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五十六章

    宣旨的太监走后,流连坐在自己的流连居内,面无表,一直坐着,不说也不笑,良久都没有动静,似乎在思索些什么。

    “大师姐,你,你没事吧?”小八担忧地跑到自家大师姐的边。

    流连闭上了眼,只是唇在微微地动:“小八,你如今的修为如何?”

    兔小八眨了眨眼,顿了顿,才明白过来,大师姐是在问他妖修到了哪个阶段,虽不知大师姐此问何意,兔子小八还是如实以答:“大师姐,咱们妖修仙比人修仙要难,我和二师兄得先修到妖修圆满,完成后,才能真正的步入修仙进阶,所以都不如大师姐的进度。若大师姐只是问我妖修的修为——呵呵,我不太用功,入师门的时候才练气一期,后来师傅给了《妖之道》,我这些天修炼基础,进展不错,已经快到凝气期了。”

    “凝气期……”流连的嘴角扯了一个弧度,自己也是凝气期。

    转而,流连看向了另一边的黑衣少年:“苍穹,你呢?”

    “回大师姐的话。”苍穹沉静以对,“我入师门时,为妖修筑基,得师父传《土行魅》,如今快到结丹一期。”

    “你的修为比我高。”流连笑了笑,道,“一个凝气期全满的仙修,加上一个凝气期的兔子妖修,再加上一个结丹期的妖修,想要无声无息地从凡界的皇宫里消失,应该不是件难事吧。”

    苍穹与小八对看了一眼。

    小八道:“大师姐,你的意思是……”

    “很简单。”流连用手撑住下巴,“公主我可不想现在嫁人,特别是嫁给不想嫁的人。既然小尧那家伙没有一点英雄救美的迹象,我也就不指望他会上演什么大堂抢婚的戏码。等人,我实在是等腻了。皇宫,我也和你们一样,早就呆腻了。既然崆峒印已经到手,任务也完成了,咱们没有必要继续呆下去,被人家鱼。”提到那个叫白尧的混蛋,流连心里还是刺痛了一下,但一带而过。现在,对于流连公主而言,想办法解决自处境问题,比了解神子大人为何爽约要来得重要得多。

    “大师姐,是准备逃走?”苍穹道。

    “不。”流连抿嘴,轻笑了一声,“比这个有难度。逃走是会被人追的,但死人不会。”

    当天晚上,大尧皇宫内传出消息,被念紫帝指给威武大将军燕翔的流连公主病了,而且,得的是怪病,和以前的淑仪皇后与刚过世的乾盛帝得的是相似的怪病。流连公主咳嗽不止,忽然卧不起。听闻,这病至今无药可医。

    第二,前堂的念紫帝得了消息,下了朝便来到流连居。这是他登基后,第一次亲临看望自己久违的皇妹。

    “流连,他们说你病了。”

    一黄袍的新帝,挑起他一双凤眼,却不再是以往的风含,那威仪中带点玩味的模样,让流连只感到疏离与陌生。

    “咳咳……咳!”流连猛烈地一阵咳嗽,“有劳皇兄了,竟还记挂着皇妹,咳!”

    “你真的病了?”四少朝流连走近了几步,盯着她的眼,“若不是你昨晚忽然犯的病,依照朕给你下的圣旨,你现在应该正和威武大将军在拜天地、行婚礼才是。呵,朕本于昨,连聘礼都准备好了,今天一早却听说你犯了病。流连,你这病犯的还真是时候。”

    朕?流连努力使自己看向四少的目光,不要流露出别扭的绪,他居然自称朕……一个曾经的宅男网络小说写手,如今居然规规矩矩的做起了皇帝,行为举止,全是帝王的气息。忽然,流连很想问了问他,四少,你登基以后,有没有继续写你那些未完的宝贝修仙小说呢。

    “流连妹妹,你别在四哥面前演戏。”四少在流连的边坐下,黄袍的色泽,让流连莫名的昏眩,“你四哥我,可比你会编故事的多。”

    “咳咳咳!”流连猛地一阵咳,手捂住了嘴,半晌才渐渐平静。

    手离开,摊在念紫帝面前的,是一小摊血,鲜艳的颜色,似乎是对帝王质疑地回答。

    “四哥要不要拿回去验一验,这血是真是假?”

    四少抬头,眼里一丝霾。过了良久,帝王从自己袖筒里拿出一条黄色的锦帕,递给了自己依旧轻咳不止的妹妹。

    “就算是做戏,也不至于这么敬业吧。连血都弄出来了,朕不得不佩服皇妹你。”四少的声音低沉,“你就那么不愿意嫁给燕翔?”

    “咳咳!”流连苦笑,道,“不是不愿意嫁,咳,而是嫁不了。”

    “如若朕说,你非嫁不可呢。”四少看着流连,仔细地看着,“这里是皇宫,我才是皇上,许多事由不得你。”

    “四哥,咳咳!你这又是何苦?”流连用锦帕擦着嘴边的血迹,声音压得很低,低得连躲在她角的兔子和黑虫听不见一丝一毫,“这场穿越游戏,你的任务完成,已经算是赢了。”

    “你说的没错,妹妹,属于我的游戏早已经结束了,我是赢家。”四少道,“那位白衣神仙在我登基那晚如约而至,他问我,是要回去原来的世界,享受他所承诺给我的幸福人生呢,还是继续在这个世界当我的皇上?无论我做出何等的选择,他都让我如意。”

    “咳,所以,咳咳,你选择了后者。”流连觉得,这对四少而言,算不上明智之举,“作为你以前的朋友,我能问一句,为什么吗?”

    “为什么?”四少忽然笑了,“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为什么了。我也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偷《龙紫列传》?为什么作为我的朋友,眼看我被囚那么久,一点反应也没有?为什么可以轻而易举的背叛信任你的人?又是为什么——要联合外人一起害死我心的女人?”

    流连咬着嘴唇,选择了沉默。

    “答不出来就算了。”四少的笑容包含一丝苦涩,“当时,你来找我,也不过是为了出宫的事,我却真把你当做了同道的朋友。是我,太白痴了。也许,流连你一直都在心里笑我白痴,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流连的手紧紧地握住锦帕,直到关节发白。

    “你或者会认为,我下这道婚旨是为了报复你,流连。”四少停了一会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没有那么无聊,流连妹妹,龙紫的死,你有责任,但大罪不在你,这一点我还分得清。惩戒院当晚,还多亏了你,我才得救,我没有忘记。再者,如今新帝去世,我刚登基,每都有一堆事要忙。与其去想心思报复你,我还不如多留点心思与时间写我的小说。”

    听到这里,流连心里一阵宽慰。幸好,四少还是那个四少,他的本质并没有改变。这对于她如今的处境而言,无疑是有利的信息。

    “但是,将你赐婚燕翔,是龙紫的意思。”四少的声音,掺杂着不容违抗的力度,“我是不会违背她的意思的,更何况这是她对我为数不多的要求之一,我又怎能不替她履行承诺?流连,我相信,你会懂。”

    流连点了点头。原来,燕翔和龙紫的交易是这么回事,燕翔帮四少登基即位,龙紫答应替燕翔赐婚。他们的算盘都打的好,可他们有没有问过,无意间成为筹码的流连公主是怎么想的?

    流连在心底有了自己的主意。

    “流连,这一次,如果你真当我岳家四少是你朋友,就实话实说吧。”四少抬眼,看着流连的眼里涌动着复杂的绪,“流连,或者也可以叫你苏蕾,苏小姐,你真的病了吗?”

    流连的眼睛隔着一层雾,聚拢了又散去。

    一会儿,猛地一声,流连公主喷出一口鲜血,这一回来不及捂住,弄脏了新帝的黄袍。

    她虚弱的抬头,目光有些涣散。她说:“四哥,这一回,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念紫帝的眼里,满是迟疑,却未多言什么。他的手上溅到的血珠,隐隐的,是暗红的颜色。

    在帝王转离去时,他没有看见,他得了怪病的妹妹,用微弱的口型,对着自己的背影再次说了一声:“对不起。”

    当,新帝下旨,流连公主与大将军燕翔的婚事延迟,待公主病好转后,再行婚礼。

    流连躺在病榻上,面容憔悴。

    “大师姐,你刚才吐了好多血。”兔子的眼睛更红了,跳到锦帕边,左右看着。

    “那是演戏,刚刚我用木箭术同时在手心里扎了无数细小的木箭,才会出血,不碍事。”流连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兔子的头。

    “可那口喷出的血,不是演戏。”黑虫不知何时爬到了流连边,“我听小八说,大师姐前些子就曾吐血,还曾经七孔出血。”

    “是呀。”流连淡淡地笑,“也许我真的得了怪病,没有几天时了也说不定哦。”只是不知,在死前还能不能看到那该死的家伙最后一面。”

    小尧,知不知道,你的流连,虽然怨你,在心底依旧对你抱有希冀。你一定会回来的,对吗?你怎么可能丢下你的流连不管,任她自生自灭。

    “大师姐,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小八的眼睛开始湿润了。

    “当然是骗你的,傻瓜。”流连笑着,像是往般坏坏的,又有些可,“我怎么会有事?吓唬你的。不过是吐了几口血而已,我以前修仙时,也曾遇到后差不多的况,没什么大不了的。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呵呵,放心吧,我不是好人,没听说过吗?坏人总是很长命的。”

    就算真有什么事,那也得等把这场出宫的戏码做完了,把自己这些师弟们平安送回青木门再说。流连如是想。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隔更神马的已成浮云了,上班以后,果然无法与以前悠闲的子相比……唉~我该拿什么谢罪呢?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