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三十一章

    四月浓,青木门外木青青。

    从南山仙家集归来,流连一见天蓬,就笑嘻嘻地报告自己收徒的战果。

    “这是苍穹,妖修,是师父您的二弟子。”头上长触角的黑衣少年恭敬地对着天蓬一拜,礼数周到,举止更是端庄严谨,不差分毫。

    天蓬上下打量着,点了点头,一只被南山仙气熏养出的黑虫,带着南山仙家特有的秉,土属,到是个修仙的料子。

    “旁边的是兔小八,也是妖修,是三师弟。”长着长耳朵的粉嘟嘟少年,一笑露出一对兔牙,煞是可

    兔子精一只,居然得了火木双根,好好栽培,也不失为一棵修仙的好苗苗。天蓬爬满皱纹的脸笑起来就成了一坨。

    看师父的脸色,似乎对自己这一次南山收徒颇为满意。流连的眼睛狡黠的眨了眨,适时地凑了上去:“师父,徒儿这次南山之行,可是好好地给青木门长脸了。”

    天蓬收了笑容,侧目,见自己的大徒儿笑得像只狐狸,就知道她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啦啪啦”响。

    “流连,修仙戒躁,不居功。你为师门所做之事,为师替你记下。”想邀功?没那么简单,天蓬打了个哈哈,别以为为师不知道你这丫头在打什么主意。

    “师父,徒儿不居功。但有功不赏,如何服众?二师弟、三师弟,你们说是不是?”对着兔子和黑虫使了使眼色。

    兔子会意,连忙点头如捣蒜。黑虫不置可否,当做默认。

    “师父,你瞧见了,你不能叫新来的弟子看笑话,咱们青木门是有规矩的,有功就赏——”

    “你想要什么?说吧。”天蓬知道流连有多么的胡搅蛮缠,不如直接摊牌。

    “呵呵,师父,你看,修炼的事,徒儿我一天都没有耽搁。每天入定炼化,修道练气,从不偷懒。如今,《天一》我已经全部背熟,从南山回来,修为也达到了练气三期。师父,你是不是考虑教徒儿一些新的东西?”流连搓着手,跃跃试。

    “木根缠与木箭术已经练会了?”

    “当然了。徒儿已经能用咒语,使地上长出和后院木青一样粗的老根,根如手,抓什么也没问题。木箭术更不用说,一发一中,例不虚发。师父,徒儿什么时候可以学习《盘木灵决术》?我快等不及了!”

    流连虽然有些夸张,却没有撒谎,为了修为的精进,她确实每一天都不敢懈怠。一路南山行,逮着空闲,流连不是用白尧教给她的心法练气通关,就是按照《天一》书中所教,练习初级的木系法术。如今,内之真气与外之法术相互磨合,教流连将那两招初级的木系法术使得行云流水,同时也催化了她修为的进程,南山来回不过一个月左右,竟已近练气满元。

    “《盘木灵决术》对你来说,尚有困难。等你正式跨入凝气期,为师会给你另一本更适合的仙书让你学习。”天蓬看流连的神色,暗自摇头。没想到这一趟南山,她的气息更加不稳,心魔来势汹汹,看来是躲不过的。

    “师父,师父,那我们呢?”兔小八一双大眼睛凑了过来。

    天蓬抬头看了看兔小八和苍穹,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掏出了两个玉简。

    “妖修入门,兔子,你是火木双根,从基础的《妖之道》开始练起。苍穹,看得出你有些功底,《妖之道》对你来说太易,这篇《土行魅》拿去,先仔细看看,为师相信你有那个悟。”

    兔小八接了玉简,不停地欢呼,不释手。苍穹则毕恭毕敬地双手接过《土行魅》,对天蓬又是一拜。

    师父偏心……在一旁看着的流连心中的火苗又“嗤嗤”的叫嚣。那些玉简多为天蓬手稿,里面的内容,比起《天一》这样烂大街的基础书当然要宝贝得多。唉,谁叫自己当初拜了一个妖修为师呢,如若自己和南小小一样,拜在南山仙域之下,如今说不定早就到了分神或是更高。南小小,比自己长得美,修为比自己高,抢了自己看中的小猫……唔,心在沸腾,口如火一般的燃烧,嫉妒如蛇,缠着人心,吐出妖艳的毒素。

    “流连,神子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天蓬的问话,将渐渐陷入心魔漩涡中的流连拉了回来。

    “啊?”流连惊醒,“什么?”

    “为师问你,天尧神子到哪里去了?他不是和你一道去了南山,怎么只回来了你一个?”天蓬皱起眉,问道。

    “哦,师父是说小尧。”流连定了定神,“我们在南山接了一项仙家的任务,要求找夜龙女的下落,寻回十大神器之一的崆峒印。神子听后,没等下山就腾云驾雾上天了,估计是去找与夜龙女相关的资料或是线索吧。”

    “你们以门派的名义,接了南山仙家传令者的任务?”天蓬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目光从自己的三个徒弟上一一滑过。

    “师父,你是不是觉得徒儿们做得不错?又为青木门争了面子?有没有萝卜做奖赏?”兔子笑如花。

    “既然是你们以青木门的名义所接,这项任务,你们三个必须都参与其中。”天蓬不理会兔子,悠悠道,“流连,特别是你,听见了吗?”别总叫神子大人一个人忙活。

    师父,你这是在为青木门撑场面,还是想方设法的讨好神子大人呢?流连撇嘴,神子难道会因此感谢你吗?师父呀,师父,您真是比徒儿还要狗腿呀!

    上神界,瑶池边。

    “神子想问夜飞龙一族的事?”双目紧闭的尊神不露神色,看不出喜怒,只是平和。

    白尧点了点头。

    眼前这位墨衣上神有着一对黑色的羽翼。他名曰令雨飞,掌管禽类,对于飞禽一类仙家自是十分熟悉。

    “夜飞龙一族属于龙族远亲,算起来,最后的那位夜龙族的族长,应该和神子你是表叔侄的关系。可惜,这一族已于五百年前忽然被魔族所灭,更在一夜间糟了一场大火,如今留下的只有地界残骸。”令雨飞道,“这件惨剧震惊了三界。后由北天帝奉命讨伐魔族,歼灭妖魔千百,算是为夜飞龙一族报了仇。不知神子忽然问起此族,是为何事?”

    “夜飞龙未被灭族,”白尧平静地开口,“夜龙女尚在世间。”

    “夜龙女……”令雨飞低声念道,“想不到神子竟知晓夜龙女之事。当,夜飞龙一族惨遭不测,遭魔族偷袭俱灭,唯有龙族公主——夜龙女龙紫下落不明。和她一起消失的,还有夜龙族的至宝崆峒印。”

    “崆峒印在她的上?”白尧道。

    “传言如此,说不定真有其事。本尊所知也只有这么多,不敢乱作猜测,望神子见谅。”微微一拜,给足了神子大人面子。

    白尧颔首,受之无愧,转甩了甩袖子,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还是先回了再说。

    从上神界回青木门的路上,却不想,一路人见人闪、无人敢挡的神子居然被人叫住了。

    白尧回头,在后面叫唤的,是上神界神出鬼没的巫师空及,他是赫赫有名的大巫师空录的师弟。但和空录不同,他举止行为奇特,预言更是乱七八糟,时准,时不准,比空录不靠谱得多。

    他怎么会在这里?此神的预言怪异,忽然出现,说不定得了什么要紧的预兆。不过,以白尧以往的经验来看,遇到他,准没什么好事。

    “神子,你来得正好,本尊正要去找你,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上。”空及微笑,对白尧和蔼。算辈分,他和空录一样,是白尧的师叔。

    白尧停下,看他到底藏了什么要说。

    “神子,近你的运势不错。桃花旺呀。”

    白尧扭头就走,废话。他还以为,空及会告知有关崆峒印或是夜龙女的事,真是浪费他时间。

    “咳咳,师侄,本尊的话还没有说完,你别走那么急。界主罚你守树守了这么久,怎么也没见你转转子?”

    空及跟了上来,对着白尧摊开手,一颗红色的药丸呈现其中。

    “这是解你上封印的药咒。”空及边笑边说,“界主封了师侄你体内九层的神力,这滋味不好受吧?师叔我偶然间得了这能解封印的药咒,立马就想到你。”

    白尧停下了脚步,药丸就在眼前。只是,为何这个怪异的上神界巫师会这么好心,送自己解封印的药?

    “呵呵,成人之美。本尊行事向来如此,神子大人迟疑,是信不过本尊,还是怕这药丸不起作用,连尝试都不敢了?”空及抬眼,一丝调笑。

    一颗药丸,有何可惧?白尧扫过空及一眼,就算这药丸有问题又如何,本神子到要看看,有什么药咒能对付得了白银之火练就的神体。

    拿起那颗红色的药丸,仰头吞下,白尧霸气侧目,嘴角傲气不减。

    白尧离去,留下笑意盎然的空及。

    “天尧神子,刀枪不进,普通的药咒自然不会对你有效果。”红色流火的眸子,镶着烈焰般的瞳仁,笑容里有着报复的快意,这哪里还是神界巫师空及的样子?

    “但若是魔界的幽惑,就算是三界大界主也难逃|火焚。呵呵,神子,骄傲如你,如何面对拜在|之下的自己呢?”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不枉自己在听说神子于仙神界四处打探神器消息后,在这条路上埋伏这么久。狂笑如风,转眼,红色的魔影竟消失得一点痕迹也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