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四十四章

    
  •   “小尧,那本破书还没有反应吗?”

        流连用手指不安地在玉面的桌沿上敲着。此时,距《龙紫列传》得手那,已一个月有余。

        这一个月内,朝堂风起云涌,后宫明争暗斗,早已势成水火。谁也没料到,不过几十天时间,原本排在流连上面的十几个哥哥,如今剩下的,却屈指可数。

        虽然谈不上多么深厚的感,但总是听见亲人离世的消息,对于流连而言,也不是多么愉悦的事。今早起时,小八随口嘟哝了一句“这宫里四周尽是鬼气”,让流连公主在还未入秋的天气里,硬生生地打了好一阵寒颤。

        “算了,小尧,既然硕金咒不行,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吧。”流连叹了一口气,看向正对着《龙紫列传》施咒的白尧。

        白尧的脖子微微一僵,盯着《龙紫列传》的眼,几乎快冒出火心。

        这些子以来,为了迫知晓崆峒印下落的龙紫公主现,他们已经用尽了各种办法,威,软硬兼施,白尧更是几乎把金系的上神法术都用了一遍,要不是流连拦着,神子大人早就把这本破古书烧得连渣渣都不剩了。可不管使用什么手段,龙紫在书中没有丝毫动静,就好似书中的世界和曾经的女神之灵从未出现过一般。这只是一本普通的书罢了。

        “大师姐,破书没反应,崆峒印就没下落,我们还要在这宫里呆多久呢?宫中的子好无聊。”兔子一下子跳上桌子,红红的眼睛如火之灵石,“我好想师父,想回青木门,大师姐,你不想回去吗?”

        “想呀。”流连心不在焉地答道,在心里则在反复思索关于龙紫与崆峒印的种种。连白尧的言灵令与白银之火也无法迫龙紫现,那么,若不是龙紫已经在书中翘了辫子,那就是她早已溜走了。

        付托于物的神灵魂魄,可以脱离寄的物体而存在吗?这个问题,早在十几天前,出龙紫无果时,流连就曾问过白尧,神子大人以魂魄之术的秘技从不外传,且不属于自己的研究范围为理由,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流连立马明白了,事实上,神子大人自己也不大懂……

        假设龙紫公主她真的已经溜了,她又能溜到哪里去呢?

        对龙紫而言,在整个皇宫里,唯一让她挂心的人,无疑是四少。考虑到这一点,流连早已在几天前,派了行动灵敏的苍穹去了四少被关押的惩戒院。苍穹不愧为蟑螂,不,是黑虫,除了体积小,行动快以外,朋友也不少,这几处来,他已经和宫里这一片的黑虫们混熟了,因而消息得来的既多又快。若是四少那边真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一定早就回来通报的。

        可奇怪的是,四少在关闭期间,生活几乎与以往无异。苍穹说,四少向惩戒院的守卫要了纸和笔,每除了吃喝拉撒睡以外,就是不停地在纸上写些什么。

        一定是他没写完的小说。流连微微地笑,四少果然还是那个四少。

        龙紫若从书中溜走是去找四少,凭着她和四少的牵连,应该会把四少救出来。可四少那边没动静,一切假设就仍旧是假设而已。

        “砰砰。”轻轻地敲门声,打断了流连的思路。白尧立马幻化成小白虎,一头扎进流连的怀中,这一行云流水,早已在这段时候的人兽模式来回切换下习惯成自然了。

        “什么事?”流连知道,若不是什么紧急的事,那群被她喝令远离自己屋子的奴才们是不会过来打扰的。

        “回禀公主,三皇子派人来,请您立刻到他那儿去一趟。”一个太监的声音传了进来。

        三皇兄……流连一愣。如今的三皇子已被怀疑为谋害五皇兄的主犯,失了圣宠不说,最近更是传言,三皇子得了失心疯,一会哭,一会笑,言行古怪,貌若疯状,还曾做出在自己宅府的门前大街上奔的壮举。这样的三皇兄忽然差人来找自己,不知所为何事。

        不管是什么,总不可能是叫自己陪着他一起疯吧。流连微微一笑。她早就怀疑自己这位三皇兄是在装疯,历史上为了避去祸端而装疯的例子可不少,这么说来,三皇兄那一奔,还有剽窃人家唐伯虎在宁王面前装疯创意的嫌疑。

        “三皇兄有说,因何事想见我吗?”流连问道。怀中的小白虎甩了甩尾巴,也竖起了耳朵。

        “回公主的话,三皇子只说是急事,非得见上公主一面不可,没说是什么事。”太监道,“传话的人,很匆忙的样子,直说这是命攸关的事,哀求奴才务必请公主下去一趟。”

        流连看向怀中的白虎。

        小尧,看来这一趟非走不可。

        青木果的预感?白尧抬首。神识交流早已习以为常。

        流连摇了摇头。不是青木果的预感,而是我的。

        我有预感,皇子的接踵死亡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甚至有可能与龙紫有关。不然,为何所有的成年皇子都出了事,唯独被关在惩戒院中的四少安然无恙,每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写他的小说。

        “小八,你守在流连居,等着接应从惩戒院回来的苍穹,我和小尧去三皇子那里一趟。”流连低声对一旁的兔子吩咐道。

        本想去跟着凑闹的小八,有点沮丧的点了点头。

        流连带着小白虎形的白尧,出了流连居。

        见到三皇兄府上的传话人时,流连怀中的小白虎警觉得竖起了尾巴。

        血腥味。

        你说什么?流连看向忽然对她神识传话的白尧。

        这人上有血腥味,很重。小白虎的眼珠黑如暗夜。

        流连看着眼前三皇子府上的传话的仆人,心里有的不是害怕,而是一阵兴奋。小尧,这说明,我的预感没错。三皇兄果然有问题。

        白尧没有说话,他现在还是只小老虎,所以,流连无法看见他脸上作为人所会表现出的忧虑神

        这血腥味混杂着十分强大的魔气。这股魔气来自魔域,源自法力高深的魔族,通过魔气,可以预料,这魔族魔力之强劲,绝不是只有十分之一神力的神子白尧所能应对的,更何况是凝气期的流连小仙修。

        不知道,若是这一趟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他是否能保证眼前这个刚刚勉勉强强默认与自己双修的小丫头,会在与强大魔类对抗下毫发不伤。

        一点也不想让这丫头受到伤害,哪怕是一丝一毫。这种强烈的想法抑制不住地冒了出来,连一直目空一切的神子大人自己都吓了一跳。

        但,当感应到流连的体因为兴奋,而溢出的微弱气流时,白尧打消了阻止流连跟随魔气前去三皇子府上的念头。

        修仙之人对抗魔类,是在所难免的修行。虽然白尧很想立刻告诉流连,留在流连居,让他去解决一切,但,如此一来,流连就因此失去了这次在磨难中修行的机会。

        如果还是临仙镇的时候,英明神武的神子大人也许会二话不说,单枪匹马追溯魔气而去,可现在,他必须考虑到流连。她不再仅仅是他的小侍卫,更是自己认定的双修者。

        流连是仙修,她就必须去经历她所选择的磨难。即使她会为自己现在的幼稚、幼小付出代价,但那是她成长为真正能与自己匹配的双修者的必经之路。

        白尧不想流连受伤,但不想因此使她丧失成长的机会。

        白尧认真地看着眼前的流连,她在用自己尚弱的仙气彰显着自己的迫不及待。这个跃跃试的小丫头,忽然令白尧想起了刚出生不久,神力还不足的自己。明知道自己弱小,却依旧想去挑战未知的强大。

        你怕吗?小白虎用神识问道。血腥味里有魔气。

        怕?说完全不怕是假的,但恐惧早已被忽然得到线索的兴奋所掩盖。管他魔气还是妖气,硬拼不行,可以再临机应变,只要动脑筋,办法多的是,总不能连对手的样子都没见到,对手是谁都不清楚就临阵脱逃,更何况,崆峒印任务完成后可是有大把大把的好处,对着他们招手微笑,为了这任务的奖励,流连公主也绝不会轻易放弃难得的机会。没想到在久没有头绪的时候,线索居然自己找上门。就算是鬼门关,流连也要闯一闯,不然怎么对得起这段时间,他们在龙紫与崆峒印上浪费的青

        这么一想,流连抬眉,对白虎道:我越来越感觉到,三皇子的事与龙紫有关,连青木果刚才都发出了这样的预示。小尧,你还在犹豫什么。你不是很想早些找到龙紫,得到崆峒印吗?

        白尧没有再言。他跟着流连一起向三皇子的府邸走去。

        虽然知道流连一定不会后悔,但白尧不知,自己会不会后悔,让流连走这一趟。
  •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