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四十一章

    “这是哪?”

    从地上爬起,流连环视四周,这里不是自己所住的流连居,而是一片鸟语花香的之草地。夜幕也被换去,明媚的阳光提醒着流连这个外来者,她二度穿越的事实。

    流连记得,刚刚她正翻开《龙紫列传》那本有问题的古书准备来读一读,可还没来得及看清上面一个字,眼前就被一片诡异的紫光笼罩,意识渐渐模糊,体变得轻飘飘的。等到紫光散去,重心落地,自己已经置在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大师姐,你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从边传来,流连抬起自己的手臂,一只形似蟑螂的黑虫从她的衣袖里爬了出来,转眼变成了黑衣的少年。

    “我们是不是被书吸进来了?这里应该就是书中的世界。”流连拍了拍上的碎草,找到了一个较为合理的穿越解释,然后起问苍穹道,“师弟,你不是说,书中的世界和现世的大尧皇宫一模一样吗?这里是哪儿?我怎么从没来过?”

    苍穹顿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他也从没有来过这儿。四周鲜草遍地,花香四溢,宛若仙境,若是来过,定不会忘记的。

    “青云哥哥,教我法术嘛!青云哥哥,你别跑!”

    就在此时,不远处,女孩铜铃般清脆的声音传来,伴随而来的,是追逐的脚步声。

    “大师姐,有人来了。”

    流连听出了苍穹话中的警觉,却依旧立于原地,对自己的二师弟笑笑:“正好,问一下路。”

    两个影从草原那边跑来,渐渐清晰了轮廓。不出流连所料,来者是两个十来岁的孩童,一男一女,男孩一青衣,一双凤眼,看起来教流连顿生亲切感;女孩紫衣蓝带,巧可,头上长着一对角,一看便知,不属凡间。若不是妖魔,就是仙神。

    “青云哥哥,我抓到你啦!”女孩抓住了男孩的衣角。

    “小紫,别闹。”男孩的侧脸,让流连的亲切熟悉又多了几分。

    咦,这个叫青云的小男孩,怎么越看越像缩小版的四少?

    流连带着苍穹,上前了几步,走到这对孩童的边。

    “小弟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一下,请问——”流连摆好一副大姐姐可亲的样子,刚对着那个叫青云的男孩说出一段开场白,就被青云的话压了下去。

    “小紫,不是我不愿教你,而是灵掌族的秘技不得外传,这是父王的严令。”青云对于流连的言行全然无视,而是转过头,对拉着自己衣袖的紫衣女孩轻声安慰道。

    “可是,小紫不是外人呀。”女孩同样对近在咫尺的流连,没有丝毫的察觉,此时正将青云的衣角放在手中不停地揉动,“小紫,小紫将来要嫁给青云哥哥,一起结为伴侣,不是什么外人。”

    “你已经听说了?”青云的脸一阵红。

    “嗯,三界大界主下的令,就在上神界青莲宫外的玉简上,我可是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呢。上面写着,仙神界仙侣天缘,此为天降之缘,共之五侣,愿彼此结为双修,相知相守,连绵福泽:白尧和红玉,空录和东晓小,墨行子和青玉,风落和仙衣,还有……青云和龙紫。”女孩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

    一旁被人当空气的流连,忽然听见神子的名字,不由微微一愣。神子不愧为上神界的名人呀,到哪里都少不了他。再听这女孩的口气,她应该也是仙神界的一号人物,好像叫什么聋子(龙紫)来着。

    “既然是大界主钦赐的双修之约,自然是违背不得。小紫,我怎么会把你当外人看?”青云道。

    “青云哥哥,我不要你只因大界主的命令才娶我!我,我……算了,你不愿教我法术,我不学就是!”

    名为龙紫的女孩,将嘴翘得高高的,脸上神百变不定,一会儿焦急,一会儿气恼,最后一跺脚,似乎受了委屈,扭头甩下少年,独自跑开了。

    “小紫,我不是那个意思。唉,你别跑这么快,小心脚下!”青云边说,边朝着龙紫离开的方向追去。

    这一次,追逐的方向和对象对调,这对青梅竹马一阵风似的来,又一阵风似的离去。

    眼看青云和龙紫将自己无视到底,在一边看戏看了好一会儿的流连转头,对苍穹撇嘴道:“看来,我们是打探不到路了。”这个书之世界里的人,可能根本就感觉不到他们这些外来者的存在。

    就在流连认识到这个事实之时,后忽然而至一阵脚步声,与此同时,声音的主人将一件东西向流连他们丢了过来。

    “呜呜!大师姐!”

    流连下意识地侧闪过,被扔过来的兔子小八被手敏捷的苍穹接在了怀里。

    转看清行凶者,依旧是紫衣蓝带,巧可,一对角比刚才要长了一些,人也更加媚,真是越长大越耐看了。呵,眼前这位怒气冲冲的姑娘,不正是那个叫龙紫的女孩长大成人版吗?

    “你是——龙紫姑娘?”流连摸不准,是该叫姐姐,还是唤妹妹,也就不忙着近乎,先搞清楚况再说,这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本公主正是龙紫。”女孩傲气十足,立而站,瞪着流连一行人,“你们这帮小偷、强盗,居然偷到本公主头上来了。哼,看本公主怎么教训你们!”

    “龙紫公主,我们有话好好说。”流连示意小八和苍穹沉住气,她一边对龙紫不卑不亢地微笑,一边在心里暗道,这公主的架子摆得可比自己大多了。

    “我们和龙紫公主是第一次见面,一见面你就毫无礼貌可言,不仅对我的师弟动粗,还开口闭口叫我们小偷,强盗。公主,所谓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偷你什么了?抢你什么了?公主可有证据?”

    “哼,你们要证据?这四周的一切,包括我在内,都是证据。”龙紫与流连对视,气势不输分毫。

    “公主是指我们偷了你的书吗?”流连明白龙紫话中所指。这位龙紫公主应该就是那从书中飞出的女神,也是这本书的主人。怪不得,只有她能与书中世界的外来者交流。

    兔子在黑衣少年的怀里委屈地眨了眨眼。就算是偷,那也是神子偷的,关他兔小八什么事,凭什么自己莫名其妙卷进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不说,还被人当球扔!

    “没错!就是你们偷的书,你们这帮偷书贼!”龙紫怒视流连,芊芊玉手一指,理直气壮,“特别是你,别以为本公主看不出,你对青云哥哥存有非分之想。我和青云哥哥再次相遇以来,你是唯一一个前来宣若探望他多次的女人。哼,为了得到青云哥哥,你就千方百计地想拆散我们。本公主告诉你,别做梦了!想我龙紫等了整整五百年,本以为无缘与青云哥哥相会,没想到,五百年后,我竟然还能再见到青云哥哥。这是上天的缘分,是上神界大界主钦赐的天缘,岂是尔等凡女所能轻易拆散的?”

    她口中的青云哥哥,莫非指的是自己的四哥?流连在脑中飞快地处理龙紫话中的信息。

    青云哥哥,应该就是刚才所见的那个青衣男孩,他和眼前的龙紫公主颇有渊源,上仙气自生,貌似也是仙神界的人。虽说他和现世中的四少确实长相相似,但四少那家伙是穿越过来的,怎么可能和什么青云哥哥扯上关系?这位公主认错了人不说,居然还误以为自己和四少有私-,是因为嫉妒才偷了她的书——流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龙紫公主的想象力未免也太丰富了吧。

    “龙紫公主,你误会了。”有误会就该解开才是,流连笑道,“我和四少,也就是你口中的青云哥哥是亲兄妹,我叫许流连,是大尧国的流连公主。”

    “你胡说。青云哥哥只有一个孪生妹妹,叫青玉。他们是上神界北天帝的皇子和皇女。你是谁?什么流连公主,我听都没有听说过。”龙紫明眸皓齿,可惜是个活脱脱的小辣椒。

    “咳,你的青云哥哥没有告诉你,他现在不叫青云,而叫许慕云吗?如今,他只是一介凡人,真正的份是大尧国的四皇子。”流连暗自斟酌了一下,还是别提穿越的事较好,让眼前的小辣椒知道自己认错人就成。

    “嗯,他确实这么说过。”龙紫稍显迟疑,又立马否认道,“但那不过是他下凡历劫时暂时用的一个份罢了,等历劫成功后,他依旧是我的青云哥哥,这是不会变的!”

    下凡历劫……难道青云为了历劫,穿越到地球成了四少,然后又从那儿穿越回异世?这是什么跟什么呀!流连用手摸了摸自己头。要是白尧在就好了,可以用神识问一问,这历劫的神奇之说,该如何解释?

    “从他看我的眼神便知,是他,他就是青云。这五百年,他从没有变过。”龙紫固执地说道,“要不是五百年前,该死的魔族入侵了我的故土,将我族灭族,害本公主不得不舍弃,背负起守护族宝的重大责任,藏神识魂魄于这本书中,我早已嫁于青云哥哥为妻,和他结为双修之伴,比翼双飞,何至于——”

    龙紫咬紧了牙,侧过脸,没有再说下去。

    唉,听她这么一说,这龙紫公主也不过是个可怜之人。流连心中感概顿生,虽然她对于仙神界的恩怨了解不多,但青云和龙紫之间有人难成眷属的节,大致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想来,且不论四少和青云的关系,单说四少对《龙紫列传》如此惜,对书中龙紫这位名副其实的女主应该也是喜欢的。

    两相悦,美梦成圆,流连和白尧等人的偷书之举,确实是在破坏人家的美满姻缘呀。

    “啊!啊!啊——”忽然,龙紫脸色骤变,痛苦地呻吟起来。

    “公主,你怎么了?”流连皱眉。

    “大师姐,你看她的衣服,还是草地四周!”小八在苍穹的怀中惊叫道。

    龙紫的衣服有着被火烧过的痕迹,而此时,流连他们所处的草地四周正涌来一股浓烟,这是大火将至的信号。

    与大火同行的,还有神子那回于天际雄浑的声音。

    “吾不管尔是谁,若再不放吾之双修伴侣,吾将置尔于万劫不复之地!”

    白尧怎么又用这么古典文艺的说辞发号施令?流连记得,除了几次对白玉戒发令外,白尧平说话,可没有用“吾”自称这种让人发毛的习惯。

    “这是一界之主的言灵令。”苍穹望着天空,道,“言灵令一出,一界之内,无人可反抗。若抗令,此人将被一界内所有生灵敌视,驱逐出界。”

    啊,有这么厉害!流连想起以往白尧对自己发的命令,幸好自己没怎么反抗,当然,也反抗不了。唉,看来以后,对神子大人,还是不要太放肆为好。

    火势未大,流连、苍穹和小八就被龙紫公主一挥手,请出了《龙紫列传》。

    魂魄回到自己的体内,流连睁开眼,正对上白尧一双近在咫尺的朗目。在神子的怀中挣扎了几下,流连公主的脸上浮起了可疑的红云,而神子冷漠淡然的面具也似乎有些挂不住了。

    “小尧,我没事。”流连起,一旁的兔子和苍穹也已转醒,可惜错过了白尧和自己大师姐气氛怪异的一幕。

    “那本书呢?”

    “在桌上。”白尧的目光还在粘在流连的上,良久,神识中传来一句,“那只夜龙女,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如果做了,哼哼!神子可不是吃素的。

    “夜龙女?”流连注意到了某个熟悉的名词,紧接着叫出了声,“你是说崆峒印任务里的那个夜龙女?”

    “什么夜龙女?”兔子茫然道。苍穹也看了过来。

    “小尧,你的意思是,这本书中的那个龙紫公主,就是我们仙界任务中要找的那只夜龙女?”

    白尧缓缓地点了点头。

    流连拿起桌上的《龙紫列传》,叹了一口气。本想成人之美,反正书看也看过了,今晚就将这“龙紫”给四少送回去。但如今涉及崆峒印的任务——唉,看来这拆散鸳鸯的恶毒女配的角色,自己是做定了。

    大尧皇宫的另一边。同样有着趁夜深人静,才出来做正事的人们。

    炼丹房内,国师赤炼正和一位皇子深夜密谈。

    “五皇兄已经服下了灵芝露,还说效果甚好。”皇子刚成年的稚嫩面孔,实在不适合这老谋深算的表

    “十三下,贫道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剩下的事——”赤炼那张老实的脸波澜不惊,看不出绪。

    “放心,本皇子都已经安排好了。那灵芝露要配了成香果才成剧毒。宫中谁不知,三皇兄有一处别院,院子里满是成香树,等到秋天,成香果结成了……呵呵,就有好戏看了!”十三皇子对着一灰布衣的国师赤炼行礼而拜,“这段时,有劳国师了!若不是有国师相助,三哥和五哥本为孪生姐妹的母妃哪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势成水火;三哥和五哥又如何闹至今鹬蚌相争之势?这都多亏了国师多次相助!”

    “下言重了。到底是因为渔夫稳坐,赤炼才敢以雕虫小技为下献丑。”

    “国师客气,以后若有登大宝之,国师的恩,慕飞定当报答。”十三皇子老成的笑,让他看上去一点也不似十五岁的少年。

    “国师,慕飞尚有一事不明,还望国师赐教。”忽然,话锋一转。

    “下请讲。”

    “国师今早,在乾和上所说的公主出嫁的预示,是真是假?”

    “下为何作此一问?”赤炼欠,微笑道,“这并不妨碍下什么。”

    “只是好奇。”十三皇子也笑了,流连是他的姐姐,和他不算熟悉,但却曾对他的皇位产生过影响,这让他不得不留意。

    赤炼顿了顿,抬头看向十三皇子的眼,一片清明:“当然是据实以告,贫道岂敢欺瞒圣上?”

    这句话,是国师所说的为数不多的实话之一。因为当做出“流连公主出嫁,天降祥瑞”的预告时,赤炼还是真正的赤炼散仙。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