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四十二章

    “大师姐,枕着那本古书睡觉,感觉如何?”

    清早,因为惧怕上的小白虎,一直窝在下的兔子小八跳了出来,对着上正在伸懒腰的流连大师姐,问出了昨晚好奇了很久的一个问题。

    昨晚,流连一行人的魂魄被《龙紫列传》中的龙紫公主强行吸进了书中,又被放了出来。流连并未将书归还给四少,而是把它藏在了自己的枕头下,夜晚睡觉就这样枕着它。

    上一角,又私自跳上公主的小白虎双脚前扑,弓起子,也伸了个懒腰。圆溜溜的黑眸看向流连。

    “什么感觉也没有。”流连抓了抓自己鸡窝似的头。

    将《龙紫列传》放于枕下,是睡前白尧用神识传来的提议,目的是希望借助青木果的预示之梦,找到有关崆峒印的线索。

    可惜昨晚,流连一夜无梦,睡的是难得的安稳。虽然不知何故,但青木果对于这本书感应不强是事实。

    流连将枕下的书取了出来,随手翻了几页。自从昨晚,龙紫将他们自书中世界赶出来后就再未现,书也未有异常发生。这本《龙紫列传》,如今看来,只不过是一本记载着夜飞龙公主龙紫一生传奇的普通古书。

    “小尧,你确定崆峒印就在龙紫公主的手中吗?”

    白虎抖了抖上的毛,跳下便成了英明神武,冷峻无双的神子大人。

    “知晓崆峒印下落的,只有她。”

    无疑,龙紫是夜飞龙族唯一的幸存者,除了她,无人知晓夜飞龙一族族宝崆峒印如今在何处。

    “既然如此,大师姐,我们直接找她要去吧!”兔子小八一听任务在望,立马来了劲,不停地跳呀跳,“昨晚那会儿,我们就已经把那个凶巴巴的公主惩治得惨兮兮的。她已经嚣张不起来了,我们可以她把崆峒印交出来!”

    “嘘——”兔子兴奋的声音惊扰到了门外守候的宫女,流连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公主,刚才奴婢听见……”

    “行了,是我在自言自语。我醒了,你们进来吧!”

    “啪!”

    黑衣少年在变回虫子之前,给了兔子后脑勺一记手刀。

    “二师兄,你做什么?好痛!”小八的眼睛,红的不能再红。

    “有错当罚。”二师兄铁面无私,大师姐和又变成小白虎的神子皆无异议。

    兔子在推门而入的宫女们忙碌的裙摆间,耷拉着耳朵。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流连公主梳洗完毕,用过早膳之后,就动去了后宫,去给皇后和贵妃们请安。这是公主回宫的第三天,再不去后宫给那些三姑六婆叩头跪拜,怕是要闹下话柄了。虽然流连心里万般不愿,但人尚在宫中,还是小心谨慎些为好。

    鉴于小八已是后宫的常客,为了和那些嫔妃们见面有话题可聊,流连选择怀抱兔子进后宫。

    黑虫趴在流连的袖筒里,可以忽略不计。

    而被兔子霸了地方的神子,像昨一样,换了人形,用神隐术跟在公主后,一路不忘向可怜的小八投去杀人般的目光,吓得兔子一直在流连的怀中抖个不停。

    第一站,当然是后宫之主,皇后的宫中。

    “流连,有段子没见,你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这龙凤之姿,窈窕之态,真是羡煞旁人。”皇后在正座上笑得含蓄,看流连的眼神,就好似慈母看着自己久别归家的女儿。

    “皇后才是。我至多只是一只小凤凰,哪里比得上皇后娘娘,您是九天之上的凤凰之首,艳绝后宫呀。”流连带着微笑的面具,心里则在不停地搜索能用得上的赞美之词。在后宫活着,场面上的话不能少。以前在宫中,流连说这些显而易见的假话时,都怕咬到自己的舌头。

    “流连,你的这张嘴呀——也难怪皇上一直宠你。前些子,你在道观中带发修行,皇上他总是时不时地提起你,真可谓思女心切。如今,你总算是回来了。”皇后姿态高贵,言语亲切。

    在淑仪皇后还在世时,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聂嫔,淑仪皇后一死,所有人都以为,会是三皇子的生母辰妃继任皇后,要不然,也该是五皇子的母妃熙妃。谁知,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只生了一个十三皇子的聂嫔竟然爬上了后宫之首的位置,而势头强劲的辰妃只捞了个皇贵妃当做安慰。

    对于这位聂皇后的成功晋级,流连倒并不惊讶。她了解自己的父王,那独掌乾坤几十年的威仪君主,不喜霸道泼辣的女子。当年的淑妃,如今的聂后,都是以温婉见长,最起码看上去是温婉的样子。

    再者,自右丞相和前太子谋反,被论斩后,继任的右丞相无法与势大的左丞相相抗衡,在流连离宫之前,整个朝堂,就几乎被左丞相的势力所控制。左丞相的两个妹妹皆位居妃位,若是其中一个成了皇后,那就相当于,后宫也被纳入左丞相的势力范围之内。

    自己那对权力有着极度掌控的父王,就算是病了,还不至于病得脑子都糊涂了。流连敢打包票,他对左丞相,就算不是深恶痛绝,也该是明里、暗里,想方设法的防范着。

    流连公主此时保持微笑,喝着皇后所说南边刚进贡的新茶,心里却在暗自琢磨,既然崆峒印的线索已经到手,皇宫这种勾心斗角的是非之地,还是有多远就离多远比较好。若是自己想要再次出宫,眼前这位温婉的皇后,说不定能帮上自己的忙。

    所以,打好关系是必须的,还有什么能用得上的马之词,现在不用,更待何时呀。

    “皇后娘娘,您头上那只珍钗真美呀!流连我还从没见过这么美的珍钗。啊,我明白了,这一定是要皇后您戴起来,方能显出这般美丽。流连我今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相得益彰!”

    兔子在公主怀中抖了抖,这一回,他不是被旁神子的目光吓得,还是被刺耳的马声惊到了。大师姐呀,这,这是他所崇拜的、敢于对抗神子强权的大师姐吗?

    白尧在一边到是没什么反应。他早就了解到,流连的本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只要对自己有利,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算对为神子的自己,说得也不全是实话。这种事,习惯就好。

    流连一顿马,皇后果真受用,正准备回流连的话,门外一个太监忽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一进门,就对着皇后大呼:“皇后娘娘,不好了!宁贵妃她……她出事了!”

    宁贵妃?那不是四少的母妃吗?流连心中一紧。

    “什么事这般慌张?”皇后皱起眉头,“慢慢说。”

    “回禀皇后娘娘,是这么回事。”太监咽了咽口水,接着说道,“今早,天还没亮,四皇子不知怎么了,忽然发了疯似的,把宁贵妃和自己所住的宣若翻了个遍,然后就嚷着要见皇上,说什么宫里有人偷了他的东西,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皇上正病着,当然不会见他。谁知那四皇子固执得很,居然跪在皇上的寝宫外,长跪不起,谁劝也不听。宁贵妃跟去了,见劝不动四皇子,居然和他一起跪在寝宫外。皇后您是知道的,宁妃娘娘的子一直不好,没跪一会儿就不行了!乾和外的太监总管不敢惊扰圣上,差奴才来请皇后娘娘,去劝一劝宁贵妃和四皇子下吧。”

    “丢了东西?什么东西,能闹到这个地步?”皇后起,面有愠色,“为了芝麻绿豆点的小事,居然让自己体不好的母妃陪跪,这个四皇子,真是越来越荒唐了!”

    四哥,不过就是一本书罢了,你不至于搞得天翻地覆吧?流连抬眼看白尧,那本《龙紫列传》是由神子保管着。

    “流连,你先在我宫里坐会儿,我去皇上寝宫看看。”即使火烧眉毛,皇后的母仪天下的言行举止依旧让人挑不出毛病。

    “皇后娘娘,流连陪你一起去。四哥和我交深厚,我帮皇后去劝劝他,说不定,他会听进去一两句。”流连心虚,愧疚在悄悄蔓延。

    四哥,如若你知道你的宝贝书是妹妹我偷的,会不会把我拆筋扒皮,扔油锅呀?

    乾盛帝寝宫外早已由乱作一团,到渐渐恢复平静。

    宫外,一袭华服的青年扭执地跪在地上,旁几个太监已经好说、歹说,把话都说尽了,那青年依旧没有丝毫回心转意的迹象。

    “皇后驾到!”通报的声音传了过来。

    “四下,您听,皇后都来了。您就起吧。您不给奴才们面子,总得给皇后娘娘面子吧!”一个太监凑到青年的边,说道。

    青年闭上一双好看的凤眼,直了子,就好似一尊直的石像。

    “宁贵妃呢?”闻信赶来的皇后,首要关心的,当然是听说出了事的贵妃娘娘。

    “回皇后娘娘的话,宁妃娘娘刚才跪着晕过去了,让奴才们抬进偏,正歇息着。”一旁的小太监立马回话道。

    “叫太医了吗?”

    “已经去请了。”

    皇后稍稍安心,抬步便向跪在地上的四少走过去,可刚迈出一步——

    “皇后娘娘,我知道是你,也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心意。除非父王见我,为我捉拿贼人,否则慕云长跪不起,直至天荒地老!”

    四少的声音掷地有声,声声都打在跟随皇后而来的流连公主耳旁。

    这回,四少是动真格了。流连一直觉得,四少和自己一样,是个油滑之人,对于世间的许多事,得过且过,并没有太多的执念,想不到,他会为了自己所坚持的东西,固执至此。

    “小尧。”神识交汇,让白尧转过头。

    “我们能不能……算了,没什么。”

    其实,流连是想说,我们能不能把那本《龙紫列传》还给四少?

    但,还给他后,夜龙女怎么办?崆峒印的任务怎么办?完不成任务,如何加快修仙升级?换任务?这可是他们四个一起接的任务,大家是为了这个任务才进的宫,忙了这么久,眼看终于有线索了,难道就要前功尽弃?

    流连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折磨得她有些难受。

    “小尧!”神识再次响起。

    “你想说什么?”白尧察觉到流连的异常。

    “你会不会复制?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变出一本和《龙紫列传》一模一样的书?”

    白尧没有回答,只不过转眼之间,神子的手中就多了另一本《龙紫列传》。

    金系法术本就是属于变幻创造类,这种小法术,对于神子而言,是信手拈来的事。

    偷偷从白尧手中接过那本仿造的《龙紫列传》,有成竹的流连抱着兔子,向跪在寝宫外的四少走去。她已经有了让四哥乖乖回宣若的方法。

    可就在这个时候,乾盛帝寝宫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里面一个太监走了出来,高声道:“皇上宣四皇子慕云觐见!”

    靠!晚了一步!流连死死地抓着手中仿制的《龙紫列传》。闹到皇上那里去后,事怕是越来越难以收拾了。

    可眼见皇后已经准备离开,流连想要赖在这里不走,实在不合规矩。

    “苍穹,你爬到四皇子的衣袖上,和他一起觐见皇上。”流连暗道。

    “是,大师姐。”黑虫应声,立马开始行动。

    抬步准备跟随皇后离开的流连,眼前猛地出现了一副久违的幻象。

    是体内青木果接受到流连的心意,给了她四少即将在寝宫觐见皇上的景。

    “唉!”

    幻象逝去,流连公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