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五十四章

    一团银白色火焰,在这间并不宽敞的牢房乍然燃起,在流连与国师之间划出一条清晰的界限。

    白尧坚实的臂膀横于流连的腰间,温暖的膛带着熟悉而好闻的气息。流连抬头,那张不过半天未见的俊朗面庞,竟然令她鼻子有些酸酸的。

    “大师姐!你没事吗?”白尧后跳出了一只破坏气氛的兔子,瞪着一双担忧的大眼睛,一下子就蹦到了神子与流连之间,兔子脸在流连面前放大了好几倍。

    “大师姐,你在惩戒院外忽的一声就不见了,把小八我吓得半死!”兔子面对着流连,自然察觉不到后神子杀人般的目光,继续说道,“幸好,你消失后不久,二师兄和小尧护院就赶来了。小尧护院可厉害了!一下子就看出了火中有结界,所以带着我和二师兄一起穿过火海来找你。哇,你果然在这里。”

    二师兄……这么说,苍穹也来了。流连瞪大了眼睛,终于发现了趴在兔子耳朵旁的黑色小虫,正对着自己伸出一只触角打招呼。

    不错,这样一来,青木门的自家兄弟都到齐了,再加上堪称完美战斗力的小尧,lucky~流连顿时觉得底气足了不少,刚刚对于赤炼还有些后怕,现在——呵呵,不好意思,我流连从来只做小人,不做君子,只占便宜,不讲节。你说我靠男人也好,说我以多欺少也好,只要我的团队比你有实力,能扁你,话语权就在我这边,你就得乖乖听我的。

    流连转过头,看着长了一张老实脸的国师赤炼,笑得颇有些小人得志。

    “不好意思,说曹,曹就到。这不,我的郎来了。”流连任由白尧抱着自己,对着国师,颇有些挑衅的意思,“既然郎找到了,那接下来,我和我郎一起救我哥哥出去,国师应该不会反对吧?”

    听见流连一口一个郎,神子在片刻惊讶之后,心中一阵狂喜。

    赤炼的脸色在白尧出现的那一刻就变得异常难看,而当神子抱住流连的那刻,他的眼睛里几乎快喷出火来。

    “流连。”赤炼盯着流连的脸,好似毒蛇般狠毒,“贫道只知你有刁蛮任之名,却不想下至此。贫道一直以为,你是受牵连的那个。好,很好,这样,贫道也勿须再顾虑那么多了。到时,流连公主可别怪贫道。”

    “你以前还有顾虑到我吗?那真是谢谢你了,为了顾虑我,装好人装得那么辛苦。不过,请放心,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再装了,将你邪恶的本来面目大胆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吧。”流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同时暗地里对一旁的四少使了一个眼色,叫他到自己这边来。

    就在流连说话间,神子大人已经出手,一团巨大的白银之火朝国师扑面而去,那是可以燃尽一起的火焰,来势汹汹,可见,神子大人当真动了怒。

    敢说流连下,对于白尧而言,简直比侮辱自己更加难以忍受。

    与白银之火相撞的是一团红色带黑的火焰。红色的火焰与白银之火如同两条不同颜色的火蛇交缠在一起,最终,红白相斗,不相上下,眼看两团火焰越燃越大,几乎要占据整个牢房。

    可就在两团火焰要烧尽一切的时候,火焰相搏的间隙处出现了如同时空扭曲般的黑洞,忽然间将两团威力极大的火焰吸了进去。红白双火,同时凭空消失不见。

    “哦,神子,看来我们把事闹大了。”赤炼的笑容令白尧怀中的流连不栗而寒。

    “果然是你。”白尧与赤炼对视,声音里暗含别样的绪,“三皇子府与惩戒院的火,都是你所为。三味真火乃火系绝技,三界之中,只有一人修炼至顶级。你,是墨行子。”

    “不愧是白尧,天佑上神的弟子,这么多年了,你竟然还认出来。不错,确实是我,堕神这么久,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被白尧称为墨行子的赤炼,脸变得狰狞起来,“天尧神子,久别重逢,别来无恙。”

    白尧上的混元真气猛然释放,小八和苍穹被震得老远,他怀中的流连喉咙一紧,整个口腔鼓满了血。但念及此时的处境,不能让小尧因自己吐血而分心,流连硬是将快溢出口的血硬吞了回去,并用尽全力调整气息,隐藏自己的不适。

    忍住。流连对自己说,她能感觉得出来,对于白尧而言,赤炼是个强大的对手,而且他们是旧相识……关系复杂,在弄清楚况之前,流连唯一能做的,就是暂时不给神子添麻烦,然后再看准时机,找出对手的弱点,给对手下绊,使些招什么的。

    而另一边,显然被刚才两团火蛇相斗景震住的四少,早已没心思胡思乱想了。他拍了拍股,很识趣的带着自己写的小说稿纸,躲到了白尧和流连的后面。

    “我记得,神子的混元真气之力,应该不止如此而已。”赤炼冷笑道,“被封印住九层神力的滋味不好受吧。”

    白尧的眼睛微微眯起,这是他即将发怒的前兆。

    “你还是老样子,白尧,那么自负。我知道,就因当年在争夺天佑上神的‘天’字战神之战中,与我打成平手,你一直不屑于天尧神子的称号。”赤炼的笑容里再也找不到一丝老实人的气息,他浑散发出一股可以与白尧相抗衡的魔力,“只是,你比当年,更加的让人厌恶。”

    “而你,连让我厌恶的资格也没有。”白尧冷冷地回道。

    “是吗?”赤炼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却让流连觉得有几分悲哀。

    “我是没有那个资格,那红玉呢?”赤炼的声音兀然尖锐,“我的师姐红玉,你可还记得?”

    又是红玉,红玉,红玉……流连每次听到这个名字,就会莫名的烦躁。她的手紧紧握住了白尧的手臂,而此时,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手腕上,那条用来完成穿越游戏任务的红玉手链显出了原型,并一阵阵的发出红光。

    “听说过。”白尧的声音如冰冻三尺,漠然道,“不过,已经没印象了。”

    白尧此言一出,赤炼手中猛地现出黑红色的骇人之火,他看着白尧,恨不得立马将之碎尸万段:“没印象,哈哈,已经没印象了吗?你不记得那个傻瓜了?对呀,其实你一直不记得。哈,师姐,你真是个傻瓜。你知不知道,曾经和你海誓山盟,为你不惜下魔界斩恶兽连奇,取得七只消魂铃的那个男人,直到现在都没有记起你。他正抱着别的女人逍遥快活,神仙眷侣。”

    红玉,连奇,消魂铃……这些陌生的词汇像电流一般在流连的脑海中闪动,流连的头剧烈地疼痛起来。口有某种感放肆的涌动,挡不住。很悲伤,很悲伤的感觉,为什么会这么悲伤……

    流连捂住了口,当她再次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猛地推开了神子的怀抱,正在牢房的角落里不停地呕吐起来,呕不出东西,只有点点的血丝。

    转过头,白尧墨色的眼眸里暗藏着掩不住的惊愕。

    “哼哼,流连公主,念在你尚有廉耻之心。”赤炼冷哼了一声,他距流连有一段距离,可传过来的话,却一字一字刻在流连的心里,“我不妨告诫公主一句——凭你,是配不上未来三界大界主的。若不想以后指天叫骂,被上天玩弄,现在就远离该远离的人,才是明智之举。”

    白尧转头看向赤炼,眼眸深如暗海,他的声音,能震慑世间的一切:“吾不会放过汝!”

    “言灵令?”赤炼微微一笑,抬眼道,“可惜,我已经不怕它了,我现在是赤炼,所以,因言灵令而死的,只是可怜的赤炼散仙而已。”

    说罢,赤炼的体像是被抽去了灵魂般,猛然倒下,连同那张老实的脸瞬间化为了灰烬。

    白尧快速上前几步,立念咒,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样东西从白尧神子的上飞了出来,落到了地上。

    牢房内,回响起赤炼嘲弄的声音:“四皇子下,您不是一直在寻找《龙紫列传》吗?现在,看看地上的那本书,你就知道到底是谁偷了你的书。呵呵,偷书贼就在眼前。你的好妹妹从来没有告诉过你,她拿走了你最心的书,害你被关进牢里这么久,却一直不闻不问吗?”

    原本躲在一旁的四少,闻此快步上前,落在地上的《龙紫列传》在四周依旧熊熊燃烧的火光中再清晰不过。四少抬头,他咬着嘴唇,看了一眼白尧,又猛地回头,看向角落里的流连。

    只消一眼。流连就明白,从此以后,四少不会再当自己是朋友。

    那一眼所包含的感很复杂,有愤怒,有悲伤,更多的是一种因遭遇背叛产生的难以置信。

    很长一段时候,牢房里一阵尴尬的寂静。

    其实,流连知道四少在等待她的解释,可她却迎上了四少的目光,选择沉默。因为她没有可解释的。她本来就选择做这个坏人,偷了朋友的书,陷害了人家,被人家记恨是理所当然的事,若是此刻还要做出一副受伤害的样子,忙不迭的去解释什么,会连自己都想吐。

    “四哥,对不起。”

    这是流连唯一可说的话。话音刚落,忽然,牢房外肆虐的魔火冲进了这偏安一隅小牢房。

    “哇,怎么回事?大师姐!”小八慌张地躲避扑面而来的魔火,而他耳朵旁的苍穹道出了缘由:“牢房外的结界消失了。”

    适时,一阵风过,魔火遇风见长,一下子竟将地上的那本《龙紫列传》卷进了火舌中。

    四少眼见失而复得的书被风带进了烈焰之中,竟不顾自处境,向烈火中快步走去。幸得流连扑过去拉住了他,不然他早已一头栽进火里。

    “四哥,不要!”竟与自己刚入宫时的梦境一般无二,流连顿时感到命运的无助,她可以预见如今的场景,却无法改变一切。她只能做和预示梦境中同样的事,就是死命地抱住四少的腰,说出了和梦境中一模一样的话,“再往前走,你会死的!”

    “书没了,她会魂飞魄散!我要去陪她。”四少的笑容梦幻,他坚定地走向火海,“这样,她就不会再寂寞了。”

    她,那个流连不知是谁的她,原来指的是龙紫。

    “哈哈!哈哈!没错,没了封印上神魂魄的器具,她确实会魂飞魄散!四皇子,记住,好好记住,这些杀害你心女人的仇敌。即使你做了鬼,也不能放过他们!”赤炼的声音在烈火中更为刺耳。

    白尧怒视四周,若是他不顾一切,专心对付赤炼,要找出火中他元神的藏匿之处并不难,可是,如今的形……

    当流连抱着四少,在即将坍塌的牢房中失去意识时,她隐约看见白尧近在咫尺的影。

    小尧,也许,一开始,我就错了。夺取崆峒印有很多方法,不是吗?若是我足够聪明,能想出更妥善的办法,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或者,我有和你一样高强的法术,能预知一切,说不定,就不会搞得现在那么狼狈。

    我真的太弱了,小尧,总是需要你来救我,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麻烦?我要是你,早就想办法,把这种麻烦货甩得越远越好。

    流连的意识飘忽着。

    不会。

    此时,有一个声音坚决的否定了流连的想法。

    你不是麻烦,你是我的流连,一直都是,直到永远。

    这个声音回在流连的脑海,好似世间最甜美话。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