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三十三章

    “宝宝,乖,吃粥啦。”碗中盛着气腾腾的小米粥,流连笑眯眯地将碗推到了小白虎的面前。

    的小爪子无力地趴了趴碗沿,摊在厢房内桌子上的小虎耷拉地扭过头去。没想到,流连将自己抱入厢房后,真的会去厨房弄一碗粥。

    神子大人现在确实是饿了,不过不是肚子饿。粥若能解魔界的幽惑,白尧愿意喝上它十大缸。

    “你不饿吗?”流连对小虎眨眨眼。

    小白虎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忙不迭地摇头。

    “可你看上去总是无精打采的,是生病了?还是受伤了?”温润的手掌伸了过来,小虎用头蹭了蹭,很舒服,竟能使体内的燥稍稍缓和。忍不住蹭了再蹭,连子也撒般偏了过去。

    “你喜欢被摸额头。”流连宠得看着赖在自己手心、不愿离去的“宝宝”,配合地摸他的下巴,揉他的肚子。

    “呀,好痒!”流连轻笑。

    “宝宝”居然伸出舌头自己的手心,一点又一点,淡淡的湿润,留在手心里一阵酥麻。

    “别玩了,宝宝,我还以为你病了,原来这么有精神。”流连用双手抱起了桌上的小白虎,与他对视,“刚刚是装的吧,你这个调皮鬼。不过,对我胃口的。小猫,以后你就叫宝宝,让我当你的主人,好不好?”

    吓,不到了。小白虎眼眶发红,舌头伸出来回味般自己的嘴角。味道不错,而且能满足并平息一点自己体内的**。

    这会不会就是幽惑的解药?白尧不确定,但他可以确定的是,他现在只想好好得再尝尝那肌肤的味道,尝得更多,尝得彻底。

    “宝宝”的小尾巴翘了起来,左右的摆了摆。不要以为神子的忍耐是无极限的,而忍无可忍时,神子往往会选择无需再忍!

    小白虎的眼珠黑如深潭。隐隐地,流连手中的白玉戒闪出暧昧的红光。

    “啊——”流连打了一个哈欠,怎么忽然间有些困了。

    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一个哈欠,眼皮也不听使唤地上下磕,流连觉得头昏呼呼的,就是眨眼的工夫,倦意就涌了上来。

    此时不过黄昏,居然就想上睡觉。流连用拳头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也许是今天修炼太过用功,刚刚破心魔的兴奋劲头过了,所以现在开始觉得疲惫吧,休息一下就会好。

    “宝宝,我困了,先到那边去睡一会儿。”流连捂住张开嘴的第三个哈欠,“你自己先陪自己玩,饿了就吃粥。乖乖地,别捣乱哦。”

    小白虎蹒跚地向桌边走去,对着正准备上的流连一阵“嗷呜,嗷呜”的叫。

    “怎么了,宝宝?”流连强打起精神,转头看着叫声可怜的“小猫”,话说这“小猫”叫声怎么不太像猫呢。不过,正在和睡魔打架的流连犯了一会儿迷糊,也就不太在意这种小事了。

    “嗷——”仰头叫唤,一声赛一声,神子大人已经到极限了。

    “难道你也困了,想和我一起睡?”

    小白虎眼睛一片精光,点头如捣蒜。送上门的,自然不会放过。

    这“小猫”到聪明。样子鬼头鬼脑,装起可怜来却真是教人想不动心都难。流连眯着半梦半睡的眼睛,走到桌边抱起了不断啪啦爪子的“宝宝”,一起向边走去。

    一沾上枕头,流连就入了梦乡。

    下一刻,整个厢房的门窗“砰——”的一声全部听话地紧闭起来,外面还适时地施上了一层暗之结界。

    小白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峻无双的男子。他倾看向被自己圈在怀中熟睡的少女,凌厉的双眼,好似一只正猎食的黑豹。

    少女俏丽,细嫩的皮肤带着健康的红润,一双合上的杏仁眼上,长睫毛嚣张地显示着自己的存在;微翘的小鼻头就和主人一般神气,而那轻启的小嘴饱满轻柔,不说话的时候,光看着它动人的色润,就叫人想要咬一口。

    白尧从没觉得,自己这个小侍从像今天这般好看。不仅好看,说不定,吃起来味道更美味。

    没了片刻迟疑,饥饿的猎豹扑向了自己期待已久的食物,第一个目标就是如樱桃般好吃的唇。

    流连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到了一条银白色的龙。

    穿青衣的小鬼头果果在远处躲着,似乎不敢靠近她和白龙,只是瞪着一双大眼睛,紧张地瞧着。

    白龙绕着流连飞,他浑发出银光,绚丽如九天之上的银河。

    流连一抬手,白龙便将头靠了过来,子环成一个圈,将流连围在其中。

    “你是……小尧?”

    白龙虽顺从地让流连抚摸其额头,但那双黑眸中的桀骜却是遮掩不住的熟悉。

    流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向四周看了看,果不其然,一大片海水就在不远处。

    “小尧,你的神识之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流连警觉,用手挡住了正进一步亲近自己的白银之龙,“应该不仅仅是青木果预示那么简单吧?况且,我感觉不到果果的法力。这并不是他给的梦境。这里是我的神识之海。”

    白龙退后了一些,银色的尾巴随意绕了个圈。

    流连记得,《天一》书中曾记载,神识之体是仙神的精魂之所在,除非是神识夺舍与神识双修,不然,她不可能在自己的神识之海里,见到其他仙神的神识之体。

    白龙似乎有些心虚,他围着流连转了好几圈,用银白的体故意扫过流连的衣角。

    “喂,神子大人,说话呀,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白龙硬着脖子,昂起了头,侧过子绕了好几圈,时不时地斜眼看流连,就是自始自终不说一句话。

    “你是打算对我夺舍吗?”流连知道白尧不是优柔之辈,此时一直闭口不言,绝不会那么简单,“我只是个凝气期的小仙修,对神子大人来说,恐怕还不够塞牙缝吧。”

    白龙悠然,难得这丫头如此有自知之明。

    “那么说来,还有一种可能。”流连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种可能应该不存在才对。且不说白尧浑充满气息,从来不近女色,就说白尧天生神体,位于上神列尊,神力非凡,无则刚,不可能败在连仙界都能破除的-心魔之下。

    显然,此时的流连对于三界认识不足。仙神界的初级知识,《天一》基本上都已经教给了她,可对于魔界,流连几乎是一无所知。

    何谓魔,惑、**、人之恶……不,不仅仅是这些,魔是一种心,可长存,也可能只在转念之间。无论上神、仙家、修仙者还是凡夫庶子,都会因一些事由,起了魔,败在魔之下。对于魔界至强的毒,即使是三界大界主也难以幸免,着了魔道,更何况是血气方刚,从未尝过-的神子。

    流连天真,撇了撇嘴,随口猜到:“难不成,我们正在——啊!”

    话还没说完,体猛然一阵疼痛,流连被疼痛拉扯着,从自己的神识之海回到了现实中的体。

    正在赶赴巫山**的少女睫毛抖了抖,一双杏仁眼毫无预兆地睁开了,正对上神子如墨般的不驯。而此时,白尧那离流连不过几寸的双眼里,不同与以往地布满了骇人的|望。

    看到流连居然醒了过来,辛苦得满头大汗的白尧神色微变,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让她出了神识。神子大人正处于解毒的紧急关头,可不能半途而废。

    流连睁眼看到白尧覆在自己的上,先是一惊,接着,她下意识地往下看——

    谁能解释一下,她和白尧的衣服都到哪里去了?一丝-不-挂需要这么彻底吗?谁能再解释一下,为什么自己会和白尧一起躺在一张上,还像麻花一样纠缠着?谁能再解释地更清楚一点,所谓清心寡、从不近女色的神子大人现在正对自己做什么?!

    “你!王八蛋!”流连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痛醒了,哪个女人的第一次不是痛彻心扉的。要是自己这个时候还睡得像头猪,那真是活该被强-

    “别动……”白尧的脸依旧烧红着,带着喘息,他黑色的眸里,印刻出此时流连的模样,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感正在神子的心底产生、运化。

    白玉戒又一阵红光。流连推向白尧的手停在了半空。

    “等等,很快就好。”白尧俯下头,在流连耳边低声道。

    他也是第一次,又被魔毒催化,动作毛躁又生疏,也许是弄痛她了。神子的动作试图变得轻柔缓慢,即使这对于中了魔毒的白尧而言,需要的是强大的忍耐。

    白尧抱着怀中不能动的少女,再也没有低头看她的表。他原以为她会像以往一样,牙尖嘴利地破口大骂。白尧甚至已经做好了听到最难听叫骂的准备,反正管她怎么骂,自己是不会停下来的,就由着她发泄吧。却没想到,在后来的过程中,流连一直很安静,似乎是咬着嘴唇保持着缄默,缄默到反常。这种反常让神子的心一点点地往下坠。

    天上地下,无畏无惧的天尧神子,居然有一天,会在心底对一个小仙修生出了胆怯。他在害怕,不敢去看那张脸、那双眼。他害怕在这个被他伤害的小仙修眼里,看到不会被原谅的自己。

    不仅仅是害怕,还有希冀。寄托于对方的希冀,虽然此时,神子还并不明白他所希冀的到底是什么。

    心底有东西生了根,慢慢地发芽。

    这是心魔吗?白尧不想管那么多,此时此刻,他只想拥着这个坏脾气的丫头,好好地睡一觉,就算是心魔,他也趋之若鹜。

    流连的味道比想象中还要甜美,仙界的灵芝甘露算什么,上神界的桃林神泉算什么,都无法与她相提并论。那种美好,只要尝过一遍,就罢不能,难以割舍,只想一尝再尝,真正的鬼迷心窍。

    魔是毒,毒中之毒。越甜美,毒越强。**只是开始,真正魔的威力,比起只是单纯引起**的幽惑要强烈上千倍、万倍。

    那一晚,白尧虽然顺利得解了上被下的魔毒,却在不自不觉间种下了魔的根。

    第二天一大早,在饭桌上,天蓬出奇地拿着一个馒头愣了很久,而不是像以往一样,上来就一口咬下去。

    不止是天蓬,连着刚入师门的兔小八和苍穹都感觉到了反常。

    天蓬、兔小八和苍穹坐在一张桌子上,上面摆着馒头、稀饭与咸菜。从不吃早饭的神子大人今天不仅莫名地出现在饭桌旁,还一个人占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鸡腿、烧鹅不用说,连燕窝、鲍鱼都全了,整个一满汉全席。

    “师父,我能去那边吃块萝卜吗?”兔小八叼着筷子,口水顺着筷子流满地。

    天蓬擦了擦自己嘴边的口水。他已经盯着那张桌子上的鸡股很久很久了。

    “修仙戒贪。”唯有苍穹,一脸镇定得啃馒头。

    “二师兄,你真厉害,对着一桌子美食,你居然都不会觉得饿。”兔小八难以置信道。

    苍穹摇了摇头,说道:“饿。”然后接着啃他的馒头。

    天蓬翻了翻白眼,大家况都差不多。话说,神子大人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大清早的,难道是想通过一桌子美食,向他们这些吃馒头稀饭的修仙的展示上神的神力?这未免也太缺德了吧。

    就在天蓬师徒三个艰难地吃着早饭的时候,久违的青木门大师姐流连一脚跨进了门槛。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我这不算写H吧,真的不算~男女之间我了解不多,倒是龙阳十八式,我比较精通……嗯,大家明白,神子把榴莲妹纸吃下肚了就行~

    我会努力更文的~嗯嗯~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