽然一下子消失了!”

    ……

    “哦嚯嚯~”流连饶有兴致地听着四周人的议论声,随口吹了一声口哨。走偏门又如何,自古英雄不问出处。若这月明宫小仙修当真是神器的有缘人,到给这些所谓的正统仙家大派一个响亮的耳光。

    可就在流连口哨声刚落,说时迟,那时快,一团黑影忽然从浮在空中的镜子里,猛地落到了地上。

    “砰!”的一声,足以让人群下意识地安静了下来。

    四周安静了片刻,大家才意识到,这落下来的黑影形状像极了刚刚消失的女修。

    一直在冷静旁观的南小小适时走上前,将黑影扶了起来。

    “哇!这——”

    “妈呀,怎么回事?”

    “她……她是刚才月明宫的女修,你看,她竟然……啧啧!”

    围在前排的仙家弟子,频频发出惊诧的叫声,站在后排的流连恨不得跳起来看个究竟。

    “师妹,是你吗?你没事吧?”有月明宫弟子闻讯上前,将黑影接手扶了过去,“你的脸!怎么会这样?!”

    走到人群中,黑影微微抬头,一旁的流连清楚地看到那女修原本清秀的脸上,长满了——青痘!

    “额……”流连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会是看错了吧,可那女修脸上长的确实不是脓包,也不是毒疮,只是青痘而已呀!

    “不过就是满脸长痘子,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地一个比一个叫得厉害吗?”

    “大师姐,这可不是普通的痘子。”小八在流连的肩上若有其事的说,“你要是挤它,是会破的,破了后会留疤,要好久才会消掉哦。要是弄得不好,痘痘越长越多,是会破相的!”

    那不是青痘是什么?流连无奈。

    “不只是如此。”另一边的苍穹道,“这种痘子名叫阳种,是因受了一种木系妖修的攻击所产生。中了阳种,随着脸上痘子逐渐消失,体的一半也会逐渐腐烂,最后剩下一半骨头,一半残,半人半鬼,故称阳种。”

    听完苍穹的说明,在心中暗自佩服他知道真多的同时,流连不由咂舌——这修仙界的事,果真与平常世界不一样,看来自己更要多加小心才是。

    “还有哪位同道愿上前一试?”南小小这一次的问话,引来的动显然比上一次要小了许多。不少弟子都在下面窃窃私语。

    这月明宫已经够诡异的了,没想到南山仙派的神器更诡异。在场的弟子虽多出生名门,但阶位高的不多,当月明宫的小仙修在月明宫众人搀扶下离场后,不少的小仙修都萌生了退意。

    “当真有那么可怕?”说话的,是鼎鼎大名的仙家大派——乾坤罗的弟子。他已到元婴期,在众人中,算是高阶的仙修。

    “我倒要看看,神器能否与我竹木有缘?”乾坤罗的弟子就是霸气,瞧,说出来的话,都是要看人家能否攀上他的缘分。

    在众人的注目下,那个名叫竹木的弟子昂首阔步走向了昆仑镜。

    “请随口说句自己想说的话。”南小小如上次一样,对竹木说道。

    “我叫竹木,你们记住这个名字!”

    竹木霸气的宣言说完,昆仑镜下一片金光,一转眼,竹木也消失不见了。

    这次,大家伙儿都似乎商量好了一般,统一选择了沉默,似乎是在静候昆仑镜的结果。

    而这一次的结果呢——

    过了一会儿,果真又有东西从上空的镜子里落了下来,只是这一次,落地的声音轻了许多。当那东西完完全全地展露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那个名叫竹木的乾坤罗弟子,居然变成了——一节竹子!

    人呢?

    就在大家都望着竹子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那节落在地上的竹子竟然开口说话了。

    “师父,救我!师兄,救……救我!”

    乾坤罗的领头弟子上前,从南小小手中接过了那节竹子。

    “他居然真的变成了竹子。”小八鼓了鼓嘴。

    “我记得《天一》书中记载,木系低等法术之一就是竹变。”流连斜着头,想了想,可惜《天一》没有详细介绍竹变的咒语,不然,以流连如今的修为,习得这种法术并不难,“被竹变后,三天即可复原。”

    竹变不算是多么了不起的法术,不过一个元婴期的仙修竟然会中了这种木系的小法术,着实奇怪!

    流连眯着眼,抬头看了看空中悬浮的昆仑镜,又转过头望了望一直稳坐前排,众星拱月般的白尧,一个想法很快就在流连的心中形成了。

    “大师姐?”小八注意到,憋着一脸快意的流连准备举手自荐,不由警觉。

    “谁还愿意与昆仑镜一试缘分?”

    “我……”

    “我一直觉得奇怪。”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流连的踌躇满志压了下去,被抢白的流连仙修怒而转头,看到了面若冰霜的临仙门大师姐司马蓉。

    “昆仑镜是你们南山派的宝物,要找有缘人,也应该从你们南山派找起才是。”司马蓉言罢,人群中立马附和声起。

    “没错!那边那个蒙面纱的女修,总问人家愿不愿意一试,怎么不自己先试试!”苏摩瞟了南小小一眼道。

    南小小的面纱微微飘动。

    “既然大家这么说,小小照做便是。”南小小的话语平和,没有一丝不悦,她抬步上前,便置在了金光中。

    “南山派南小小,问镜仙,我是否是你的有缘人?”

    可奇怪的是,过了半晌,她也没有消失,一直站在原地。在场之人,无不称奇。

    “其实,在各位来南山之前,南山众人都已经试过好几遍了,可惜无一能中。”南小小言此,言语间有了些许无奈。

    “不妨,让在下一试。”又一个人捷足先登,抢在了流连的前来。

    一时疏忽的流连在下面咬着衣角,恨得牙痒痒。

    可当此人测缘的结果一出,再也没有人会和流连抢上前的机会了。

    因为,这一回,当测试者消失后,从那镜子里掉出来的,竟然是一架带着黑色血迹的完整骷髅。

    骷髅落下,发出清脆的“咯吱”声。

    “师兄!”“师兄!”同门声声叫唤,那白骨却没有像上一次竹子那般开口说话。

    死了,也就死透了。而刺眼的黑色血迹,提醒着在场所有人,那面不会说话的镜子里藏着难以预测的危险。

    人群的动声“窸窸窣窣”,已经有仙家的弟子,在还未与主人家告别的况下,打道回府了。

    如同传染一般,离场的人越来越多。

    不一会儿,在场的人就少了一大半。

    而那带血的骷髅,和着那一门仙家对南山派敢怒不敢言的怨恨,一起悄然地离去。

    剩下的人,不是给南山派面子的仙家大派,就是如流连一样,还不愿死心的仙修。

    “不知剩下的仙友们,谁还愿意到镜子下一试?”说这话时,南小小显然也不如上几次那般笃定。

    有人在不停地往后退,有人在相互的推拉。

    此时——

    “我来试一试,如何?”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人群中,肩上有只兔子的红衣小丫头上。

    “你?小姑娘,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是,一个刚满凝气期的小修仙而已,不自量力,最后的下场,不过是和月明宫的女修一样。”

    “说不定还会变成骷髅,啧啧,好不容易修炼起步,就这么死掉,太可惜了……”

    “大师姐,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小八也叫了起来。

    将不愿的兔子放到了地上,流连对着衣领说道:“苍穹,你也下来吧。”

    前方的南小小对流连点了点头,不知是鼓励,还是暗示。

    流连有成竹般径直地走到昆仑镜旁,却迟迟不进金光之中。她对着南小小调皮地眨了眨眼,目光越过众人,钉住了正座边的白尧。

    “这次,也许我会凶多吉少,说不定进去就出不来了。”流连佯装担忧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所以,我希望,在我临行之前,多年来的一个小小心愿能够得到满足。”

    南小小走近到流连边,她的声音低得只有流连听得见。

    “姐姐,你玩什么呀?”南小小道。

    “不过是个小小的心愿而已,作为同乡,你就不能帮我一把?”流连也放低了声音,“你难道就从没有过什么心愿?你若能帮我这一次,以后你有什么心愿想达成,我也可以帮你呀!”

    “我的心愿是天下大同,你有心也无力。”南小小叹了一口气,转,又是南山派蕙质兰心的精英弟子,“既然是小心愿,这位仙修不如说出来听听,若是我们能帮你达成,也是美事一桩。”

    “我的心愿嘛……”流连笑道,“一定要神子相助才行。”

    此言一出,原本一直置事外的神子白尧立马成了众人的焦点。

    “什么心愿?居然要麻烦到神子?”

    “还能有什么?心萌动咯,这三界,哪个女修不迷恋上神界的天尧神子?”

    “呵呵,不知是要一个拥抱,还是一个吻?”

    “切,神子会理她才怪呢!”

    下面的议论纷纷,影响不了流连如狐狸般的笑容。

    一直闭目养神的白尧忽然睁开了眼,他的眼里映出了女孩的笑脸,竟是如此的熟悉,有种让人怀念的感觉。

    “神子,不知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南小小觉得面对白尧,这个口实在难开,流连老乡果然是给自己惹麻烦来了。

    “说。”神子居然开了金口,看来也不是全无可能。

    “很简单,就是请神子到我的边来。”流连给了白尧一个灿烂得不能再灿烂的微笑。

    “大师姐在做什么?”兔子早已跑到了围观前排,“她不会真的要拥抱或是吻吧?”这种事,他家大师姐确实做得出来。

    苍穹沉默,似答非答。

    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傲然天地的天尧神子居然真的起,一步一步走到了那名不见经传的小仙修边。

    “你能靠近我一点吗?”流连依旧笑着说道。

    白尧依言。

    “再靠近点。”已经面对面,近在咫尺。

    “把左边耳朵凑过来……对,就是这样,脸再过来一点……好!”

    就在大家觉得这将会是一场暧昧好戏的时候——

    “啪!”

    清脆的一声,打碎了所有人的幻想。

    所有人,连同一直高高在上,摸着胡子的几道仙人都当场石化了。

    刚刚,不可一世、不把三界放在眼中的神子大人被人当众扇了巴掌,这简直比昆仑镜上落下来ET还够吸引人。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