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四十章

    “二师兄,他,他被妖怪抓走了!”兔子终于把话完整地说了出来,居然是《西游记》中的经典台词。

    “什么妖怪?”苍穹被流连派去了宣若,任务是看守那位写小说的四哥,没想到竟会遇了妖怪。

    不会就是这妖怪偷了四少的魂魄吧?那妖会是什么样子的?难道是《大话西游》里的黑山老妖?

    “从书里飞出来的,一个女妖。”兔子的眼睛圆了一圈,尽力描述着自己刚才所见,“我打探完后宫的消息,看时候还早,就想去找二师兄,和他一道回来。没想到,刚到那个什么,就看见女妖从一堆书里飞到了半空,把二师兄魂魄一下子吸进了书里面,然后就消失掉了!大师姐,你快去救救二师兄吧!”

    这个时候,真希望自己就是孙悟空。流连自嘲地笑笑,摸了摸布袋里的炼妖壶。所幸,自己并不是毫无胜算。相信,无论是什么妖,遇到十大神器之一的炼妖壶,都会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你要去哪?”正准备赶赴战场,神识忽然接收到神子的问话。

    “明知故问,当然是去宣若救苍穹了。小尧,你若是愿意帮忙,我可以考虑今晚还让你睡。”神识回了过去,流连顺道对着已经换做人形的白尧抛了个媚眼。有事相求时,流连态度总是极端正的,再说,她也没说,让神子大人睡哪张呀。

    “不必了。”白尧的眼看向门边,“他已经回来了。”

    “什么!”流连顺着白尧的目光看过去,门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黑衣、头长触角的少年。

    “二师兄!你,你……你……”小八眼见苍穹走过来,一副见鬼的样子。

    “是我。”苍穹的神色如常,“门被关住了,我只能从门缝里爬进来。”

    “你确定你是我二师兄?”小八一脸的难以置信,叫嚷个没完,“不可能!你明明已经被捉进书里了!这是我亲眼所见!”

    “嗯,你没看错。刚才,我的魂魄确被吸进了书中。”苍穹道。

    “然后呢?”流连皱眉。

    “然后,我就出来了。”

    ……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

    “你,是怎么出来的?”为防止苍穹说出,我是用脚走出来之类的话,流连又加了句,“你不是被女妖捉进去的吗?她会如此轻易地放你出来?”

    苍穹的嘴抿成一条线,看样子,是在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然后答道:“女妖未出现在书中。书里是一个和现世几乎一模一样的地方。我被吸进去后,就躺在书中的宣若里。不久,我意识到,那个地方不是真正的宣若,因为大比真实的宣若要干净明亮,而且时辰也不对。但,当我想办法离开那个地方时,我的魂魄又忽然回到了自己的体里。我就这样出来了。”

    书中的世界?流连转而看向白尧。神子大人见多识广,说不定有什么高见。

    “魂附秘术。”白尧见流连看向自己,不负众望的给出了答案。

    “那是什么?”兔子好奇地问。

    “是指魂附之术吗?我也曾在南山上听说过,那是一种用某一物件保存仙神魂魄的上神秘技。”苍穹替神子给出了解释,“是只有上神界的某一族上神才会的特殊法术。”

    白尧微微点头。苍穹没有说错。上神界确有一族,以纵生灵之魂魄为所长,名曰灵掌。只可惜,这一族的族人如今所剩无几。在上神界,白尧所知的灵掌族后裔,只有四方天帝中的北天帝和他的一对儿女。

    但关于北天帝一家的事,白尧算不上了解,只是听说,大约在一千年前,也就是神子被贬到凡界看守青木果的时候,北天帝的女儿青玉无故失踪,直到今,也没人知道她的踪迹。难道会是她?

    既然是上神才会的秘技,那么书中出现的不是女妖,而是女神?只听说过女妖偷人魂魄、吸人的阳气,没想到原来女神也好这一口。流连挑了挑眉

    “哦,这么一说,那个从书里飞出来的女人,确实不像妖。”小八在一旁回忆起刚才宣若景,立马把妖怪之说抛之脑后。

    “管她是妖,还是神,到四哥那里走一趟就是了。”流连道,“我们来宫里是找神器的,现在却一点线索也没有。看样子,那位女神这段时间一直是住在宫里的,说不定能从她那里打听到崆峒印的消息。”

    “对呀,啊,我怎么没想到,还是大师姐聪明。”小八凑了上来,“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不,我和苍穹、小尧一起去就够了。小八,你留下来。”作为任务的领头,流连发令了,“我昨晚教过你如何画‘人物关系图’的,小八,你还记得吗?”

    兔子点了点头,昨晚,他确实是全程观摩流连画出那张写着“三皇子党”“五皇子党”的“宫斗形式及人物关系图”。

    “你就照我教你的方法,把今在后宫打探到的消息,加在昨天的关系图上。”流连将那几张宣纸递给了小八,“好好画,我回来后可是要检查的。”

    “啊,为什么?小八也想和你们一起去!”

    可怜的兔子,虽然怨声载道,但还是抵不过大师姐的命令,只能手拿笔纸,目送流连一行人离开。

    为什么?流连抱着小白虎一脚跨出流连居,抬头看了看天。小八,说叫你战斗力弱不说,还是最好欺负的那一个呢!不欺负你,大师姐又能欺负谁呢?

    “妹妹,你什么时候回的宫?怎么都不和哥哥我说一声!哦,居然还带了只小老虎回来,这不会是你的灵宠吧?”

    在宣若再次见到四少时,他又恢复了以往的精神气。要不是怀中的小白虎对着他直呲牙,四少早就给了妹妹流连一个的拥抱。

    而流连呢?她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想不到,这魂魄缺了,记忆力也会倒退,自己明明是一回到宫就来问候自己亲的四哥了。

    “你四哥的魂魄全了。”白尧用神识提醒道。

    “我知道了。”流连点了点头,若不是大名鼎鼎的岳家四少回归了,又有谁会露出那三分猥琐,三分放-,还有三分慵懒的笑容呢?

    “四少,我昨天下午刚刚来过。”流连实话实说。

    “是吗?昨天下午?”四少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显然没什么记忆。

    “……我是被你赶出来的。”

    “呵呵,妹妹,你确定吗?也许是你梦游了,自己却没有察觉。以前报纸上曾登过这样的况。”四少对流连眨了眨眼睛。

    你才梦游了!流连念及上一次四少也是受害者,不想和他多计较。还是谈正事要紧。

    “四哥,你是否察觉,最近的自己有时会变得和平常不一样?”

    “你指的是?”四少的笑容不变,“我有时会变得特别帅?”

    “拜托,四哥,你瞧瞧这偏,再瞧瞧你自己。你上都快长蘑菇了,哪里和‘帅’扯得上半毛钱的关系。”流连指了指仿佛垃圾堆一般的宣若,“你写小说未免也太勤奋了吧。”

    “唉,该怎么说呢……”四少自我陶醉地甩了一下头发,然后昂头道,“只能说,这就是,说也说不明白。”

    ?他不会是被女神看中,然后绑架灵魂进书中,已经被-了一百遍了,然后做着、做着,就有了吧?流连看向四少的眼神,有同,有无奈,更多的是不理解。

    小说而已,在异世又换不了几个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流连,你知道什么是吗?”四少转头,忽然问了流连一个奇怪的问题。

    “你问是什么吗?”流连边敷衍四少,边将袖子里的苍穹放到了一旁四少的书台上,让他去找那本飞出女神的书,“是奉献,是心的呼唤,是人间的风,是生命的源泉,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流连,我不是在和你说笑。”四少收起了笑意,正色道,“你根本不懂。咳,其实以前,我也和你一样,什么都不懂,直到我遇到了她。”

    他,她,还是它?流连盯着四少,眼见他从自己贴的内衣中拿出了一本书,才确定,是那个它。

    “大师姐,是这一本!”苍穹飞快地从书台上爬回到流连的上,附在她耳边说道,“我刚才,正是被吸进了这本书中。”

    《龙紫列传》?什么东东?流连怎么看,捏在四少手中的,都不过是一本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古书。

    龙紫!白尧记得,这是夜飞龙一族仅存的那位公主的名字。

    “这本书,是为兄我在皇宫物房里发现的宝贝。”四少抚摸那本书的动作是如此的温柔,眼神也是万般的痴迷,“它是一部尚未被完成的玄幻小说。虽然是个坑,却是个很有趣而且很有的故事,坑掉实在是太可惜了。所以——”

    流连等着四少说下去。

    “所以,我决定用我的,把这个故事续写完。”

    “哈?”流连扫了一眼宣若铺天盖地的稿纸,“这些乱七八糟的纸,都是你为这部《龙紫列传》续写的同人小说?”

    “嗯,不过那些都是草稿。”四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扬了扬自己手中的书,“正稿,我是直接写在这本书上,只可惜,每一次的草稿都让人不满意,要修改很多次,所以,真正写好的正稿,只有三章而已。呵,我昨天下午,才写好第三章。”

    昨天下午,正是流连来宣若拜访他的时候。

    “四哥,我能借你的书看一下吗?”要说这本书没问题,流连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额……”四少很是迟疑,体已经先于意识,摆出了拒绝的样子。

    “流连,你不会对这本书感兴趣的。”显然,是借口。

    “哦,那四少,你给我讲一讲,这本书说的是个什么故事。这样,妹妹我也好判断一下,是否有兴趣一读。”

    “这本书讲的是神族中一位夜飞龙公主的故事。”四少想了想,又说道,“这位公主温柔善良,还有点小白,属于男人喜欢的那一型,像流连你这样高品位的女读者,一般最不见待这一类女主了。”

    “嗯,四哥说得没错,这样的女主,我一听就没兴趣。”流连看着四少口不对心的样子,知道他绝不会将自己的宝贝小说交出来。此时若硬抢,实属不明智的做法。

    “小尧,现在别动手,等晚上,我们再想办法把书偷出来。”流连摸了摸小白虎的头,用神识将想法传给了白尧。

    小白虎打了个哈欠。

    果然是颇有流连风格的行事方式,白尧觉得,和流连相处久了,他竟然对于她的一些损的招数,见怪不怪了。

    流连又在宣若呆了一会儿,和四少东扯西拉地聊了一阵,顺道将怀中的白尧当做灵宠,介绍给了四少。

    不久,流连公主就辞了自己的四哥,悠然地打道回府了。

    等到了夜深人静,才是做坏事……不,是做正事的大好时机。

    白尧用移形换影,将《龙紫列传》从四少那里顺过来,还是颇花了一些功夫的。谁叫这个皇子无论吃饭,还是上厕所,都将这本书贴携带。没有办法,白尧只好用了一个小法术,让他直接昏倒,才从他的内衣里取出了这颗宝贝疙瘩,带回了流连居。

    “这本书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流连从白尧手中接过《龙紫列传》,正准备翻开。一旁换为人形的苍穹和小八,也都紧张地注目着大师姐的动作。

    “等等!”

    随着流连的动作,书的第一页一阵灵光,可惜,白尧的那一声,还是叫晚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